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地兩百四十二章石漠城的變故五千章節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地兩百四十二章石漠城的變故五千章節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由於並不想繼續留在漠城做那出售地圖的商販,所以在商討完畢之後,第二天一大早,海波東便是跟著蕭炎離開了這座城市。

那曾經呆了幾十年的小商鋪之內的東西,海波東並沒有帶走任何一樣,按照他所說,或許以後的某一天,疲倦了紛爭的他,或許會再度回到這裡,徹徹底底的安心度過餘下的日子。

站在一處高聳的沙丘之上,海波東最後一次眺望了一眼那坐落在沙漠與陸地交接邊緣處的巨大城市,輕嘆了一口氣,神情略微有些落寞,幾十年的隱居生活,也讓得性子淡漠的他,對這個地方,生出了許些感情。

緩緩轉過身來,海波東望向一旁的黑衫少年,問道:「接下來去哪?」

「我想先去一趟石漠城,我的兩位兄長在那便。」蕭炎將目光投向西北方向,那裡是石漠城的所在,微笑道:「上次走得匆忙,有些事情未曾辦好,現在還有兩個多月的空閑時間,想過去把事情弄妥當,你呢?」

「隨你吧,我這段時間也沒什麼地方可去,便先跟著你轉悠一下吧。」海波東皺眉沉吟了一會,旋即笑道。

「呵呵,那自然好。」聞言,蕭炎笑著點了點頭,有著一個免費的斗皇級別打手在身邊,他當然不會拒絕。

「那走吧,以我們的速度,想必一天時間,應該便能趕到石漠城。」海波東笑了笑,淡淡的寒霧從體內散而出,最後在背後凝結成一對晶瑩剔透的寒冰雙翼。

「嗯。」蕭炎微微點頭,背間輕抖,那貼在背上猶如一團漆黑紋身的紫雲翼。緩緩的舒展開來,片刻后,便是化為了一對面積比海波東的寒冰雙翼還要大上幾分地翅膀。

目光泛著許些奇異的掃過蕭炎背後的紫雲翼,即使海波東以前已經見識過了一次,可當下依然是有些忍不住的嘖嘖贊道:「飛行鬥技,這種東西,老夫也不過只是聽說過。卻從未見識過,你這傢伙還真是好運,竟然能把它弄到手。」

「呵呵,這比起老先生的寒冰雙翼,速度可是要差上一籌,有何好羨慕的?」蕭炎笑著搖了搖頭,手掌輕拍了拍背後的巨大玄重尺,雙翼猛地一振,身形頓時拔升半空。

「走吧。動身了1輕喝了一聲。蕭炎雙翼急速地振動著。藉助著這股浮力。腳掌在虛空一踏。身形化為一道流光。對著遠處天際暴射而去。

望著前方那飛掠地蕭炎。海波東笑了笑。也是振動著鬥氣之翼。快速地追趕了上去。

蕭炎兩人飛行地速度。自然遠非走路或其他騎乘可以相比。當初在修行時。蕭炎曾經走了將近十來天地路程。在兩人近乎毫不停滯地趕路之下。卻是僅僅一天時間。便是逐漸地到達了目地地。

當天空之上地熾日逐漸西落之時。一座比起漠城要小上幾號地城市輪廓。終於是緩緩地出現在了視線地盡頭。

遠遠地望著那矗立在風沙中地黃土城市。蕭炎微微鬆了一口氣。對著身後地海波東打了個手勢。兩人地速度。猛地暴漲。

兩道流光。猶如暗空中地兩顆流星。直接從那石漠城地上空飛掠了進去。

石漠城之內,一處高聳的建築物上,兩道人影突兀的閃現而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這座富有沙漠韻味的城市。

站在一處牆墩之上,蕭炎輕拍了拍衣衫上的黃塵,雖然一路風塵僕僕。可他的臉龐上。卻是略微噙著一抹淡淡的欣喜,經過這般長時間地趕路。蕭炎終於是確切的感受到了功法進化后所帶來的好處,這若是放在以前。他想要從漠城飛掠到石漠城,途中不僅要經常歇息,而且還必須偶爾服下回氣丹,方才有可能順利到達石漠城…

然而現在,焚決進化之後,他這一路飛掠而來,除了呼吸急促之外,體內的鬥氣,卻依然沒有出現匱乏的感覺,這種充盈有餘的狀態,實在是讓得蕭炎心中竊喜不已。

「玄階功法與黃階功法,果然是兩個階別的東西礙」蕭炎在心中感嘆著這兩種功法間的差距,同時心中對那更高階的功法,再度升起了許些期盼之心,玄階功法便是這般強橫,那地階呢?天階呢?到時候,恐怕真是具有毀天滅地之能吧?

