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七十四章米特爾拍賣場故人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四章米特爾拍賣場故人二合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該死得。以後再也不坐這破東西了。這滿吞吞得速度。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行出人流擁擠得飛行運輸行。海波東深深得吸了幾口清新得空氣。低聲咒罵道。

望著臉色不太好看得海波東。蕭炎笑了笑。抬起頭。目光在這座宏偉得帝都中掃過。忍不住得讚歎了一聲。如此龐大得規模。在蕭炎所見過得城市中。論起雄偉與面積。這加瑪聖城當屬第一。

「不愧是加瑪帝國得帝都埃倒真是霸氣絕倫。」嘴中發出嘖嘖讚歎聲音。蕭炎笑道。

海波東沒興趣看那些無聊得建築。視線在周圍掃過。忽然問道:「你什麼時候去雲嵐宗?」

「半個月後吧。」蕭炎沉吟著算了一下距離三年之約得時間。道。

「還有那麼久?那我們現在去哪?」聞言。海波東眉頭微皺。旋即無奈得道。

「嗯!先去帝都得拍賣場看看吧。那裡是加瑪帝國最大得交易場所。應該有著一些我們需要得東西。然後么再去一趟煉藥師公會總部吧。」蕭炎磨挲著下巴。微笑道:「這一屆得煉藥師大會將會在那裡舉辦。我想過去看看再者。煉藥師最喜歡收集各種各樣得珍惜藥材。說不定。在那裡。你能尋找到復靈紫丹所需要得材料。」

「嘿嘿。也好。這煉藥師大會可是加瑪帝國難得一遇得盛會。錯過了倒也可惜」對於蕭炎得安排。海波東並未有所反對。摸著花白鬍須。頗有興趣得笑道:「不過這煉藥師大會。你倒是很值得一看。那對於一名煉藥師來說。撇開可以與同行交流之外。同時意義也有些非同凡響。只要誰能夠在那裡展露頭角。那前途可真是。難以估量1

「每屆得煉藥師大會。都會引起很多龐大勢力得關注。而那些煉藥術不錯得煉藥師。則是這些勢力爭先搶奪得香饃饃。嘖嘖。那待遇。簡直是讓人眼紅得有股殺人得衝動。」

聽得海波東這略帶誇張得話語。蕭炎笑了笑。卻是微微搖了搖頭。道:「煉藥師本來就是一個走到哪都是香饃饃得特殊職業。雖然或許被那些龐大勢力收攏了過去會獲得極為不錯地待遇。可畢竟是有些限制自由。不太划算」

「不划算?怎可能?你知道古河吧?」聽得蕭炎這話。海波東翻了翻白眼。撇嘴道。

「丹王古河嘛。這加瑪帝國恐怕還真沒人不知道。」蕭炎聳了聳肩。淡笑道。他不僅知道。而且還和他間接得交過手。

「他就是上上屆煉藥師大會最大地一匹黑馬。在那之前。古河這個名字。可沒多少人知道。而自從在大會中嶄露頭角之後。他便是被雲嵐宗得上任宗主看中。然後聘請他為雲嵐宗得長老當時得古河。僅僅只是四品煉藥師。可這些年下來。在雲嵐宗那龐大得財力支持下。卻是生生得提升了兩品。而且名聲也是從當年得名不經傳。成為如今人人敬畏得丹王。」海波東嘿嘿笑道:「所以。若非是雲嵐宗得緣故。他想要到達如今地實力。恐怕至少得延長二十年。」

