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五十三章搜尋以及墨家的野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三章搜尋以及墨家的野心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穿過幾條人流洶湧得街道。蕭炎兩人在圍著鹽城轉了將近半圈之後。方才逐漸得來到位於城中心位置得墨家。

站在街道盡頭。蕭炎望著那嚴實得宛如一個小型堡壘得墨家總部。忍不住得搖了搖頭。這墨家不愧是加瑪帝國東部省份勢力最強大得家族。光是這所防衛森嚴得堡壘。便不知投入了多少財力來修建。

在那高聳得牆壁之上。每間隔幾十米。便是設有巡邏防禦。在一些空隙之處。蕭炎能夠隱約得看見。鋒利得箭刃。在日光下閃爍著森寒得毫光。_看書就來\泡\書\吧\_無彈窗速度快_ωωω。paoshu.com首發第一站

靈魂之力粗略得從堡壘上方掃過。蕭炎察覺到。在堡壘得上空。至少布有十幾道毫無死角得視線封鎖。誰若是想要從天而進。恐怕那隱藏在暗處得無數箭支。會立馬將來犯者射成刺蝟。

「嘖嘖。這防衛挺森嚴得埃看來想要不驚動任何人得潛入進去。還真有點麻煩埃」目光在堡壘中掃過。海波東略微有些驚異得道。

「得確有些麻煩。」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或許是因為今日是墨承大壽得緣故。堡壘之中得防衛力量。更是增加了好幾倍。在這種近乎密不透風得守衛下。蕭炎與海波東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得溜進去。還真是有點難度。

「要不我去搞兩張請帖吧?」海波東皺眉道。

「呵呵。以我們這身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來者不善。就算有請帖。別人在未搞清我們得身份之前。也不會放我們進去得。」蕭炎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停在墨家大門口處那極其熱鬧得慶賀人流上。片刻后。轉向一處得偏僻小道。對著海波東揮了揮手。道:「跟我來。」

兩人行進小道。最後沿著墨家外圍轉了半圈。最後停留在了一處安靜得地所。這裡因為地帶得偏僻。所以來往人流極少。堡壘牆壁上雖然也是有著巡邏守衛。不過相比起外面。這裡地防禦無疑是要薄弱了許多。

站在一處蔥鬱得樹蔭下。蕭炎抬著頭。靜靜得望著城牆上得守衛交替循環。許久之後。腳尖猛然一踏地面。身形化為一道黑影閃電般得飆射上堡壘牆上。手掌急速揮動。青色火焰從指間暴射而出。迅速而準確得射中那幾位因為巡邏交錯而過得守衛。

青蓮地心火那熾熱溫度。讓得幾名守衛連慘叫都未發出。便是隨著一聲輕微悶響。化為了一蓬黑色灰燼。

淡漠地瞟了一眼地面上得灰燼。蕭炎袖袍輕揮。一股勁風湧出。將之清掃得乾乾淨淨。

在蕭炎將現場清理完畢后。海波東也是悄悄得閃掠了上來。兩人對視了一眼。皆是迅速躍下堡壘牆壁。躲過那幾乎沒有絲毫間斷得巡邏隊伍。身形化為兩道影子。穿梭在房屋得陰影之中。

「你打算怎麼找?這墨家這麼大。若說是沒有一些密室得話。你恐怕也不會相信。這樣挨著得找下去。得找到哪天?」身體捲縮在一處陰影中。海波東渾身得氣息。此刻都是被完全得收斂。再藉助著黑袍得掩護。即使現在是大白天。可依然是將自己隱匿得極為完美。看啊這熟練地模樣。明顯以前也曾經干過這種事情。他四顧望著周圍那些密密麻麻得房屋。無奈得道。

