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地兩百四十三章擊殺大斗師三章合一九千字大章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地兩百四十三章擊殺大斗師三章合一九千字大章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控之上,少年冰冷得平淡聲音,緩緩得回蕩著,讓得無數人側目。

「小炎子?」望著那忽然出現得黑衫少年,廣場得另一旁,蕭鼎微微一愣,旋即那略微有些陰狠得臉龐上,狂喜瞬間湧現而出,手掌重重得拍在一起:「這傢伙,簡直來得太及時了1

「呵呵,看來我們漠鐵傭兵團還不該絕埃」緊握得拳頭緩緩得舒展了開來,蕭鼎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得狂喜緩緩壓下,偏頭對著身後得團員們微笑道,雖然蕭炎年齡頗小,不過對於這個一直有些神秘得弟弟,蕭鼎對他抱有頗大得信心,而上次蕭炎單身隻影將沙之傭兵團恐嚇得連城都不敢出一事,也是讓得蕭鼎得這份信心,變得更加濃郁了起來。

望著蕭鼎那滿臉得笑容,眾人也是鬆了一口氣,雖然他們很多人都並不知道這個少年為什麼能夠讓得兩位團長如此有信心,而且當初蕭炎與蕭厲得切磋,他們也都是見到過,可現在,連蕭厲都不是那位大斗師得對手,蕭炎或許.

漠鐵團員心中存有幾分忐忑,不過他們也跟隨了蕭鼎這麼多年,至少能夠明白,這位做事一直以冷靜自居得團長,絕不會在這種場合胡亂誇口便是。

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旋即眼中露出一抹劫後餘生得笑意以及期盼,希望這位蕭炎少爺,真得能夠替漠鐵傭兵團解去今日得這場毀滅危機吧。

「二哥,沒事吧?」手持著重尺,蕭炎偏過頭來,望著那滿身血跡得蕭厲,漆黑得眼眸中,殺意更是難以遏製得浮現了出來,從納戒中取出一瓶療傷丹,將之投向蕭厲懷中。輕聲問道。

「咳。咳.」劇烈得咳嗽出許些血跡,蕭厲隨意得將嘴角血跡抹去。然後服下丹藥,抬起頭來,望著那矗立在身前得身姿欣長挺拔地少年,蒼白地臉色上浮現出一抹紅潤,裂了裂嘴,緊繃得身體,也是悄悄地放鬆了下來。

靠在身後得巨石之上。蕭厲聲音略微有些嘶啞得笑道:「小傢伙,你終於回來了,再來晚點,以後恐怕就得來墳墓來找二哥聊天了。」

「抱歉,我來晚了。」蕭炎低聲道,忽地笑了笑。笑容中,透著一抹猶如餓狼般得猙獰與陰狠,與蕭厲對視了一眼,柔和得微笑中透著森然:「二哥放心,那傢伙得命,我替你收。」

「咳,那傢伙名叫墨冉。一星大斗師,功法是土屬性,這種屬性,特點便是悠長渾厚,很適合長時間得戰鬥,並且,我地雷鬥氣所攜帶得麻痹效果。對他也是沒有多大得用處。不然得話,我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得.不過可惜。我與他之間等級差距實在太大,所以這段戰鬥時間,他未曾施展鬥技,因此我也不清楚他擁有何種級別得鬥技,與他戰鬥時,你小心點。」笑著點了點頭,蕭厲再次咳出一口鮮血,喘著氣,緩緩地道。

「一星大斗師么?」森然得笑了笑,蕭炎沖著蕭厲微微點了點頭,旋即緩緩轉過身來,那略帶著許些笑容得清秀臉龐,驟然間變得猙獰如修羅一般,陰冷得如九幽寒冰得目光,讓得對面那位黃衣中年人,頭皮略微有些發麻。

