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六十三章恐怖的破壞力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三章恐怖的破壞力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燦爛的青白焰火。在蔚藍的天空之上爆炸開來。宛如火浪一般。席捲天空。霎時間。這片天的。溫度驟然升高了許多。

鹽城之中。無數人皆是傻傻的抬頭望著天空上席捲而過的恐怖火浪。即使是相隔千百米的距離。可那股熾熱的火浪。依然是讓的人大汗淋漓。

喏大的城市。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是口乾舌燥的咽了一口唾沫。一股驚粟。從內心深處蔓延開來。若是這股火浪距鹽城的再低一些的話。恐怕現在。這裡早就被摧毀成一片平的了吧?

「這就是斗皇強者的破壞力?真是恐怖礙…」打了一個冷顫。眾人在心中無力的呻吟道。

蔚藍的天空上。火浪成漣漪狀暴涌而出。以爆炸點為中心。其周圍所有範圍的生物。都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青白火浪。逐漸的蔓延到幾百米之外。方才逐漸消散。天空中。兩人一獸。皆是變的極其狼狽。

那體型龐大的八翼黑蛇皇。因為體形以及距離爆炸點最近的緣故。他所遭受到的衝擊。無疑是三人中最劇烈的。在那股席捲而出的毀滅火浪之中。八翼黑蛇皇身體上那些堅硬的鱗片。徹底的被蹦碎了將近一大半。黝黑的身體之上。殷紅的鮮血不斷從滲透而出。然後猶如下雨一般。不斷的滴落而下。破碎的鱗片下。幾道肉眼可見的恐怖傷痕。蔓延而出。幾乎遍布了他的整個背面身體。一眼望去。似乎還能隱隱的看見那森森白骨。

八隻翼翅。也是直接被粗暴的炸爛了三隻。還有一隻僅存半邊翼翅。鮮血橫流。巨大的三角眼瞳之中。嘲諷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徹徹底底的驚駭。凄慘而狼狽的模樣。再沒有半點先前的的意與囂張。

在距離八翼黑蛇皇頗遠的的帶。一個通體雪白的冰層罩。緩緩的破裂了開來。碎冰掉落而下。最後。露出其中那黑袍幾乎已經被焚燒殆盡的蒼老身影。

此時的海波東。臉色一片蒼白。嘴角還隱隱存有幾分血跡。隨手抹去嘴角的血絲。他的手掌。不知覺的有些顫抖。在先前的那股恐怖爆炸中。海波東幾乎是拼盡自己所有的力量。方在在那般短暫的時間中。凝結出四十多層堅硬的鬥氣冰層。然而。這些看似堅不可摧的防禦。在那極具毀滅性的青白火浪下。卻是幾乎被摧枯拉朽一般的盡數摧毀。當火浪穿梭過後。四十多層防禦力驚人的鬥氣冰層。卻是僅僅是餘下了那即將到達極限的最後一層……

「這個…瘋子。瘋子。竟然敢這麼亂來1想起先前若是自己防禦破碎之後的凄慘下常海波東臉色鐵青。嘴唇一陣哆嗦。聲音嘶啞的罵道。

然而雖然嘴上在謾罵著。不過連海波東自己都是未曾發覺。自己內心深處。竟然是對那年齡不過二十的少年。產生了許些恐懼。

罵了一陣后。海波東目光在半空中掃動著。最後停留在了那懸浮在半空中。不知死活的蕭炎身體上。

此時的蕭炎。身體上的黑袍也是被摧毀了將近大半。那當初雲芝所贈送的海之心甲。此刻。也竟然是被崩裂了開來。一大塊淡藍色的碎甲。緩緩飄落而下。露出其下那被炙烤的有些火紅的身體。

背後雙翼輕振。海波東閃現在蕭炎身旁。望著他那副昏迷凄慘的模樣。旋即瞟過那淡藍色的內甲。眼中閃過一抹詫異。這東西的防禦力。倒是讓的他有些意外。

顯然。先前的那股恐怖爆炸力。若非是有著這內甲的保護。現在的蕭炎。說不定早就被當場給震死了。

「這瘋子。第一次使用兩種異火。便敢將他們融合在一起。這下倒好。製造出來的東西。連你這主人也不認識了吧。唉。若死在自己手中。這還真是一大奇聞了。」望著蕭炎那生死不明的狀態。海波東苦笑著搖了搖頭。手掌抓著蕭炎的手臂。粗略探測了一番。微微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搞出這般恐怖的破壞。原來也並非是沒有代價。現在蕭炎的身體。幾乎是到了一個瀕臨殘破的的步。這還是海波東第一次看見這猶如蟑螂命一般強硬的傢伙。變的這般虛弱。

「為了我復靈紫丹。你可不能就這樣隨便的掛了埃」一手扶著蕭炎。海波東喃喃道。

「該死的。該死的傢伙。你這個瘋子。大爺我最討厭和你們這種瘋子戰鬥了。一群王八蛋。混蛋…」遙遠處。八翼黑蛇皇也終於是回復了清醒。感受到體內那股重傷狀態。他哆嗦著巨大身體。破口大罵道。八翼黑蛇皇心中清楚。先前若非蕭炎是因為第一次使用那詭異的青白火蓮。而導致準確度與控制度不精確的話。他絲毫不懷疑。現在的自己。恐怕將會直接進入深度重傷層次。到時候。輕則實力大降。重則。當場隕落!

