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六十二章異火相融佛怒火蓮第三更3670的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二章異火相融佛怒火蓮第三更3670的加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這個近乎瘋狂的念頭一出現,便是讓得蕭炎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可任他如何壓制,那念頭,卻依然是攀繞在心間,無論如何,也是揮之不去,猶如魔障纏身……

在這般驅趕無效之下,蕭炎卻是在不自覺間,對這念頭逐漸著迷了下去,心中喃喃道,這若是能夠成功的話,恐怕破壞力,不會比焰分噬浪尺弱吧?

在蕭炎掙扎之時,一旁的海波東瞧得沉默的他,以為他是放棄了下來,當下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不管如何,面前的這八翼黑蛇皇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雖然他的確是留了幾手,可他與青鱗又不熟,所以也犯不著為了一個小女孩去冒這種險,蕭炎能夠主動放棄,倒是正合他意。

對面,八翼黑蛇皇微微甩動著巨大的尾巴,每一次巨尾的甩動,都將會在天空上造出一股不弱的狂風,可以想象,那巨尾之上,究竟蘊含著何種恐怖的力量。

「嘿嘿,怎麼?終於放棄了么?」三角形的巨大瞳孔瞥著對面沒有動靜的兩人,八翼黑蛇皇的笑聲,猶如那滾雷一般,在天際翻騰不休。

「放棄也好,盛得白白浪費氣力。」

笑了笑,八翼黑蛇皇微偏過頭,視線凝望著遙遠著天際,低聲喃喃道:「綠蠻那女人,想必應該已經到達安全地方了吧?我的攔截任務,也該結束了…」

轉過頭來,八翼黑蛇皇望著蕭炎,大笑的聲音中,不無嘲諷:「兩位。日後若是想不開,可以來找我白牙,我隨時等著,今天便不和你們玩了,不然等雲嵐宗那女人和那老妖怪一來,那可是真的是要走不掉了。」

說完,八翼黑蛇皇巨尾微微擺動,目光緊緊的盯著蕭炎兩人的一舉一動,身體緩緩地后移著。顯然,謹慎的他,並不願意將自己的後背,露給兩位斗皇強者。他雖然能阻攔兩名斗皇強者,可他卻並不能真正的擊敗蕭炎與海波東。

黑袍下,眼睛緊緊的盯著逐漸退後的八翼黑蛇皇,蕭炎心中掙扎的念頭,終於是猛的定了下來。雙手緩緩伸出黑袍,修長白皙的手掌,宛如女子一般,似乎不具備任何力量。

瞧得蕭炎地舉動。一旁的海波東一愣,旋即滿臉疑惑。

「嘿嘿。怎麼,還是不肯放棄么?雖然你擁有著一種異火。不過看你的模樣,似乎根本發揮不出它的力量1同樣是察覺到蕭炎地動靜。八翼黑蛇皇移動的身體也是立刻停止了下來,三角瞳孔緊緊盯著蕭炎。略微有些不耐的冷笑道。

沒有理會八翼黑蛇皇的諷刺話語,蕭炎雙手朝天,平放在身前,略微沉寂,左手之上,森白的火焰,翻騰而出,熾熱地溫度,將空間焚燒得略微有些扭曲與虛幻。

左手微微緊了緊,陰森的白色火焰,悄悄翻騰,釋放著一股兇悍能量。

巨大的三角瞳孔翻著許些譏誚的盯著蕭炎,八翼黑蛇皇並未有絲毫緊張,雖然異火極其讓他忌憚,不過不知為何,面前地這黑袍人,似乎卻並不能暢快淋漓的發出屬於它地力量,因此,八翼黑蛇皇,也並不是十分的懼怕。

三角瞳孔之中地譏誚,存在了片刻時間,在當蕭炎的右手之上,忽然再度騰升起一團青色火焰之後,巨大地瞳孔,猛然暴縮,一抹名為驚駭的情緒,極為人性化地出現在那蛇瞳之中。

「這…這……這也是異火?該死的,該死的!怎麼可能?你的體內,怎麼可能擁有兩種異火?」感受到那股青色火焰所釋放出來的恐怖溫度,八翼黑蛇皇獃滯了瞬間,旋即猶如被踩到了尾巴一般,龐大的身體弓了起來,尖銳的聲音,氣急敗壞的在天空中響了起來。

站在蕭炎身旁,海波東也是滿臉驚駭的望著蕭炎雙手上升騰的白青兩色火焰,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他自然是更加清楚的感受到兩團火焰中所蘊含的那股恐怖溫度,當下腳步不受控制的向一旁暴退了一段距離后,方才略感放心的停下身形。