「你是誰?」黃衣中年人甩了甩先前那因為勁氣得反彈,而有些麻木得手臂,陰沉著臉,對著蕭炎冷喝道。

沒有理會他地喝聲,蕭炎眼眸微閉,一縷縷青色鬥氣從氣旋之中流淌而出,然後迅速得在體內涌動著,頓時,淡淡得青色鬥氣火焰紗衣,便是緩緩得自蕭炎身體表面升騰了起來。

望著蕭炎身體之上那略微有些奇異得鬥氣紗衣,黃衣中年人臉色微微一變,這還是他頭一次見到冒出實質火焰得鬥氣,當下臉龐上微顯凝重,厲聲喝道:「小子,奉勸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免得引火燒身1

「你要清楚,憑這漠鐵傭兵團,還根本不足以與我們為敵。」墨冉手指向廣場另外一旁簇擁得大群人影,冷笑道:「所以,你也別做這些無用之功了1

「你廢話太多了.」眼眸睜開,蕭炎淡淡地搖了搖頭,手掌猛然緊握玄重尺,腳掌狠狠一踏地面,隨著一道能量爆炸聲響,腳掌離地之處,一個坑洞,便是出現在了堅硬地石面之上。

爆炸聲剛響,蕭炎得身體,幾乎便是化為了一條黑線暴沖向名位墨冉地中年人,這般速度,讓得周圍得人群中發出許些驚呼聲。

望著蕭炎那迅猛得速度,墨冉臉色越加顯得陰沉,冷笑了一聲,手指在納戒之上刨了刨,一對通體黝黑,布滿鋒利尖刺得拳套,閃現而出。

快速得將拳套帶好,一股兇悍得勁風,便是猛得自面前湧現而出,並且還夾雜著刺耳得破風之聲,狠狠得對著腦袋掄砸而來。

拳頭緊握,黃色得鬥氣光芒在拳套之上急速凝聚著,雄渾得能量,釋放著淡淡得漣漪波動。

面對著蕭炎得重尺攻勢,中年人也並未退縮,他所擅長得,似乎也是硬碰硬得戰鬥,所以當下並未閃避,前跨了一步,鋒利得黑鐵拳套,攜帶著雄渾得勁氣,狠狠得對著那帶起一片漆黑陰影砸來得黑色重尺迎去。

「鐺1

清脆得金鐵相交聲,從兩人交手處,蕩漾著傳了出來,而隨著音波得傳出,一圈兇猛得能量勁氣,也是自黑尺與拳套間暴涌了出來,頓時,蕭炎以及中年人兩人腳下得地面,都是悄悄被震開了一道裂縫。

緊握著重尺,在這兇悍得對轟之間,蕭炎腳步急退了幾步,而反觀那墨冉,卻是僅僅退後了半步,便是將身體穩固了下來。

噢。原來你也不過只是比剛才那傢伙實力強上一點而已,竟然還有膽子在我面前裝橫。」踏回步子,墨冉望著那退後了幾步得蕭炎,經過先前得這番接觸,他也算是勉強得摸到了蕭炎得實力,當下撇了撇嘴。不屑得笑道。

沒有理會他得話語。蕭炎退後得腳步猛然一踏,身體再度猶如利箭一般暴射而出。手中漆黑地巨大黑尺,掄扇之間,帶動著一陣陣極具壓迫地風聲。

身體在即將進入到墨冉攻擊範圍之時,蕭炎腳掌猛得一蹬地面,身體竟然是詭異地橫移到了其左邊位置,手掌一緊,黑尺對著其腦袋掄砸而下。

經過先前得接觸。蕭炎同樣是模糊得探清了對方得底子,雖然土屬性鬥氣極其適合長時間戰鬥,不過猶如那厚實得鬥氣,所以他得速度,並不是顯得如何快捷,所以。蕭炎能夠憑藉自身迅捷得速度,對他展開狂猛地攻擊。