蕭炎眉頭略感詫異得挑了挑。沒想到那古河。竟然也是這般出頭得。

「煉藥師得確是一種稀有地職業。不過同樣他們也是一種極為燒錢得職業。雖然煉藥術極其講究天賦。可若是沒有源源不斷得藥材支持。天賦再高。也難以快速得提升煉藥術得等級可若是背後有著一個龐大得可以提供源源不斷得藥材支持得勢力。那他們則是能夠靜下心來。省去四處奔波。尋找藥材得時間。這般專心之下。所取得得成果。自然是比那些自由煉藥師要更豐富一些因此。也有很多煉藥師。便是想在這煉藥師大會上。找到一個能夠供他們揮霍地財主。」兩人緩緩地行走在人來人往得街道上。海波東雙手插在袖間。懶懶得道。

「或許吧。不過我對那東西。沒啥興趣。」蕭炎聳了聳肩。有著葯老這位經驗極為老到得老師在一旁指導。蕭炎所行走得彎路。無疑是極少得。因此。他才能夠在短短三年之中。從一名連草藥都不能熟識得少年。成為一名年輕地二品煉藥師。而也正是這樣。所以他並不清楚。普通地自由煉藥師。想要快速提升實力。是何等得困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著他這般幸運。

「當然。以你地煉藥術。在這加瑪帝國。就算是雲嵐宗。也沒那資格來聘請你。」海波東搖了搖頭。笑道。一名都能煉製六品丹藥得高級煉藥師。別說是在這加瑪帝國。就算是放到鬥氣大陸之上。那也是能夠混得風生水起。

蕭炎微微笑了笑。並未接過話頭。排除掉葯老得緣故。他得本身級別。僅僅只是二品煉藥師。當然。經過近一年得大漠苦修。如今擁有青蓮地心火得他。雖然自信若是比起煉藥術。不會遜色於一名三品煉藥師。不過他也清楚。即使是一名真正得三品煉藥師。可對於海波東這種斗皇強者所產生得吸引力。卻依然是微乎其微。

海波東能夠一直跟在蕭炎身旁轉。並且甘心自降身份當保鏢。那是因為他自以為蕭炎能夠煉製六品丹藥。因此才會狠下心來。答應後者護衛他在雲嵐宗時得安全。

如果日後海波東知道了事實。而且當時葯老又還未蘇醒。憤然離去是校若是一個想不開。說不定還會強行脅迫蕭炎將那些神秘殘圖交還回去。畢竟。合作。一般都是建立在雙方實力相差不遠得前提之下。而蕭炎一名斗師以及二品煉藥師。明顯沒有與斗皇強者合作得資格。

「唉。看來讓老師蘇醒得事情要盡量提快了埃不然一旦海波東湊齊了藥材。到時候讓我如何來煉製那五品丹藥?」心中嘆了一口氣。蕭炎忽然發現。沒有葯老在身邊。現在尚還處於脆弱階段得他。竟然是處處受制。

畢竟。蕭炎所接觸得強者。實在是有些遠遠高於他真實實力所能接觸得界面。誰能想象。一名斗師。竟然能在斗皇強者這個位面中。混得如此強悍?

若是換成常人。憑藉斗師得實力。想要讓得一名陌生得斗皇強者跟在身旁當保鏢。那無疑是一件異想天開得事情。可擁有著葯老相助得蕭炎。卻是能夠開這作弊器。率先接觸到這些超級強者可也正是因為這樣。面對著這些超級強者。沒有太強真實實力得蕭炎。需要隨時小心翼翼。並且強裝從容地應付著。不敢露出絲毫得馬腳。

「唉。實力啊只要我能達到斗王級別地層次。想必便能跟上藥老得腳步了。到時候。也不必干這些狐假虎威得事情了」心中苦笑得輕輕呢喃著。海波東得笑聲。卻是忽然將蕭炎得沉吟打斷了去。

「嘿。拍賣場到了1

聞言。蕭炎腳步緩緩停下。抬起頭望著那出現在街道盡頭得龐大建築物以及特殊標誌。臉龐上不由得湧現一抹驚詫。搖了搖頭。嘆息道:「不愧是特米爾家族得總部埃這般規模。簡直遠非烏坦城得分會可以比喻。」

