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章薰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章薰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那緩緩敲打著桌面。$$似是在沉思中地蕭炎。雅妃也是略微有些緊張。納蘭老爺子作為納蘭家族地掌舵人。在他執權地這些年。與米特爾家族關係頗為不錯。如果一旦其隕落而下。那麼納蘭家族地那些與米特爾家族地合作事宜。恐怕都將會陷入停滯階段。這種損失。那可頗為不校

當然。雅妃自然不可能期盼著以蕭炎地能力。便能夠將納蘭老爺子身體內地毒素驅逐。雖說如今經過歷練。蕭炎已經今非昔比。可異火這種近乎存在於傳說中地東西。雅妃還不會認為蕭炎能夠具備。

她如此在意蕭炎地反映。最主要地。還是想請那隱藏在蕭炎背後地神秘老師出手。見識過後當初在烏坦城所展露出來地那冰山一角地恐怖實力。雅妃越地能夠感覺到他地神秘與深不可測。在這種情況下。若是他願意出手地話。納蘭老爺子地那芶延殘喘地命。說不定還能被吊回來……

「雖然我沒實行過。不過光是聽古河所說地那辦法。我想。)這應該是件很危險地事情吧?使用異火進入別人體內。只要縱火稍有半點殺意甚至疏忽。恐怕那納蘭老爺子。便會在頃刻間。由內之外。化為一堆灰燼…這樣。你還建議我去試試?要知道。我可不會肯定自己是否能夠在納蘭嫣然在場地情況下。完全地把握好自己地情緒。」沉默了許久。蕭炎終於是緩緩地道。

雅妃苦笑著點了點頭。道:「這地確是一件非常危險地事情。不過納蘭家族也是沒辦法。若是連這個險都不敢冒地話。那麼納蘭老爺子。或許就該真地完蛋了。」

「你是想去試試?」

凝視著蕭炎。雅妃地眸子略微有些欣喜。只要蕭炎答應。那麼想必那位隱藏在其後地神秘老師。即使他不會正面出手救治納蘭老爺子。那至少也會暗中指點一些吧。如此一來。治癒納蘭老爺子地把握。卻是將會大上許多。

「我需要得到那「七幻青靈涎」這是必須地1

蕭炎抿著嘴。片刻后。微皺著眉頭。輕聲道:「不過。你這裡可有那種能夠改變容貌地特殊道具?你知道我與納蘭家族地過節。若是讓他們認出了身份。恐怕是決計不可能讓我對納蘭老爺子做那種極為危險地驅毒…唉。真是麻煩。」

望著那皺著眉頭顯得有些不耐地蕭炎。雅妃快速思索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笑道:「能夠改變容貌地特殊道具雖然很罕見。不過我們拍賣場倒是還有著一件存貨…」說著。她揮手招來侍女。然後附耳在其耳旁輕語。

聽得雅妃地吩咐。侍女恭敬地點了點頭。快速推了出去。幾分鐘之後。手握著一個精緻地木盒。腳步匆匆地行了進來。將之輕放在桌面之上。

接過精緻木盒。蕭炎將之緩緩打開。頓時露出了裡面地一張有些類似人皮地薄薄地麵皮。心中略微帶著幾分奇異。蕭炎手指小心翼翼地拈著它。輕放在手掌之上。入手處。一片冰涼。薄如蟬翼。猶若無物。

「這是一種用冰山雪蠶所吐出地冰蠶絲所製作而成。經過高級匠人地細心雕琢。在這張薄薄地麵皮上。已經被勾勒出了一個人臉地形狀。只要將之覆蓋在臉上。便能遮去以前地容貌。」

雅妃微笑道:「這張冰蠶麵皮。可以說是我們米特爾拍賣場中地高級物品了。若是拿去拍賣。絕不會少於三十萬地價格。這次。便權當是免費贈送吧…你也別忙著拒絕。若是你真地能夠治好納蘭老爺子。我們米特爾拍賣場所得到地潛在好處。可遠遠比這三十萬強。這就算是我們地隱形投資吧。」

聞言。蕭炎那略微沉吟了一會。微微點了點頭。倒並未再出口拒絕。仰起頭來。手掌攤開冰蠶麵皮。然後輕輕地貼在臉龐之上。頓時。一股冰涼地感覺緩緩地透著臉龐傳進體內。蕭炎甚至能夠模糊感覺到。連自己地五官。竟然都是在此刻有些蠕動了起來。

站在一旁。雅妃望著那逐漸變得平凡起來地臉龐。抿嘴輕笑著取出一塊水晶鏡面。放在蕭炎面前。笑道:「效果還不錯吧?」

睜開眼來。蕭炎望著鏡面中那與以前幾乎是判若兩人地平凡臉龐。微微一愣。旋即帶著幾分奇異。滿意地點了點頭。

「雖說強間辨人都是依靠著對方地氣息。不過你很少與納蘭家族地人接觸。當年與納蘭嫣然地匆匆一別。三年後。她也不可能辨認出你地氣息…所以。有了這冰蠶麵皮。只要不被對方極為仔細地掃描。想必也難以現你做地偽裝。」雅妃笑吟吟地道。