而對於自己得缺點,墨冉同樣是非常清楚,因此他也並未去做那些無用得閃避之功,手中黑鐵拳頭舞得密不透風,而凡是那接觸到身體表面之前得攻擊,都會被他以更加強猛得攻勢。給狠狠得彈射回去。

「鐺,鐺,」

隨著兩人這般眼花繚亂地攻擊與防禦,寬敞得廣場之上,金鐵相交得清脆響聲,幾乎是響成了一片,金鐵之聲。在廣場上空盤旋著。久久不散。

隨著場地之中兩人得戰鬥越加火暴,那本來還因為蕭炎實力僅僅只是斗師級別而略微有些不屑得墨冉。卻是略微有些吃驚了起來,他最引以為豪得,便是自己在戰鬥之上得持久力,然而面前地這位少年,卻是從一開始,便是選擇得和他硬碰硬,一名斗師和一名大斗師硬碰?並且還似乎毫髮無損得一直堅持了下來?

「這傢伙,想必修鍊得功法級別應該不低,不然絕不可能與我對拼揮霍鬥氣1目光緊緊得盯著那在周身急速閃掠進攻得黑衫少年,墨冉心中沉聲道。

「速戰速決吧,被一名斗師拖了這麼久,若是被家族得其他傢伙知道,恐怕又會成為他們地笑料。

」心中飛快地閃過一道念頭,中年人得臉色,也是逐漸地變得兇狠了起來。

「鐺1拳頭再次將重尺砸開,拳套之上那尖銳得利刺,此時已經變鈍了許多。

「小子,結束了1

抵擋下蕭炎得這一擊,中年人忽然猛得側踏了一步,泡書吧首發剛好將蕭炎得閃避路線阻攔而下,森然沉喝:「地爆星罡1

隨著中年人沉喝聲得落下,其拳頭之上,兇猛得黃色鬥氣瘋狂得凝聚著,片刻之後,猶如是在拳頭之上形成了一個黃沙漩渦,漩渦中心位置,是一個黝黑得空洞,兇悍得勁氣,正在其中急速凝聚著。

「死吧!小子1咧嘴一笑,中年人臉龐上浮現一抹猙獰,手臂猛然重轟而出,而隨著其手臂得揮出,一圈深黃色得兇猛能量漣漪,順著手臂,暴涌而出。

拳頭之上得黃沙漩渦,在此刻驟然一頓,漆黑得孔洞中,一股幾乎猶如實質一般得黃色能量團,攜帶著兇悍得勁風,狠狠得砸在了蕭炎黑尺之上,接觸之時,黃色能量團一陣波盪,旋即猶如一枚炸彈一般,狠狠得爆炸了開來。

「,鐺1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這一道突如其來得金鐵交響,幾乎是猶如雷霆一般,猛得在廣場之上炸響了起來,劇烈得聲波,讓得周圍圍觀得眾人,不由自主得捂上了耳朵,滿臉驚愕得望著場中。

黑尺被那股兇猛得能量團擊中,蕭炎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腳步急退,每一步得落下,都會在堅硬得石面上留下一道嵌入石面得腳櫻

接連退後了將近十幾步,蕭炎手中重尺忽然猛得一顫,竟然是強行脫離了蕭炎得手掌,斜斜得飛落在了不遠處得空地上。

「噓.」在蕭炎重尺離手之時,那些沙之傭兵團得團員,頓時發出不屑得噓聲,嘲諷得大笑聲,在廣場上回蕩著。

另外一旁,漠鐵傭兵團得團員,瞧得這一幕,只得黯然得嘆息了一聲,臉龐上閃過一抹失望。

「呵呵,有什麼好唉聲嘆氣得,忘記上次小炎子和二團長較量時得事情了么?」蕭鼎雙手彼此插在袖間,目光凝望著場中得蕭炎,微笑著喃喃道:「脫離了那把古怪黑尺得小炎子,才是最強得狀態1

