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七十二章解決隱患離開之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二章解決隱患離開之前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轟然的爆炸聲,在訓練場之上響徹而起,雷鳴般的炸響,讓得眾人不由自主的捂上了耳朵,半晌后,方才心有餘悸的互相對視了一眼,將目光投向那漫天灰塵的場中。

場內,蕭炎緩緩的平息著急促的呼吸,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先前的那個山寨版佛怒火蓮,對於鬥氣以及靈魂力量的需求,雖然比不上上次那般恐怖,不過卻同樣是不容小覷。

「以這個需求量,恐怕僅僅只能夠使用出三次,便得將體內的鬥氣全部揮霍殆盡吧?」感受著體內銳減的鬥氣與靈魂力量,蕭炎低聲喃喃了一聲,旋即抬起頭,望著對面那繚繞灰塵,袖袍輕揮,一股勁風憑空湧現,然後洶湧而出,將那瀰漫的黃塵,盡數吹拂而去。

隨著灰塵煙霧散去,一個頗為刺激眼球的龐大深坑,頓時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內,當下,訓練場之外的眾人眼角皆是忍不住的跳了跳。

深坑深達四五米,面積也頗為不小,在深坑的邊緣處,一道道粗壯的裂縫,猶如蜘蛛網一般,不斷蔓延而出,幾乎遍布了廣場的一半。

「人呢?」蕭炎目光在周圍掃了掃,卻並未看見羅布的身影,當下眨了眨眼睛,愕然的道。

「咳,咳…」就在蕭炎錯愕之時,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忽然從深坑之中傳出,旋即一掌緩緩的探了出來,撐著地面,最後一具全身焦黑的人影,艱難的爬了出來,看其體型,似乎正是先前的羅布。

此時的羅布,不僅全身焦黑。而且原本身體上所召喚而出的堅固鬥氣鎧甲,也是布滿了一道道拇指大小地裂縫,身體微微抖動著,那已經進入極限狀態的鬥氣鎧甲,終於是發出一道嚓的輕微悶響,旋即那副頗為威武的鬥氣鎧甲,便是緩緩的脫離了羅布的身體,露出其下那慘白而泛著驚恐的臉龐。

望著那全身猶如是從黑炭中滾過一圈的人影,蕭炎試探的道:「羅布先生?沒事

聽得蕭炎地發問。羅布緩緩的抬起頭,瞧著少年那張清秀的臉龐,身體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慘白的臉龐擠出一抹極為難看的笑容:「蕭炎團長,你那攻擊若是再距離近一點,現在的我,恐怕便是得當場屍骨無存了。」

望著那渾身氣息降至最低點的羅布,蕭炎心中清楚。雖然有著鬥氣鎧甲地防禦。不過他卻並未選擇閃避,就那般猶如木樁一般站在原地,任由火蓮射來,然後在身前爆炸,這般顯得有些笨蛋地行止,所需要承受的爆炸力,無疑是極為龐大的。因此,即使此時蕭炎的實力,僅僅只是六星斗師,可身為四星大斗師的羅布,卻依然是在這場爆炸了足以讓得他失去戰鬥力的重傷。

眼角下瞟,瞧得那雙掌間流淌著殷紅鮮血的羅布,蕭炎眼眸中不可察覺地微微柔和了一點,緩緩走上前來,輕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微笑道:「抱歉,第一次改造這東西,下手沒有輕重。」

「呵呵,不礙事,休息幾天應該就沒問題了。」

當了十幾年的傭兵團長。羅布倒是頗為敏感的察覺到了蕭炎那多出了一分柔和。當下心中隱隱的有些喜意與激動,他心裡清楚。自從上次沙之傭兵團對漠鐵傭兵團差點造成滅團之禍后,這位看似和善地少年,心中便是一直對自己有著幾分敵意甚至…殺意。

同時,羅布心中還更清楚,若非是蕭炎想要在短時間內擴充漠鐵傭兵團的實力,那沙之傭兵團的下場,絕對難逃滅團的下場,見識過後者面無表情的將活生生的人製造成冰雕的羅布,並不懷疑這位年齡並不大的少年,有著這麼一顆狠辣的心。

雖然如今沙之傭兵團被併入了漠鐵傭兵團,可羅布能夠感覺到,蕭炎對他的戒意與懷疑並未減少,而對此,羅布也只得苦笑,在漠鐵傭兵團地這一個月時間中,他更加清楚地了解了蕭炎的能耐,在這種近乎恐怖實力壓迫之下,他原先心中地那一簇簇有些反叛的想可以說,現在的羅布,在心中,已經是開始逐漸的把自己當成是漠鐵的成員,而非再是沙之傭兵團的團長…

不過雖然他心中是有著這般想法,可蕭炎卻依然是提防著他,這讓得羅布心中實在是有些無奈與苦澀,當然,他也清楚,這是人之常情,怪不得誰。

然而就在他以為蕭炎的這種偏見會一直持續下去時,先前蕭炎那忽然變得柔和起來的眼光,卻是讓得羅布在愣然之餘,略微有些激動的知道,這一次自己甘心冒著生命危險當靶子的舉動,竟然是誤打誤撞的使得蕭炎對他的戒意,削減了許多。

