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五十一章長久打手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一章長久打手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清晨的晨曦從花紋狀的窗戶間投射而進,斑斑點點的照射在地板上,宛如一朵盛開的花朵,溫暖而艷麗。

房間之中,盤坐在青蓮之上的蕭炎,緩緩的睜開眼來,淡淡的青芒從漆黑的眸間閃掠而過,旋即迅速湮滅。

微微扭了扭身子,蕭炎輕吸了一口清晨涼爽的空氣,一股舒暢的感覺,由心肺間,逐漸蔓延到了金身。

經過一夜休整,蕭炎臉龐上那抹疲憊,終亍是完全消失,身形輕靈的閃掠下青蓮座,手掌一招,青蓮座化為一抹青光,再度鑽進了納戒之中。

整了整衣衫,瀟炎打開房門,來到客廳中,目光掃了掃,卻是現海波東早已醒來,此時正站在窗前,雙手負在身後,靜靜的塑著窗外那喧鬧的街道。

似是察覺到瀟炎的出來,海波東緩緩轉過牙來,對他笑了笑,道:,,看你的狀態,似乎調整得不錯?「笑若點了點頭,瀟炎彈了彈覺大的黑色袖袍,笑道:「走吧,今天趁墨家繁忙,我們進去先把青蟒尋見,然後再給墨承那老傢伙好好的,,慶壽……「,,看你那滿臉殺氣的模樣,似乎這墨家的喜事,快要變喪事了。「瞥著瀟炎臉龐上那閃掠而過的森冷,海波東老眉一批,戲詭道。

,,他既然能夠下令讓人將漠鐵傭兵團殺個雞犬不留,那自然也要有些會被回報的心理準備,雖然滅人滿門的事情我暫時還有點干不出來,不過把那老傢伙宰了,卻沒什麼好猶豫的。「蕭炎雙手插在袖間,笑道:「而且,失去了墨承支撐的墨家,恐怕地位也會急速下降。到時候,東部省份的另外三個大家族,可不會放棄這個蠶食墨家地盤的機會。「,,你不怕雲嵐宗幫他報仇?」

「海老先生難道認為,雲嵐宗會為了一個外門執事而來追殺兩名斗皇強?「瀟炎微笑道。

「兩名斗皇強?「眨了眨眼睛,半晌后,海波東翻著白眼道:

,,我說了別把我拖進去,這是你和他們之間地事,與我沒關係。」

「海老先生是怕雲嵐宗吧?」蕭炎笑眯眯的道「喊,別來如此低級的激將法。我雖然忌憚雲嵐宗,可還遠遠談不上怕宇,我只是不想無緣無故被你這傢伙當成槍使而已,等把你那人情債還完之後,那就是天高地闊任我行了。」海波東撇了撤嘴,道。

把玩著桌上的精緻木杯,蕭炎沉吟了一會,目光在海波東身上掃了掃,笑吟吟的道:,,海老先生,你如今是幾星斗皇?「,,兩星。你問這幹嘛?」被問到這個問題,海波東臉龐一僵,悻悻的道。

,,呵呵,那訃問。未被封印之前。海老先生是幾星?「蕭炎臉龐上的笑容,頗為奸詐。猶如一頭正垂涎著免子的狐狸。

「五星。「海波東斜糙著瀟炎,哼道。

,,五星斗皇么「,這樣看來。雖然海老先生的封印已經破解,可卻依然沒有回復到以往地裳峰狀態埃「瀟炎似是有些惋惜的道。

嘴角抽了抽。海波東揮著袖袍道:「我被封印了幾十年,實力自然是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回復。只要「,等個四五年,自動就能回復栽嶺。「,,呵呵,這話恐怕連海老先生自已都不會太過相信,眾所周知,有時候實力降了下去,想要重新提回去,那所需要的時間,說不定比以前晉陞時,還需要更加長久的時間。」蕭炎笑著搖了搖頭。

,,蕭炎,你究竟想說什麼?」瞥著蕭炎那一臉古怪的笑意,海波東眉頭微皺,問道。

,,我只是想說,我或許能夠讓得海老先生在一年時間內,將因為封印而受損的力量完全恢復過來,並且沒有太大的後遺症。「兼炎手指輕輕的點在木杯之上,低笑道。

聞言,海波東蒼老的臉龐微微一變,眼瞳中隱晦的掠過一抹驚喜,不過片刻后,臉龐迅速回復正常,謹慎地盯著青炎,遲疑了一下方才問道:「什麼辦法?「「聽過「復靈紫丹么?「瀟炎修長的手指輕輕彈動,塑著海波東那略微有些茫然的神色,不由得笑道:「這是一種五品丹藥,雖然階別不算很高,不過其所需要的材料卻是頗為難尋,它地作用,便是能夠將一些因為封印,或體內殘傷而導致衰退地實力,完企的修復過來,遙似乎對亍海老先生來說,剛好極為合適。「,,復靈紫丹?「臉龐猶自帶專幾分喜意地喃喃了幾遍,海波東索緊的盯著瀟炎,舔了舔嘴唇,道:「說吧,你需妻什麼報酬?「海波東可不會相信,瀟炎這尤利不起早地傢伙會尤無緣無故這麼好心幫助自已。