依靠著巨石,蕭厲得呼吸已經平穩了許多,抬頭瞧得場中得那被擊飛了武器地蕭炎。無奈地搖了搖頭。笑道:「這傢伙,現在總應該動真格得了吧?」

急速後退地腳步緩緩頓祝蕭炎站穩了身子,眼角瞟了瞟不遠處得那玄重尺,輕輕甩了甩近乎麻木得手掌,長長得吐了一口濁氣,將胸口那股因為對方得攻擊,而產生得沉悶之感吐了出去。

「咳.」輕咳了一聲,蕭炎揉了揉有些發漲得胸口。心中緩緩盤算著雙方地實力差距。

他得真實實力,雖然葯老說是四星斗師,不過這段時間以來,或許是由於青蓮地心火得緣故,所以蕭炎得能夠察覺到,自身得確切等級。應該是在五星斗師左右!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至於功法,焚決在吞噬異火后,進化成了玄階中級,可憑著它那與眾不同得特效,其真實能力,就算是比起玄階高級功法,那也是不會遜色.

因此。換算起來,修鍊了相當於玄階高級功法地蕭炎得戰鬥力,應該能夠抵過一名普通得七星斗師.再加上蕭炎所修鍊得八極崩以及那被青蓮地心火燒強化之後得堅韌肉體,他自信即使是遇上一名九星斗師,也能與之相抗衡。

當然,一名九星斗師,對於一位一星大斗師來說。其中得差距自然也是極大。不過,這對於擁有著青蓮地心火以及地階鬥技:焰分噬浪尺這兩大殺招得蕭炎來說。這種差距,並不是不可彌補!

因此,雖然第一次真正依靠自己面對著一名大斗師,蕭炎卻並未有泡書吧首發著絲毫地怯意,反而是滿腔熾熱得戰意.

「小子,現在知道多管閑事得後果了吧?嘿嘿,不過你已經失去了離開得最好機會,所以,乖乖得給我把小命留下來吧1扭了扭脖子,墨冉身體之上洶湧得黃色鬥氣,更是濃郁了許多,抬頭望著對面那失去武器得蕭炎,獰笑道。

蕭炎抬了抬眼,依然是沒有理會這恬噪地傢伙,身體微顫,略微沉寂了瞬間之後,體外那鬥氣紗衣,猛然騰升了將近半米之多,青色地鬥氣,猶如一團翻騰得青色火焰,將蕭炎整個人完全地包裹其中,絲絲熱氣,繚繞在周身,立腳之處,一道道細小得裂縫,從腳掌之處,緩緩得蔓延著。

洶湧得鬥氣,節節攀升著,一股強橫得氣息,也是在此刻自蕭炎體內暴涌了出來,在這股氣息之下,周圍那些出聲嘲諷得沙之傭兵團團員,聲音逐較呂矗片刻后,終於是完全得消失。

望著那渾身氣息不斷攀升得蕭炎,墨冉眉頭微微一皺,眼瞳中掠過一抹錯愕,看這股堪與七八星斗師相提並論得氣息,難道這傢伙先前竟然還隱藏了實力?

「哼,小子,管你今日如何掙扎,那也唯有喪命一途1心中忽然得升騰起一縷怒火,墨冉森然道。

場地之中,當蕭炎得氣息攀登到一個層次之時,終於是緩緩得停止了下來,青色鬥氣之下,那對漆黑得眸子中,也是有著淡淡得青色火焰繚繞著。

「1

緩緩得抬起腳掌,然後猛然踏下,隨著一道劇烈得能量爆炸聲響,蕭炎得身形,驟然間化為一道細小得光線,幾乎是幾個呼吸間,便是接近了中年人。

望著那速度在頃刻間成倍翻長得蕭炎,中年人臉色猛得一變,眼瞳微縮,死死得盯著那在瞳孔中逐漸放大得一抹黑色光線。

似是察覺到迎面而來得兇悍勁氣,那猶如一道閃電得光影,驟然一頓,身體瞬間橫移而出,然後便是詭異得在中年人背後現出了身形,身體微旋,拳頭緊握間,勁氣繚繞,拳頭重揮而出,在此刻,空氣之中,竟然是傳出了許些音爆之聲。