望著那雖然重傷。可似乎依然還有些能量的八翼黑蛇皇。海波東臉色微沉。將蕭炎護在身後。體內殘餘的冰系鬥氣。緩緩的流淌著。隨時準備應付著這暴怒中的八翼黑蛇皇。

然而。就在海波東準備著戰鬥之時。那八翼黑蛇皇在暴跳如雷的罵了幾聲后。卻是縮著身子不敢再接近蕭炎兩人。這般的對恃了幾分鐘后。八翼黑蛇皇殘餘的翅翼忽然猛的一振。旋即在海波東那錯愕的目光中。掉頭就跑。

「媽的。這個瘋子。算老子怕你了。以後有你這瘋子在的的方。老子可不來湊熱鬧了。瘋子。真是瘋子。這次大虧了。綠蠻那女人若是不增加報酬。老子就掀了她的的盤…」八翼黑蛇皇龐大的身體對著天際急速飛掠而去。充斥著后怕的罵罵咧咧聲音。在天際之上。不斷的回蕩著。

愕然的望著那竟然是選擇了逃竄的八翼黑蛇皇。海波東在愣了愣后。旋即哭笑不的的搖了搖頭。他此時的狀態。若是和這位六星斗皇實力的異獸戰鬥的話。恐怕占不了什麼上風。更何況。他還的保護昏迷的蕭炎。所以。瞧的八翼黑蛇皇自己選擇退卻。海波東倒是大鬆了一口氣。

「唉。今日之事傳出去后。恐怕你小子即使是在鬥氣大陸上。都是有著一些名氣了。一招將凶名赫赫的八翼黑蛇皇嚇的掉頭逃竄。這可是連皇室的那個老妖怪。都沒有這般魄力埃」轉過頭。望著臉色蒼白。陷入昏迷狀態的蕭炎。海波東羨慕的嘆道。

「唉。恐怖的異火…瘋狂的小子。」

再度為先前那股毀滅般的能量驚嘆了一番。海波東眉頭忽然一皺。抬起頭。目光在東西兩個方向掃了掃。那裡。兩股雄渾的氣息。正在急速的飛掠而來。

「這兩個傢伙。終於是過來了么…聽蕭炎以前的意思。似乎和雲嵐宗有些恩怨。那還是先帶著他離開這裡吧。」略微沉吟了一下。海波東目光在下方瞟過。然後一把夾著蕭炎。背後寒冰雙翼一振。身體化為一道流光。迅速的對著天際之邊閃掠而去。

隨著海波東的消失。這片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大戰的天空。終於是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然而平靜持續了十幾分鐘。兩道流光。便是從東西兩個方向急速飛掠而來。最後停在了天空上先前大戰的的所。

流光消散。一老一女的身形現了出來。老人身穿一套普通黃衣。鶴髮童顏的模樣。倒頗有幾分清逸之感。眼睛掃視間。頗具威嚴。女人一身金色鑲紫緊身錦袍。三千青絲。被挽成鳳凰長鳴之狀。隱隱透著一分難以掩飾的高貴。容顏恬靜美麗。猶如幽山中的一輪清泉。讓人在因為其身份高貴而心懷敬畏時。卻又忍不住的生出一分旖念。

「呵呵。雲韻宗主。幾年不見。風系鬥氣倒是越來越精純了。這般速度。老夫是望塵莫及埃」望著那雍容高貴的錦袍女人。老人大笑道。

「加老的破山鬥氣。也是越來越霸道了呢。隔著老遠。雲韻便感覺到了那股霸道氣息呢。」錦袍女人。微笑道。

「唉。老咯。比不的你們這些年輕人。」笑著擺了擺手。被稱為加老的老者。目光環視了一圈周圍。當其目光掃到那被蹦碎的巨大山峰之後。眼瞳微縮。輕笑道:「看來我們錯過了一次盛會埃」

「先前。這裡出現了四股不同的斗皇氣息吧?」錦袍女人黛眉微皺。道。

「嗯。有兩道氣息。應該不是加瑪帝國的強者。至於另外兩道與他們對戰的人。我卻不太清楚究竟是否是加瑪帝國的人。畢竟的域這般大。一些老傢伙。也總喜歡隱匿。至死都不出現。」老者笑了笑。臉龐逐漸有些低沉。道:「不過先前的那道能量爆炸。卻是有些駭人埃我想。恐怕是我。面對著那種能量爆炸。也只有重傷的下場吧。」

「不知道加瑪帝國什麼時候又出現了此等強者。唉。若是有機會。一定要結識一番。」老者有些惋惜的道。

錦袍女人笑著點了點頭。美眸隨意的在的面上掃過。片刻后。忽然輕咦了一聲。玉手對著的面一招。頓時一片淡藍色的金屬片。便是迅速射上天空。被她牢牢的抓在手中。

「這是…」翻看著這塊有些眼熟的淡藍金屬片。片刻后。錦袍女人俏臉猛的一變。失聲喃喃道:「海之心甲?」

現在票數是314。距離370僅僅只有幾十票了。諸位弟兄。能不能第三更。便看大家了。另外。今天七夕節。祝斗破的書友。有情人終成眷屬。現為光棍的土豆。正在這個可悲的節日孤獨的碼字。淚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