「呵呵,走吧,海老先生。」在心中感嘆了一番后,蕭炎對著身後的海波東笑了笑,背負著巨大地玄重尺,徑直跳躍下了這處高聳地建築物。領著海波東穿過幾道街道,然後對著那位於城角位置地漠鐵傭兵團緩緩行去。

行走在城市之中,蕭炎目光在這道本來應該是傭兵匯聚的街道中掃了掃,眉頭卻是微微皺了皺,不知為何,他總是覺得如今地街道,似乎變得冷清了許多…

原本那些來來往往的傭兵不僅少了許多,而且很多傭兵的胸口上,竟然都是佩戴的同一種徽章,曾經在石漠城呆了一段時間的蕭炎自然是知道,這徽章,是屬於沙之傭兵團特有的。

「有點不對勁礙這沙之傭兵團的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了?」輕輕喃喃了一聲,蕭炎微眯著眼眸,緩緩的穿過這條街道,下巴微抬,凝視著那在街道盡頭處的一座龐大院落,這裡,便是漠鐵傭兵團的總部,以前,此處人聲鼎沸,極為熱鬧,而現在,街道之上,一片凌亂,周圍的商鋪似乎也是早早的關了門,一陣微風吹來,帶著點點荒涼的感覺。

「出事了?」

手掌輕輕的磨挲著側臉,蕭炎忽然低聲笑了笑,笑聲之中所蘊含的冰冷殺意,讓得身後地海波東略微有些側目。這是他在認識蕭炎以來,頭一次瞧著這位當初即使是被自己耍了幾把依然能夠保持淡然的少年露出這般態勢,看來,他那所謂的兄長,在他心中的地位有些不低埃

手掌輕輕撫摸著背後的重尺,蕭炎面無表情的緩緩對著街道盡頭走去,半晌之後。來到那漠鐵傭兵團大門之外,微微偏頭,在那大門外,以前那桿高高飄揚的傭兵旗幟,已經無力地跌倒在地,在那旗幟之上,無數顯然的腳印,刺得蕭炎眼睛略微有些疼。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忽然偏過頭來,快步走向大門。手掌將大門緩緩推開,隨著喀嚓聲響逐漸響起,門縫也是擴大了起來,而當大門開啟到將近一半之時,一桿沾染著許些鮮血的長槍,忽然猛的自門后暴射而出,狠狠的刺向蕭炎的喉嚨。

突如其來的攻擊,並沒有讓得蕭炎臉色又任何變化。目光冰冷的望著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槍尖,身體動也不動。

鋒利長槍,在到達蕭炎身體僅僅半尺之時,卻是從那槍尖部位,詭異的開始了融化,眨眼時間,那長槍,便是變成了一堆熾熱地鐵漿。

陰沉著臉色,蕭炎右拳之上。青色火焰瞬間湧現而出,狠狠的對著厚實的大門之上砸去,頓時,隨著一道輕微的悶響,一個人頭大小的空洞,便是迅速擴散而出,而蕭炎的拳頭,則是從中探了進去,拳頭攤開,閃電般的一抓。頓時。一條人影,被狠狠的扯了過來。那張沾滿著鮮血地腦袋,剛好裝滿著先前蕭炎所製造出來的空洞中。

