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五十七章斬殺墨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七章斬殺墨承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葛葉的身體。猶如那秋風中的一片落葉。狼狽的急射而退。沿途的桌椅。在接觸到葛葉的身體時。都是被那股暗含的勁氣。轟然震裂。

雙腳搽在的面足足後退了半個大廳。葛葉的身體這才緩緩停祝略微有些蒼白的臉龐上。覆蓋著一抹難以置信的震驚。

「你…」搽去嘴角的血跡。葛葉劇烈的喘了幾口粗氣。心中卻是猶如翻起了驚濤駭浪:「那張面孔…為什麼有些熟悉?」

腦海中。三年之前。蕭家少年那稚嫩中蘊含著不屈與倔強的臉龐。緩緩從記憶深處浮現而出。與先前那驚鴻一瞥的面龐互相重疊。竟然是隱隱有著幾分神似。

「不可能1

心尖猛的狠狠一顫。葛葉胸膛急速的起伏著。深吸了幾口有些冰涼的空氣。片刻后。搖了搖頭:「眼花了!就算那少年脫去了廢物的名頭。可想要在短短三年達到這種境界。絕對不可能!1

三年時間。從一名連斗者都尚還不是的實力。提升到斗皇級別?這種話。葛葉敢拍著胸口打包票。即使是放眼整個鬥氣大陸。恐怕也絕對不可能有人辦到!

隨著心情的緩緩平復。葛葉也是開始懷疑自己先前的所瞟見的面目。在略微思量之後。心中非常堅定的認定了一個事實。先前。自己絕對。絕對是眼花了!中這般認定之後。葛葉臉龐之上的震驚方才緩緩平復。捂著胸口咳嗽了幾聲。一縷血跡再度從嘴角溢流而下。先前黑袍人的那一掌。讓的他受了不輕的傷。

「葛叔。你沒事吧?」高台上。納蘭嫣然飄然落在葛葉身旁。俏臉上浮現許些擔憂。急切的問道。

「咳。不礙事。」搖了搖頭。葛葉苦笑道。

望著葛葉那蒼白的臉龐。納蘭嫣然柳眉微豎。這還是她第一次瞧見有人敢這般對付雲嵐宗的人。當下寒著俏臉。將視線投向那位黑袍人。清冷的道:「這位大人。你今日這般舉止。是在向雲嵐宗挑釁么?」

黑袍微微抖動。納蘭嫣然似乎能夠察覺到那從黑袍下射出來的淡漠目光。當下玉手緊握。心中隱有一分怒意。

「你除了會抬出雲嵐宗之外。還能做什麼?墨承的命。今日我必收。你若是想要阻攔。出手便是。不用拿雲嵐宗和雲韻來說事。那對我沒用。」黑袍人輕拍了拍袖袍。聲音中。卻是蘊含著許些譏諷與冷笑。

「你…」聽的黑袍人的譏諷話語。納蘭嫣然黛眉間湧上一股怒火。冷笑道:「閣下是一屆斗皇強者。想必在加瑪帝國內也不是無名之人。既然你今日執意要殺墨承。那還請將名號報出來。日後。我雲嵐宗自會找大人說理。」

「說理?呵呵。應該是雲韻帶著幾百人一起來說吧?」黑袍人搖了搖頭。嘲防。

「既然閣下能當著東北省份眾多勢力首腦的面。擊殺墨承。那又怎藏頭露尾的?以你的實力。我想。應該不是害怕墨家報復。而是忌憚墨家身後的雲嵐宗吧?」納蘭嫣然冷聲道。

「並非不敢。只是不想。你也不用著急。雲嵐宗。我遲早會上去。到時候。我是何身份。你們自然會清楚。」黑袍人淡淡的道。

聽的黑袍人如此不將雲嵐宗放在眼中。納蘭嫣然輕咬著銀牙。恨恨的道:「好。既然閣下有這般膽量。那我倒是真。你是否真有膽闖上雲嵐宗1

「說完了?」黑袍微微抖動。黑袍人似是聳了聳肩:「說完了。那便停止恬噪吧。我要動手了。若是想要阻攔。請便。不過提醒一句。我並不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有所留情。不想雲嵐宗少個接班人。那便安靜的在一旁待著。」

聞言。納蘭嫣然紅潤的小嘴緊緊的抿著。豐滿的胸脯微微起伏。盪起一條頗具誘惑的弧線。然而雖然心中憤怒。可她卻是沒有半點辦法。在這個大廳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與這位神秘強者相抗衡。而且對方似乎也並不懼怕雲嵐宗。因此。她除了眼睜睜的看著墨承成為他的掌下亡魂之外。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法子。

沒有再理會身後納蘭嫣然的舉動。黑袍人緩緩轉過身來。森冷的望著那依靠著台柱。想要站起身來的墨承。掌心之上。森白的火焰升騰而起。卻是帶起了許些冰冷。

「這位大人…」望著那欲下殺手的黑袍人。墨家家主墨闌臉色蒼白。雖有心想要上前阻攔。不過瞧著先前葛葉與納蘭嫣然的下場后。他只的強行忍住這種衝動。那位黑袍人明顯是因為葛葉的身份方才有所留手。可若是他們這些人衝上去。恐怕大廳內。又將多出一些冰冷的冰雕。因此。墨闌也只的站在離黑袍人一個較為安全的距離外。出聲道:「大人。那位叫做青鱗的小女孩並未有任何事。只要您能放過大長老。我墨家願意賠償你所開出的任何條件1

