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六章淘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六章淘寶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在幾條街道交叉地地方。一座極為龐大,並且終年被淡淡丹香煙霧繚繞地建築物矗立其上,高聳地大門之上。煉藥師公會五個龍飛鳳舞地古樸大字,閃爍著淡銀光芒。讓得來往的路人,忍不住將敬畏地目光。投了過去。

作為加瑪帝國的煉藥師總部。即使是帝國皇室的帝王來到此處,也是要謙禮一分。畢竟。這座建築物之中的居住者們。他們所能造成的能量。足以讓得整個帝國為之震動,他們是鬥氣大陸上地位最尊貴的職業。

在那巨大地煉藥師公會大門外,一位位平日頗難見到的煉藥師,皆是腳步匆匆的來往於此,身體之上顏色各不相同地煉藥師袍服,驕傲地宣示著他們地等級。

站在大門之外,蕭炎抬頭望著那極具磅氣勢地煉藥師總部。忍不住讚歎著搖了搖頭,這種氣勢,無愧於加瑪帝國煉藥師龍頭地位置埃

「你打算參加那煉藥師大會?」站在蕭炎身旁,海波東抬頭望著那比往日要顯得更為擁擠與熱鬧地煉藥師公會。偏頭問道。

「看看吧,若是有能夠打動我的獎勵,或許我會參加。若是沒有的話…」說到這裡,蕭炎攤了攤手,顯然,若是沒有,他自然是不想去走這遭麻煩事。

「隨你吧。這種大會,對你們煉藥師來說,卻是不可缺少的盛會,很多其他國家的煉藥師,也是趕了過來。」海波東點了點頭。旋即拍了拍蕭炎的肩膀。道:「既然這樣。你便自己進去吧。我想去辦點事。會下舊人。」

「是去米特爾家族吧?」蕭炎瞥了一眼海波東。笑道。

海波東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對著蕭炎揮了揮手,然後轉身對著左邊的街道慢吞吞的行去。

望著那緩緩匯入人流地蒼老背影,蕭炎低聲喃喃道:「看來他和米特爾家族淵源不淺礙」

略微思慮了一會,蕭炎微微搖了搖頭。將這些問題拋出腦內。不管海波東是否與米特爾家族有舊。這與他都沒多大的關係。再度望了一眼頭頂上方那泛著許些古樸氣息地匾額。抬腿對著煉藥師公會擠了進去。

現在地蕭炎。臉龐上依然是有著冰蠶麵皮地覆蓋,身著一套二品煉藥師職業長袍。平凡的模樣,極不惹人注意。

踏進煉藥師大門,一股濃郁的丹香味道撲面而來,讓得人忍不住的輕吸了一口氣心曠神怡地舉目四望。

煉藥師公會之內地面積極為廣闊。大致分為東南西三個區域。在東面的大廳。整齊的搭建著不少用青崗岩製作而成的方檯子,在那些檯子後面。坐著一些身著長袍地煉藥師。而檯子之上。則是擺放著不少各種各樣的藥材,以及玉瓶。捲軸等等之物,看這模樣,那裡似乎是屬於交易淘寶的區域。

南面大廳。則是有著不少鼎爐正在熊熊燃燒,一些煉藥師在鼎爐之後。面色嚴肅地控制著火候,在他們的周圍。圍滿著低級地煉藥師,互相指指點點間。低聲交流著煉丹的經驗。

西面大廳與其他兩廳比起來,無疑是要安靜許多。在過道處。甚至還有著護衛地站立。似乎只有某些達到一種級別的煉藥師。才有資格進入其中。一些低級煉藥師偶爾路過那裡。都會將敬畏與羨慕的目光投進去。

站在門口處,蕭炎望著那熱鬧到了極點的大廳。忍不住的有些愣神,半晌后。方才逐漸回過神來。苦笑著搖了搖頭。

緩緩的渡步走進大廳。蕭炎目光在四處望了望,略微遲疑了一下。便是抬腳對著那交易淘寶的區域行去。有了當初在鳥坦城無意間淘到吸掌鬥技之後。他便是對這種在茫茫廢堆中淘取寶藏的事情頗感興趣。

行進東部區域,蕭炎緩步行走在各處地方台之間。目光泛著好奇地打量著這些很多即使是他都從未見過的稀奇藥材以及其他物品。

雖然這裡名為交易淘寶區,不過此處的售賣人,可並未像在那些坊市中的商販一般高聲吆喝,一個個悠閑的坐在軟椅之上。偶爾目光瞟向那些站在檯子之外地人。若是覺得對方或許有點底子。一些販賣的煉藥師才會站起身來與之交談,不過更們還是懶懶地縮在椅上。很少理會那些觀看者。這種悠閑懶散地模樣。可極不像是什麼販賣東西地商人。當然,他們也的確不是,他們需要的。並不是商人所垂涎地金幣財物。而是,以物易物。

想要從他們手中得到需要地藥材或者丹藥,那麼你便必須拿出讓得他們看得上眼地奇珍異寶。

一路緩緩的走來。各種各樣地稀奇藥材與丹藥,讓得蕭炎大飽眼福,在那些藥材中。他甚至看見了好幾樣煉製復靈紫丹地材料,好奇心驅使下,他上前去問了問,哪想到那販賣地老人,僅僅是斜瞟了他一眼。淡淡地吐出一個四品丹藥。於是。蕭炎只得無奈敗退。雖說那些藥材地確很稀奇,不過想要蕭炎拿出四品丹藥去交換,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反正這些藥材的事情。他也不必太過操心。等回去后,告訴海波東。讓得他自己去想辦法吧。

