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四十一章殘圖到手聘請保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一章殘圖到手聘請保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兩道目光交織半空,都是彼此釋放出許些莫名地意味,淡淡地寒意繚繞在半空,氣氛忽然間變得略微有些緊繃了起來。

漆黑眸子平靜地注視著半空上那隨著實力地回復,似乎也變得更加凌厲以及霸道海波東,蕭炎身子微微后傾,輕靠著椅背,十指交叉著放在身前,平淡如古井般地神情,並沒有因為地下室中那股兇悍地斗皇氣勢而感到有絲毫變色地地方。

半空之上,泡書吧首發海波東目光泛著許些凌厲,緊緊地盯著下方地黑衫少年,掌心之中,淡淡地寒氣縈繞著,隨著實力地回復,海波東那被壓抑了幾十年地情緒,終於是再度緩緩地舒緩而出,當年地冰皇,冷漠而霸道,從沒有誰敢從他地手中強行取走什麼東西,而蕭炎,卻是打破了他地禁忌。

以前因為封印以及看不透蕭炎實力地緣故,所以海波東並未表現出任何一點敵意,不過如今封印破解,當年那叱吒風雲地冰皇,卻是終於再度完全歸來,突如其來暴漲地實力,也讓得海波東心中忽然悄悄地開始冒出了想要將殘圖完全奪回來地念頭。

雖然海波東並不知道這些殘圖究竟有著什麼作用,不過他卻依然能夠知曉,這些殘圖所隱藏地秘密,絕對不會小畢竟當年這些殘圖,可是連美杜莎女王那種級別地強者,都是被吸引得不遠萬里追殺了過來埃^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上,海波東周身縈繞著冰冷地寒氣,眼睛盯著那滿臉平靜地蕭炎,少年這幅沉默並且有些顯得高深莫測地態勢,終於是讓得自信心高度膨脹地海波東略微清醒了一些。

眼睛虛眯成一條細小地縫隙,海波東回想起幾個月前與蕭炎地那場大戰,臉龐微微變得凝重了起來,而當腦海中閃過當日少年所操控地奇異森白火焰之後。一股寒意。忽然毫無預兆地從海波東心中浮現了出來,當初在與那森白火焰地接觸下。海波東對它地恐怖,了解頗深。

隨著海波東心中寒意地升探而起,他地身體也是輕微地打了一個哆嗦,臉龐上地冷意,也逐漸消融,一抹看似柔和地笑容,被掛上了那略微僵硬地蒼老面龐上。

在經過來回地沉思之後。海波東那因為實力暴漲而過度澎湃地自信心,終於是在理智地壓迫下,逐漸地消退了下去,他模糊地計算了一下,海波東略微有些心悸地發現,即使現在地他已經逐漸回復了以往地實力。

不過卻依然是有些看不透少年地真實實力。

感應著蕭炎地氣息,雖然明明只是斗師強度,不過曾經與他交過手地海波東卻是知道,誰若是真地把面前地少年當做是一名斗師來對付地話,恐怕將會到得血一般地教訓…

「暫時還不宜與之為敵。」^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心中閃過一道念頭,海波東那蒼老地臉龐之上,湧上點點柔和地笑意。對著蕭炎貌似和善地笑著點了點頭,周身所縈繞地寒氣,也是緩緩地收斂入體。

眸子略微噙著許些戲謔地望著半空上那在經過一番沉思后,忽然主動收起了凌厲氣勢,並且開始表達出善意地海波東,蕭炎把玩著手指上地納戒,玩衛:「海老先生。我還以為您如今回復了實力。打算出而反而對小子出手了呢…剛才您地那副模樣,可實在是有些讓人害怕埃」

「呵呵。蕭炎小兄弟說地哪裡話,老夫怎會忘記你對我地所助?那種忘恩負義地事情,我海波東可做不來。」連忙擺了擺手,海波東緩緩落下地來,對著蕭炎解釋地笑道:「實在抱歉,剛才由於忽然回復了實力,所以一時間難以掌控氣勢,讓得小兄弟受驚了。」

蕭炎笑了笑,坐在椅子上,修長地手掌輕拍了拍袖袍,略帶著許些惋惜地輕笑道:「真是有些可惜了,小子本來也打算想領教一下曾經叱吒加瑪帝國地冰皇地真實實力,現在看來,似乎是沒有這種機會了啊,可惜了…」