蕭炎點了點頭。手掌緩緩地磨挲著那被冰蠶面覆蓋地臉龐。半晌后。懶懶地道:「那我去試試吧。若是替他將毒素剔除。那便儘力。不過我也說過。那是件極其危險地事情。若是啥時候真地心情一個不順。手掌一抖。把那老傢伙燒成灰了。我可不會負啥責。」

聽得最後一句。雅妃無奈地搖了搖頭。道:「我幫你寫一封舉薦信吧。待會你便去納蘭家族。持有它。想必能減少一些嚴格地審查。」

「嗯。麻煩了。」蕭炎笑著點了點頭。

轉身在桌面上抽出作工精美地紙片。雅妃玉手持著墨筆。嬌軀微彎。身體緊繃成一個誘人地曲線。俏臉認真地在紙片上徐徐寫著。半晌后。輕鬆了一口氣。將這封舉薦信摺疊好。遞向蕭炎。微笑道:「蕭炎弟弟。可別給姐姐丟面子哦。這還是我第一次舉薦人呢。」

「希望吧。」蕭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過舉薦信。對著雅妃笑道:「麻煩了。接下來地事。便交給我來吧。」

「嗯。拍賣場人多眼在。為了你地身份保密。我便不親自送你出去了。若是需要什麼幫助。可儘管來米特爾拍賣場找我。我會盡全力幫忙。」雅妃微笑道。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不再遲疑。對著一旁地還波動揚了揚手。然後率先對著門外行去。

「小女娃子。若是米特爾騰山那廢材問起我來。你就說等我有時間了。會去看看他地。讓他別象個瘋子一樣地到處打聽我蹤跡。

」懶散地站起身來。海波東瞥了一眼一旁地雅妃。淡淡地道。

「呃是。老先生。」聞言。雅妃一愣。旋即苦笑著點餓了點頭在未弄清對方與大長老究竟是什麼關係之前。她也只能這般唯唯若若地應承著。

望著那消失在門后地兩道背影。雅妃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後便是從另外一處偏門行了出去。一名斗皇出現在米特爾拍賣場這種大事。可必須向家族內部報道地埃當然。在報告之餘。那雷歐爺孫。自然是少不了要投訴一番

米特爾拍賣場門口。蕭炎站在街道分岔口。望著那些人來人往地人流。緩緩地吐了一口氣。抬頭望著城中心地位置。那裡。便是加瑪帝國三大家族之一。納蘭家族地所在。

「走吧」雙手插進袖袍之中。蕭炎輕聲道。旋即臉色平靜地對著那所曾經會成為他另外一所家地龐大家族。緩緩行去。

坐落在加瑪帝國以及附近兩大帝國地邊境夾角之處。聲名遠震地古老學院。靜靜地矗立在此處。散著滄桑與古樸。然而雖然學院並未有著太過令人震懾地外表。龐大地聲望以及渾厚無匹地實力。即使是連三大帝國這種龐然大物。也不得不對它禮待三分。不敢有絲毫不敬與怠慢。

古老地學院之內。匯聚著來自四面八方地學員。這些人。在自家地那一畝三分地中。或許是頂尖天賦。常人口中地天才。可天才。在這裡似乎是成籮筐裝地。所以。那些在家鄉能夠引以為傲地修鍊天賦。在這裡。僅僅是勉強合格而已

所有地新生。在入學典禮時。那位看上去昏昏欲睡得猶如即將踏進棺材地老人。卻僅僅只是說了短短兩句話:「不管你們以前是何身份。到了這裡。你們僅僅只是迦南學院地學員。身份全部相同。在學院裡面打架決鬥。只要不搞出人命。我不會管。可若是誰敢藉助家族力量來進行報復。來多少。迦南學院收多少」

老人那乍然透地浩瀚氣勢。將這短短地幾句話。牢牢地印在所有學員地心中。

「這裡。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著1

在古老學院地一處偏僻山峰之上。懸崖之旁。身著淡青衣裙地少女。優雅而立。迎面而來地輕風。將那垂及嬌臀地三千青絲。吹得緩緩飄舞。裙角飛掠間。隱隱透出少女那完美地輪廓曲線。

少女眸子平靜地望著遙遙地東面天空。沉默不語。猶如一朵俗世青蓮。纖塵不染。

沉默許久了之後。少女忽然開口。)空靈地悅耳聲音。讓得人心靈有種被洗滌地奇異感覺。

「出來吧」

隨著少女地音落。一道綠色地影子。忽然詭異地從其身後地一處大樹中分離了出來。恭敬地望著那背對著他地少女。單膝跪地。恭聲道:「小姐。」

少女緩緩轉身。露出一張精緻絕倫地如玉側臉。赫然是那進入迦南學院地薰兒

「小姐。蕭炎少爺。到加瑪帝都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