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四章驅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四章驅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四章驅毒

安靜的房屋之中,納蘭父女低聲說著話,偶爾將目光投向床*之旁的兩人,隨著時間的推移,望著老人臉龐上滾流而下的汗水與手臂上聳動的青筋,納蘭嫣然兩人的低聲談話也是緩緩停止了下來,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瞧出許些焦急與不安。

沒有理會房間中那不安的兩人,蕭炎臉色依然平靜,點在納蘭桀後背的手指微微顫抖著,淡淡的青色火苗,不斷被靈魂力量包裹著,然後小心翼翼的竄進後者身體之內,逐漸的使用高溫驅逐著其體內那些已經侵入骨頭的「烙毒」。

青色火焰包裹在烏黑的骨骼外圍,雖然兩者看似是緊貼在一起,不過用心神察看,便是能夠發現其中卻是隔著一條極為細微的縫隙,異火的溫度實在是太過可怕,若是直接與納蘭桀的骨頭相接觸,就算對方是一位斗王強者,那也絕對會在瞬間重傷,甚至死亡!

熾熱的高溫從火焰中滲透而出,然後緩緩的熏烤著那些烏黑骨骼。

隨著青色火焰的持續熏烤,一縷縷黑色的霧氣,悄悄的從骨骼中散發而出,然後在逃逸之前,被一簇青色火苗迅猛撲上,包裹而進,利用那恐怖的高溫,逐漸的將這些即使是斗皇強者也不得不凝重對待的「烙毒」霧氣,熏烤得化為虛無…

然而,在蕭炎使用異火焚燒著這些黑色霧氣之時,卻並未發現,在黑色霧氣即將揮發的那一霎,許些黑色的莫名東西,竟然是緩緩的與青色火焰摻雜在了一起,旋即完全的沉寂。

隨著時間的悄然渡過,那被蕭炎青色火焰所包裹的一截烏黑骨骼,竟然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的恢復著正常之色。

外界,此時的納蘭桀,全身上下已經被汗水打得濕透,蒼老的面龐,不斷的抽搐著,絲絲吸著冷氣的聲音,從牙縫中泄露而出。

「協小兄弟,好,好了么?」拳頭死死的捏著,條條青筋在手臂上聳動著,宛如小蛇一般,納蘭桀聲音有些嘶啞與顫抖。

其身後,蕭炎額頭上也是密布著汗水,這般長時間的操控異火進行如此高精確的使用,對他靈魂力量的消耗,同樣是一種頗大的負擔,聽得納蘭桀那顫抖的問話,他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既然你不能再堅持下去,那這一次的驅毒,便先停止在這裡吧,你中毒之深,遠遠超過我的所料,想要一次性便將烙毒驅逐明顯有些不可能,所以只能選擇慢慢來了…」

「那烙毒,真的能夠全部驅逐?」聞言,納蘭桀忍不住驚喜的道,雖然老人活了這麼多年,可在死亡與生存之間,若是有選擇的餘地的話,誰都會選擇後者。

「按照現在的進展,似乎沒什麼問題吧。」蕭炎淡淡的道。

「呵呵,沒想到小兄弟小小年紀,竟然便是擁有這般本事,真不知道是哪位隱世高人才能培養而出這種優秀的弟子…」納蘭桀急忙點了點頭,聲音嘶啞的笑道:「那就全依仗小兄弟了。」

「對了,小兄弟的名字?」

「岩梟…別說話了,我要撤出異火了。」皺了皺眉,蕭炎手指微曲,那繚繞在骨骼之外的青色火焰,開始了緩緩的撤離,最後一絲絲的被回收進了蕭炎體內。

當最後一縷青色火焰被回收進身體之後,蕭炎這才鬆了一口氣,搽去額頭上的冷汗,臉龐忽然微微變了變,不過緊接著,便又是回復了過來,佯裝無事的瞟了一眼那略微有些發黑的指尖,抿著嘴,不著痕的將手掌縮回袖袍。

「岩梟小兄弟,如何了?」望著那似乎停止了驅毒的蕭炎,納蘭肅急忙上前兩步,問道。

「今天的療治,便到這裡吧,按照這進展,想必至少需要七天時間方才能夠將毒素驅逐。」蕭炎瞥了一眼那臉色比先前好了一些的納蘭桀,沉吟道。

「多謝小兄弟了,只要您能夠將老爺子醫治好,報酬方面,納蘭家族絕對不會讓你任何失望的地方1望著納蘭桀略微有些光彩的蒼老臉龐,那壓在納蘭肅心頭的重石,終於是落了下去,納蘭桀對於納蘭家族的重要性,就猶如那墨承對於墨家的重要性一般,失去了這根頂樑柱,雖說納蘭家族不會一蹶不振,不過與其他兩大家族的差距,定然會逐步拉開便是。