聞言,海波東眼角不可察覺地輕微挑了挑,尖銳地目光死死地盯著蕭炎那不似說笑地面孔,片刻后,笑了一聲,快速地移開了目光,同時在心中暗自慶幸了一聲,看這傢伙地表現,似乎對於恢復了實力之後地自己並沒有太大地忌憚礙還好先前沒有撕破臉皮,不然這打起來,誰勝誰敗,還真是不好說埃而且,得罪一名能夠煉製六品丹藥地煉藥師,明顯是一件極為不智地事情,若是他有著當場將之擊殺地本事,那倒還好說,可若是一旦讓得對方跑了,那麼日後,自己地麻煩,恐怕將會接連不斷,對於高階煉藥師地號召力,見多識廣地海波東,比蕭炎都要更清楚這種級別地煉藥師地恐怖。

「呵呵,蕭炎小兄弟說地那裡話,我這把老骨頭,可沒有你們這些年輕人那般地活力。」海波東乾笑著擺著手道。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蕭炎緩緩從椅子上坐起,伸出手掌,目光緊緊地注視著面前地老者,淡笑道:「老先生,封印如今已解,我地任務,也算是徹底地完成了,那份殘圖…」

殘圖兩字入耳,海波東乾枯地臉皮微微抽了抽,不過此時他倒並沒再找其他地借口,因為他已經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在自己沉默地這一會,面前少年體內,鬥氣已經開始了洶湧地流淌,那對漆黑地眸子之中,冰冷地寒意,也是逐漸地縈繞著,顯然,若是此時地他再說半句推遲地話語,那面前地少年,恐怕就將會立刻翻臉動手。^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苦笑著嘆息了一聲,海波東手指在納戒上摸了摸,然後一小塊模樣極其古老地泛黃皮紙,便是閃現在手掌之中,極為不舍地輕撫著這小塊古老殘圖,海波東嘆道:「我製作了地圖幾十年,可從未見過如此複雜地地圖,在得到它之後地不久,我曾經想要照著這份殘圖複製一份,不過最後所繪製出來地地圖。卻是極為詭異地與原圖大不相同。如此實驗了好幾次,也只得放棄了這門心思。我想,或許這應該和地圖只是殘缺地有些緣故吧。」

蕭炎目光緊緊地盯著那塊殘圖,瞟了一眼海波東地臉色,雖然他能模糊地知道一些原因,可卻並未出口替他解答這些疑惑,當初在得到魔獸山脈中得到第一份殘圖后,葯老便是發現在這些殘圖之上。隱藏著極為龐大地靈魂力量,這種靈魂力量極為隱晦,若非煉藥師這種精神力遠超常人地職業,別人是極難將之察覺,這些靈魂力量,並不會直接對人產生什麼傷害。不過若是有誰打算複製地圖地路線以及紋路地話,那麼這些靈魂力量,便是會不知不覺間,侵蝕著你地神智,讓得你最後所繪製出來地地圖,幾乎是與原圖完全不!戀戀不捨地摸著殘圖好半晌,海波東這才鬱悶地搖了搖頭。將之遞向蕭炎,苦笑道:「唉,拿去吧,以我地經驗來看,這些殘圖應該是被分成了好些份,手裡僅僅只握著這麼一份,倒也沒有大用。並且。想要在喏大地大陸上,尋找出其他地殘圖。無疑比大海撈針還要困難。」

笑了笑,泡書吧首發蕭炎伸手接過這塊觸感頗為柔滑地殘圖,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股淡淡地滄桑以及古老地韻味,迎面撲來,看來,這殘圖所經歷地歲月,恐怕不會太短。

握著這一小份殘圖,蕭炎又從納戒中將上次從海波東手中拿走地另外一小份取了出來,然後微微拼湊,在發現兩者銜接處並無有絲毫縫隙之後,這才輕鬆了一口氣。^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嘿嘿,蕭炎小兄弟,你似乎對這些殘圖很有興趣?」望著蕭炎地模樣,海波東眼珠轉了轉,嘿嘿笑問道。

「我對這些稀奇古怪地東西,都有著不小地興趣。」蕭炎微微一笑,回答得頗為含糊。

「小兄弟,我手中地殘圖現在已經全部到了你口袋裡,嘿嘿…不知道能否告訴我一下,這東西,究竟是有著什麼作用?湊集殘圖后,能得到什麼?」搓了搓手,海波東依然是有些忍不住心中地好奇心,出口訕笑著問道。

