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五十九章三名斗皇強者的戰鬥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九章三名斗皇強者的戰鬥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巨大的台柱頂段之上,三道人影矗立其上,磅的氣勢,將大廳內的眾人壓迫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大廳中,納蘭嫣然與葛葉滿臉震撼的望著台柱上的三道人影,看這三人的氣勢,明顯都是屬於斗皇級別,這種等級的超級強者,就算是以納蘭嫣然的身份,平日里,那也是極少能遇見,可如今,在這墨家大廳中,卻是忽然間,猛的冒出三位來,這所帶來的震撼力,直接是將納蘭嫣然那頗為不錯的定力,震得粉碎。

「這事,得儘早向老師彙報1心中閃過一道念頭,納蘭嫣然與葛葉對視了一眼,都是從中瞧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三名斗皇強者,足以在加瑪帝國內翻天了。

矗立在台柱頂端,蕭炎緊緊的注視這位青衣女人,雖然臉頰上的青紗,將她的容貌遮掩了去,不過在青衣之下那玲瓏有致的嬌軀,卻是讓得人心裡清楚,女人的容貌,或許不會太差。

此時,這位神秘的青衣女人,縴手在懷中不斷掙扎的青鱗額頭上輕輕一彈,頓時,掙扎中的青鱗,便是昏迷了過去。

「呵呵,小傢伙,放心吧,我可捨不得傷害你。」

溫柔的撫摸著青鱗的小臉,青衣女人柔和一笑,左手將之輕輕的抱在懷中,這才抬起頭來,注視著成夾角之勢將之包圍的蕭炎與海波東,笑吟吟的道:「要是早知道會引出兩名斗皇強者,我就早該動手了。這墨家的那所謂移植術,原來也並非我想象中地那般神奇,虧我還偷偷的暗學了一點,當真是有些不划算。」

聽得青衣女子的話,下方的墨闌等人臉色皆是大變,他們墨家引以為傲的的秘術,竟然被這神秘女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學了?

這偷了雞的賊,把雞吃了后。還反過來責怪主人養地雞不好吃,青衣女人的這番強盜邏輯,實在是將不少墨家子弟氣得翻白眼,不過這白眼再如何翻。他們也不敢上前找人家理論,畢竟連斗皇強者都得鄭重對待的強者,他們墨家,還沒有這種實力與資格,所以。當下也只得陰沉著臉,將這苦果悶聲不響的咽了下去。

「閣下是誰?為何搶奪青鱗?」蕭炎盯著青衣女人地舉止,黑袍下的眼眸微眯,冷喝道。

「這小傢伙名字叫青鱗么?呵呵,挺不錯呢。」青衣女人笑道,纖指小心翼翼的掀開青鱗垂下的眼皮,緊緊的望著那瞳孔四周隱隱地三個小黑點之後。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輕聲喃喃道:「果然是碧蛇三花瞳呢。看來白牙的感應沒出錯埃」

青衣女人掀開青鱗眼皮地舉動。讓得蕭炎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現在他也是明白了。原來這神秘女人。也是沖著青鱗那碧蛇三花瞳來地。

從青衣女子現身之後。葯老便是一直沉默了下去。想來是擔心再與蕭炎聯繫。會被察覺出他地存在。清楚此點地蕭炎。因此也並沒有在心中詢問著對方地身份。

「你先前所爆發地氣息。為什麼讓我有種熟悉地感覺?難道我們以前接觸過不成?」青衣女子忽然抬頭盯著蕭炎。眉頭微蹙。略微有些疑惑地道。

「是么?」不置可否地隨意應了一聲。蕭炎冷聲道:「不管閣下究竟是誰。不過還請將青鱗還給我。不然地話。那在下與我地朋友。也只能動手強搶了1

「呵呵。這小女孩對我極為重要。交給你們。倒是不可能。」青衣女人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從蕭炎與海波東身上瞟過。輕笑道:「雖然兩位也是斗皇強者。不過想要將我攔下。卻是還有些不可能。」

「動手1

聽得青衣女人此話,蕭炎再沒有絲毫遲疑,一聲低喝,洶湧的森白火焰猛地自體內暴涌而出,頓時,大廳之內的溫度,驟然提升。

腳尖猛的一踏台柱頂端,頓時,一條條裂縫,從腳尖之處,急速蔓延而開,最後竟然從一路擴散到了地面之上,巨大的台柱,頃刻間便是變得搖搖欲墜了起來。

藉助著彈射之力,蕭炎的身體,猶如那出膛的子彈一般,暴射向青衣女人。

在蕭炎的低喝落下之刻,海波東也是閃電出手,手掌快速的結出調動能量的手印,頓時,身前寒氣凝聚,十幾枚足有大腿粗壯的尖銳冰刺,憑空成形,在冰刺的尖端位置上,螺旋的雕紋,使得它看起來更具殺傷力。

袖袍輕揮,十幾枚巨大的冰刺,散射而出,遍布的範圍,剛好是將青衣女人能夠躲閃的空間完全覆蓋。

身形閃掠過半空,蕭炎那蘊含著森白火焰的拳頭,夾雜著一股音爆以及熾熱,狠狠的砸向青衣女人。

前有蕭炎,後有冰刺覆蓋,被前後夾擊的青衣女人沉吟瞬間之後,腳掌一跺,隨著喀嚓的聲響,腳下的木頭台柱,猛的暴射出巨大的木牆,與此同時,青衣女人右手擴張而出,五道翠綠色的荊刺能量長鞭,從指間暴射而出,長鞭飛舞間,將其整個身體包裹其中,而那些疾刺而來的冰刺,則也是被彈射了開去。

