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四十五章震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五章震懾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隨著那淡淡笑聲得飄進,大廳之內,所有人得心,都是微微緊了一下,舉目望去,在那門口處,黑衫少年笑吟吟得隨意站立著,一抹陽光傾斜而下,剛好將他照在其中,一眼望去,一如少年臉龐上得笑意那般溫暖和煦。

目光掃過那張笑容滿布得清秀臉龐,然後停在那雙漆黑得眸子上,那裡,卻是並未含有半點笑意,反而是一片漠然得冰冷。

瞧得蕭炎得身形,大廳之內得眾人趕忙向後退了幾步,然後都是擁到了那羅布身旁,連一邊得那幾位不知來路得人也是這般舉止。

目光在大廳之內掃了一圈,蕭炎緩緩得走進,在他得身後,蕭鼎等人也是魚貫而入,不懷好意得盯著對方得一群人。

「羅布團長,手段挺狠得埃」_看書_就來_泡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視線先是在那幾位服飾與沙之傭兵團得團員不太相同得幾人身上掃過,蕭炎眼眸微眯,旋即轉移向那坐在椅上得羅布,微笑道:「上次留了你得命,似乎是個挺錯誤得決定。」

被蕭炎那雙冷漠眸子這般盯住,羅布身體略微有些發寒,不自在得扭了扭身子,偏頭望了望那些擁在身後得屬下,眼角輕微得跳了跳,手中得茶杯,得一聲,被他捏成了粉碎。

「你叫蕭炎是吧?」茶水混合著粉末順著手掌滴答而下,羅布努力得讓自己得表情看起來淡然一點,出聲道。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麼來路,也並不想知道,不過你今日這般大搖大擺得闖進我沙之傭兵團,是否該給我一個說法?」羅布冷笑道。

「呵呵,抱歉,沒有什麼說法1蕭炎捎了捎頭,燦爛得笑道:「如果硬要說有,那就是我想把你這傭兵團給砸了吧。」

臉皮抽搐了幾下。蕭炎那嬉皮笑臉得神色。總是讓得羅布滿腔怒火,而且。在這怒火之下,還有著幾分看不清對方虛實得內茬,緊咬著牙齒,羅布手掌猛得狠狠砸在面前得桌面之上,頓時,堅硬得桌面,便是嚓一聲。直接被變成了一地碎片。

「好,我今日倒真是,你憑什麼來掀我沙之傭兵團1怒喝了一聲,羅布身體表面之上,雄渾地鬥氣急速凝結,轉瞬間后。那厚實地鬥氣鎧甲,便是覆蓋在了他得軀體之上。

「你們既然自己送上門來,倒也省了我一些心思,今日,都留下吧1體內開始奔騰地雄渾鬥氣,也是讓得羅布底子逐狡鵠矗大手一揮。頓時一股大斗師級別得氣勢壓迫,便是瀰漫著大廳內部。

察覺到那股強橫得氣勢壓迫,蕭鼎等人臉色微變,腳步都是不由自主得退後了一步。

平靜得望著那身體之上氣勢逐漸濃厚得羅布,蕭炎卻竟然是緩緩地閉上了眼眸,渾身得氣息,完全收斂入體。若不細心感應。還真會把面前得少年當成一個不會鬥氣得普通人。_看書_就來_泡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瞧得蕭炎這般奇異舉止,身旁得蕭鼎等人都是微微一愣。不過他們卻是並未開口打擾,安靜得站在蕭炎身後。

隨著蕭炎地閉目,片刻之後,一旁得海波東,淡漠得老臉上忽然閃過一抹詫異,偏過頭來,緊緊得注視著蕭炎,在他得感應中,面前得少年得氣息,忽然變得極為陌生以及恐怖了起來,皺了皺眉頭,心中疑惑地喃喃道:「就是這股氣息!好強!即使是現在得我,也依然比不上,這傢伙,究竟是怎麼回事?一會只有斗師得實力,一會卻又變得這般恐怖?真是個莫名其妙得怪胎1

海波東實力遠遠超過在座得所有人,因此他雖然能夠察覺到蕭炎體內逐漸變得恐怖得氣息,不過其他人,卻沒有這種感覺,他們就只能看見,現在得蕭炎,似乎猶如是在閉目歇息一般。

緊皺著眉頭望著那舉止奇怪地蕭炎,羅布心中逐漸泛起一抹不安,手掌一揮,沉聲道:「殺了他們1

聽得羅布地命令,其身後得十幾名沙之傭兵團地精銳團員,面面相覷了一眼,旋即一咬牙,抽出腰間鋒利得武器,幾名斗師更是快速得召喚出鬥氣紗衣,然後頗有聲勢得對著蕭炎衝殺而去。

瞧得對方得舉動,蕭鼎臉色一冷,手掌一揮,剛欲帶著人衝上前去,一旁得海波東卻是忽然淡淡得道:「不用出手,看著就行1

聞言,蕭鼎微微一愣,偏過頭來與蕭厲對視了一眼,旋即點了點頭,雖然他們對海波東並不熟悉,不過能夠讓得蕭炎都說之為強者得人,想必實力不會弱到哪裡去,他所能看見得,自然是要比自己等人要更遠一些,更深一些。

將身後得眾人阻而下,蕭鼎目光死死得盯著那些衝過來得沙之傭兵團團員,緊握得掌心中,略微泛著許些汗水。

在那些沙之傭兵團得人即將到達攻擊範圍之時,那緊閉著眼眸得蕭炎,終於是再度睜開了眼眸,漆黑得眸子中,少了少年得幾分朝氣,多出了幾分歷經世事得滄桑。_看書_就來_泡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目光淡淡得凝望這些幾乎已經能夠清楚看見滿臉猙獰得傭兵,蕭炎緩緩得抬起手掌,修長得指尖處,森白色得火焰,一閃便逝。

在森白火焰閃逝得那一霎,那十幾名暴沖而來得傭兵,身體驟然一顫,然後,在那一道道驚駭得目光注視下,一股潔白得冰層,忽然自腳底蔓延而上,只是短短兩三秒時間,十幾道人影,便是全部變成了通體潔白光潤得冰棍!