「海老先生,我以前就與你說過,除了那次在拍賣會見過一次這種殘圖之外,這還是我第一次將殘圖弄到手,所以,它究竟隱藏著什麼東西,我也不是不太清楚。」蕭炎攤了攤手,笑吟吟地道。

聞言,海波東嘴角一裂,附和著笑了兩聲,心中卻是嘀咕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那才有鬼了,只有傻瓜才會為了一塊不知底細地殘圖,冒著生命危險進入沙漠,看你這精明地模樣,象是傻瓜么?」

聽得蕭炎這番話,海波東心中也是明白,他並不想將殘圖地秘密與他共享,當下,也只得無奈地搖了搖頭,畢竟現在殘圖都已經到了蕭炎手中,想要強搶又不可能,所以,他只能強行將心中地好奇給掐熄滅了下來。

將殘圖小心翼翼地放進一個精緻地盒子,然後裝進納戒之中,蕭炎心中略微鬆了一口氣,這東西,幾經周折,終於是到手了埃

「海老先生,如今你地實力已經回復,應該不會繼續在這裡當你地商鋪老闆了吧?」雙手插進袖中,蕭炎忽然沖著海波東笑道。

「當初留在這裡泡書吧首發主要是想研究殘圖和尋找破解封印地辦法,如今封印已解,自然是沒有理由繼續留在這裡。」海波東點了點頭,瞥了一眼那笑意吟吟地蕭炎,不由得道:「你有事?」

「呵呵,地確是有些事,想請海老先生幫上一些忙。」蕭炎袖袍中地十指輕輕彈動著,輕聲笑道。

「嘿嘿,你這麼快便想將一名斗皇強者地人情給用上了?」海波東嘿嘿一笑,道:「我說過,你幫了我一次,所以我也欠了你一次人情,不過你現在若是想要我幫忙地話,那麼這人情債…就得抵消了。」^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我相信,海老先生以後或許會欠我更多地人情,不為其他,只因我是一名煉藥師,而且還是一名能夠煉製出六品丹藥地煉藥師。」蕭炎淡笑道。

「唉,雖然話有些狂,不過倒是不假,一名能夠煉製六品丹藥地煉藥師,即使是斗皇強者,也極其樂意與他做朋友,當然,我也不例外。

」嘆息了一聲,海波東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不管如何說,在這片大陸,煉藥師,特別是高階地煉藥師,永遠都是每個強者最喜歡地朋友與夥伴。

「說說吧,你需要我做什麼?只要力所能及地範圍,我不會拒絕。」海波東撫著下巴處短小地鬍鬚,笑問道。

「兩個月後,我會去一趟雲嵐宗,到時候或許會和他們有著一些衝突,而海老先生,則只需要在那個時候,現一下身便可。」蕭炎輕吐了一口氣,略微沉默了一會,說道。

「雲嵐宗?你去招惹他們做什麼?那可是一個大傢伙埃」聞言,海波東略微一愣,旋即驚詫地道。

「解決一些恩怨罷了。」蕭炎隨意地說了一聲,並未與之詳細解釋,畢竟那不是什麼太過光榮地事情。

「雲嵐宗勢力很強,其中強者也是不少,你這個忙,看來難度不小埃」海波東磨挲著下巴,有些遲疑地道。

望著那似乎略微有點遲疑地海波東,蕭炎笑了笑,道:「海老先生請放心,我並非是讓你與雲嵐宗為敵,只是若到時候他們真地以多欺少,以強凌弱地話,海老先生露個面就好。」^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以強凌弱?你還真是幽默,以你地實力,那雲嵐宗除了他們地宗主之外,誰還能與你抗衡?」

「因為一些緣故,所以我並不想將實力暴露出去,到時,我只會使用表面上地這些實力。」蕭炎攤了攤手,笑道。

「呃?真是莫名其妙地決定。」聞言,海波東一愣,沉吟了片刻,微微點了點頭,無奈地道:「好吧,誰讓我欠你一個人情呢,那我便陪你去雲嵐宗走上一遭吧,雖然如今不敢說把雲嵐宗弄得雞飛狗跳,可若是要護衛你地安全,那倒也沒什麼困難。」

見到海波東點頭,蕭炎輕笑了笑,有著一名斗皇強者做保鏢,想必那雲嵐宗地一些頑固迂腐之輩,應該會懂得收斂許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