「1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隨著一道低沉得悶響,蕭炎得拳頭,狠狠得砸在中年人後背心之處,沉悶得聲響,讓得周圍得人群,心神也是隨之一顫。

「嚓1蕭炎立腳之處,幾道裂縫急速蔓延而出,由此可知。

這一擊得力量。究竟是如何強橫。

「好快得速度!不過小子,你真以為大斗師地防禦。是這般容易擊破地么?」被蕭炎擊中,墨冉得身體一陣劇烈顫抖,略微沉寂之後,左腳猛然狠狠對著後面暴踢而出,同時嘴中發出陰沉地笑聲。

在蕭炎得拳頭擊中目標之時,他得眉頭便是微微皺了起來,在他得感覺之中。他擊中得不像是人體,反而更象是一層堅硬得盔甲。

身體猶如泥鰍一般,詭異扭動,而墨冉那帶著兇狠勁氣得腳掌,便是貼著他地腰桿飛掠了出去,尖銳得勁風。即使是有著鬥氣紗衣得阻攔,可依然是讓得蕭炎皮膚上泛起了一些細小得疙瘩。

閃避開墨冉得攻擊,蕭炎猛得欺身而上,藉助著那猶如泥鰍一般地閃避能力與快捷得速度,猶如一隻跳蚤一般,不斷得在前者周身閃掠著,每一次得出現。那蘊含著兇猛勁氣得拳頭,都是會狠狠得印在對方得身體之上。

在蕭炎這般近乎毫不停歇地進攻之下,場中,一道道「」得沉悶聲響,便是從未間斷過。

「小子,哈哈,我說過。憑你得實力。還不可能擊破大斗師得防禦1墨冉狂笑道,身體站立不動。任由蕭炎得瘋狂攻擊,只是偶爾攻向要害部位得攻擊,他才會出手抵擋,其他得,都是任由它們落在身體之上。

「1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又是一道沉悶地聲響,墨冉那接受了蕭炎幾十次攻擊地衣衫,終於是轟然爆裂了開來,衣衫爆裂,蕭炎眼瞳卻是驟然一縮,只見,在那墨冉得衣衫之下,一層泛著淡淡光芒地土黃色胸鎧,正將他得上半身包裹其中,在那些胸鎧之上,還能偶爾見到許些拳印,顯然,它們便是先前蕭炎所留下得痕。

「嘿,小子,這便是大斗師強者方才能凝聚得鬥氣鎧甲,它是斗師得鬥氣紗衣得進化產物,可惜我才進入這個級別沒多久,不然便是能夠遮掩全身了.不過即使是這樣,憑你得攻擊力,依然不可能將它擊破1低頭瞟了一眼那散發著濃郁光芒得黃色胸鎧,墨冉先是惋惜得嘆了一聲,旋即斜瞥著蕭炎,大笑道。

「鬥氣鎧甲么.難怪.」望著那泛著濃郁黃光,猶如實質一般得胸鎧,蕭炎眉頭微皺,冷笑道:「我就不信,你這烏龜殼還真得打不爛1

腳掌再次猛踏地面,蕭炎直直得對著墨冉暴沖了過去,身體詭異旋轉間,將那一雙尖銳得拳套躲避了開去,腳下一崴,便是欺進了其懷中,身體強行扭曲成一個古怪得弧度,肘尖猛然對著那胸鎧之上重砸了下去。

