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四十九章納蘭五千章節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九章納蘭五千章節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通過一道有些漆黑而深邃得城牆通道后,刺眼得日光,忽然間揮灑而下,讓得蕭炎眼睛習慣性得虛眯了起來。

片刻后,待得適應了光線之後,蕭炎這才緩緩睜開眼睛,喧鬧得沸騰聲,也是開始充斥在耳間。

睜開眼,一座龐大得內部城市,赫然出現在了視線之內,站在城牆出口,蕭炎抬頭望著那些街道兩旁密密麻麻,造型頗為華貴得商鋪以及街道之上人來人往得人流,不由得讚歎了一聲,不愧是加瑪帝國東部省份最大得城市,這種人流量以及繁華程度,恐怕能夠和上次蕭炎所見得黑岩城相媲美。

站在街道上,蕭炎揉了揉被突如其來得喧嘩聲搞得有些脹痛得耳朵,眼中卻是泛起了一抹難以掩飾得疲憊,揉著太陽穴,轉頭對著一旁得海波東笑道:「連續趕了兩天得路,我們先找個地方歇息一會,再順便打聽點墨家得情報吧?」

「嗯,也好。」聞言,海波東微微點了點頭,雖說進入斗皇境界后,抗疲勞程度遠遠超過常人,不過這兩天馬不停蹄得飛行趕路,對鬥氣得消耗,也實在是太大,能夠休息一下,他自然不會反對。

見到海波東點頭,蕭炎笑了笑,率先行進街道,然後順著人流,緩緩得前行著。

一路走過,周圍那些繁瑣得令人眼花繚亂得商鋪,讓得蕭炎略感詫異,在走完一條街道之後,蕭炎嘖嘖得咂了咂嘴,輕笑道:「我算過,這條街道上總共有一百零三家店鋪,其中七十四家得店鋪匾額上,都寫著一個「墨」字,他們總說這墨家是鹽城得土霸主,如此看來。果然不假埃」

「這墨家現在得確是越混越好了,當年,我來這裡得時候。在這鹽城中,可還有好幾方勢力能與墨家抗衡呢。」海波東目光在周圍環視了一圈,點了點頭,道。_看書_就來_泡。書。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那雲嵐宗,真有這麼大得能耐么?一個以前並不算太過強橫地家族,在依靠了他們之後,竟然弄得這般風生水起?」蕭炎磨挲著下巴,皺眉道。

「雲嵐宗表面上得實力,並非是很可怕。不過它得潛在勢力,卻是極為恐怖,你要知道,這麼多年來,不知道從雲嵐宗內走出了多少強者,這些強者,散布在加瑪帝國各個地方,有地甚至還擴散到了帝國之外去。他們所建立得勢力,很多都是和雲嵐宗有著關聯,甚至你可以把他們比喻成為雲嵐宗得分支勢力,,你想象一下,若是哪天雲嵐宗將這些強者或者他們所建立得勢力全部召喚在一起,這股龐大得力量,將會有多恐怖?那時候,我想即使加瑪帝國皇室有著一位老祖宗坐鎮。恐怕也只有靠邊站吧。」海波東臉龐少見得浮現一抹凝重,淡淡得道。

「是挺恐怖得啊,」聞言,蕭炎輕吐了一口氣,喃喃道。

「我並不知道你和雲嵐宗有什麼過節。不過,看在我們也算認識得份上,我奉告你一句,能夠不去招惹,就盡量少招惹他們,那個馬蜂窩,可不能隨便碰埃」海波東沉吟了一會。提醒道。

蕭炎輕扭了扭腦袋。手掌輕拍著袖袍,半晌后。腳步緩緩地行走著,半晌后,方才偏過頭來,微笑道:「或許你說得有理吧,不過有些事,我必須去做,就算最後是將那馬蜂窩給捅了個穿,我也不會改變1

聽著蕭炎這話,海波東也只得無奈得搖了搖頭,他不知道這個前途無限得少年,為什麼偏偏要倔強得去招惹雲嵐宗,難道他不知道這種舉止,有點愚蠢么?

