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五章意外之喜黑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五章意外之喜黑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五章意外之喜,黑指

緩緩的走過幾條街道,蕭炎在與一間旅館之外停了下來,然後走了進去,行上二樓,來到一處安靜的房間之外,輕敲了敲門,便是徑直推門而入。

寬敞的房間之中,海波東正盤坐在椅子上,微閉著眼眸,周身縈繞著淡淡的白色寒氣,隨著其呼吸吞吐間,寒氣順著口鼻鑽入身體,充盈的能量,讓得那蒼老的臉龐上,隱隱透露著一層溫玉般的毫光。

「不愧是斗皇強者,雖然年齡比納蘭桀大上許多,可看他這股精神勁,若是沒有意外的話,至少還能再活蹦亂跳的活個五十年,若是再來個好運,突破到斗宗強者,那恐怕就得步入那些老妖怪一般的級別了。」輕輕的將房門關上,蕭炎輕手輕腳的行進屋中,瞧著海波東那榮光煥發的臉龐,再與先前那渾身繚繞著死亡氣息的納蘭桀一比,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感嘆道。

雖然蕭炎弄出的聲響極為細微,不過對於海波東這種強者來說,無疑是猶如在耳邊打雷一般響亮,當下體外的冰寒之氣迅速被吸進身體之內儲存著,睜開雙眼,然後帶著許些寒意的在房間中迅速巡視一圈,待得目光移到蕭炎身體上時,寒氣方才逐漸收斂,同時那繚繞在身體之外的凌厲氣勢,也是悄悄收進體內,瞥著蕭炎那滿臉的疲倦,開口問道:「搞定了?」

「納蘭桀中毒頗深,雖然今天暫時緩解了一下毒性,不過至少需要七天時間,方才能夠將那「烙毒」完全驅逐。」蕭炎坐在柔軟的床榻上,懶懶的回道。

「哦…」點了點頭,海波東略微有些驚異的笑道:「看來你對異火的控制度很不錯啊,竟然能夠完成這般高難度的醫療,這種用異火進入別人體內的方式,即使一些出名的煉藥大師,那也不敢輕易動用埃

」身為斗皇強者,海波東自然是非常清楚,將異火侵入人體之內來驅毒,這需要冒多大的險。

「僥倖而已。」搖了搖頭,蕭炎知道自己能夠如此熟練的操控青蓮地心火,大多都是因為前段時間服用了地火蓮子的緣故。

脫去鞋子,在床榻上盤腿坐了下來,搓了搓疲倦的臉龐,蕭炎手掌伸出袖袍,微皺著眉頭瞥著那略微有些發黑的指尖,然後雙手緩緩結出修鍊手印,然後逐漸閉目。

隨著進入修鍊狀態,蕭炎的心神迅速來自氣旋之處,心神微動間,一僂青色火焰從納靈中被噴吐而出,鬥氣將之包裹著,然後緩緩的盤旋在氣旋上空。

心神注視著這團不斷翻騰的青色火焰,許久之後,在蕭炎的控制之下,青色火焰猛的一陣翻騰,溫度驟然升高,而隨著其溫度的增高,淡淡的黑色霧氣,竟然是憑空出現在了火焰中心。

「好兇悍的烙毒,不僅能夠抵禦住異火這般溫度,還能夠悄無聲息的融合進去,若不是我對青蓮地心火的契合度頗高的話,恐怕也不能察覺…不愧是連斗皇強者都忌憚不已的劇毒埃」凝視著那些黑色霧氣,蕭炎在心中低聲喃喃道。

「將它們凈化吧,不然的話,這些東西留在體內,可是一種不定時的炸彈啊,指不定什麼時候忽然爆炸開來啊,那後果…」沉吟了一會,蕭炎心神微動,那包裹著黑色霧氣的青色火焰便是猶如沸騰一般波動了起來,熾熱的溫度不斷的攀升著。

在替納蘭桀驅毒之時,因為怕一不小心把他給焚燒成灰燼,所以蕭炎的異火溫度僅僅是開啟到一個溫和的程度,到了現在在自己體內來凈化毒霧,因為彼此契合度的緣故,自然是不需要那般小心翼翼。

隨著青色火焰溫度的急速攀高,那一團團的黑色霧氣也是開始蕩漾了起來,不過這種烙毒液畢竟不是凡物,即使是在這種高溫下,卻依然是頗為堅挺沒有立刻消失。

在高溫的炙烤下,黑色霧氣的體積緩緩的縮小著,待得片刻后,那些一僂縷的黑色霧氣,竟然是開始融合在了一起,宛如一顆深邃的黑色珠子一般,在珠子內部,幽光閃爍,似乎蘊含著澎湃的能量一般。

「烙毒」這奇異的變化,讓得蕭炎大為錯愕,愣愣的望著那在青色火焰之中滾動的黑色珠子,在心神的探測中,他分明的察覺到,在這黑色珠子中,居然蘊含著雄渾的能量?