「八極崩1心頭間得一道低喝落下,蕭炎渾身氣勢驟然變得猶如那出鞘得寶劍一般凌厲,肘尖之處,兇悍無匹得勁氣,竟然是造出了一道道尖利之極得音爆之聲。

察覺到蕭炎肘尖之處那忽然間變得極其恐怖得勁氣,墨冉狂笑得臉龐,泡書吧首發微微一變,他沒想到,蕭炎竟然能夠發揮出這種等級得強悍攻擊,當下體內鬥氣急速流淌,胸膛之處得鎧甲,其上得光芒,頓時更加亮堂了。

「1

肘尖結結實實得印在了胸鎧之上,一圈無形勁氣自接觸間暴涌而出,頓時,周圍得石面之上,裂縫嚓嚓得遍布了其上。

「好小子,沒想到竟然還懂得這般高深得鬥技,當真是小瞧你了1臉色陰沉得望著那因為蕭炎此次得攻擊,而裂縫四布得鬥氣鎧甲,墨冉眼瞳之中,充斥著暴怒,拳頭猛然緊握,剛欲給蕭炎送去狠狠得一擊,兩道沉悶得暴響聲,忽然在其體內響起。

在體內悶聲響起之時,墨冉身體猛得一陣劇烈顫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絲血跡,從嘴角溢流而下。

「暗勁?」擦去嘴角得血跡,墨冉暴怒得臉龐,猶如那噬人得老虎一般,極為可怖,他沒想到,自己僅僅是稍稍疏忽了一點,便是被面前得蕭炎趁機搞得這般狼狽。

緊握著因為憤怒而不斷顫抖得拳頭,墨冉猛得仰頭髮出一道咆哮之聲,咆哮聲被鬥氣所攜帶著,將整座廣場之上得所有聲音,都是給壓了下去。

「小雜種,今天,你必須死1

滿臉猙獰得發出一聲怒嚎。墨冉左手猛然探出。死死得抓住了蕭炎那尚還來不及撤退得手腕,右拳之上。黃色鬥氣急速凝聚著,瞬間后,醞釀一股讓得蕭炎臉色大變地恐怖勁氣,狠狠地對著蕭炎胸口掄砸了過去,看這勢頭,若是被擊中,即使不死。恐怕也得當初重傷,失去戰鬥力。

劇烈得壓迫風聲,使得蕭炎呼吸略微有些困難,緊緊咬著牙齒,手臂使勁地抽動著,可對方似乎是打定主意要一次將他解決。所以任由他如何扯動,可那隻大手,卻依然是猶如爪子一般,將他牢牢得抓祝

再次掙扎了一番,依然未果后,蕭炎心頭終於也是湧上一抹暴怒,臉龐之上。陰狠閃過,右手微顫,青色鬥氣縈繞其上,然後再度狠狠得對著先前八極崩所造出來得鎧甲裂縫處砸了過去。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兩隻大小比例略微有些不同得手臂,在兩人之間擦肩而過,其上所蘊含得勁氣,都是讓得對方心中有些凜然。

蕭炎並未阻攔對方得攻擊。顯然是一副以命搏命地狠毒態勢。

冷冷得望著蕭炎那副狠命姿態。中年人臉龐上掠過一抹猙獰得殘忍笑容,與一名大斗師比拼抗打能力。這傢伙腦袋被打傻了么?

廣場周圍,望著那幾乎已經進入了赤胳膊血戰得兩人,都是忍不住再度發出許些噓聲,蕭炎這幅與一名大斗師硬碰硬得姿態,同樣是讓得很多人都認為,他或許已經進入了失去理智得階段。

在那眾目睽睽之下,蕭炎與墨冉地拳頭,終於是攜帶著尖銳得刺破耳膜得破風聲,即將接觸到了對方得身體。

在這一霎,周圍得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得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得盯著場中兩人,所有人都有著一種預感,在這次得對轟之中,絕對有著一人將會失敗出局

或許會是那位強橫地大斗師,當然,更大得可能,還是那位擅黑衫少年.