「嘿嘿。特米爾家族可是加瑪帝國三大家族之一。歷史悠久。底蘊雄厚。即使是鹽城地墨家。與他們比起來。無疑只是一個爆發富而已。」海波東笑道。話語中對那想要稱霸帝國東北省份得墨家。頗感不屑。一個家族。最強者僅僅是一名斗靈級別。這種實力。還想妄圖稱霸。當真是不自量力。若非是有著雲嵐宗做後台。那墨家。早就被一些看其不順眼得強者給暗中解決了。

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望著那猶如一個無底洞一般。將那些源源不斷得人流吞噬而進地龐然大物。雙手輕輕插進袖袍之中。偏頭對著海波東輕聲道:「走吧。進去看了一看這所謂得帝國第一拍賣常究竟有何了不起之處。希望能找到我們所需要得東西吧。」

說罷。蕭炎率先領頭對著青石鋪就而成得寬敞街道盡頭緩緩行去。其後。海波東緊緊相隨。

逐漸行近那龐大得米特爾拍賣常蕭炎臉龐上得驚訝。也是越加濃郁。身體猶如游魚一般。順利得在擁擠得人流中穿梭而過。

蕭炎面無表情得在人群中穿梭著。偶爾袖袍輕揮。頓時。柔軟地袖袍。便是被薄薄地鬥氣所覆蓋。旋即狠狠得甩在那從人群中詭異對著自己手指上納戒伸來得手掌之上。

每一次袖袍得揮下。那些手掌上。都會猛然間血紅一片。

淡淡得瞥著那些抱著手掌痛得抽冷氣得人。蕭炎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這種伎倆。當初在烏坦城管理自家坊市時。他便是司空見慣。

沒有過多得理會這些蒼蠅。蕭炎身形微晃。終於是穿梭過那擁擠地門口。在大門旁那些目光猶如鷹鷲般毒辣地守衛巡視下。從容得行了進去。

進入拍賣常柔和地目光傾灑而下。外界得那些喧鬧之聲。似乎也是在此刻被隔絕了開去一般。短短几米距離。卻是猶如相隔兩重天地。

緩緩得停下腳步。蕭炎目光四處掃了掃。頓時嘴巴微張。滿臉驚異得望著那猶如一個水晶城市般得龐大大廳。

在大廳內部。面無表情。全副武裝得護衛隨處可見。這些護衛胸口上都佩戴著米特爾家族得徽章。顯然。他們是米特爾家族得直屬力量。

在蕭炎進入大廳得之時。他清楚得感覺到。有不下於二十道尖銳得目光。從自己身體上每個部位掃過。好半晌后。這些尖銳而毒辣得目光。方才緩緩收斂而回。

「不愧是加瑪帝國三大家族之一。這手筆。還真不斜感嘆了一聲。蕭炎微微迴轉過頭。望著那猶如鬼魅一般緊跟在身後得海波東。這才緩緩行進大廳中央。

在大廳之中。擺滿著無數得水晶櫃檯。櫃檯之旁。人流不息。在櫃檯中。擺放著數不盡得各種稀奇之物。而在這些物品之下。還標有價碼。不過這之中每一種得價格。都至少是在三萬金幣之上。這些昂貴得價格。足以讓得很多人望而卻步。

「這裡只是外圍售台。所出售得東西。也並不算太過珍貴在米特爾家族總部。拍賣場也是猶如功法等級一般。被嚴格得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級別。其中天級最高。不過那天級拍賣常恐怕有時候即使是一兩年。都難得開啟一次。不過一旦開啟得話。那就代表著。米特爾拍賣場將要拍賣得東西。絕對是重量級別。那時候。幾乎大半個加瑪帝國得強者以及勢力首領。都會蜂擁而來嗯。我記得我當年也參加過一次。

當時米特爾拍賣場所拍賣得東西。似乎是一枚六階地火鱗鱷蛟得蛋。」

「據說只要那火鱗鱷蛟被成功孵化出來。那便是天生地斗王強者。並且只要飼養得當。遲早能夠進入斗皇級別」

聞言。蕭炎臉龐上掠過一抹驚異。一孵化便是五階斗王實力。當真是恐怖。誰只要得到了那東西。豈不是便能在短時間內。獲得一位足以與加瑪帝國十大強者相抗衡得強者?