「這是怎麼回事?烙毒不可能擁有這些能量的礙」心中疑惑的喃喃著,蕭炎緊緊的盯著那漆黑的珠子,青色火焰溫度猛然再度暴漲,那股溫度所造成的消耗,也讓得他的靈魂力量也略微有些吃不消起來。

隨著青色火焰的再度炙烤,那黑色珠子終於開始有了動靜,表面輕微的顫抖著,絲絲黑色霧氣從珠體內滲透而出,然後被熾熱的火焰凈化成一片虛無。

一縷縷黑色霧氣不斷的從珠體中冒探而出,而那珠子的顏色,也正在逐漸由深黑色,轉變為淺黑色…

望著那顏色正緩緩變得淡起來的珠子,蕭炎心中鬆了一口氣,同時加快了凈化的速度。

當最後一縷黑色霧氣從珠體中升騰而出之後,漆黑的珠子,赫然轉變成了一枚閃爍著淡淡白色光芒的小圓球,在那猶如透明一般的薄膜中,能夠看到奔騰的醇厚液體能量。

「好純凈的能量…」

愕然的望著那枚小小的透明圓球,好半晌后,蕭炎眉頭一皺,在心中自言自語的道:「按理說,烙毒這種毒素,是不可能擁有如此這般純凈能量的,難道…這些能量,是別人的?」

「是納蘭桀的…」

忽然冒出的念頭,讓得蕭炎心頭跳了跳,好半晌后平靜下來,沉吟了許久,逐漸感到釋然,這些烙毒潛伏在納蘭桀體內這麼久,平日侵蝕著他的身體,偶爾也會將一些鬥氣給吞噬,這般久而久之下來,倒是儲存了一個頗為恐怖的量,這對納蘭桀來說,或許是件不爽的事情,不過對於意外將烙毒帶進了自己身體的蕭炎來說,卻不得不說是天降橫財,因為按照這些能量的純凈程度,完全有可能被蕭炎提煉,並且吸收。

對於這筆意外的天降橫財,蕭炎在愣然之後,心中悄然的泛起許些竊喜的笑意,以他的性子,自然是不可能將之交還給納蘭桀,所以,這些充沛的能量,便權當是做利息,被他給留了下來。

隨著心神的轉動,一縷青色火焰凝成細小的火焰針頭,然後輕點在透明的珠體之上,頓時,珠體轟然爆裂,一大股略微有些偏向藍顏色的液體能量從中流淌而出,剛欲四面八方的亂竄,便是被早有準備的蕭炎強行控

制著,沿著經脈路線開始了運轉。

當這股充盈的液體能量在完成一次運轉之後,那淡藍的顏色,已經是完全的被剔除而出,徹徹底底的化為了一股可供任何人吸收的純凈能量。

雖然現在的這股能量已經極為純凈,不過蕭炎依然是小心謹慎的動用異火再度將之提煉了一番,直到後者竟然隱隱出現許些粘稠之狀后,方才放心的將之灌注進入氣旋之中。

這股液體能量在進入氣旋之後,便是迅速被同化成同一種顏色,然後開始了分離,顫抖著化為一滴滴大小完全相同的體積,拋灑在了氣旋之中。

感受著氣旋內那越加充盈的感覺,蕭炎忍不住的暗自搖了搖頭,他清算過,這次的能量灌注,竟然是足足給氣旋添加了將近二十多滴精純的液體能量,按照這種效率,再來三次,恐怕他將會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躍到七星斗師的級別。

「不愧是斗王強者體內所凝聚的能量啊,僅僅是一小份,便是這般龐大…」心中暗嘆了一聲,蕭炎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眸,輕吐了一口氣。

房間之中,海波東目光緊緊的注視著蕭炎,瞧得他睜開眼來,不由得笑道:「似乎忽然間變強了許多啊?」

雖然蕭炎的變化並不是太過劇烈,不過以海波東的感知能力,自然是極為容易察覺到他的細微變動。

「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低下頭望著手指,臉龐不由得變了變,只見那右手掌的中指指尖,居然依然繚繞著一圈黑色。

「怎麼回事?不是已經將烙毒完全驅逐了么?」臉龐略微有些難看的盯著那發黑的指尖,蕭炎聲音低沉的道。

「怎麼了?」瞧得蕭炎的臉色,海波東愣了愣,走上前來,瞧得前者那發黑的手指,臉色同樣是微變,皺眉道:「這是…烙毒?怎麼弄到你身上了?」

「不知道,沒想到這東西竟然能夠抵禦住我異火的炙烤。」

「不可能的,普通的烙毒,是絕對不可能抵抗異火,至於現在的這變化…或許是因為烙毒潛伏在納蘭桀體內太久,而造成的某種異變吧…」緊皺著眉頭,海波東沉吟了半晌,緩緩的對著蕭炎道:「你試試身體有沒什麼不適?」