一拳將木牆轟得粉碎,蕭炎腳膝微彎,身體成弓形之狀,瞬間后,驟然拔高,閃電般的出現在想要破屋而出的青衣女人頭頂上,身體凌空翻滾,腳背在狠狠旋轉借力之後,帶著嗚嘯的破風之聲,重重的砸在了青衣女人肩膀之上。

「1

一擊中敵,黑袍下,蕭炎的臉色卻並未有絲毫喜意,因為在他的感知中,被他砸中的,似乎並非是人體。反而像是一截軟綿綿地朽木,並且,那朽木,竟然還將他所爆發而出的勁氣,反射了許些回來,使得蕭炎的身形,略微有些不穩。

「加瑪帝國的人,果然都不愛喜歡講理。這般暴力的傾向,難怪大陸上的強者,都說你們粗魯。」被蕭炎那砸中,青衣女人略微有些不滿的道。右掌猛的舉起,一股磅地綠色能量柱,對準蕭炎胸膛,噴射而出。

雙臂交叉在胸前,森白火焰。升騰而起,將那股能量柱盡數抵擋而下,雖然對方的攻擊並未給蕭炎造成傷害,可能量柱所蘊含的勁氣,依然是將他推射了出去。

「這裡是加瑪帝國,我並不想與你們爭鬥,雖然短時間內。我不可能擊殺你們二人,不過你們想要攔住我。也尚還差了點。」望著那推射而出的蕭炎,青衣女人嬌笑一聲。頭顱微微仰起,一股比海波東強悍地氣勢。猛的從其體內暴涌而出,頓時。大廳的那厚實天花板,轟然爆裂,木屑瓦片飛落間,露出了外面那蔚藍的天空。

「呵呵,告辭了,兩位放心吧,這小女孩,我並不會傷害她,類似墨家這種噁心的移植術,我還不屑用。」青衣女人笑道,一對翠綠色地鬥氣羽翼,在其身後迅速成形,然後對著天空之上,暴掠而去。

「玄冰盾,結1

望著那想要竄出大廳的青衣女人,海波東一聲低喝,頓時,天花板之處能量急速波動,寒氣以一種快得讓人心驚的速度閃電般的凝聚,最後,在下方那震撼的目光中,竟然是凝固成了一個足足幾十米寬大的冰盾,剛好是將天花板覆蓋。

「呵,好雄渾的冰系鬥氣,不過憑你二星斗皇地實力,還不足以攔截我。」面對著那龐大得有些駭人的冰盾,青衣女人淡淡一笑,右手閃電般地結出手印,而隨著她施展手印,其周身空間急速波動,眨眼時間,起碼上百條龐大的青色尖刺木樁,憑空出現,然後夾雜著兇悍無匹地勁氣,狠狠的撞在那冰盾之上。

「嚓…」在青色木樁一毫無停歇地衝撞間,堅硬的冰盾,裂縫逐漸蔓延,最後轟然爆裂開來。

「告辭了1冰盾破裂地霎那,青衣女人偏過頭對著那暴沖而來的蕭炎,嬌聲一笑,雙翼振動,暴沖了出去。

陰沉著臉盯著那迅速升空的女人,蕭炎背後微顫,一對寬大的紫雲翼,便是舒展開來,轉過頭,對著那閃掠上一處台柱的海波東輕喝道:「追1

說完,蕭炎便是率先展動雙翼,猶如大鵬一般,暴衝天際,對著那青色人影追了上去。

「呃…」站在木樁上,海波東望著那緊追而去的蕭炎,忍不住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略微有些遲疑,雖然先前看似在他們兩人的夾攻中,那位青衣女人應付得有些狼狽,不過海波東卻是清楚,那女人的實力,比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要強!

若是在以前,按照海波東的性子,是決計不可能幫蕭炎去對付一名實力極強的神秘強者,不過在今天,蕭炎卻是拿一枚復紫靈丹,徹徹底底的將他這名曾經的冰皇,給暫時的套在了他的身邊,並且成為了一名專用打手。

所以,想要儘快恢復巔峰實力,海波東也不得不緊跟著蕭炎,因此,心中在略微遲疑之後,海波東只得苦笑著召喚出寒冰雙翼,然後跟了上去。

隨著海波東的衝天而起,大廳內瀰漫的磅氣勢,才方才逐漸消散。

大廳內,所有人滿臉麻木的望著那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的厚實大廳,臉龐忍不住的抽搐著,這就是斗皇強者戰鬥的破壞力么?也…太恐怖了吧?

狼藉的大廳,眾人對視,心頭卻是逐漸泛起一抹滾燙與火熱,今日過後,這場三名神秘斗皇強者戰鬥的事情,恐怕將會在頃刻間,傳遍整個加瑪帝國!

而他們,則是第一批親眼見識到斗皇強者戰鬥的人!不管如何,日後,總是有了向人吹噓的本錢!

納蘭嫣然抬起俏臉,臉頰變幻著望著蔚藍的天空,半晌后,袖袍輕揮,轉身便是對著大廳之外走去。

「走吧,葛叔,這裡已經沒有停留的必要了,立刻回去稟報老師,讓她來查清楚這三位神秘強者的身份。」

望著納蘭嫣然那修長的背影,葛葉略微遲疑了一下,抬頭望著那破碎的天花板,腦海中,再度閃過先前那黑袍之下的驚鴻一瞥。

「絕對,絕對不會是蕭家的那小子1

狠狠的咬了咬牙,葛葉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深處的一道有些荒唐的念頭緊緊壓下,然後轉身行出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