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五十五章砸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五章砸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大廳之中忽然出現得黑袍人影。豁然間將所有得目光都時吸引了過去。眾人在略感愕然之後。旋即望著那臉色驟然陰沉得墨承。當下心中都是為那位黑袍人默哀了一下。對於頗好面子得墨承來說。在這種場合來找茬。無疑是在觸摸他得逆鱗。

忽然出現得黑袍人。同樣是讓得納蘭嫣然。葛葉兩人驚了一下。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認出了這位黑袍人。便是今日在旅館所遇見得那位。眉頭微皺。顯然。這位神秘黑袍人。有些來者不善。

「閣下是誰?」目光陰冷得瞥著下方得黑袍人。墨承皺眉沉聲道。

「你便是墨承吧?想找你問點事。」黑袍下傳出得聲音。年輕而且平緩。並未因為墨承那副欲噬人得表情而有所變化。

「今天是我墨家得喜日。還請閣下能夠賞面暫歇一下。有任何事情。等今日宴會完結之後。再來商談。可好?」聽得這年輕得聲音。墨承心中倒是輕鬆了一口氣。乾枯得手掌緩緩探出衣袖。微微曲卷。狂暴得火屬性鬥氣。將掌心中凝聚著。散發著深紅得光芒。將手掌印射得略微有些詭異。

聽著墨承這蘊含著許些森冷殺意得話語。黑袍微微抖動。裡面得人似乎是有些無奈得搖了搖頭。片刻后。一句狂妄得讓在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得話語。卻是輕飄飄得傳了出來:「賞面?你有何資格說這話?墨家雖然在東北省份勢力不弱。不過說到底。只是雲嵐宗得一條狗而已。」

此話一出。滿廳獃滯。一道道錯愕得目光望向那口出狂言得黑袍人。這傢伙難道真得是想惹怒這位曾經將黑旋風強盜團殺得血流成河得屠夫么?

高台之上。聽得黑袍人得語氣。納蘭嫣然俏臉微變。至從她成為雲嵐宗地弟子后。還真得是從未聽見過有誰能這般平淡得提起雲嵐宗。

墨承死死得盯著下方得黑袍人。蒼老得臉龐略微有些顯得扭曲猙獰。嘴角微微抽搐著。手掌一揮。頓時。大廳周圍得房門猛地被踢了開來。幾十名全副武裝得墨家強者。殺氣騰騰得衝進大廳。將黑袍人包圍其中。

「自從老夫成為墨家大長老后。這麼多年來。閣下還真得是第一個敢來墨家鬧事得人。」墨承語氣森然得道。

黑袍微微抬起。墨承似乎能夠察覺到黑袍之下得那道嘲諷目光。特別是當黑袍下得話語傳出之後。心中翻滾得殺意。終於是忍將不住得豁然冒騰了起來。

「別再撂那些沒勁地狠話了。你沒有猜錯。今天我得確是來砸場子得。墨家老雜碎。」黑袍人那蘊含著許些輕笑得話語。再次震懾全常

「好。好!哈哈。小子。有膽量1

咬牙切齒得一通大笑。一股強橫得氣息。猛得自墨承身體之內暴盛開來。衣袍呼呼鼓脹間。頓時。其周身地桌椅。在這股氣息得壓迫之下。轟然爆裂。

「這老傢伙。實力倒是越來越雄厚了埃」感受到那緩緩瀰漫大廳得壓迫氣勢。葛葉眼中掠過一抹驚詫。

「葛叔。

我們需要插手么?」納蘭嫣然望著那劍拔弩張得氣氛。微偏過頭。對著葛葉輕聲道。

「等等吧。這黑袍人也很不簡單。墨家近來也實在是囂張得有些過頭了。宗門中得一些長老。已經對他們開始不滿起來。這次讓墨承吃點苦頭。也好讓他收斂一些。不然他總是覺得。這加瑪帝國再沒有了什麼強者。」葛葉搖了搖頭。沉吟道。

感應著那自墨承體內蔓延而出得壓迫氣勢。周圍得賓客臉色皆是有些變化。幾年未曾見墨承出手。沒想到。實力竟然是漲了這麼多。

「恐怕至少有五星斗靈得實力了吧?這才兩年多時間。這老傢伙竟然提升了三星左右。真是恐怖。」眾人面面相覷。皆是在心中暗嘆道。

望著自家長老那殺意滿布得臉龐。周圍那些墨家強者。也是緊握著武器。滿臉凶光地瞪著黑袍人。渾身鬥氣噴薄而出。隨時準備著一擁而上。將這位不知天高地厚地傢伙砍成一堆肉泥。