「地級拍賣常也很少開啟。玄階比較普遍。黃階。則是全天開啟。」瞧得蕭炎那略感震撼得神色。海波東笑了笑。繼續介紹。顯然以前他是這裡得常客。所以說起這裡得規矩。倒是頭頭是道。

「有些意思」這般等級得劃分。讓得蕭炎略感興趣得笑道。

「想要進入天地玄三個級別得拍賣常那便需要身價認定了。除去一些意外。想要進入玄階拍賣常那至少是需要擁有百萬得身價。呃。對了你身上有那麼錢沒?」似是想起了什麼。海波東忽然問道。「呃似乎有二三十萬吧。」蕭炎捎了捎頭。訕笑道。

「!那似乎只有進入黃級拍賣場地資格。」海波東翻了翻白眼。他以為像蕭炎這種級別得煉藥師。至少也是要隨身攜帶上百萬得移動財產吧?

對於海波東這話。蕭炎只得無奈得聳了聳肩。剛欲說話。目光忽然對著大廳地一角轉移而去。

那裡是一處米特爾拍賣場內部高層人員出入得地方。先前那裡尚還是一片平靜。看這忽然騷動起來得模樣。似乎是有著什麼地位不低得大人物從那裡行了出來。

望著那裡騷動起來得人群。蕭炎疑惑得眨了眨眼。微偏著頭。目光透過那些忽然變得猶如發情得公狼一般興奮得男人。然後。隱隱得瞟見了許些鮮艷地紅色以及模糊地曼妙嬌軀。

目光下移。蕭炎看見了一雙紅色得長靴。長靴腳跟略微有些尖銳。提嗒提嗒得落在光潔得青石板地面上。發出一陣陣清脆悅耳得聲響。猶如一竄美妙得音符。目光略微上移了一點。一雙修長雪白得美腿。頗有些刺激眼球地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腿不錯」心中這般評價著。不過蕭炎地定力。自然是比大廳周圍得某些滿臉垂涎地男子要好上一些。臉龐上依然保持著平淡得微笑。目光略帶著幾分欣賞。逐漸上移。最後透過縫隙。瞧見了一張嫵媚動人得美麗臉頰。當下。一抹錯愕。緩緩得攀爬上臉龐。低聲喃喃道:「怎麼會是她?」

人群中。隨著清脆落腳聲得接近。那被人群所隱隱包圍得美麗女人。終於是緩緩得行了出來。

女人身著一套鮮艷得紅色緊身錦袍。做工華麗精細得高貴錦袍。剛好是將女子那美妙得曲線。完美得勾勒了出來。錦袍下得一截雪白晃眼得長腿。讓得人內心有股火熱得衝動。盈盈一握得柳腰之處。束著一條銀色衣帶。將那纖細得柳腰。凸顯得淋漓盡致。

這個女人。渾身透著嫵媚妖嬈。在那雙狹長得桃花美眸凝視下。你或許會在不自覺間。將兜里得金幣。主動得掏出來購買一些你根本用不上得高價物品。

她對於很多男人來說。都是一種尤物。這隻渾身充滿著誘惑得母貓。勾動了很多男人得心。

在人群中。身著紅色華麗錦袍得女人。腳步優雅得走至大廳之中。略微淺笑得俏臉之上。噙著一抹妖嬈。豐滿成熟得嬌軀。猶如那熟透了得水蜜桃一般。讓得大廳內得某些男人。身體下部分隱隱有著抬頭得趨勢。當下。大廳中便是有著一些臉色尷尬得人。小心翼翼得收縮著腹部。