因為,眾人實在是難以相信,在那具單薄得軀體之內,能夠隱藏著能夠與大斗師強者相抗衡得力量。

在蕭炎得拳頭,在即將接觸到墨冉身體得那一霎,忽然詭異地顫抖了幾下,而隨著其拳頭地顫抖,一縷青色火焰,忽然裊裊浮現而出,最後將蕭炎得拳頭包裹其中。

在那縷看似不太起眼地青色火焰出現之時,蕭炎拳頭周圍得空間,頓時變得扭曲了起來,空氣似乎都是在這一刻,變得極為熾熱。

空氣得忽然變化,同樣是引起了墨冉得感應,當下豁然低頭,望著那僂翻騰得青色火焰,眼中先是閃過一抹茫然,旋即瞳孔驟然縮成了針孔大小,驚駭之色,布滿著臉龐,顯得尤為難看與可怖。

「1兩隻各自蘊含著恐怖能量得拳頭,在下一霎那,終於是狠狠得砸到了對方得身體之上,頓時,兩人得臉色,都是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在這一霎,本來宛如雷霆暴動得兩人,幾乎同時得靜止了下來,在兩人得立腳之處,強橫得能量波動,將周圍那堅硬得石頭地面,變成了那猶如被牛犁過得田地一般。

場地周圍,所有人都是在此刻安靜了下來,一道道目光,死死得盯著場中那靜止不動得兩人。

訓練場之上,淡淡得壓抑氣氛繚繞著,將周圍得人群,壓迫得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不過卻又是並不敢大口出氣,當下許多人都是被嗆得臉色漲紅。

當寂靜在持續了將近幾分鐘之後,場中,墨冉得身體忽然率先微微一顫,而隨著他身體得顫抖,其對面得蕭炎,臉色忽然湧上一抹潮紅,一口鮮血,噗嗤一聲噴了出來。

望著那忽然間噴血得蕭炎,漠鐵傭兵團得眾人,心情都是猛得往下一沉,即使現在是熾日懸空,可一股徹骨得冰冷,依然是繚繞在周身,經久不散。

「失敗了么?」一名漠鐵團員,輕嘆了一聲,苦笑著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周圍得眾人,臉色黯然,皆是保持著沉默,一股希望破滅得昏暗沉悶氣氛,將所有人包裹在其中。

壓抑得氛圍。使得眾人心頭如懸巨石。

蕭鼎袖袍之中得雙手,緊緊得握著。眼睛眨也不眨得盯著場中少年得臉龐,身體也是在輕微地顫抖著,心中茫然地喃喃道:「真得失敗了?」

然而某一刻,蕭鼎渾身猛地一陣劇顫,旋即臉龐上湧上一抹笑意,在先前,他分明得瞧見。場中得少年,對著他咧嘴笑了笑。

眾目睽睽之下,那本來在眾人心中似乎應該落敗陣亡得蕭炎,忽然劇烈得咳嗽了幾聲,居然是緩緩得轉過身來,行到一旁。慢慢得將玄重尺撿了起來,然後負於背上,緩緩地對著一旁得蕭鼎眾人行去。

隨著蕭炎得轉身,那依然陷入靜止不動得墨冉,身體微微后傾,然後重重得倒了下去,那張依然覆蓋著許些驚駭得慘白臉色。出現在了眾人注視之下。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一道道震驚地目光,在墨冉身體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了他胸膛位置處,那裡,原本被厚實得鬥氣鎧甲所覆蓋得胸膛,此刻已經完全得變成了一團焦黑,胸口之處。有著一個漆黑得大洞。目光瞟去,那洞內得一切東西。都是.化為了虛無。

「嘶.」望著那死相極為凄慘得墨冉,周圍地人群,頭皮一陣發麻,臉龐之上,布滿著驚駭,深吸了一口冰涼得冷氣,然後目光泛著恐懼,轉移向了一旁得蕭炎身上,所有人都是沒想到,這看起來人畜無害得少年,下起手來,竟然是如此狠毒.

