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五十八章神秘的青衣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八章神秘的青衣女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淡漠的望著那破碎開來的白色冰塊,黑袍人微微抬頭,視線透過黑色斗篷,在死寂的大廳中緩緩掃過。

雖然視線被黑色斗篷所隔絕,不過他的目光所向之處,所有的人,都是臉色大變的將脖子縮了回去,閃移的目光,泛著驚恐,毫無目的移動著,再也不敢停留在黑袍人身上。

納蘭嫣然玉手緊緊的握著,俏臉略微有些發白的盯著地毯上逐漸融化的結冰,嬌軀輕微的顫抖著,這一個小時前還在大展宏圖的墨家大長老,現在,卻是當著她的面,屍骨無存,兩種天差地別般的場景,實在是讓得人有些難以相信。

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納蘭嫣然緩緩的將內心的波動平息下來,不管如何說,經過三年的修行,她已經遠非是當年的那青澀少女,俏臉上的蒼白,逐漸褪去,美眸盯著黑袍人,道:「不管你是誰,你與雲嵐宗,都是結下了恩怨,墨承或許並沒有資格讓得雲嵐宗與一名斗皇強者起衝突,不過,雲嵐宗的聲譽,卻是值這個代價1

「今日你當著東南省份眾多勢力首領以及我們的面,斬殺了墨承,若是我雲嵐宗坐視不管,那些依靠著雲嵐宗的其他勢力,恐怕將會感到心寒。」

黑袍下的目光,靜靜的注視著竟然能夠無視他氣勢壓迫的納蘭嫣然,半晌后,微微搖著頭,低聲道:「我與你們雲嵐宗,遲早都是對立。即使今日不殺墨承,日後,我也會上雲嵐宗,到時,恩怨,恐怕將會更加劇烈化,所以,你這番話。對我沒用。」

「閣下究竟是誰?」聽得黑袍人此話,納蘭嫣然柳眉輕蹙,忍不住的喝道。

「日後你自會知曉。」黑袍人淡淡的回了一句,旋即不再理會納蘭嫣然。轉過身來,緩緩對著那臉色慘然地墨家子弟行去。

「交人1在墨闌兩米之外停下腳步,黑袍人的聲音,淡漠如冰,其中所蘊含的許些未曾消散的殺意。讓得墨闌心中有些顫抖的清楚,若是自己等人再遲延,恐怕下次化為冰塊的,便應該是自己一行人了。

「大人…人馬上便到。」聲音兀自有些顫抖的回了一句,墨闌腳步哆嗦著後退了兩步,這才覺得稍稍心安。

「五分鐘。」

黑袍人沒理會墨闌地退縮。冰寒著語氣吐出三個字。然後便是猶如木樁一般。站立在大廳中。靜立不語。

聽得這三字。墨闌嘴角抽搐了幾下。然後趕忙揮手叫來一名墨家子弟。臉色慌張地讓他趕緊去催促。

寬敞地大廳之中。在那些巨大地台柱之上。還掛有象徵喜慶地紅色字體。然而此時。這些喜慶地紅色。在大廳內地眾人看來。卻是這般讓得人苦笑。恐怕等今天一過。剛剛做完喜事地墨家。就又該準備喪事了。

一道道目光在大廳中掃動著。當目光不經意地掃過那矗立在大廳中央地黑袍人之後。所有人心尖。都是狠狠地顫了顫。那將他們壓得毫無脾氣地墨家大長老。可到了這位更加恐怖存在地手中。卻是猶如那一團軟泥一般。想如何捏。便如何捏。沒有絲毫反抗地能力。

這種強者。顯然已經不是他們這種層次可以接詞鋇廝們。只能在心中暗暗地猜測著。這墨承。究竟是踩了多少狗屎。方才能夠把這種站在帝國巔峰層次地強者。給吸引過來。並且被之斬殺。

大廳之中。人頭聳動。可卻是鴉雀無聲。詭異地場景。讓得大廳內瀰漫著一股令人毛骨悚然地氣氛。

站立在原地,黑袍人腦袋微微扭動著,眼角餘光透過黑色斗篷,最後掃向那站在頂梁之上的一個模糊黑影上,沖著他微微點了點頭,示意一切順利。

海波東站在橫樑上,察覺到下方黑袍人隱晦地目光,他遲疑了一下,也是點了點頭,不過在點頭時,那黑袍下的蒼老臉龐,卻是噙有幾分茫然地疑惑,因為,在先前的時候,他似乎隱隱地感覺到,下方的大廳中,隱匿著一股極為隱晦的氣息,然而這種感覺,只是極為模糊的感應,模糊的程度,甚至讓得海波東自己都是有些拿捏不準。

並未發現黑袍下海波東的疑惑表情,就在黑袍人靜靜的數著分秒時間之時,那手指上的漆黑戒指,卻是忽然輕顫了顫。

戒指的輕微顫抖雖然細微,不過卻並未逃過黑袍人的察覺,當下在心中愕然的輕聲詢問道:「老師,怎麼了?」

「小心點,不知道為何,我似乎隱隱感覺到一股有些熟悉的味道。」葯老蒼老的聲音,帶著許些凝重與疑惑,在蕭炎心中響起。

「呃?什麼意思?」聞言,蕭炎微微一愣,錯愕的道:「熟悉的味道?」

「在你先前借用我的靈魂力量爆發的那一霎,那股原本隱匿得極為完美的味道,方才有些波動,不然的話,恐怕連我也不能察覺。」葯老沉聲道:「而且,這股味道,讓得我有些熟悉…說不得,曾經和以前的我接觸過。」