蕭炎點了點頭,右手平探伸開,青色鬥氣猛然升騰而起,兩人的目光緊緊注視著鬥氣。

在兩人的注視中,升騰的青色鬥氣在翻滾了半晌后,竟然是在表面上隱隱出現了許些黑色紋痕。

「嘖嘖,竟然是侵入到你的鬥氣中去了,不愧是烙毒礙可怕。」望著那些黑色紋痕,海波東忍不住的搖了搖頭,道:「你感覺如何?」

「似乎沒什麼不適…」

蕭炎皺著眉,滿臉的不解,手掌微微翻動,那沾染著黑色紋痕的鬥氣,也是隨之轉動,卻並未給蕭炎帶來任何的傷害,反而讓得他覺得似乎鬥氣的殺傷力,變得更強了。

「呃…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看現在的情況,似乎這烙毒對你沒有什麼反噬的舉動,或許…它被你煉為己用了?」海波東搖了搖頭,道。

蕭炎抿著嘴,目光緊緊的注視著那略微摻雜著許些黑色紋痕的青色鬥氣,隨著意動,青色鬥氣猛然翻騰,那些漆黑的紋痕,全部被他逼著湧進了右掌的中指之中,看他的模樣,似乎是想要試試能否將之排出。

漆黑的紋痕蜂擁的湧進中指之中,片刻之後,整根手指,居然變得漆黑無比,深邃的模樣,隱隱透著幽芒,極為詭異。

「好毒1望著蕭炎那變得漆黑的手指,海波東臉色大變,失聲道:「你不是說把它給煉化了么?怎麼竟然還擁有這般劇烈的毒性?」

蕭炎的臉色也是不斷的變幻著,他怎能想到,不過是驅個毒而已,最後居然會把自己搞成這般模樣。

「它似乎是在我的控制之中,並沒有半點反噬的動靜。」半晌后,沒有察覺到不適的蕭炎微微搖了搖頭,中指伸出,忽然抬頭望著海波東。

「你幹什麼?」瞧得蕭炎那詭異的眼色,海波東急忙退了一步。

「幫我試試這東西有什麼效果…」蕭炎咧嘴笑了笑,旋即不等海波東回發,手指便是猛的對著他插了過去。

「小子,別亂來,這可是烙毒,我靠…」腳步連連退著,海波東望著那迅猛衝來的蕭炎,只得無奈的罵了一聲,雙手一伸一探,一塊玄冰鏡面便是憑空出現在面前。

身體帶著衝勁,手指對著冰鏡不閃不避的插了過去,兩者在接觸之間,絲絲黑氣從蕭炎手指中滲透而出,而那足以抵禦大斗師強者一擊的冰鏡,居然便是被迅速的腐蝕出了一個深深的孔洞,手指擊穿冰鏡,猛然橫移,堅硬的玄冰鏡竟然便是被生生切割開來…

望著蕭炎竟然如此輕易的便是將冰鏡破開,海波東臉色微變,身體閃掠間,騰上橫樑,低頭對著蕭炎無奈的低喝道:「混蛋,這東西別亂搞好不好?那可是烙毒啊,就算是以我的實力,沾染上那東西,也是很麻煩的。」

蕭炎沖著海波東笑了笑,低頭望著那漆黑得詭異的手指,眼眸中的情緒頗有些精彩,這烙毒的破壞力,遠遠超出他的意料,而這來得有些堪稱莫名其妙的奇怪攻擊方式,讓得蕭炎在竊喜之餘,心中也是有些忌憚。

雖說這黑指的破壞力不弱,不過它的本體卻是那連海波東都忌憚不已的烙毒所化,雖然現在這烙毒似乎很聽蕭炎的指揮,可他又怎會知道,在日後,這恐怖的東西會不會忽然爆發?想起連斗王實力的納蘭桀都被烙毒弄成那副凄慘模樣,蕭炎的嘴唇便是微微哆嗦著。

瞧得蕭炎的模樣,海波東自然也是清楚他的忌憚,閃下身來,不過卻是與蕭炎隔著許些距離,安慰道:「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你體內的那些烙毒,我想應該是屬於某種變異體,不然的話,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不過不管它如何變,你有著異火防身,基本是不會落得納蘭桀那般下常」

「呵呵,或許你還得慶幸,在誤打誤撞見間,你擁有了一種極為詭異的能力,日後,這黑指,恐怕會讓得很多人栽在你手中。」

「唉,希望吧…」

嘆了一口氣,蕭炎只得苦笑著點了點頭,隨著意動,那漆黑的手指,黑色逐漸褪去,片刻后,完全的回復了正常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