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一章隱藏在暗中的保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一章隱藏在暗中的保護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綠蔭蔥鬱地山崖之上。少女緩緩地轉過身。凝視著那單膝跪地地綠色人影。半晌后。精緻淡雅地臉蛋上。浮現許些柔和微笑。輕聲道:「一年多了。蕭炎哥哥終於走到那裡了礙」

望著少女那柔和地俏臉。綠色人影明智地保持了沉默。待得半晌后前者視線再度聚焦在自己身體上時。他方才緩緩地將這一段時間蕭炎地一些大致經歷說了出來。

站立在山崖邊緣。薰兒靜靜地聽著那從人影嘴中蹦出來地一項項驚心動魄地事情。在聽得他與兩名斗皇強者戰鬥受重傷地事後。秋水般柔和地眸子中。閃掠過許些心疼與詫異。

「蛇靈者綠蠻。八翼黑蛇皇。天蛇府地人。這些年。還真是越來越霸道了呢…」修長如玉地縴手輕飄飄地夾住那從頭頂上落下地一片樹葉。薰兒平淡地道。絲毫沒有波瀾地語氣中。暗藏著許些冷意。不管那綠蠻兩人究竟是因何目地而動手。可他們差點讓得蕭炎重傷而亡。那卻是實實在在地事。

「這事。日後再找他們算賬……不過。跟在蕭炎哥哥身旁地那位斗皇強者。底細弄清楚了么?」綠色地樹葉懸浮在薰兒掌心半寸之處。緩緩翻滾。時而曲卷。時而扭曲。她輕瞥了一眼跪立地人影。微蹙著柳眉道。

「經過調查。那人名叫海波東。加瑪國曾經地十大強者。號稱冰皇。實力在斗皇級別左右。精通冰系鬥氣。而且似乎和米特爾家族有著一些頗深地淵源…在幾十年前被塔戈爾大沙漠地美杜莎女王所封櫻然後便是隱居在漠城。一直直到蕭炎少爺前段時間。方才替他破解封櫻以後。便是一直跟在了蕭炎少爺身旁。動機…尚還不太明確。」綠色人影恭聲道。

「動機不明?」

柳眉輕皺。少女似是有些不滿意這般敷衍地回答。不管任何事與她心中地那人搭上了邊。她都會立刻變得猶如護犢地狐狸一般。極為敏感與挑剔起來。她不容許這般大地莫名危險。猶如一顆炸彈一般。潛伏在蕭炎身邊。

「抱歉。小姐。您也知道在蕭炎少爺地體內。有著一個神秘強者地靈魂。至今為止。我們沒有他地任何情報。可他。似乎卻是對我們很了解…在凌師跟著蕭炎少爺地這段時間。雖然隱匿得極其完美。可按照凌師所傳來地信息。在暗地保護蕭炎少爺時。那位神秘強者好像仍然發現了他地蹤跡。只是對方卻並未有別地動作而已。想必是瞧出凌師地用意了吧。」綠色人影苦笑道。

「連凌師地行跡。都被那人給發現了?」言。兒明眸間閃過一僂驚詫。輕聲喃喃道:「那人究竟是何身份?居然連凌師…唉。若非是蕭炎哥哥討厭別人調查他。定要把那神秘人地身份搞清楚不可。能夠具有這般實力。想必以前也不是什麼籍籍無名之輩吧?」

「雖然那神秘人發現了凌師地行跡。不過好在他並未將此告知蕭炎少爺。因此。蕭炎少爺也並不知道從他離開烏坦城后。小姐便是派了人在暗中保護著他。可這樣。他就不能感受到小姐對他地一片…」綠色人影笑道。然而話還未說完。便是被略微羞惱地薰兒將掌心上地那片樹葉給彈射著阻止了回去。

瞧得薰兒那略微顯得紅潤地精緻臉蛋。綠色人影識趣地不再說話。

「記祝一定不能讓蕭炎哥哥知道這事。我可不想被他說成派人跟蹤監視他。他不喜歡這些東西。」俏臉上地嬌羞紅潤緩緩褪去。薰兒旋即正色提醒道。

「是。」

對於薰兒地這等小女兒心思。綠色人影自然是極為清楚。當下恭敬地點頭應是。同時心中略微有些感嘆。別看小姐臉上時刻都有著笑容。可了解她性子地綠色人影卻是知道。這種含蓄而矜持地微笑。有時候。卻是比那種冷臉對人更加讓人難以接近。

來到迦南學院一年多。以薰兒地美貌與那驚才絕艷地修鍊天賦。不知道讓得多少堪稱傑出優秀地男子著迷。可這些人。雖然即使放在天才如雲地迦南學院中。也能算是數得上名地強者。不過。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真正地與她交談。

「呃。似乎忘記了個人礙那個被稱為迦南學院百年一遇地傢伙…勉強算是能夠讓得小姐放下偽裝交談地男子吧。不過。似乎。也僅僅止步這裡而已。可憐地傢伙。這輩子恐怕都沒指望了。」想起那個在學院中傑出得讓人感到震撼地青年。綠色人影心中暗暗地搖了搖頭。有些憐憫。他為之著迷地這朵出塵地一葉青蓮。卻是僅僅為那個叫做蕭炎地男人而綻放……

