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三十九章深藏不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九章深藏不露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或許是因為頭一次煉製「破腦倒剩所以,即便藥老的煉藥術頗為不凡,可第一次的煉製,依然是因為葯份的配製失調,而導致此次的煉藥失敗。

不過雖然第一次失敗,可葯老並未因此有什麼別樣的表情,煉藥失敗,這在煉藥界,幾乎正常得猶如吃飯喝水一般,即使他精通煉藥術,可畢竟也不可能保證自己煉製任何丹藥都能保持百分之百的成功。

第一次雖失敗,但好在只是損失了一小部分的藥材,並不會影響後面的煉製,而隨著葯老的再次生火煉丹,有了一次熱手經驗之後的他,終於是有條不紊的將所有的煉藥步驟,完美的順利完成了過去。

整潔的房間之中,黑色的葯鼎在半空中緩緩的旋轉著,森白色的火焰在其中劇烈的翻騰,而隨著黑鼎的旋轉,其周身的空間,也是不斷的出一連綿不斷的細小能量波紋,這些能量波紋以葯鼎為中心,成圓形狀,逐漸的對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在即將碰觸到牆壁之時,悄悄湮滅而散…

火焰翻騰的葯鼎之內,一枚拇指大小的淡紫色丹藥雛形,在火焰的燒制中,緩緩的成形著,在某一刻,一股深紫色的丹香,忽然從鼎中散而出,瀰漫在房間之內,久久不散。

「要成丹了么?」嗅著那帶著紫色的丹香,蕭炎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振奮著精神笑問道,上次親眼見過葯老煉製五品丹藥,所以他也能知道,丹香飄溢,基本便是高級丹藥成形之前的預兆。

「嗯,這破厄丹雖然藥效有些奇異,不過煉製難度,並不算很困難。並且有著黑魔的相助,這煉製時間,起碼節省了大半。」葯老笑著點了點頭。道。

「呵呵,難怪,上次煉製血蓮丹時。可是用去了兩天多時間。這次煉製六品丹藥,居然只是用了一天而已,看來老師的這尊葯鼎,還真是頗為不凡埃」蕭炎笑道,目光帶著許些驚訝的打量著半空中的黑色葯鼎,一般的葯鼎,雖說對於煉藥師有著許些的增幅效果,不過那效果卻是頗為細微。需要煉製一天地丹藥,能夠節省兩個小時左右的煉製時間,那便是能夠稱得上是鼎中上品了,而以前蕭炎所使用的那尊暗紅色葯鼎,則至多只能節省一個小時左右地煉製時間罷了,兩相這一比較,蕭炎自然是越的感覺到這尊黑色葯鼎的不凡。

葯老笑眯眯地點了點頭,乾枯地手掌握松之間,葯鼎之內的森白火焰,又是濃郁了不少。

「咳。老師…別忘記下輔料哦…」望著那逐漸變得圓滑起來的丹藥雛形。蕭炎乾咳了一聲,趕忙提醒道。

「知道。」白了蕭炎一眼。葯老微微點了點頭,左手翻轉。森白色的火焰猛然浮現,然後開始了急速壓縮,片刻之後,那團足有人頭大小的森白火焰,竟然便是不足拇指大校

被壓縮到了這般地步的骨靈冷火,已經脫離了火焰的本質,反而是變化成了一枚細小的白色結晶體,一眼望上去,晶體之內,似乎還隱隱地翻騰著妖異的森白火焰。

將白色晶體捏在指尖,葯老屈指輕彈,頓時,晶體化為一抹白光,射進了葯鼎之中,然後徑直鑽進了那即將成行的丹藥雛形之中。

晶體進入丹藥,然後便是猛然化為點點極其細微的白芒,分散的侵進丹藥的各個部分。

望著丹藥雛形上逐漸復原的小孔,葯老微微點了點頭,略微沉寂之後,手掌一揮,葯鼎之內,森白火焰猛然暴涌而起,轉瞬間,便是把那枚紫色的丹藥雛形完全包裹其中,開始了最後一輪的猛烈焚燒。

森白火焰只是升騰了眨眼時間,便是飛快的湮滅了下去,而隨著火焰地湮滅,一枚拇指大小,通體淡紫,散著淡淡光澤地圓潤丹藥,便是滴溜溜旋轉著,出現在了葯鼎之內。

在紫色丹藥出現的那一霎,一股兇猛地能量漣漪波動,猛的自丹藥之內暴涌而出,這股能量漣漪在經過黑鼎之時,雖然被其攔截了一部分,不過其餘地,依然是滲透了出來,然後狠狠的對著四面八方暴沖而去,看這架勢,若是任由其擴散,這處房間,必將立刻崩塌。

淡淡的瞟了一眼那急速擴散的能量漣漪,葯老乾枯的手掌隨意的揮動,一股無形的靈魂能量,眨眼間,便是在房間之內形成了一個透明的能量罩。

能量漣漪在接觸到靈魂罩時,兩互相碰撞,頓時,那無形的能量罩之上,便是猶如被投下一塊大石的湖面一般,開始散湧現一的能量漣漪。

漣漪逐漸由劇烈轉化為細微,片刻后,終於是完全消散。

當最後一道能量漣漪消散之後,葯老這才將靈魂罩撤去,手掌對著黑鼎一招,那枚淡紫色的丹藥,便是被黑鼎噴吐而出,乖乖的落在了葯老掌心。

握著這枚淡紫色的丹藥,葯老將之來回的翻看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淡淡的評價了一聲不錯后,將之隨意的丟向一旁的蕭炎。

