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四十八章鹽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八章鹽城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道淡淡的流光,猶如流星一般飛掠過天際,眨眼間,1誚失在了天盡頭。

飛行在蕭炎的身旁,海波東偏頭藉助著月光望著少年,此時他體內那股陌生的恐怖氣息,已經再度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依然是那僅僅斗師級別的氣息。

渾濁的老眼緊緊的打量著蕭炎這種幾乎是兩重天的變化,海波東沉吟了許久,眉頭微皺,片刻后,忽然道:「蕭炎小兄弟,那股堪比斗宣強的陌生氣息,其實並不是你所出來的吧?」

海波東這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得蕭炎的飛行速度略微減潑了一下,轉過頭來,瞥著海波:「海老先生為什麼會這麼說◇」

「雖然我不否認蕭炎小兄弟的修鍊天賦很傑出,不過,說句實在的,我闖蕩了這麼多年,類似你這種修鍊天賦的,並非未曾見過,可他們,在你這個年齡時,頂多也僅僅是斗師或大斗師左右的實力,至於斗皇…那絕對不可能。」海波東笑了笑,道:「所以,在先前感應著那你體內那股陌生氣息后,我想,你應該是催動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物品吧v呵呵,也就是說,那股力量,其實不並屬於你。」

蕭炎眉頭輕挑了挑,瞥著海波東,片刻后,輕笑道:「海老先生不愧是斗皇強,眼光果然毒辣…」對於這點,蕭炎並沒有直接否認,因為他清楚,斗宣級別的強。

已經能初步感應到他本身氣息和葯老氣息之間的分別,不過好在海波東並非是煉藥師。不然。以一名斗皇級別地煉藥師那強大的靈魂感知力,葯老地靈魂,一定會無處躲匿。被現個正著。而這也是當◇在沙漠,為什麼丹1古河出現時,葯老會採取小心沉寂地原因,雖然古河不一定能夠完全感知到他的存在。不過依靠著強大的靈魂感知力,他至少能夠知道那股力量,絕非蕭炎所有便是。

聽得蕭炎那並沒有否認地意思,海波東臉龐上明顯掠過一抹驚詫不過他卻是識趣地沒有接著詢問下去。

「呵呵。那股力量。雖然的確不屬於我,不過。海老先生只需要清楚,我能操控著他和斗皇強相抗衡便是。」蕭炎若有深意的笑道。

海波東笑著點了點頭,的確,不管那力量來源於什麼地方,可蕭炎能夠操縱它,那麼他便是一名能夠與斗宣相抗衡地強,只要手中握有力量,一切的懷疑與挑釁,都將會不攻自破。

瞧得海波東並未再說什麼,蕭炎這才微微一笑,對方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力量這東西,不分來源,只要誰擁有它,那麼便擁有話語權。

「走吧,爭取在天亮的時候趕到鹽城,不過我並大清楚去往鹽城的路途,所以便只得依靠海老先生了。」蕭炎笑道。

「呵呵,雖然我在漠城待了幾十年,不過每天繪製地圖,對這些路線,可是極為的熟悉,跟著我吧。」海波東笑了笑,背後寒冰雙翼微微一振,速度驟升。

望著那驟然加速地海波東,蕭炎點了點頭,紫雲翼扇動著,趕忙追趕了上去。夜空之中,兩道流光閃逝而過,高空之上,銀月漸落。

鹽城,坐落在加瑪帝國東部省份,來往地寬敞大道,使得它成為了帝國內部通往東部省份的必經之路,戰略位置極為不錯,因此,這座號稱加瑪帝國東部省份最大地城市,常年都被帝國派重兵所把持著。

鹽城之中,除開帝國的勢力之外,最強大的,自然便是蕭炎他們此行的※標,墨家!

由於墨家的霸道壟斷,鹽城之中,將近百分之六十的產業,都是屬於墨家所有,每年的利潤,即使除去了一些必須的稅收以及打通關係的大量財產後,依然是將墨家養得越來越肥。

雖然樹大容易招風,不過有著雲嵐宗這尊龐然大物作後台,即使是加瑪帝國宣宇,也不會輕易的來找墨家的麻煩,所以,在這般肆無忌憚的展之下,墨家的勢力,幾乎是成為了鹽城的土霸主,若非是在東部省份還有著其他三個家族牽制著它,恐怕墨家早就將勢力範圍,擴張到其他大城市了。

不過即使如此,近幾年中,墨家依靠著強橫的後台,也是穩穩的將三大家族壓在了身下,儼然一副獨佔瑟頭的霸主姿態。

經過一天馬不停蹄的趕路下,蕭炎兩人終於是逐漸的接近了鹽城的範圍,當天空之上的銀月被替換成了熾日之後,一座散著絲絲兇悍氣息的龐大城市輪廓,終於是出現在了視線的盡頭,在天空之上日光的照射下,遙遠之處的那座巨大城市,猶如是一條匍匐在遠古凶獸一般。