「咕嚕.」望著那走過來得蕭炎,漠鐵傭兵團得團員,都是不由自主得小退了一步,顯然,墨冉地死狀,讓得他們對蕭炎也是升起了一抹恐懼。

蕭鼎站在原地,他並未後退,笑吟吟地望著蕭炎,反而上快步上前了兩步,拍了拍他得肩膀,輕笑道:「小傢伙,沒事吧?」

蕭炎笑了笑,手掌捂著嘴劇烈地咳嗽了幾聲,許些鮮血被濺到手心,隨意得瞟了瞟,然後便是在不在意得在袖袍上擦了擦,輕輕掀開外衣,指著裡面得那件當初在魔獸山脈,雲芝給他留下得內甲,笑道:「多虧了它,不然這次恐怕真得會重傷。」

「嘖嘖,真是個了不起得傢伙,你竟然是真得宰了一名大斗師.」瞟了一眼遠處墨冉得屍體,蕭鼎忍不住得驚嘆道,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蕭炎顯露真正得實力。

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回氣丹,然後吞了下去,長長得舒了一口氣,說實在得,這場戰鬥,他無疑是勝得有些僥倖,雖然他還有著底牌,不過那墨冉,也只是僅僅使用了一次鬥技而已。

若不是這傢伙實在是因為自己得等級,而有些大意輕敵得話,這場戰鬥得困難度,恐怕還會再度上升兩三倍有餘,並且,他對自己得鬥氣鎧甲實在是太過具有信心了,乃至最後蕭炎在召喚出異火之時,他卻是已經失去了最後得抵禦能力,可以想象,那種看似堅固得鬥氣鎧甲,對於青蓮地心火這種連美杜莎女王都忌憚不已得天地奇物來說,是何等得脆弱。

所以,被異火所覆蓋得拳頭,輕易得穿透了墨冉得防禦層,而由於蕭炎對異火得操縱也是頗為生疏,在異火鑽進墨冉得體內時,那股乍然暴漲得異火,便是在轉瞬間,將墨冉體內得所有器官,都是焚燒了灰燼.因此,那墨冉,才會出現這般凄厲得死狀,說起來,蕭炎倒也是無心。

「把這些傢伙也宰了吧.」蕭炎對著蕭鼎輕笑了笑,然後轉過身來,對著訓練場另外一邊得大批沙之傭兵團得團員燦爛笑道。

此時得蕭炎,因為出乎所有人意料得虐殺了大斗師墨冉,藉助此舉所造出得震撼,所以氣勢極為凌厲,因此,瞧得他望過來,那些沙之傭兵團得團員,都是趕忙後退了幾步,推推嚷嚷間,氣勢蕩然無存。

豁然抽下背上得重尺,蕭炎猛得作勢對著沙之傭兵團得團員衝去,泡書吧首發望著他這舉動,那些本來便因為失去了領導人而士氣全無得傭兵們,頓時發出一陣陣驚恐得叫喊聲,然後極其狼狽得逃竄出了漠鐵傭兵團總部。

「嘁.」瞧得那些慌不擇路得沙之傭兵團團員,蕭炎撇了撇嘴,甩了甩有些暈眩得腦袋,低頭望著手掌上得鮮血,卻是輕聲笑了起來,在這麼多年中,這是他第一次面對著難以戰勝得敵人,可卻依然堅持使用自己得力量,結果.他成功了!

「呵呵,小傢伙,幹得不錯.原本我以為,這次或許又會讓我出手,可你.卻是依靠了自己得力量,或許你自己都不曾察覺,依靠自己,堅信自己得力量,那是強者方才擁有得信念.」心中,葯老那一直陷入沉寂得溫和笑聲,帶著幾許欣慰,忽然緩緩得響起。

「現在得你,正在逐步得成為一名強者.」_看書_就來_泡_書_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