「我明日會繼續過來,今天便先告辭了。

」蕭炎瞟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轉頭對著床榻上的納蘭桀道。

「小兄弟,我看為了省去一些麻煩,不如便住在

納蘭家吧?」聞言,納蘭桀連忙熱情的笑道。

「不用了,我有自己的事。」淡淡的搖了搖頭,蕭炎不再理會三人,抬腿便是對著門外行去。

「呃…既然這樣,丫頭,你去送送小兄弟吧。」瞧得那走得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蕭炎,納蘭桀一愣,旋即有些無奈的道。

「嗯。」微微點了點頭,納蘭嫣然望著前面那單薄的背影,然後緩緩跟了上去。

……

緩步走在那碎石鋪就而成的小道之上,蕭炎面無表情的直盯著前方,似乎身旁跟著的那位納蘭家族的公主並不存在一般。

與蕭炎並肩著,納蘭嫣然偶爾目光瞥向那直接無視自己的青年,俏臉雖然平靜,不過心中實在是有些錯愕與小小的鬱悶,雖然並不是很在意,但被這般無視的對待,可是這麼多年來頭一次遭受,她本以為自己性子便是頗傲,沒想到,面前這人,似乎比她更傲。

然而納蘭嫣然也清楚,面前這位叫做岩梟的青年,雖然傲,可卻的確擁有那種本錢,以這般年紀,便掌控了連斗皇強者都忌憚不已的恐怖異火,足以讓得他笑傲同齡之輩,因此,即使是納蘭嫣然,在略微有些憋屈的同時,也不得不有些感到嘆服。

「岩梟,雖然我並不太清楚煉藥師是如何驅逐毒素,不過將那種恐怖的異火送進人體之內,定然是極為考究控制力的吧?你這種控制力,似乎比我所見過的很多三品煉藥師都要強橫許多。」終於是有些忍受不住沉悶的氣氛,納蘭嫣然率先開口輕聲詢問道。

「或許吧。」蕭炎目不斜視,聲音頗為冷淡。

「那你為什麼不去考核三品煉藥師?」

「把自己的實力明明白白的擺在胸口處,這種舉動…我還沒那麼蠢。」蕭炎懶聲低諷道,微微偏頭,瞟了一眼納蘭嫣然那被月色裙袍緊緊包裹的酥胸處,旋即快速收回:「你不也一樣沒有把等級徽章佩戴出來?」

「老師說,那所謂的等級徽章,僅僅只是個假象而已,而且,我的實力,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屬於什麼級別,上下浮動太大。」納蘭嫣然微笑道。

「上下浮動太大?什麼意思?」聞言,蕭炎心頭微動,不著痕的低聲問道。

「…抱歉,這是雲嵐宗的一些機密,並不能外露。」納蘭嫣然略微有些歉意的搖了搖頭,並未將究竟的原因說出來。

眉頭輕皺,旋即舒展開來,蕭炎默默的點了點頭,腳步不急不緩的行走著,眼角瞟了一眼身旁那行走間步伐頗為優雅的納蘭嫣然,遲疑了一會,靈魂力量忽然緩緩的探出體外,然後繚繞在其身旁,想要試試能否探測出她的真實實力,雖然當初葯老說過,在納蘭嫣然的身上有些某些東西能夠阻止靈魂力量的探測,不過蕭炎倒依然是想親自確認一下。

靈魂力量在納蘭嫣然身旁徘徊著,半晌后,蕭炎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在他的感知中,她的身體表面似乎被覆蓋著一層能量薄膜一般,將探測的靈魂力量,完全的隔絕了開去。

緩緩的收回靈魂力量,蕭炎眉頭忽然輕跳,偏過頭來,望著那正平靜看著自己的納蘭嫣然,袖袍下的拳頭微微緊了緊,淡淡的道:「怎麼了?」

「岩梟先生似乎對我的實力很關心啊?」納蘭嫣然盯著蕭炎,若有深意的笑道:「雖然我並不是煉藥師,不過卻天生對靈魂力量很是敏感…」

「早就聽說過納蘭家族的大小姐是下一任雲嵐宗宗主的有力競爭者,所以手癢的忍不住想要探測一下而已,沒想到如此小心都被發現了,實在佩服。」無奈的聳了聳肩,蕭炎笑道。

「呵呵,是么。」

微微笑了笑,納蘭嫣然美眸緊緊的盯著那張平凡的臉龐,不知為何,她心中似乎隱隱有種奇異的感覺,可卻始終是抓不住這縷奇異的感覺究竟是何,當下柳眉微蹙,略微有些糾結。

「到了,納蘭小姐還是不用送了,在下自會回去,告辭。」行出大門,蕭炎偏頭對著那柳眉微蹙的納蘭嫣然拱了拱手,不等她回話,然後便是自顧自的出了大門,行進人來人往的路道之中。

「這傢伙,真是個心高氣傲的怪人…」盯著那人流中若隱若現的背影,納蘭嫣然微微搖了搖頭,無奈的低聲道,旋即轉身進入納蘭府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