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四十七章吞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七章吞併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大廳之中。隨著那幾位墨家的人被焚燒成虛無。大廳的氣氛。驟然間安靜的鴉雀無聲。

額頭之上。冷汗緩緩的滴落著。羅布坐在椅子上絲毫不敢偷的瞟了一眼那黑衫少年陰沉的臉色。渾身上下再度被森寒所繚繞著。

那位僅存下來的墨家男子。全身僵硬的立在原的。臉龐在這一刻。猛然間變的煞白。嘴唇哆嗦著。眼瞳中。儘是恐懼。先前。只要那白色火焰再漂移過來一點。那麼現在的他。恐怕也是連灰燼都不會遺留而下了。

「你…你這是在挑釁我們墨家1男子顫抖著聲音。色里內茬的喝道。

「我不光要挑釁。我還要把那狗屁墨家給砸了1蕭炎陰冷的笑道。

「你不要太囂張了。我們墨家的後台可是雲嵐宗1男子怒聲道。似是在給自己打氣一般。聲音說的頗大。

「帶我去墨家。或者和你先前的同伴一樣。兩種選擇。你自己決定。」蕭炎十指交叉。放在身前。斜瞥著那顫抖中的男子。淡淡的道。

「墨家沒有叛…」男子努力壓制著心中的恐懼。嘴巴依然頗為強硬。不過這一次。蕭炎似乎是失去了多餘的耐心。手掌輕揮。一縷森白火苗閃電般的竄出指尖。然後在男子那滿臉驚駭之色中。將之焚燒了一片虛無。「墨家的總部。便是在帝國東部的鹽城之中。那是帝國東部省份最大的一座城市。」蕭鼎在蕭炎身後輕聲道:「從石漠城到鹽城。走路的話。或許需要八天時間。若是飛行的話。一天多時間就可到達。」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轉過頭來。將目光投注在那羅布身上。笑吟吟的道:「羅布團長。接下來。我們似乎該說說我們之間的問題了。不管你是受何人教唆。不過你們對我們漠鐵傭兵團造成了不小的損失。這倒是實實在在的。」

「……」聞言。羅布臉龐之上。冷汗頓時流了下來。顧不的搽拭。他面如土色的顫聲道:「我沙之傭兵團賠償給貴團十萬金幣左右賠償。不知可行?」

蕭炎微笑搖頭。

「那二十萬?」

「三十萬?」望著那依然是搖著頭。並且臉龐上的笑意越加冰冷的蕭炎。羅布終於是哭喪道:「蕭炎大人究竟想要如何。您就明說了吧。以您的實力。我們沙之傭兵團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機會。」

到的現在。羅布也的確是死心了。以蕭炎的這恐怖實力。沙之傭兵團根本就沒有和他講條件的資格。

「讓沙之傭兵團合併進入漠鐵傭兵團。低級團員。給他們些錢財。剔除出去…七星斗者以上的團員。可以留下來。如果是斗師的話。保持原有的的位。」蕭炎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手背。緩緩的道。

聽的蕭炎此話。大廳之內眾人都是一愣。旋即臉色各是不同。蕭鼎與蕭厲對視了一眼。心中略微有些意動。若漠鐵傭兵團真的將沙之傭兵團吞併了去。那麼不止石漠城。就算是附近的其他城市的一些勢力。也難與他們抗衡。到時候。漠鐵傭兵團的發展。肯定會急速上升!

不過這種措施好處雖然不校可弊端也極為明顯。沙之傭兵團實力畢竟比漠鐵傭兵團強。若是讓的他們合併過來。說不定會出現喧兵奪主的隱患。到時候。恐怕反而會將漠鐵傭兵團搞的內部大亂。那樣的話。可就是有些的不償失了。

在蕭鼎與蕭厲兩人思量著這其中的利弊之時。那羅布。卻是滿臉苦澀了起來。雖然他並沒有什麼稱霸的大志向。可也並不想在別人手下聽從差遣。更何況。他的實力可是遠遠強於蕭鼎兩人。讓他聽從兩人的命令。自然心中難免有些彆扭。

「漠鐵傭兵團。是我們三兄弟創建。所以。我也能算是漠鐵團長。你們在我手下做事。想必應該不會掉價吧?」似是清楚羅布心中的彆扭。蕭炎笑道。

蕭炎這一說。倒是讓的羅布以及附近的幾名斗師臉色略微好看了一點。在一名或許是斗王級彆強者的手下做事。他們不僅不會掉價。反而還會覺的倍感榮幸。

「羅布團長。究竟是合併。還是讓我來清理。如何選擇。你自己做決定吧…」說到這裡。蕭炎頓了頓。微笑著補充了一句:「希望你不會再讓我失望…」

被那雙漆黑的眸子盯祝羅布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幾下。深吸了一口氣。臉色急速的變幻著。