接過丹藥,蕭炎好奇的打量著手中的這枚紫色丹藥,這可是他第一次看見六品等級的丹藥。

這枚丹藥表面呈淡紫之色,通體渾圓而富有光澤,並且,在那丹藥表面之上,似乎還隱隱的勾畫著一種並非人為製造的奇異紋路,這些紋路曲曲繞繞,猶如一幅別有深意的特殊圖畫一般,近距離的觀察這枚破厄丹,蕭炎還能夠模糊的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那股奇異力量,或許,這便是那能夠破解封印的主要成分吧…

「丹藥之中,被我加了許些骨靈冷火的特殊冰體,這種結晶體,若是被人吞噬,會深深的潛伏在人體之內,平日絕不會有著半點異動,不過若是經過擁有骨靈冷火的我催動的話。這些冰體,將會迅速的轉化成為破壞力極其強大的骨靈冷火,到時候。對方若是還打什麼歪主意,那恐怕就得大吃苦頭了。」葯老將黑鼎收回漆黑地戒指,偏過頭來。對著蕭炎笑吟吟的道。

「不會被他給現了吧?」把玩著破厄丹。蕭炎謹慎的問道。

「應該不會,當然…我也不能保證,畢竟世上沒有什麼絕對地事情,我只能保證,它被現的幾率很小便是。」葯老搖了搖頭,笑道。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個品質不差的玉瓶,將破厄丹小心翼翼地裝入其中。然後目光瞟向桌上那還剩餘地一大堆藥材,嘴角一裂,毫不客氣的把這些珍稀藥草,全部掃進了納戒之中。

「嘿嘿,就當作是煉丹的額外報酬吧。」對於這些拿出去拍賣,至少能賣出上百萬高價的珍稀藥材,蕭炎可沒有打算將之返還給海波東。「終於是搞定了…」將一切東西收好,蕭炎滿意的拍了拍納戒,對著葯老笑道:「嘿嘿,現在就該看外面那傢伙究竟會不會信守承喏了埃」

「希望他不會讓我們失望吧。」葯老輕笑了笑。身軀微晃。旋即化為一抹流光鑽進黑色戒指之中。

將懸浮在身前的黑色戒指套上手指,蕭炎拋了拋手中的玉瓶。整理好衣衫,然後對著房間之外行去。

光線略微有些昏暗的走廊之上。海波東背靠在牆壁之上,蒼老地面龐雖然看上去頗為平靜,不過那不斷在牆壁上敲打的手指,卻是顯示出了他心中此時是如何的緊張與焦躁。

感受著時間的緩緩流逝,海波東回頭望了一眼走廊盡頭緊閉的房間,眉頭忍不住的皺了皺,片刻后,嘆了一口氣,煉製破厄丹的材料並不好找,他足足花費了將近幾年時間,方才湊齊這些藥材,若是蕭炎煉製失敗的話,那麼他想要恢復實力的願望,恐怕又得向後延遲了…

搓了搓手掌,海波東平靜的臉龐上也終於是開始流露出許些擔憂,低聲喃喃道:「難道失敗了么?唉,看來我還是有些莽撞了啊,那傢伙地實力雖然讓我也有些看不透,可畢竟年齡太小了礙就算他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煉藥術,那也不過僅僅十幾年時間礙十多年時間,能在煉藥術上有多大地造詣?」

拳頭與手掌重重的砸在一起,海波東地臉色一陣變幻,片刻后,頹梢⊥罰苦笑道:「到了現在,也只能希望那傢伙能帶來一些奇吧,畢竟,他可是擁有那種極為恐怖地異火礙…」

時間滴滴答答的淌過,走廊之上的氣氛,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是逐漸的縈繞上了一層急躁的氛圍。

手指在牆壁之上急躁的點動著,某一霎那,手指之上,鬥氣猛的繚繞而上,在狠狠點下之時,竟然是將牆壁穿了一個孔洞出來。

「去看看1乾枯的臉龐抽搐著,海波東終於是忍耐不住這種等待的煎熬,狠狠的吸了一口氣,豁然轉過身來,就欲走進走廊。

在海波東轉身的霎那,其身體猛的僵硬,臉龐泛著驚愕,愣愣的望著那走廊之內,依靠著牆壁笑吟吟望著他的黑衫少年,好片刻后,咽了一口唾沫,急忙向前走了幾步,急切的問道:「小兄弟,成功了么?」

蕭炎攤了攤手,對著那滿臉急切的海波東緩緩走來,手掌輕揮了揮,一個玉瓶,便是被丟向了海波東:「比較好運,勉強成功了吧。」

望著那被拋過來的玉瓶,海波東幾乎是手腳並用,極其狼狽,猶如接著自己兒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將之捧在雙手中,眼睛望著玉瓶內的那枚紫色丹藥,蒼老的臉龐之上,湧上了一抹狂喜以及震撼。

狂喜,自然是因為自己如願以償的得到了這破厄丹,震撼…則是他依然有些難以相信,在這麼短短一天時間內,面前這看似不過二十的小傢伙,居然便是將這即使是丹王古河也難以煉製出來的六品丹藥給完美的弄了出來…

「深藏不露…」在這一刻,海波東心中,浮出了對蕭炎的一句評價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