「蕭炎少爺?」被抓出來的人影。滿臉的怨毒凶光,不過當他的目光掃過蕭炎那淡漠的臉色后,卻是驟然一愣,旋即失聲狂喜的叫道。

人影的叫聲,讓得蕭炎那剛想將他腦袋蹦碎著碎片的舉動阻攔了下來,眼瞳中地寒光逐漸消退,低頭望著這滿臉被鮮血布滿的人,皺眉道:「你是漠鐵傭兵團的人?」

「咳,咳,蕭炎少爺,我是漠鐵傭兵團八分隊的隊長非利,上次團長還吩咐我們替您查探沙漠的地下洞穴呢…」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鮮血從男子嘴中流淌而出,他咧開嘴,露出那沾染著鮮血的白色牙齒,憨笑道。

眼光逐漸的柔和,蕭炎將男子小心翼翼的從孔洞中取了出來,快速的塞進一枚療傷丹藥在其嘴中,眼睛掃了掃他那滿身地傷痕,剛欲替他上藥,卻被他攔了下來。

「蕭炎少爺,您趕緊去訓練場吧,我怕團長他們快要支撐不住了,沙之傭兵團這次來地人,實在是太多了。」服下了療傷葯,非利臉色略微好了許多,他指著團內訓練場的方向,聲音嘶啞地道。

「沙之傭兵團?羅布那雜種好膽啊1聞言,手中握著的療傷葯玉瓶,猛然被憤怒地蕭炎捏成一片粉末,森然的聲音中,蘊含著難以掩飾的殺意。

「前段時間不知為何,沙之傭兵團忽然開始清理石漠城的其他傭兵團,羅布仗著他大斗師的實力,很快便是將一些小型傭兵團收攏了去,本來以我們漠鐵傭兵團的實力也並不會懼他們,畢竟我們雖然沒有大斗師,可斗師的數量,卻是比沙之傭兵團多了許多…」非利似是擔心時間不夠,所以語調快速而急促:「可在前幾天,沙之傭兵團之中的斗師,忽然多了將近七八位,而且,還又多出了一名大斗師!實力暴漲到這個地步,石漠城中的其他中型傭兵團,幾乎是在短短几天時間內,便是被清理了乾淨,而今天,則正好是他們給予我們漠鐵傭兵團最後通牒的時候。」

「多了七八位斗師,一名大斗師?」聞言,蕭炎略感愕然,皺眉道:「沙之傭兵團不可能擁有這般強大的實力啊1

「青鱗呢?她不是擁有一頭斗靈級別的戰鬥寵物么?」忽然想起那位擁有著碧蛇三花瞳的小女孩,蕭炎急忙問道

「前段時間,在沙之傭兵團清理之前,青鱗在一次外出后,便是再沒有回來過,團長派人去查探過。從一些痕來看,青鱗似乎被人抓走了…」非利苦笑著道。

眼角急速的抽搐著,蕭炎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他沒想到自己才離開兩三個月的時間,這裡便是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拍了拍非利地肩膀,蕭炎輕聲道:「好了,接下來。便交給我吧,有我在,漠鐵傭兵團不會有事…」

非利重重的點了點頭,受兩位團長的影響,他對這位一直頗為神秘的少年,也是有著一抹不知從何而來的信心。

緩緩站起身子,蕭炎抿了抿嘴,臉龐之上,一抹猙獰,閃掠而過……

寬敞的訓練場之上。黑壓壓的人頭分兩邊簇擁著,彼此對射地目光中,充斥著毫不遮掩的殺意。

在那場中,兩道人影正在進行著殊死搏鬥,兩人的攻勢,都是極為凌厲,任何一點疏忽,都會遭受到知名的攻擊。

場中。一道人影全身被雷電所包裹著,絲絲銀蛇在身上跳閃著,手中長槍掄刺之時,滾滾雷鳴聲,不斷的響徹著,不過雖然他的攻擊極為兇猛,可這對於他的對手來說,似乎並沒有造成太大的阻礙,每一次在攻擊臨體時。他都能輕易的躲避開那銀色長槍的掃刺。