「這傷,值了礙」心中這般喃喃道,羅布蒼白的臉龐上,湧上一抹略顯激動的紅潤。

手掌輕拍了拍羅布的肩膀,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瓶高級療傷葯,將之遞向他,笑道:「先把傷弄好吧,等傷好以後,你便是漠鐵傭兵團的真正核心高層了,以你的實力,所需要擔負的責任,可並不小,漠鐵現在正是發展期,你日後,可得多多勞累了

蕭炎的這番話,無疑是真正的開始對羅布有了信任。

所以,聽得這話,羅布那接住療傷葯的手掌都是打了個哆嗦,別人的信任,或許他不會太過在乎,可對於強者,特別是蕭炎海波東這種超級強布感到激動與榮幸。

「團長請放心,我會讓得從沙之傭兵團過來的弟兄,真正的成為漠鐵的人。」緊緊握著玉瓶,羅布身體對著蕭炎微微彎曲,有些激動的道。

「只要你能將心思用在漠鐵傭兵團上,相信我,日後,你所得到的好處,將會讓你難以置信。」望著那激動得表明著忠誠的羅布,蕭炎笑了笑,若有深意的笑道。

聽得蕭炎這略帶神秘的笑語,羅布一愣,旋即恭聲應

「呵呵,你儘快把傷勢養好吧,明天我和海老便會離開石漠城,你在漠鐵實力最強,所以,離開的這段時間,或許便需要你多多照看一下漠鐵了。」蕭炎輕聲道。

「離開?」聞言,羅布有些詫異的問道。

「去帝都,那裡,有些事情,等著我去辦。」蕭炎隨意的笑了笑,再次拍了拍羅布的肩膀,旋即轉身對著訓練場之外緩緩行去。

望著黑衫少年那沉穩的背影,羅布咳嗽了幾聲,平息了激動的心情后,重重的點了點頭。

在廣場邊緣處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蕭炎來至蕭鼎兩人身旁,對著依然是滿臉驚嘆的兩人笑道:「還不回神?」

「小傢伙,原本以為你選擇羅布萊當靶子,是隨意而為,沒想到,你竟然會藉此一內最大的潛在威脅給妥善辦理了。」蕭鼎掃了一眼場中的羅布,對著蕭炎低聲道。

蕭炎微微一笑,並沒有否認自己的用意,抬頭望著那緩緩從天空上落下來的海波東,輕聲道:「沒辦法,明天我和海老便要離開石漠城了,不想點辦法把一些隱患解決了,實在不能安心脫身。」

「明天便要離開了?這麼快?」聞言,蕭鼎與蕭厲一愣,皺眉問道。

「是啊,原本一個月前就準備去帝都,可因為傷勢的緣故,拖延了這麼久,現在,可不能再拖了埃」蕭炎微笑道。

「一個月後,真的打算上雲嵐宗?」望著蕭炎那微笑的臉龐,蕭鼎忽然聲音有些低沉的問道。

「嗯,那裡,必須去1蕭炎抿著嘴,微微點了點頭,緩緩的聲音,堅定得沒有絲毫動遙

「雲嵐宗,那可是一個大傢伙,不好對付礙…再說,墨家大長老墨承死在你手中時,雖然當時你隱匿了身份,不過若是再次出現在雲嵐宗,難免身份會被識破,到時候,就算你成功的擊敗了納蘭嫣然,恐怕雲嵐宗那些老不死的,也不會輕易讓你毫髮無損的下山。」蕭鼎擔憂的道。

「如果到時候他們真要這般,那便準備斗個魚死網破吧…」蕭炎淡淡的笑了笑,抬石上的海波東,聳了聳肩,笑道:「海老,你說是吧?」

「你大哥說得沒錯,雲嵐宗可不好對付礙」瞧得蕭炎望來,海波東苦笑道:「唉,隨你吧,誰讓我被你框住了,一年的保鏢,唉,現在看來,你這傢伙,似乎早就是在算計我了。」

「呵呵,送上門來的斗皇強者,若是任由海老一桑那我不是大罪過了?」瞧得海波東無奈的臉色,蕭炎玩笑道。

聞言,海波東也只得苦笑搖頭。

蕭炎伸手從一旁的樹枝上摘下一片樹葉,放進嘴中微微嚼動著,任那股淡淡的澀味在嘴中瀰漫開來,轉頭望著遙遠的北方,那裡,便是坐落著加碼帝國的龐然大物,雲嵐宗。

「到時候看吧,若他們真要逼人太甚,那即使是拼著再度重傷,那我也只有在雲嵐宗上面來一朵正版的佛怒火蓮了

少年平靜的喃喃聲音,讓得一旁海波東的臉龐,更是湧上一股無奈,苦笑著搖了搖頭,嘆息道:「真是個瘋子…遭惹上你,即使是以雲嵐宗的實力,那也是夠嗆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