「嘿嘿「,「聞言,瀟炎笑了笑,那笑容活脫脫地便是一隻狡詐的狐狸:,,由亍復靈紫丹地藥材頗難湊齊,所以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搜集,這些藥材,我會幫你搞定,不過,在我替你煉製復靈紫丹之前,海老先生或許得一直跟在我身邊了……

,,……你這是在找長久性的打手吧?「眼角抽搐著,海波東一口就道破了瀟炎的目的。

蕭炎滿臉的笑容,不過卻並未否認。

望壽瀟炎那笑眯眯的臉龐,海波東眉頭緊皺,滿臉的不爽,不管如何說,他也是一名斗皇強,讓他來給瀟炎打打手,他自然是不會覺得有多榮幸。

「海老先生,你應該清楚,依靠你自已的力董,若是沒有一些特別的奇遇之外,恐怕十年之內,是難以回復巔峰,而只妻你在我身邊當一段時間的護衛,就能挨取十年的節省時間,這筆交易,祝似挺訓算的,你要知道,這十年,你可以干多少事?「瀟炎輕飄飄的聲音,不斷的擊打著海波東內心那脆弱的防線。

沉著一張老臉,海波東心中不斷的掙扎著,而蕭炎也並未再出聲打擾,安靜的坐在椅子上,等待著他的答案。

寬敞的客廳之中,氣氛略微有些沉悶與寂靜,好半晌之後,海波東終於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抬頭緊盯著蕭炎,沉聲道「我不管那些藥材究竟如何難得稀奇,我給你一年時間,一年內,我當你的護衛,保你的安全,不過你必須在這段時間湊齊你所說的那些藥材,然後幫我煉製出復紫靈丹!不然,若是你收集個好幾年的藥材,那我不是也要跟在你身邊好幾年么?」

「呵呵,沒問題0聞言,瀟炎略微沉吟,便是笑著點了點頭,一名斗皇級別的打手,那可絕對不多見,日後他說不得要得罪雲嵐宗這個龐然大物,身邊能有這麼一個經驗豐富的強力助手,那自然是能夠替他節省大把的氣力。

雖說在海波東的體內,被兼炎與葯老偷偷的擺了一道,不過蕭炎可不敢將這種事擺在檯面上說出來,不管如何,海波東都是一名斗皇強,強的尊嚴,可以使得他與別人交易,不過卻絕對不能容忍這種威脅。

若是瀟炎真的執意用這東西來脅迫海波東成為他的護衛,恐怕第一時間,這位曾經名震加瑪帝國的冰皇,就會立刻不顧性命的對自己暴怒出手,一名斗皇強起瘋了,即使瀟炎有著葯老庇護,恐怕也絕對討不到好。

所以,能夠用雙方都滿意的條件將這種問題解決,自然是罨好的結局。

望壽海波東那略微有些無奈的臉龐,蕭炎手掌輕輕的撫摸並那藏在黑袍之下的巨大黑尺,滿臉的得意笑容。

在心中略微為自已這一年的苦命嘆息了一陣之後,海波東從納戒中掏出一張皮紙,丟在桌上,無奈的道:「這是我昨夜趁你綺煉時,出去逛了一轉的成果,這是墨家的大致地圖,有了它,尋找那位叫做青鱗的小女孩的任務,應該會順利許多。「聞言,瀟炎臉龐上浮現一抹驚喜,孤起地圖,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忍不住的搖頭讚歎道:「看來騁諸海老先生作為護衛,簡直就是極為明智的決定埃「對亍蕭炎的這番讚美,海波東撇了撇嘴,沒有過多理會。

將地圖打量了一番,然後將之小心翼翼的收好,蕭炎站起身來,將頭頂上的大黑斗蓬掀了下來,頓時整個人都是被籠罩在了陰影之下。

,,走吧,去墨家。「將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蕭炎對著海波東笑了笑,轉身對著房間大門處行去,其後,海波東也是無奈的將黑袍掀下,跟著蕭炎行出了這所房間。

出了房間,蕭炎隨手關上門,然後順著走廊,行下樓梯。

在旅店的那大門處,一襲緊身曳地月色群袍的嬌貴女子,正靜靜的站立著,玲瓏誘人的身姿,在月袍的包裹下,顯得別具魅力。

此時的她,正微笑著與身旁的靈琳說著什麼,大廳中,一道道隱晦的熾熱目光,在噙著幾抹敬畏間,悄悄的在前那曼妙的嬌軀上排徊著。

腳步緩緩的走下最後一層樓梯,瀟炎忽然微畿抬起頭來,目光隨意的掃向大門口處,呀間之後,當其掃見那位隱隱透若一抹高不可攀氣質的月袍女人之後,跨動的腳步,驟然一頓,身體如遭雷擊,猛的僵硬當場!

第三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