隨著羅布的沉默。大廳之內。也是再度的陷入了寂靜。安靜的氛圍中。只有著蕭炎那輕輕敲打著桌面的細微聲響。

安靜持續了許久。而就在蕭炎臉龐上的笑意逐漸收斂之時。那羅布終於是苦笑著嘆息了一聲。抬頭對著蕭炎道:「今日我想我若是不答應的話。恐怕沙之傭兵團就的利馬解散了吧?」

蕭炎笑了笑。不置可否。

「那你認為我還有別的選擇的余的么?」羅布滿臉苦澀的道。

「似乎沒有了…」蕭炎笑道。瞧的羅布那苦笑的臉色。知道了他的選擇后。聳了聳肩。掌心微翻。一隻小玉瓶出現在手中。目光掃了一眼羅布以及其後面的三位斗師。玉瓶微微傾斜。從中倒出四枚紅色的丹藥。屈指輕彈。四枚丹藥。便是飛射進了愕然的四人手中。

「別說我不相信你們。當然。如果我說我現在對你們相信的話。恐怕你們也不會相信…」說了句頗為繞口的話后。蕭炎笑道:「這東西。算不上什麼劇毒之物。不過若真是毒發起來。相信除了羅布團長能夠多堅持一會的話。其餘三位。恐怕的當場斃命…」

偏頭望著羅布。蕭炎補充道:「記祝我說的是多堅持一會。並非是你能抵抗它的毒性。」

看著羅布四人那略微僵硬的臉色。蕭炎笑著道:「這只是我的一些防範措施而已。畢竟我不可能完全的相信你們。解藥我會分期放在我大哥手中。只要你們別玩什麼花樣。自然不會有事。等日後你們取的了真正信任。我會替你們驅毒。」

「似乎…不吃不行啊?」握著手中那枚紅色丹藥。羅布沉默了片刻。嘆息道。他心中自然也清楚。若是不服下對方的藥丸。恐怕蕭炎根本不會相信他們會甘願合併。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羅布團長是聰明人。自然應該知道。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保險起見。」

苦笑了一聲。羅布抬頭緊緊盯著蕭炎。雖然那張臉龐上依稀帶著幾分笑意。不過那對漆黑的眸子中。依然是冰涼淡漠。被那冰冷的目光看著。羅布心中微微打了一個冷顫。他相信。若是自己等人不肯服下這枚丹丸的話。恐怕下場也會和先前墨家那幾人沒有什麼區別。再度嘆了一聲。羅布轉頭與三名屬下對視了一眼。皆是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無奈的將那枚紅色藥丸吞了下去。不管怎樣。今日這條命。總算是保住了吧。

望著那將丹丸服下的四人。蕭炎這才微微點了點頭。緩緩站起身來。道:「你先準備合併的事情吧。團內的一些蛀蟲。該清則清。記祝漠鐵傭兵團不要那種只會狐假虎威的垃圾。」

說話之後。蕭炎便是轉身對著大廳之外行去。蕭鼎瞟了一眼滿臉頹喪的羅布。也是緊跟了上去。

跟在蕭炎身後。那一干漠鐵傭兵團的團員。望著前面那單薄的背影。腦袋略微的有些眩暈。僅僅半天時間。這石漠城最大的勢力。竟然便是被強行的合併進入了漠鐵傭兵團?這戲劇性的一幕。實在是讓的眾人覺的實在做夢一般。

頹廢的坐在椅子上。羅布望著那些魚貫而出的人群。嘆了一口氣。無力的揮著手。道:「準備清理那些沒用的人吧。」

「團長…我們就這般被納入漠鐵傭兵團了?」身後。一名斗師苦笑著道。

「不這樣。那還怎樣?蕭炎的實力。你們也清楚的瞧見了。他若是要毀滅我們沙之傭兵團。僅僅是翻手間的事情而已。而且…跟著一個有著斗王強者做保護傘的傭兵團。安全性。總是要比以前高一些吧。」羅布揉了揉額頭。道。

聞言。三名斗師也只的相視苦笑。黯然無語。對著外面行去。轉過路角。蕭炎腳步微緩。轉過頭對著蕭鼎與蕭厲笑道:「雖然強行將沙之傭兵團合併進入漠鐵傭兵團有些危險。不過以大哥和二哥的本事。想必應該能把他們完善的處理好吧。」

「的確有點麻煩。不過有了你剛才那手。我有信心將羅布壓的不敢亂來。至於那些從沙之傭兵團轉移過來的傭兵。倒無須太過擔心。我有辦法處理。」蕭鼎笑道。

「如此就好。」見到蕭鼎並無猶疑。蕭炎也是鬆了一口氣。道:「接下來我會前去墨家所在的城市一趟。這裡的事情。便靠你們了。」

「去墨家么?」聞言。一旁的蕭厲皺了皺眉。片刻後點了點頭。提醒道:「小心一點。墨家畢竟是鹽城的土霸主。而且他們和雲嵐宗的關係也頗為不錯。」

「嗯。」

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對著一旁的海波東揮了揮手。然後背間微微一顫。紫雲翼撲扇而開。緩緩升空。對著下方驚愕的蕭鼎等人笑著擺了擺手。然後與海波東騰上半空。雙翼振動間。身形化為兩道流光。迅速消失在天際之邊。

與前面只有幾十票的差距。弟兄們。爆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