「太不可思議了,這傢伙…竟然真的有能夠有兩種異火1

盯著蕭炎的雙手,海波東深吸了一口冷氣,心中猶如翻江倒海一般,以他的見識,還從未聽說過有誰能夠同時擁有兩種異火,要知道,異火天性霸道並且極具毀滅性,兩種異火間,根本是猶如宿敵一般極其不相容,若是兩種異火同時存在於一個人的身體之內,海波東只能想象到一種結局,那便是兩顆極不穩定的互相碰撞,最後的結局,自然是在燦爛的爆炸中,彼此毀滅……

海波東並不清楚蕭炎為什麼能夠同時擁有兩種異火,不過他卻是清楚的感覺到,在兩種異火出現的那一刻,它們體內本來還算溫順的能量因子,驟然變得暴躁了許多。

「這傢伙召喚出兩種異火,究竟是想幹什麼?」心中茫然的想著,海波東側著頭,望著那被掀開了一點的黑袍,那裡,少年清秀的臉龐上,似乎隱隱噙著一抹有些瘋狂的笑意。

望著蕭炎臉龐上的笑意,海波東打了一個冷顫,心頭不由自主的浮現一抹不安,雙翼微微振動著,寒冰鬥氣,在周身形成了一個圓形冰罩,將之包裹而進。

在蕭炎的對面,八翼黑蛇皇依然還是在氣急敗壞的謾罵著,顯然,蕭炎能夠同時擁有兩種異火的現實,讓得他頗受打擊。

沒有理會猶如一條泥鰍般亂蹦的八翼黑蛇皇,蕭炎目光緊緊的盯著手中的兩團不同顏色的異火,嘴角微微抽搐著,片刻后,把牙一咬,雙手攜帶著兩種異火。緩緩的對著中間靠攏著。

「靠,瘋子,瘋子!這傢伙絕對瘋了1

驚駭地望著蕭炎這一舉動,海波東與八翼黑蛇皇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大罵道,罵完之後,兩人還心有靈犀的暴退了一段距離,然後遠遠的看著蕭炎。

「混蛋,你死了誰給我煉製復靈紫丹埃」退後之時,海波東還在心中無奈的罵道。在他想來,即使蕭炎體內能夠同時存在兩種異火,可那也絕對不可能讓得兩種狂暴的異火互相接觸,而安然無事。

兩人的罵聲。沒有讓得蕭炎有任何遲疑,在他的瘋狂念頭中,既然焚決能夠吞噬多種異火,那麼將這些異火溶合起來,想必應該也並不困難吧?

一種異火的力量。便是能讓得斗皇強者忌憚,若是兩種異火揉合在一起,彼此相觸間所爆發出來地力量,那絕對將會是翻倍暴增!

這是一次瘋狂的實驗。當然,雖然極具風險。可若是真的成功,那麼蕭炎。就真正的擁有一種即使是斗皇強者,也驚恐不已地恐怖殺傷技了。

「媽的。這東西如果成功了,那也算是我自己創造出來。並且獨一無二的鬥技了吧?」心中這般有些神經質的喃喃道,蕭炎雙手顫抖著,青色火焰與森白火焰,緩緩的開始了接觸。

「轟1

火苗剛剛接觸地瞬間,一道悶雷般的聲響,便是從蕭炎掌心中爆發而出,頓時,他的雙手,便是皮開肉綻,鮮血橫流,看著架勢,若非是手掌有著鬥氣保護,恐怕當場就得被炸斷。

強忍著手掌上傳來的劇痛,蕭炎漆黑地眸子中,左邊繚繞著白色火焰,右邊繚繞著青色火焰,青白交替,顯得極為詭異與陰森。

咬著牙,蕭炎不去管那因為兩種異火的碰撞所散發出來地恐怖能量,而導致開始扭曲的空間,雙手死死地對著中間合攏著。

雙掌間的距離,不過半公分而已,可這半公分,卻是讓得蕭炎將體內細胞中地每一絲力量,都完全的調動了出來,方才能夠使之緩緩而行。

八翼黑蛇皇死死地盯著那猶如瘋子一般的蕭炎,雖然明知道在這種情況下,留在這裡有些不妥,不過對蕭炎能夠同時擁有兩種異火頗為嫉妒的他,卻是堅持的留了下來,他要親眼看著這狂妄的傢伙,被他自己玩得屍骨無存!在這鬥氣大陸上,他從未聽說過,有人能夠這般使用異火!