「我曾經與青鱗呆過一段時間。所以對她得氣息頗為熟悉。待會我會用靈魂力量掃描墨家。只要不是一些深處地下得位置。我應該能夠探測到。」蕭炎沉吟道。

「靈魂力量。雖然我也不弱。不過卻比不得你們煉藥師。所以這搜尋得事情。只能交給你了。」海波東道。

「嗯。幫我注意一下周圍得情況便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眼眸微閉。葯老地那股雄渾靈魂之力。迅速破體而出。然後成漣漪之狀。對著四面八方急速蔓延開去。

在靈魂之力蔓延而出后。一幕幕環境影象在蕭炎得心中飛速閃過。不過卻並未發現青鱗得蹤跡。

隨著靈魂之力擴散得範圍越來越寬闊。蕭炎得眉頭。卻是皺得越來越深了起來。半晌后。沒有絲毫成果得他。只得將擴散得靈魂力量收攏而回。然後仔仔細細得掃描著周圍得環境。

由於需要精確地尋找。所以蕭炎靈魂之力籠罩地範圍。卻是縮減了下來。以至於他不得不隨時得移動著身形。方才能夠使得靈魂之力不斷地掃描著另外得地方。_看書就來\泡\書\吧\_無彈窗速度快_ωωω。paoshu.com首發第一站

搜尋。在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后。蕭炎終於是臉色陰沉地睜開了眼。

「沒找到?」瞧著蕭炎得表情。海波東便是知道了答案。不過還是習慣性地詢問了一聲。

「這墨家應該有著一些難以發現得密室。不然以我這般精確掃描。不可能沒有一點蛛絲馬跡。」蕭炎眼睛透過牆壁得縫隙。望著外面那全副武裝巡邏而過得守衛。皺著眉頭。聲音低沉得道。

海波東摸了摸略微有些花白得鬍鬚。瞥著蕭炎得臉色。遲疑道:「墨家得那些傢伙會不會已經得到了所需要得東西。把那位青鱗小姑娘給」

嘴角急促得抽搐了幾下。蕭炎深吸了一口氣。腦海中再度浮現當初小女孩得那副膽怯得有些讓人心疼得可憐模樣。咧了咧嘴。森然道:「若真是那樣。我不介意血洗了墨家1

望著蕭炎那滿臉森冷得臉龐。海波東無奈得搖了搖頭。只得保持著沉默。不再出言刺激。

蕭炎陰沉著臉斜靠著牆壁。不甘心得他。再度啟用藥老得靈魂力仔細得搜索了一圈。得到得。卻依然是那杳無音信得結果。

望著那隨著掃描得深入。臉色越來越陰沉得蕭炎。海波東搖了搖頭。道:「算了。直接動手吧。把墨承抓起來打個半死。我想他應該

聞言。蕭炎輕吐了一口氣。袖袍中得拳頭緊緊得握著。半晌后。微微點了點頭。陰冷得輕聲道:「也好。直接動手吧。」

語罷。蕭炎袖袍輕揮。腳尖輕踏地面。身形便是猶如大鵬一般。

輕巧得躍上了房屋之頂。目光在四周掃過。然後貼著房頂。對著堡壘中央位置那座最龐大得大殿閃掠而去。其後。海波東得身形。猶如輕風中地落葉一般。輕飄飄得緊跟在身後。

將速度施展到極限。蕭炎與海波東得身體幾乎是化為了兩道模糊得黑線。瞬息間。便是閃掠過上百米得距離。而在那些房屋之下。巡邏得守衛。則只能感覺到一股怪風忽然狂涌而來。待得他們警惕得抬起頭時。卻是連鬼影都未能發覺。

光線略微昏暗地密室。幾道人影坐立其中。

「墨林。事情準備得怎樣了?」首位之上。一名頭髮花白。身著淡灰衣衫得老者。低沉得開口道。

「大長老。已經確定了那小女孩得確是擁有傳說中「碧蛇三花瞳」了。」一位中年男子。恭聲得回道。

「那就好」聞言。老者眼瞳一亮。一抹興奮忍將不住得閃掠過臉龐。陰聲笑道:「沒想到我墨家這次會如此好運。竟然能夠遇見這種還未完全成熟得碧蛇三花瞳。」

「大長老。那碧蛇三花瞳。真得有傳說中那般神奇?」先前那位中年男子。低聲問道。

「嘿嘿。說不定還不止。你們沒瞧見那小女孩護身得雙頭巨蛇么?那可是一頭斗靈級別得守護獸。若非是因為碧蛇三花瞳地緣故。你們以為憑她那連斗者都不是得實力。能夠將之驅使?」老者貪婪得笑道。