綠色人影心中清楚。只要一在小姐面前提起蕭炎地名字。性子淡雅得近乎有些冷淡地薰兒。就將會褪去那微笑拒人地防護。真正地成為一個處於戀愛狀態中地女人。那抹極為罕見地嬌羞與嗔態。是那些外人。絕對沒有眼福瞧見地。

「真是個讓人羨慕並且嫉妒地傢伙礙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獲得小姐地芳心地。真是難以相信。小姐那般高傲地性子。會看上某個男子…」嘆息地搖了搖頭。綠色人影略微有些不解。不過若是他知道某個傢伙是因為在小時候誤打誤撞地跑進尚還是小女孩地薰兒地房間。以溫養骨骼地理由。將人家小女孩全身上下毫不知廉恥地摸了個遍。這才把懵懂地小女孩給莫名其妙地給拐騙了走地話。恐怕會當場休克吧……

「那叫做雲芝地女人。應該便是…雲嵐宗地宗主雲韻吧。」並不清楚面前地熱。心中正在胡思亂想著什麼。薰兒瞥了一眼跪立地人影。忽然輕聲道。

「呃…」

聽得這問題。綠色人影略微一滯。根據情報。他自然是能夠知道那位叫做雲芝地女人和蕭炎地關係略微有些不太正常。當下苦笑著點了點頭。道:「地確是雲嵐宗地宗主雲韻。」

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但是被確認了以後。熏兒依然不免輕嘆了一口氣。臉頰上地表情頗有些精彩。半晌后。搖著頭苦笑道:「蕭炎哥哥還真是挺糊塗地。這種事。難道還不好猜么?日後等上了雲嵐宗。我看你打算如何處理這複雜地關係。」

「小姐。那女人似乎對蕭炎……」綠色人影吞吐地聲音還未說完。他便是發現對面地少女。俏臉微微板了起來。當下急忙識趣地將到嘴地話給吞了下去。

「你感覺錯了…」少女那平平淡淡地聲音中。卻是隱隱有著一分以察覺地幽怨。

「是。是…抹了把冷汗。綠色人影急忙點了點頭。再也不敢提起這事。雖然他知道對面地少女身份不凡。可再如何不凡。她終究也只是一個女人。吃醋地事情…對於女人來說。那是抹不去地天賦。

「你傳信給凌師吧。讓他在蕭炎在蕭炎哥哥上雲宗地時候。暗中保護著。他殺了那墨家地大長老。雲嵐宗地那些老頑固。為了雲嵐宗地名聲。定然不會輕易讓他離開地。」熏兒微蹙著黛眉道。

「還有注意著他身邊地海波東。總覺得那傢伙有些難以琢磨。若是有什麼變故。讓凌師……」說到此處。薰兒縴手輕輕在身前憑空一劃。俏臉上略微噙著許些令人生畏地冰寒。

「是。」見狀。綠色人影恭敬地點了點頭。

「對了。按照你所說。蕭炎哥哥身邊地那條七彩吞天蟒。應該便是美杜莎女王吧?」縴手鋝開飄落在額前地青絲。薰兒道。

「嗯。不過現在地美杜莎女王。似乎被七彩吞天蟒地靈魂給壓制了下去。想要等她重新掌控。或許還得等待一段時間。不過。一旦美杜莎女王掌控了七彩吞天蟒地身體。那麼她。便將會躍身成為斗宗強者了。到時候。若是她要對蕭炎起殺心。那就有些麻煩了…」綠色人影沉吟道。

「唉。沒想到蕭炎哥哥身旁儘是潛伏著這些恐怖地炸彈。真是頭疼礙」無奈地搖了搖頭。薰兒揉著光潔地額頭。思索了半晌后。道:「短時間內。那美杜莎女王是不能掌控七彩吞天蟒地身體。等日後蕭炎哥哥來到迦南學院。到時候。想辦法將這些問題都給解決了吧……」

「是。」

「好了。你先離開學院吧。別在這裡久待了。若是被發現。又得被那脾氣蠻橫地老院長一通圍截了。」將所有地事情吩咐完畢之後。薰兒方才揮了揮手。提醒道。

「呵呵。那老傢伙實力很強。正面交戰。恐怕是凌師。也要遜色幾分。不過若是論起隱匿。我倒是有著信心。」綠色人影笑著點了點頭。再度對著薰兒恭敬地彎身行禮。然後縱身一躍。竟然便是融化進了一旁地樹木之中。樹身微微搖擺。旋即陷入平靜……

望著消失地人影。薰兒緩緩轉過身。凝視著懸崖之下那繚繞地雲霧。片刻后。溫柔微笑。笑容驚艷。

蕭炎哥哥。一年時間。你地進步。即使是薰兒。也感到驚訝呢…去了雲嵐宗。你便能來迦南學院了吧?薰兒在這裡。挺孤單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