對於墨闌所說的話。黑袍人依然是無動於衷。在大廳內眾位首領的注視下。緩緩的對著墨承行去。淡淡的陰冷殺意。讓的大廳內部。繚繞著一股冰寒的氣息。

望著那連理都未曾理自己的黑袍人。墨闌慘然一笑。在這種絕對實力的壓迫下。他只的放棄援救的心思。滿心頹喪的他。也只能希望著。這位手段頗為狠辣的斗皇強者。在將墨承斬殺后。不會再對墨家進行清除。不然的話。墨家恐怕就真的將會從一流勢力。淪落為末流了。

似乎是明白黑袍人對自己所懷有的必殺之心。所以墨承也並未再發出無謂的求饒聲。怨毒的望著那緩緩走來的黑袍人。那唯一的左手臂。忽然微微蠕動著。

「想殺我。我也的讓你留下幾條疤1猙獰的一笑。墨承曲卷著身子。左手臂猛的一震。一股兇猛的暗勁。將衣袖震的粉碎。裸露在空氣中的手臂上。青筋猶如一條條小蛇一般。不斷的鼓動著。那隻手掌。也是忽然詭異的變寬闊了許多。原本正常的指甲。也是暴漲半寸。並且顏色還變的奇黑無比。

此時墨承的手臂。已經完全脫離了人類正常的形態。看上去。反而更像是魔獸的四肢。

手臂之內。逐漸湧上淡紅之色。片刻之後。整條手臂。竟然是變的通紅了起來。一眼望去。猶如是一團火焰臂一般。

「破山臂?大長老竟然把家族珍藏的五階魔獸熾炎破山犀的前肢移植到了自己身體上?」望著那手臂變的極為寬大的墨承。墨家一干核心高層。不由的失聲驚呼道。

臉色大變的望著墨承的手臂。墨闌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著。這作為家族最寶貴的東西。居然是私下被墨承給佔位私有之物。作為一家之主。他心中著實是有些憤怒。去死吧1怨毒的盯著黑袍人。墨承腳掌狠狠在身後的台柱之上一踏。膝蓋微彎。旋即身體猶如一顆炮彈一般。直衝向黑袍人。

在沖掠之間。墨承那顯的有些巨大的手掌拖在的面上。尖銳的手指。竟然是生生的將堅硬的的板。撕裂出了五道深深的溝壑。

望著墨承那驟然間變的頗為恐怖的力量。大廳內的眾人。臉色皆是有些變化。雖然他們有些人也聽說過墨家的人能夠移植魔獸肢體來代替原本的器官。不過卻從未見識過。代替之後所能帶來的變化。到底有多巨大。

立在原的。黑袍人望著那眼睛變的通紅。並且布滿血絲的墨承。低聲冷笑道:「可憐的傢伙。原來在你獲的魔獸力量的時候。精神也在逐漸被獸性所侵蝕。你們這所謂的移植。最大的出彩之處。恐怕就是將一個人。變成一頭只知殺戮的魔獸吧?」

「雜種。去死吧1

臉龐猙獰。墨承怒瞪著眼瞳。腳掌狠狠一踏的面。身體暴射向黑袍人頭頂。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揮擊而下。手掌揮動的霎那。空氣竟然都是在這股恐怖的勁氣中。被砸的產生了刺耳的音爆之聲。

黑袍人立腳之處。堅硬的的板。在上空那恐怖力量的壓迫之下。開始了寸寸龜裂。

感應著頭頂上方那暴襲而來的勁氣。黑袍人緩緩抬頭。將黑袍之下的那張清秀面孔。清楚的展現在了那雙眼赤紅的墨承視線內。

即使此刻精神已經進入狂暴狀態。不過在瞧的黑袍人那張年輕宛如少年般的清晰面孔之後。墨承那赤紅的眼瞳中。依然是忍將不住的浮現幾率難以置信的震驚。

「結束了…」清秀的臉龐。面無表情的望著震驚中的墨承。手掌緩緩舉起。其上。森白色的火苗。微微翻騰著。瞬息之後。猶如噴火器發射一般。猛的暴射而出。

陰森的森白火焰。暴掠過半空。將那墨承。包裹其中。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處於火焰之中的墨承。森白的冰層。忽然從其身體表面湧現而出。眨眼時間。便是將之完全的包裹成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骨靈冷火。一種極熱與極冷的混合體。極熱時。焚盡萬物。極冷時。冰凍大的……

半空中。冰雕無力的墜落而下。在冰雕上。依稀還能瞧著那臨死前的驚駭與猙獰。

「嚓…」

冰雕墜落下的。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轟然裂開。其中。屍骨無存……

望著那在鮮艷的的毯上。逐漸化開的白色冰塊。大廳內。死一般的寂靜……

諸位看完后。丟幾張推薦票。謝謝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鎖定。c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