聽得葯老此話,蕭炎心頭猛的一震,黑袍下的臉龐,湧現許些震驚,以前的葯老實力究竟如何,蕭炎並不太清楚,不過他至少能夠確定,當年的葯老,一定是鬥氣大陸金字塔巔峰的強者便是,而能夠與當年的葯老相接觸,其實力,恐怕也絕對不容小覷。

「我當年很少接觸加瑪帝國的強者,所以,我想,這位還不知道底細的傢伙,應該是屬於遊走在鬥氣大陸上的強者,不過不知道為何。他竟然來到了加瑪帝國,並且潛伏在這墨家,究竟是所為何事?」葯老沉吟道。

「他實力如何?」蕭炎緊皺著眉頭,心中問著最重要的問題。

「我不太清楚,現在連我也只是模糊地感應,連他究竟是誰,都尚還分辯不出。」葯老也是略微有些頭疼的道。

「不管如何,小心點。等青鱗出現后,帶著她趕緊離開這裡。」

「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臉龐浮現許些凝重,眼角餘光。藉助著黑袍的遮掩,隱晦的那人頭滿布的大廳中掃過,然而卻是沒有絲毫所獲,當下,心中的警惕。逐漸的提升了起來。

五分鐘時間,迅速度過,在最後時刻,臉色慌張的墨闌,望著那出現在視線盡頭地人影后,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幾道人影迅速從門外奔跑而進,在三名墨家子弟背上。身著青色衣衫的小女孩,正睜著驚慌的水靈眼睛。膽怯地打量著這陌生的環境。

大廳內,所有的目光盯著那楚楚可憐的青衣小女孩。心中略微有些愕然,他們沒想到。那讓得一名斗皇強者大動干戈的原因,竟然便是因為這麼一個模樣頗為俏美地小女孩。

望著那雖然有些憔悴。可卻並無大礙的青鱗,蕭炎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袖袍下緊握的拳頭,微微鬆了許多。

「大人,這便是大長老從石漠城抓回來的小女孩,這段時間,我們並未傷害她。」小心翼翼的將青鱗抱下來,然後忐忑的走向蕭炎,墨闌苦笑道。

此時地青鱗,並未認出蕭炎,因此見到墨闌將她抱向黑袍人,小臉上頓時浮現幾抹焦急,掙扎了一番,可卻是絲毫沒有撼動墨闌的手掌。

望著那被遞過來地青鱗,蕭炎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伸出手來,想要將青鱗接過,平靜地大廳中,變故驟升!

「轟1

在蕭炎手掌伸出之時,一道清脆的聲音,猛地自其身邊響起,旋即堅硬的地板,猛然爆裂開來,無數寬大地綠色樹榦,從地底之中冒騰而起,然後閃電般的互相纏繞,眨眼時間,便是形成了一個木頭囚牢,將蕭炎嚴實的封鎖其中。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大廳內,包括納蘭嫣然等人,都是愣了一愣,他們沒想到,竟然會有人主動攻擊這位斗皇強者?

在眾人愣神的瞬間,人頭聳動的大廳內,一道原本猶如下人一般矗立在某處台柱下的淡青色人影,猛的暴掠而出,青色人影速度快得恐怖,眨眼間,便是閃掠到了臉龐驚駭的墨闌身前,雙臂一探一伸間,那青鱗,便是被撈進了其懷中。

「想走?」青色人影一把抓住青鱗,腳尖在地面上一彈,便是想要急速離開此地,然而那木頭囚牢之中,森白火焰洶湧而出,轉瞬間便是將之焚燒乾凈,一聲低喝,蘊含著兇猛勁氣的腳掌,狠狠的踢向青色人影腦袋。

察覺到蕭炎攻勢的兇猛,青色人影手掌一揮,地面上,一道巨大的木樁,突兀的冒騰而起,在木屑飛射間,將蕭炎的攻擊,抵禦而下。

阻攔下蕭炎,青色人影身體在半空詭異一扭,便是對著大廳之外暴射而去。

「海老,攔住他1

「嘿,果然有人1在青色人影即將出門之刻,大門處寒氣驟升,轉瞬間,便是凝聚成一塊厚實的冰盾,剛好將大門堵得嚴嚴實實。

腳尖在冰盾上輕點,青色人影有些無奈的倒射而退,身軀矯健的躍上了一處台柱之頂,目光瞟向橫樑上方的海波東,嬌聲笑道:「咯咯,兩名斗皇強者,沒想到這加瑪帝國還真是虎藏龍啊,不過我對這小女孩很感興趣,可不會隨便鬆手哦。」

大廳中,蕭炎閃電般的掠上另外一處台柱之頂,冷冷的望著那遮掩了容貌的青衣女人,雙掌間,森白的火焰,急速升騰著。

寬敞的大廳,三股磅氣勢,暴涌而起,大廳之內的所有人,抬頭望著台柱上的三人,皆是滿臉獃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