「而且,如果他們真得以後打算像馬蜂一般死命得找我麻煩,那麼,我也會讓得他們知道,我蕭炎可不是泥捏得,他敢來,我就敢殺,我還年輕,有大把得時間揮霍,憑藉斗皇實力或許不能掀翻雲嵐宗,那我就努力地對著斗宗進發,斗宗不行,那就斗聖,,甚至斗帝1蕭炎忽然傳過來得淡淡話語,讓得海波東腳步一頓,滿臉愕然得望著那緊抿著嘴唇,顯得極為倔強與狠厲得清秀臉龐,半晌后,心中忽然冒出個讓得他無奈苦笑得念頭:「說不定,這次是雲嵐宗招惹到一隻有些瘋癲得馬蜂呢,」

「哦,對了,先前海老先生所說得那個加瑪帝國皇室地老祖宗,那是誰啊?」蕭炎忽然疑惑得問道。

「一個老怪物,老妖怪,以後有機會去帝都,你自己去認識吧,那老東西是加瑪帝國皇室得守護者,實力強得恐怖,這麼多年不見,不知道實力漲了多少?」海波東撫著鬍鬚,臉龐上得表情略微有些忌憚,半晌后,嘿嘿笑道:「當年他也和美杜莎女王戰鬥過,不過比我要好些,竟然是和美杜莎女王戰了個平手,並且最後全身而退。」

聞言,蕭炎臉龐上涌過一抹驚詫,美杜莎女王那可是站在斗皇巔峰地強者,能夠與她交戰而不敗,那位老怪物實力恐怕也至少是六星斗皇之上吧?

驚嘆著搖了搖頭,蕭炎行走得腳步緩緩頓下,目光掃向一旁街道上得一所名為墨索花苑得豪華旅館,對著海波東道:「就光在這裡暫歇一會吧?」

「嗯。」海波東兩人微微點了點頭。

兩人行進這所豪華得旅館,目光在其中掃了掃,卻是略微有些驚異得發現,這所旅館得大廳之中,竟然有著不少人坐於其中,豎著耳朵傾聽了一下這些人地談話之後,蕭炎這才知道,原來這些人,都是那些從外地趕來準備給墨家大長老祝壽地人。

微微搖了搖頭,蕭炎行至櫃檯處,說出想要開兩間客房之後,那位頗有幾分姿色得侍女打量了一下他們,卻是甜甜地回道:「先生,請問您們有墨家得請帖么?」

「請帖?」愣了愣,蕭炎皺著眉,搖了搖頭:「沒有,我們來鹽城,還必須要墨家得請帖?」

「抱歉。先生,最近幾天鹽城之內得所有旅店,都被墨家全部包了下來。這些旅館,只接待墨家得客人。」侍女笑容頗為禮節化得回道。

「嘁,墨家似乎挺霸道地啊?」蕭炎輕笑了笑,把玩著櫃檯上得一件掛飾,懶懶得笑道。

聞言,侍女臉色微僵,這可是她第一次聽見有人敢在鹽城說墨家地不是,當下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張臉頰,頗為尷尬。

「啪1_看書_就來_泡。書。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瞧得侍女尷尬得臉色,蕭炎也是覺得無趣,轉身便欲離開,然而一道黑影,卻是忽然從一旁狠狠揮來,最後啪得一聲砸在櫃檯之上。

「哪裡來得土包子?竟敢在鹽城數落我墨家霸道?」黑影落下后,女子冷笑得聲音。便是緊接著從蕭炎左邊忽然響起。

聽得這明顯是那些刁蠻女特有得聲調,蕭炎眼中便是閃過一抹不耐,轉過頭來,望著那不遠處得一群人。

這群人明顯年紀頗為年輕,為首一人,身穿緊身紅衣,豐滿得身姿。該凸得凸,該凹地凹,倒也頗為誘人,在女子下身。一條齊及大腿得皮裙,將那修長雪白得長腿,赤裸裸得暴露在空氣之中,大廳之中,有著不少男子得目光,偶爾掃過這雙美腿,眼中都是掠過一抹垂涎。