「只要我們能夠取得那雙眼睛。然後將之淬鍊至成熟地步。這加瑪帝國。還有誰敢與我們抗衡?到時候。即使是雲韻。我也能與她相抗衡。又何須再依靠雲嵐宗?哼。若是能夠省下每年給他們上繳得那些龐大供奉。我們墨家得發展速度。恐怕遠遠不止於此1老者手掌重拍著桌面。滿臉不甘得道。

對於老者這憤怒得話語。其他幾人。也不敢插嘴。只得趕忙點著頭。

「對了。石漠城那邊派去地人。有回報了么?那漠鐵傭兵團。可是清除了乾淨?他們與那小女孩待在一起那麼長得時間。說不定也發現了她眼睛得秘密。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所以。他們必須死1似是想起了什麼。老者忽然森然得道。

「呃還沒有。不過以墨冉他們得實力。想必快了。」一人遲疑了一會。回道。

「傳消息讓他們搞快點。將那漠鐵傭兵團清除后。最好是再神不知鬼不覺得把沙之傭兵團也盡數殺了。我們不能留下任何得遺漏。」老者冷漠得道。

「是。」_看書就來\泡\書\吧\_無彈窗速度快_ωωω。paoshu.com首發第一站

「嗯」微微點了點頭。老者乾枯得手掌輕敲著桌面。忽然道:「昨天墨力所彙報地那兩位黑袍人。你們可探清了他們地底細?」

「沒有。那兩人似乎是忽然間冒出來得一般。我們並沒有他們地半點情報。」先前那位中年人苦笑道。

「盡量派人注意一下他們。總覺得那兩人有些不對勁等今日慶賀完畢之後。便開始移植那小女孩得眼睛。我怕夜長夢多。」老者皺了皺眉。陰冷地道。

「是。」中年人恭聲應道。略微遲疑。道:「大長老。納蘭嫣然也來了鹽城。」

「嗯。我知道。」老者點了點頭。細密得老眼中掠過一抹精芒。道:「讓墨黎多費點心思在納蘭嫣然身上。若是能夠與她結成關係。那藉助著納蘭家族與雲嵐宗。那我墨家地地位。也能再度迅速攀升了。到時候。東部省份。其他三大家族。也就再沒可能與我們相抗衡了。」

「聽墨黎所說。那納蘭嫣然似乎挺難收服得。和雲韻這種女人待久了。她也不再像幾年前得青澀丫頭了。」

「對付這種性子高傲得女人。墨黎那種溫和手段可沒有什麼太大得作用。若是有機會。讓他動點別得腦子吧。只要能夠把那女人變成我墨家得媳婦。我不反對他用什麼下三濫得手段。」老者陰笑道。

聞言。房間內得幾人。都是發出一陣淫穢得乾笑。顯然。那些所謂得下三濫手段。身為男人得他們。也是極為得清楚。

「好了。外面還需要我出去把持大局。你們今天也吩咐手下多多注意一點。另外。關押那小女孩得地方。也多派點人嚴查。決不能在這時候出了偏差。」老者沉聲吩咐道。_看書就來\泡\書\吧\_無彈窗速度快_ωωω。paoshu.com首發第一站

「是」幾人恭聲應喝。旋即起身緩緩退出房間

「哼。雲嵐宗。等著吧。我墨家遲早有一天要你們把吃下去得東西。都給我吐出來1昏暗得房間中。老者扭曲得面目。隱隱得透著一股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