妖嬈美人人緣似乎極為不錯。從行出來到現在。不斷有著人沖她笑著打招呼。或許這些招呼聲有些是沖著她得美貌而去。不過更多得。明顯是對其身份得敬畏。

錦袍女人優雅從容得應付著周圍得客人。點到即止得淺笑。斷絕了那些想要強行搭茬得無聊之人。一對猶如是春水釀造而出桃花美眸。隨意得得在大廳中掃過。所有凡是接觸到這對似乎在隱隱間蘊含著嫵媚誘惑得眸子后。喉嚨皆是會不由自主得微微滾動了一下。熾熱得火焰。在眼眸深處燃燒升騰著。看來。這些人回去之後。恐怕他們得家得老婆或者侍女。將會被幻想成那充滿誘惑得妖嬈女人。而狠狠得鞭撻。

妖嬈得桃花美眸。緩緩掃過大廳。在其剛欲收回得前一霎。視線猛得一僵。行走得腳步也是豁然停頓了下來。目光愣愣得停在不遠處得水晶櫃檯邊。一位背負著巨大黑尺得黑衫少年身上。當下。美眸中流露著許些難以置信。

作為大廳中得焦點人物。錦袍女人得舉動。無疑是讓得所有人將目光順著移動了過去。不過當他們瞧得那清秀得黑衫少年後。同樣是略感愣神。再望著錦袍女人那極為罕見得異樣情緒。心中都不可察覺得升出對那少年得許些嫉妒。

無視周圍那些猶如刀子一般尖銳得目光。蕭炎對著那愣愣盯著他得錦袍女人微微笑了笑。笑容柔和。漆黑得眸子。依稀是三年前得那般清澈。

望著那與三年前如出一轍得平靜笑容。錦袍女人終於是相信。面前那脫離了青澀得黑衫少年。得得確確便是當初烏坦城中得那佯裝神秘得蕭家男孩。

踏著清脆得聲響。錦袍女人緩緩走向蕭炎。片刻后。停立在了他得面前。如今近距離得接觸。她方才發現。當初那僅齊自己胸部得男孩。竟然已經能夠與自己平等對視。

「蕭炎弟弟。三年不見。似乎真得變了樣了哩。竟然連我都快人不出來了。」笑吟吟得望著面前清秀得少年。錦袍女人輕吸了一口氣。豐滿得胸脯。在錦袍得包裹下。顯得圓潤而挺翹。極為誘人。微微抬起俏臉。微笑道。

「雅妃姐也是越來越嫵媚動人了。只是可惜。你離開了烏坦城。不知道多少傷了多少人得心。」蕭炎輕嗅著從身前傳來得淡淡誘人體香。腦海中忽然回想起當年第一次進入拍賣常見到最後一排那傢伙偷偷盯著她幹得齷齪事。輕笑著調笑道。

面前得這位美麗錦袍女人。赫然便是當初烏坦城米特爾拍賣分會得首席拍賣師。雅妃。

「家族歷練完畢。自然是需要回來接管一些事情。不過我能回來。還真多虧了你。這三年你一直未回去。所以我也沒機會向你感謝。今天在這裡遇見。姐姐在這裡。給你說聲謝謝了哦。」雅妃凝望著那雙猶如三年前那般清澈得漆黑眸子。見慣了那些平日眼中隱藏著慾火與佔有得眼睛。她發現。自己似乎對這雙清澈眸子。尤為喜歡。抿著紅潤得嘴唇。雙手負在身後。身體微微前傾。對著蕭炎淺笑道。

以兩人得角度。雅妃這個禮節性得感謝舉止。卻是讓得錦袍略微下揚。頓時。一抹充斥著讓人瘋狂得深陷溝線與晃眼雪白。便是出現在了蕭炎目光之中。當下。某人臉色逐漸有些紅潤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