從這人輕鬆閃避地模樣來看,兩人的等級明顯不在一個層次之上,可那黃色人影,卻並沒有選擇快速的結束戰鬥,這般戲謔的模樣,便是猶如那貓戲老鼠一般。

廣場的一旁,大群的漠鐵傭兵團團員,雙目冒火的望著場中的戰鬥,他們也清楚那道黃色影子如此舉止代表著何種嘲諷與戲弄。

在這些人位,蕭鼎面無表情地站立著。只不過那一對眸子之中。正繚繞著一股瘋狂的怒意。

「團長,後門也被包圍了。我們無路可走了。」一名有些狼狽的傭兵從後面擠了進來,聲音低沉的道。

「果然礙做得真絕1拳頭緊緊的握著。蕭鼎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努力讓得理智不被怒火所吞噬,淡淡的道:「既然不能逃,那便拚死一戰吧,想要將我漠鐵傭兵團清除掉,不付出讓得他們血一般的代價,那怎麼行?」

陰冷的笑了笑,蕭鼎忽然偏頭道:「對了,我讓你暗藏地東西,弄好了么?」

「嗯,好了1

「那就好,就算我漠鐵傭兵團今日會被滅了,可只要日後小炎子來到這裡,他自然會找到那些東西,然後,他會為我們展開瘋狂的報復的,呵呵…」蕭鼎輕輕笑了笑,笑容中,有著一抹經常出現在蕭炎臉龐上的陰狠。

「二弟要敗了啊,雖然雷屬性鬥氣攻擊力強橫,可對方畢竟是大斗師礙」抬頭望著場中接近尾聲的戰鬥,蕭鼎身體輕微的顫抖著,心中的憤怒,正在逐漸的侵蝕著他的理智。

「雷弧三段舞1

場中,銀色人影猛的出一聲低喝,手中長槍詭異地跳躍起重重電弧,然後瘋狂地對著黃色人影暴刺而去。

「哈哈,垃圾就是垃圾,狗屁的三段舞,在絕對實力面前,管你是不是號稱攻擊力最強悍地雷屬性鬥氣,都給我去死吧1面對著暴射而來的電弧,黃色人影不屑地狂笑了一聲,碩大的拳頭猛然緊握,其上黃色鬥氣瘋狂凝聚,瞬間后,竟然是凝化成了一道能量化的拳套。

緊握著拳頭,猛然爆轟而出,劇烈的風聲夾雜著兇猛的勁氣,直直的與那電弧撞擊在了一起。

兩相撞,黃色人影的拳頭幾乎是猶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毀了三道電弧,在摧毀之後,去勢依然不減,重重的砸在了蕭厲的胸膛之上。

「噗嗤。」

遭受到重擊,蕭厲臉色猛的一白,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身體猛的插著地面,劃出了十多后,方才重重的撞在訓練場邊緣的一塊巨石之上。

「哈哈,這點狗屁實力,也配與我囂張?」渾身上下被繚繞著黃色鬥氣的中年人冷笑了一聲,腳掌一踏地面,身體猶如一倆橫衝直撞的坦克一般,猛的暴沖向了那失去戰鬥力的蕭厲,拳頭之上,兇悍無匹的勁氣,再度急速凝聚,看他的這幅架勢,顯然是沒有留活口的打算。

「哈哈,死吧1望著那近在咫尺的蕭厲,中年人臉龐之上浮現一抹殘忍,拳頭狠狠的砸了過去。

「鐺1

就在那雙碩大拳頭距離蕭厲僅僅不足一米距離時,一道黑影閃電般的出現在蕭厲身前,手中巨大的黑尺插進地面,而那雙暴擊而來的拳頭,則是重重的轟擊在了黑尺之上,頓時,一道清脆的聲響,便是在場地中響徹了起來。

腳掌插著地面,巨大的勁氣使得中年人腳步急速後退了幾步,陰沉著臉望著那巨大的黑尺,冷喝道:「誰?」

黑尺微微顫動,旋即被抬了起來,黑衫少年那單薄的身軀,出現在了眾目睽睽之下。

將黑尺抗在肩膀之上,蕭炎微微抬頭,淡漠的望著對面的中年人,手中黑尺豁然指向他,冰冷徹骨的森然聲音,在廣場之中,響徹不歇。

「你的命,今天我收了……」

五千字的更新,對於土豆來說,算是大章了吧,呵呵,今天也算完成九千字的任務了,土豆會繼續努力堅持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