蕭炎兩人,在鹽城之外幾百米處落下了地來,稍作休息后,兩人便是換了一身寬大的帶篷黑色長袍,寬鬆的長袍將兩人的身體完全包裹其中,頭頂上垂下來的黑蓬,也是讓得人看不清其下的面貌。

蕭炎雖然並不懼怕墨家,不過能夠在掩藏身份的惜況下,將事惜完美解決,自然是最好,再,海波東也說了,他並不想太過得罪雲嵐宗,顯然,這尊雄霸加瑪帝國的龐然大物,也並非是讓得這位曾經的冰皇沒有忌憚之情。換完裝束之後,兩人這才順著寬敞的大路,對著不遠處的那座高聳龐大的城市緩緩行去

行近城門,蕭炎有些愕然的現,在那城門處,幾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豎立在城牆兩旁,尖銳的目光,不斷在來往的路人身上掃視著。

望著那近乎森然的守衛,蕭炎眉頭微微皺了皺,這裡已經算是遠離帝國邊境了,怎麼防禦竟然比漠城還要森嚴※略微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蕭炎與海波東對視了一眼,掀開黑色斗篷,安靜的排在隊伍之後,隨著隊伍,緩緩的對著城市內部行去。

「唉,真是好大的排場,墨家果然不恆是鹽城最大的家族埃」排隊期間,蕭炎前面的幾位身著傭兵服裝的男子,或是因為無聊的緣故,都是相互間竊竊私語了起來。

「嘿嘿,今天似乎是墨家大長老墨承的壽誕吧?聽說不僅東部這一塊區域的很多勢力都是趕過來慶賀,就是連雲嵐宗,都派了人過來呢。

「哦?雲嵐宗竟然也來人了?這墨承好大的面子埃」

「嘁,墨家雖然勢大,不過在雲嵐宗眼中,又算得了什麼,若不是墨家每年向雲嵐宗繳納那般龐大的供奉,以他們的眼界,會屈尊下來和墨家打交道?」一名傭兵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嘿嘿,也是。」幾名傭兵似乎對那墨家也是不太感冒,皆是附和著低笑道。站在隊伍之後,聽著幾名傭兵間的談話,蕭炎眼眸微眯,輕笑道:「這還真是來得巧啊,那老混蛋竟然剛好慶壽。」

「來了這麼多勢力,我們似乎不太好下手吧?」海波東眉頭微皺,遲疑的道。

「呵呵,海老先生,以我們兩人聯手,別說一個墨家,就算是雲嵐宗,也沒什麼可懼的,況且,難道你還以為雲嵐宗的宗主,會親自來給他慶壽不成?』蕭炎淡淡的笑道。

「那樣的話,可實在是有些抬舉那墨承了。」海波東笑著搖了搖頭,一個統領雲嵐宗這種龐然大物的超級強,在這加瑪帝國,能有幾人夠資格讓得她親自前來慶賀?

「呃一我似乎沒答應你我要出手吧?」笑了一會,海波東這才忽然一愣,愕然道。

「嘿嘿,海老先生,若是到時候需要你,那便出手吧,我知道你出手費用很昂貴,不過我想我應該擔負得起。」蕭炎笑道。

「一名能夠煉製六品丹藥的煉藥師,我倒是真的很希望你能欠下我的人情。」海波東柏了柏蕭炎的肩膀,低頭笑道。微微一笑,蕭炎抬頭望著即將輪到自己進入的隊伍,剛欲前行,身後不遠處,卻是傳來陣陣馬蹄之聲,偏過頭來,卻是看見,不遠處,幾位身騎駿馬的男女,正在飛奔而來,沿途揚起的灰塵,將一旁排隊等待的諸人氣得七竅生煙,不過當他們憤怒的目光望向那騎馬的位人影之後,心中的怒氣,頓時強行的咽了下去。位騎馬的,是一位年輕的女子,女子身穿一套緊身紅衣,玲瓏的身姿被包裹得淋漓盡致,女子臉頰頗為俏美,光潔的額間,佩戴著一枚小小的水晶掛飾,微微晃動間,為那張噙著幾抹嬌蠻氣息的臉頰添了幾分靈動。

紅衣女子的視線,並沒有因為她駕御馬匹而給些排隊的人帶來的麻煩而有所停留,僅僅是斜瞥了一眼后,便是自顧自的騎著馬,帶領著身後的一群人,在那些守衛士兵無奈的目光中,橫衝直撞的衝進了城市。嗒嗒的馬蹄聲,逐漸的遠去,排隊的隊伍中,這才響起一些不滿的謾罵聲。

「媽的,不就是仗著自己是墨家二小姐么?神奇個屁啊,你墨家還不是靠討好雲嵐宗才有如今地位,哪天侍奉得不樂意了,遲早會把你墨家給踢了。」聽著後面響起的低低罵聲,蕭炎淡淡的笑了笑,微眯著目光掃向那黑漆漆的城門通道,然後整了整黑袍,在周圍士兵的注視下,潑潑的行了進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