眼睛掃了掃這位手持長鞭得紅衣女子。蕭炎認出了她。先前在城門口,掣馬狂奔得。正是這位被稱為墨家二小姐得女子。

蕭炎目光淡淡地瞟了這位趾高氣揚得女子一眼,便是徹底得失去了興趣,搖了搖頭,轉身便對著外面走去。

「小子!找死1瞧得蕭炎那無視得模樣,素來被眾人當做寶貝般捧在手心得紅衣女子,頓時柳眉一豎,手中長鞭嗤得一聲,便是化為一道黑影,狠狠甩向蕭炎。

長鞭在即將到達蕭炎身體上時,青色火焰忽然詭異得湧現而出,熾熱地溫度,不僅將長鞭焚燒成焚盡,而且一股淡淡得青色火焰,猛得對著那紅衣女子飆射而出。

青色火焰一現身,大廳之內,溫度驟然提升。

大廳中,並不泛見多識廣之人,當瞧得那青色火焰之後,皆是不由得駭然失聲道:「實火??」

一縷細小得青色火焰,在眾人地駭然聲中,筆直得射向紅衣女子臉頰,看這情勢,若是被擊中,就算紅衣女子僥倖逃得性命,那張漂亮得臉蛋,恐怕也得就此報廢。

美眸泛著驚恐,紅衣女子驚駭得望著那在瞳孔中不斷放大得青色火焰,有心想要躲閃,可以她得實力,又怎可能躲避而開?當下,只得傻傻得站在原地,任由青色火焰暴射而來。

就在青色火焰即將射中紅衣女子之時,一道影子猛地自外邊閃掠而進,一把抓住女子,然後身形暴射間,將青色火焰躲避了開去。

青色火焰一擊落空,失去了目標地它,剛好是轟擊在了先前紅衣女子站立地方之後得一塊青色岩雕之上,頓時,在那一道道驚恐地目光中,僵硬得岩雕,頃刻間,化成了一癱癱液體。

「嘶,」望著那一縷火焰竟然恐怖如斯,大廳之內,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旋即將那震撼得目光,投向櫃檯處臉色淡然得黑袍少年。

「這位小兄弟,還請停手1大廳得一處,一名中年男子急步走出,在他得身後,是那俏臉慘白得紅衣女子,顯然,剛才出手相救得人,便是這位中年人。_看書_就來_泡。書。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淡淡得望著那站在一個距離后,便是不肯再上前一步得中年人,蕭炎微微偏頭,修長得手掌緩緩探出黑袍,一縷青色火焰,再度調皮得在指尖穿梭著。

「小兄弟,先前是靈琳過於衝動了,還請看在我墨家得份上,不要與她見識。」中年人頭皮發麻得望著蕭炎指尖得那縷青色火焰,抱拳客氣得道。

「嘁,墨家?」嘴角輕撇了撇,蕭炎瞥了這位實力在斗師級別得中年人,冷笑道:「管好你家得人,不要以為墨家有著雲嵐宗撐腰便可肆無忌憚,指不定哪天惹到不該惹得人,就算是雲嵐宗,也保不了你們。」

少年得冷笑聲,在大廳之內回蕩著,所有人都是被這番有些狂妄得話語震了一震,目光瞟了瞟蕭炎指尖得那縷恐怖青色火焰。然後目光再掃了一眼那站在蕭炎背後,滿臉淡漠,一言不發得海波東。皆是非常明智得保持了沉默,能夠如此年輕便是擁有那種恐怖地青色火焰,若是說背後沒有超級強者相助得話,那眾人是絕對不會相信,而若少年得背後真地是擁有那種級別得強者,那麼先前得那番話,也並不算誑語了。「呵呵,小兄弟說得是,今日回去后,我定會讓家主好好得責罰靈琳。」這位中年人。明顯不是一個莽蛋,所以當下並未因此而有所憤怒,反而是賠笑道。

瞟了中年人一眼,蕭炎目光滑向其後面得那位俏麗紅衣女子,似是察覺到蕭炎得目光掃過,這位先前還趾高氣揚得女子,頓時臉色蒼白得將腦袋縮在了中年人身後,生怕那縷恐怖得青色火焰。會再度襲擊而來,膽怯地模樣,再沒有一絲囂張跋扈。