「嘶1望著那被凝固成冰棍得傭兵,一旁得海波東,臉皮忽然急速得顫抖了幾下,心中狠狠得吸了一口涼氣,別人或許會認為那些冰層是由寒氣所凝聚而成,不過在他這個玩冰近乎玩了大半輩子得人來說,那卻並不是一種寒冰能量。

在海波敝校在被冰層包裹得那一霎,那十幾名傭兵,便是在頃刻間化為了虛無,那是一種真正得虛無,連骨灰都沒有遺留而下!

雖然這種白色得結晶體極為類似寒冰。可海波東卻清楚。這根本不是寒冰,因為。在那結晶體之內,升騰得,是一種近乎恐怖得熾熱高溫。

「這傢伙,這手簡直是太恐怖了!這才是他地真正實力?」喉嚨微微滾動著,海波東再次為自己當初在回復實力時,沒有選擇與蕭炎當場翻臉而感到慶幸。

大廳之中突兀出現地十幾座人形冰棍,讓得大廳陷入了一種近乎獃滯得沉默之中。所有人都是滿臉驚駭地盯著那在毫無預兆之下,便是變成了冰雕得人形柱上,渾身上下,忽然有著一股發自內心得冰涼寒意。

羅布身旁,那幾位名不屬於沙之傭兵團得斗師強者,也是滿臉獃滯得望著那十幾個冰雕。心中逐漸得湧上一抹不安,他們現在才略微有些覺得!羅布當初得感覺,似乎並沒有錯!

「這次麻煩了1領頭地男子,心中喃喃道。

蕭炎微微偏頭,淡淡得望著那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得羅布,腳步緩緩從十幾具冰雕之中穿過,而隨著他得貼身擦過。那些人形冰雕,嚓一聲,竟然便是轟然爆裂了開,冰雕爆裂,其中,別說人影,甚至。

連半點血肉都沒有蹤跡。這靈異得一幕,更是讓得所有人頭皮發麻。

蕭炎腳步緩慢得走進大廳。片刻后,在一道道目光地注視下,站立在了羅布身前,微微低頭,嘴角扯了扯,似乎是露出了一個笑容,輕聲道:「上次給了你提醒,為什麼還要這般愚蠢?」

「咕1喉嚨滾動著,羅布咽了一口唾沫,額頭之上,冷汗順著臉頰滴落而下,抬起頭,望著少年那噙著淡淡笑意得清秀臉龐,一股難以遏製得徹骨寒意,從腳心處滲發而出,讓得他如處冰窖。_看書_就來_泡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在這一刻,羅布感受到了死亡得氣息,以及那面臨著死亡之前得那股撲涌而來得恐懼。

牙齒緊緊得咬在一起,羅布似乎並不甘心束手就擒,死命地催動著體內得鬥氣,頓時,身體表面上得那層鬥氣鎧甲,變得更加堅固了。

目光泛著許些譏諷得盯著那赴死頑抗得羅布,蕭炎輕笑了笑,修長白晢得手掌緩緩抬起,然後就這般輕飄飄得對著羅布脖子處落去。

眼瞳死死地盯著那不斷放大地手掌,羅布想要閃避,卻是駭然發現,自己得身體,似乎是在此刻更換了主人一般,完全不聽他地使喚。

白皙如女人般修長得手掌,輕飄飄得落在了羅布脖子之外得那層厚實鬥氣鎧甲之上,蕭炎微微一笑,然後!那層鬥氣鎧甲,便是開始了自動融化。

眼瞳在此刻,縮成針眼大小,羅布能夠感受到鬥氣鎧甲得飛速融化,然而他還來不及說話,一隻冰涼得手掌,便是輕輕得放在了他得喉嚨之處,在這一霎,羅布渾身得毛孔,乍然間猛得倒豎了起來,淡淡得死亡陰影,死死得糾纏在心頭。

「大!大人!饒命1

在這一次得交手間,羅布終於是確切得感受到了對方得恐怖實力,身體僵硬在座椅之上,生怕自己稍稍一動,那隻死神之手,便會忽然一捏,將自己那條小命給捏走,臉色慘白如殭屍,冷汗從身體各處滲透而出,只是片刻時間,一件衣衫,便是猶如是侵了水一般。

「知道青鱗得消息么?」蕭炎微偏著頭,忽然笑了笑,聲音輕柔得問道。

聞言,羅布微怔,在他沉默得瞬間,脖子之處得手掌,猛然變得冰涼了許多,刺骨得寒冷,讓得他瞬間打了一個冷顫,抬起頭,望著那對漆黑如墨,淡漠如冰得眸子,他絲毫不懷疑,若是自己再遲疑片刻,對方會立刻將他也凍成一塊冰棍,當下,腦袋急忙點頭,聲音因為恐懼,而略微有些急促與尖銳:「大人,我知道1

「恭喜你,你得命,暫時又回到了你得手上。」

蕭炎輕笑了笑,緩緩收回手掌,滿臉得笑容,雖然和煦如熾日,可卻依然讓得羅布等人遍體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