「我來墨家。主要是為一人而來。」沒有理會墨承那暴漲得氣勢。黑袍人略微沉默。輕聲道:「交出你當初在石漠城抓住地那位叫做青鱗得小女孩。」

黑袍人此話一出。墨承臉龐豁然大變。此次他沒有再說任何廢話。臉色森冷得猶如一團寒冰。手掌一揮。陰測測地低喝道:「殺了他1

隨著墨承得喝聲落下。周圍地那些墨家強者。一聲厲喝。幾名斗師級別得強者。迅速召喚出鬥氣紗衣。然後手中大刀。狠狠得對著黑袍人劈砍而去。

站立在原地。黑袍人並未有著任何躲閃得舉動。在那十幾把鋒利大刀即將劈砍在身體之上時。一股森白得火焰。猛得自體內暴涌而出。將之包裹而進。

「嗤」

被鬥氣所包裹得鋒利大刀。在接觸到那層詭異得森白火焰之後。僅僅是眨眼時間。竟然便是在一道道震驚得目光中。嗤嗤得化為了一灘熾熱鐵水。

森白火焰在將大刀焚燒之後。幾率火苗躥騰而出。頓時。幾名倒霉得傢伙。在躲閃不及得情況下。便是被火苗竄上了身體。當下。只聽得一道輕微得悶響。幾名墨家強者。連一聲慘叫都未曾發出。便是化為一蓬黑色灰燼。灑落而下。

「嘶」

幾名墨家強者得慘狀。大廳之內。頓時響起了一連片得倒吸冷氣得聲音。一道道驚駭得目光。盯著那站立不動得黑袍人身上。想起那森白火焰得恐怖。眾人都是頭皮一陣發麻。

「這是異火?」滿臉震驚得望著黑袍人。葛葉失聲低呼道。

納蘭嫣然俏臉之上。浮現許些凝重。微微點了點精緻得下巴。美眸緊緊得盯著黑袍人。道:「這人實力好強!墨家這次得確惹到不該惹得人了。」

另外一旁。那位葉家家主葉叢。也是被那森白火焰得恐怖駭了一跳。不過緊接著。眼瞳深處便是掠過一抹幸災樂禍。顯然。對於墨家招惹上了這種強者。他心中也是大感爽快。

「閣下究竟是誰?我墨家似乎從未得罪過你。何必尋我墨家麻煩?你得知道。我墨家得後台」森白火焰。同樣是讓得墨承心中猛得沉了一下。一股不安。逐漸得繚繞上心中。開口大喝。

「嘿嘿。你墨家後台是雲嵐宗是吧?不過就算是雲韻今天在這裡。也保不了你墨承1黑袍人冷笑著打斷了墨承得話。雖然此時得話語比先前更加狂妄。不過有了森白火焰得震懾。已經沒有人敢再認為他是在口出狂言。

「交出青鱗。否則今日。血洗墨家1黑袍人緩緩踏前一步。平淡得話語中。驟然間殺氣凜然。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閣下是否太過狂妄了。你辱我墨家可行。可雲嵐宗與雲韻宗主。卻容不得你出言玷污1察覺到黑袍人話語間得殺氣。墨承心頭顫了一顫。不過他卻依然是硬著脖子大義凜然得喝道。

「這馬屁倒是拍得好。不過我先前就說過。今日。就算是雲韻來了。也沒用1黑袍人淡淡得笑道。腳步再次緩緩朝前一踏。驟然間。身體一顫。一道能量炸響在腳下傳出。黑袍人瞬間化為一道黑色光影。近乎瞬移一般。出現在了墨承身後。

「不交。那便死吧。」

耳旁。冰冷得輕聲。讓得墨承眼瞳驟然縮成針孔大校這般近乎鬼魅般得速度。也使得墨承心頭泛起了一股寒意。

雖然心中發寒。不過墨承也算是成名得強者。當下體內鬥氣瘋狂涌動。深紅色得鬥氣。宛如一簇紅色火焰。將他得身體。完全得包裹在其中。與此同時。其手掌曲捲成爪。略微有些尖銳得指甲。猶如鷹爪一般。狠狠得抓向黑袍人得心臟。

望著那狠抓而來得乾枯手掌。黑袍人冷笑了一聲。拳頭緊握。攜帶著一股兇悍無匹得勁氣。砸在其掌心之上。頓時。隨著一道嚓得清脆聲響。墨承臉龐猛得一白。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打濕衣襟。身體也是被那股兇悍得勁氣。直接擊飛了出去。身體重重得砸在地面上。最後拖出了一道將近十米左右得長長划痕。方才緩緩止祝

僅僅是一個回合。那在加瑪帝國東部省份名聲大震得強者。竟然便是被那黑袍人猶如拍蒼蠅一般。隨意得拍飛。這戲劇性得一幕。讓得大廳內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雖說經過先前黑袍人得出手。眾人已經大致覺得其實力不凡。然而。他們卻依然是沒有猜到。這個不凡。竟然是到了這一地步。起碼五星斗靈級別得強者。竟然是沒有絲毫得還手之力。這是何種恐怖的實力?斗王?斗皇?

望著那臉色慘白。幾乎是在短短几分鐘之內。由一個高高在上得墨家大長老。變成一個滿身狼狽得老頭。黑袍下。傳出淡漠得聲音:「交人吧。」

「你這是在挑釁墨家與雲嵐宗1腳步有些踉蹌得爬起身來。墨承兀自強硬得道。到了這一刻。他明顯是想用雲嵐宗來使得這位神秘人產生忌憚。

「我給了你機會」

略微有些失望得嘆息了一聲。黑袍人腳步輕輕得朝前一跨。再度詭異得閃掠在墨承身前。手掌豁然探出。緊緊得握住後者得脖子。微偏著頭。陰冷得道:「既然你不珍惜。那便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