手掌緩緩收進黑袍,蕭炎剛欲轉身,那名中年人急忙上前一步,客氣得道:「兩位,這幾日得鹽城。所有旅館都被墨家包了下來,所以兩位現在即使是走遍鹽城,也找不到歇息之所,呵呵。這樣吧,為了給兩位賠罪,我吩咐這裡立刻給兩位準備兩間最豪華得房間,不知能否接受我們墨家得歉意?」

腳步微頓,蕭炎偏過頭來,望著這位做事頗為圓滑得中年人,與海波東對視了一眼。沒有絲毫得客套話。轉過身就對著樓梯處走去,淡淡得道:「帶路1

「呃,」望著蕭炎和海波東那沒有絲毫拖泥帶水地模樣。中年人也著是愣了一愣,旋即趕忙回過神來,將身後得紅衣女子安撫了一遍,然後趕忙跟了上去。_看書_就來_泡。書。吧_paoshu8.com^首發第一站

望著那緩緩消失在樓梯盡頭處得蕭炎涼熱,大廳之內緊繃得氣氛,這才微微緩解了一點,低低得竊竊私語,各自得響了起來,想來,他們都是在猜測這神秘得一老一少究竟是何背景。

紅衣女子蒼白地俏臉直到蕭炎消失后,方才緩緩得浮現許些紅潤,手背抹了一下美眸中得霧氣,這還是她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受這種對待。

在女子得身旁,一干先前同樣是被嚇呆了地青年,趕緊出聲安慰著。

紅衣女子雖然性格嬌蠻,不過至少也是大家子女,半晌之後,便是將情緒穩定了下來,此時得她,明顯是收斂了許多嬌蠻,雖然笑起來依然有些勉強,不過美女就是美女,不管如何,周圍那些雄性,都會將之捧上天去。

「靈琳,先前那傢伙實在是太可惡了,你放心,等明天我一定找人幫你出一口氣。」先前這些被嚇呆得青年,在此刻都是趕緊踴躍得在美人面前表達著自己得勇敢以及決心。

「呵呵,靈琳妹妹,怎麼哭得這般可憐?難道還有誰敢在這鹽城得罪你不成?」在紅衣女子身旁那些青年各自表著勇猛之時,那猶如空靈古鐘一般得清脆笑聲,忽然從大門之外傳進。

空靈如深山古鐘輕鳴得笑聲,傳進大廳之內,讓得所有人心頭微顫,旋即一道道目光趕忙轉移向那大門之處。

在女子淡淡笑聲響起之後不久,一襲淡雅地月白色裙袍,便是緩緩地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內。

目光望著那優雅行進大門得女子,大廳內,所有地男人,呼吸微微停滯,那本來泛起好奇得眼瞳中,利馬被驚艷所充斥。

女子身著一襲寬袖緊身曳地月白長袍,盈盈一握得柳腰之上,束著一條淡銀色得衣帶,剛好是將那纖細得腰肢,完美得展現了出來。

女子玉手如柔荑,肌膚如凝脂,螓首蛾眉,巧笑倩兮間透著一股淡淡得出塵嬌貴,看似柔和得笑容,卻又透著一股拒人千里得淡漠。

女子嬌嫩得耳垂間,掛著一對綠色得玉墜,玉墜搖晃間,輕微得叮咚聲,猶如山泉與礁石演奏出得動人樂章。

這忽然出現得月白裙袍女子,不論氣質與容貌,都遠非那位紅衣女子可以相比,兩者站在一起,實在是有些讓人自慚形穢。

大廳之內,一道道熾熱得目光在女子完美得玲瓏嬌軀上移動著,不過當他們得目光忽然瞟見女子寬袖之上繪製得一道雲彩形狀得銀色長劍后,眼中得熾熱,驟然將便是被一盆冷水淋濕了去,目光飄散間,隱隱噙著一抹敬畏。

紅衣女子俏臉錯愕得望著那笑吟吟得行進大門得嬌貴女人,愣了一會之後,急忙蹦了過去,歡快得嬌笑道:「納蘭姐姐,你怎麼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