鮮血從掌間不斷溢流而下,青白兩色火焰,開始逐漸的壓縮,不過顯然的,在壓縮的同時,蕭炎也是在承受著兩股異火的反噬,在某一刻,蕭炎終於是一聲悶哼,一口鮮血噴射了出來,落進火焰之中,頃刻間便是被焚燒成虛無。

咬著牙,蕭炎執著倔強的望著兩股互相纏繞的異火,他心中清楚,自己這般舉動,無疑是極蠢的,不過在經過瞬間的沉吟之後,他卻依然是這般我行我素的進行著,他的心中,有著屬於自己的執念。

從接觸到葯老開始,凡是遇到不可敵的對手,他似乎都是依靠著葯老的力量,最後方才死裡逃生,對於蕭炎來說,他並不喜歡這種感覺,或許葯老嘴上沒有說,可蕭炎也能夠模糊的知道,他似乎也並不太願意看著自己只要是一遇見強敵,便是依靠著他的力量來逃生。

蕭炎是一個執著的人,甚至有時候,能夠將這種執著當成是一種偏執,而現在,有點鑽牛角尖的蕭炎,便是陷入了這種偏執之後。

在這種狀態下,蕭炎很想試試,憑自己的能力,能否製造出即使是葯老,也為之側目的恐怖力量。

蕭炎全身上下,似乎除了焚決以及青蓮地心火之外,其他的,都沒有這種資格與潛力……

青白兩色火焰,當彼此接觸到每一個臨界點之時,卻是無論蕭炎如何壓縮,都不肯再融合下去,並且,隨著蕭炎不甘心的狠狠壓迫,兩團火焰之中的能量,也是開始逐漸的狂暴了起來。

「1

又是一道悶雷炸響,蕭炎的虎口,直接被蹦得裂了開來,低頭望著那猶如一個電球一般,不斷的閃爍著青白兩色電芒的火焰團,蕭炎瞳孔微微緊縮,他知道,這是能量狂暴得即將爆炸的前兆…

「蕭炎,該死的,趕緊把它們消散,再下去,要炸了1察覺到蕭炎周身那狂暴的天地能量,海波東急喝道。

「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1感應著那些狂暴能量因子,八翼黑蛇皇,卻是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沒有聽取海波東的意見,蕭炎眼睛死死的盯著手中狂暴的青白火焰團,隨著精神的極度聚中,在某一刻,天地似乎驟然間安靜了下來,連風聲,也是消失了下去。

在這一瞬間,蕭炎眼瞳之中,忽然突兀的湧上一團茫然,然而他的指尖,卻是在此刻變得猶如穿葉摘花一般靈活了起來,十指在火焰團中急速點動著,一絲絲由焚決運轉出來的鬥氣,灌注其中……

隨著焚決鬥氣的灌入,狂暴的火焰團,竟然是逐漸的安靜了下來,兩色火焰微微蠕動,最後在海波東與八翼黑蛇皇震撼的目光中,緩緩的凝聚成了一個僅有蕭炎巴掌大小的青白蓮座……

在蓮座成形的霎那,蕭炎一顫,低頭凝望著手中的青白蓮座,低聲喃喃道:「成功了么?佛怒火蓮?」

話音落下,蕭炎的臉龐急速慘白,眼中的那股茫然,驟然消退,與此同時,他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手中的青白火焰蓮座,狠狠的甩向了遠處那處於震撼中的八翼黑蛇皇。

青白兩色火焰蓮座,悄無聲息的劃過虛空,沿途連一點點風聲都未曾帶起,然而,就是這般輕飄飄的姿態,卻是讓得八翼黑蛇皇,鱗片,猛的倒立了起來…

青白兩色火焰蓮座,急射向八翼黑蛇皇,不過就在它即將到達後者二十米範圍之時,平靜的蓮座猛然變得暴動了起來,蓮座一收一縮,旋即膨脹開來,緊接著……

一道不受控制的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在虛空之上炸響開來…

「轟1

毀滅般的能量,從虛空擴散而出,虛無的空間,在此刻泛起了陣陣漣漪,不遠處的一處高聳入雲山峰,漣漪擴散而過,山峰轟然爆裂,斷裂之處,光滑如鏡。

在距離鹽城千里之外的兩處相反方向,兩道閃掠的光影,猛然停頓天空,豁然抬起頭望著視線不可及之處,一張蒼老如樹皮般的臉龐與一張雍容高貴的美麗容顏,遍布著震撼與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