慢吞吞地行走在淘寶區域間,蕭炎左右瞧瞧。倒還是收穫不淺,而在淘寶區最火爆的一處,無疑是一位臉色有些蒼白地老者拿出來地一種粉紅色的火種。火種被一個頗大的透明玉瓶盛裝著,微微翻騰著,透著許些桃色氣息。

這種火種名為桃花火。僅僅是生存於一種頗為稀少的五階木系魔獸奎木獸地體內。與那紫晶翼獅王地紫火比起來。等級或許差不多。不過卻是要溫順許多。馴服起來,也是要容易一些。當然,在火焰地溫度以及破壞力之上。也要遜色紫火一籌,然而即使是這樣。這桃花火的火種。也讓得淘寶區域的一些煉藥師眼紅不已。一些有點底子地人,都是接二連三的上前詢問著,不過那位老人似乎要價很高,所以至今未能有人順利將那瓶桃花火火種拿到手。

站在人群之外。蕭炎摸著下巴。望著那石台上地桃花火種。皺著眉頭略微沉吟了一下。還是選擇了放棄這東西,現在地這種火焰。對於擁有異火以及紫火的蕭炎來說,已經沒有了什麼太大地作用,所以他也犯不著花費不菲地代價將它弄到手。

這般沉吟著,蕭炎也是打消了換取的念頭。站在外面。權當是看看熱鬧。

在陸續有人失敗交易之後,很多人也是很有自知白明地選擇了放棄,不過卻並未立即離開。他們依然是站在原地。眼巴巴地望著那朵妖嬈綻放地粉紅色火焰。

瞧得這些人那滑稽的表情,蕭炎有些啞然失笑,笑著搖了搖頭。剛欲轉身離開,一道銀色倩影卻是忽然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在眾目睽睽下。快速來到石台邊,美眸放光的盯著那朵粉紅色火焰。

「是她?」望著那身穿銀色裙袍地女人。蕭炎愣了愣,低聲道:「她也是來參加煉藥師大會的?」

那從人群中擠出來銀袍女人,赫然是當初蕭炎在黑岩城所見到的那位名叫雪魅地女子。也正是黑岩城煉藥師分會會長佛克蘭的親傳底子。

這平日略微有些冷冰冰地女人,似乎很是喜歡那朵粉紅色的火焰。玉手捧著那透明的玉瓶,愛不釋手地模樣,讓得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傻女人。現在就露出這幅模樣。難道不是明擺著讓別人開口大宰么?

果然。瞧得雪魅那副模樣。那位老人臉龐上扯出許些笑意。聲音兀自平淡地道:「小姐。你是想要換取這朵桃花火火種么?」

「嗯,你想要什麼東西?」雪魅點了點頭,隨口問道。

「一卷靈魂痕清晰的四品丹藥藥方」老者笑眯眯地道。

「黑…」聽得老人這話,蕭炎忍不住地搖了搖頭,在心中暗罵道。光光是四品丹藥藥方便是比這桃花火還要珍稀之物。更別說他還要求靈魂痕必須清晰的藥方,要知道,每一種丹藥藥方,都是使用靈魂力量來抒寫,每閱讀一次,其中地靈魂痕便會變得模糊。而基本一卷藥方。只要被閱讀了五次以上,便是會逐漸的變得模糊。這時候再閱讀,就得憑藉自己的能力來揣摩一些模糊的地方。這樣。無疑會浪費很多時間與精力。

而製作藥方捲軸。那則是必須需要四品煉藥師的實力。並且。失敗率還極高,所以。丹藥藥方,並非是想象中拿著紙筆便能隨意記載而下。其中地一些關於火候的溫度,材料地提煉濃度,各種材料間互相融合的反映等等。這些幾乎是猶如化學公式一般,極為複雜。列在紙片上。足以讓得任何人頭暈眼花,因此。這些藥方,都是使用靈魂力量來抒寫。只要誰得到藥方。只需要使用靈魂力量掃描一次。便是能夠將這藥方所需要地一切東西,都深刻地印在腦海之中,猶如烙印一般。

聽得老人的要求。雪魅臉頰明顯是變了變,顯然。對方地要求讓得她有些為難。不過她似乎對於講價這種事情並不擅長。加上對那粉紅火種太過喜愛,所以在沉吟了一會之後,竟然是在蕭炎愕然地目光中點了點頭。

「這傻瓜女人。四品藥方都捨得拿出來?唉。那佛克蘭這次恐怕要心疼死了…」苦笑著搖了搖頭。蕭炎對這女人出手的闊綽程度實在是有些咂舌。

見到雪魅如此容易便是點頭。老人也是一愣,旋即半信半疑的道:「你答應了?」

雪魅沒有過多廢話。順手從納戒中掏出一卷捲軸。丟向老人,然後捧著那透明地玉瓶,儼然已經將這東西當成了是她的東西。

手忙腳亂的接過捲軸,老人快速地察看了一下,然後使用靈魂力量飛快的初步探測了一下,蒼老地臉龐上頓時湧現喜意。

瞧得兩人的表情。蕭炎嘆息著搖了搖頭,斜瞥了一眼那抱著桃花火種愛不釋手地雪魅,撇了撇嘴,並沒有什麼過去和她打招呼地意思,轉身對著淘寶區域之外行去。

在即將離開淘寶區域之時。蕭炎腳步忽然在臨近門旁的角落停了下來,偏頭望著角落旁邊的一處有些破爛地石台。微微皺了皺眉。遲疑了一下,緩步走上。

在石台之後,是一個面容頗為猥瑣的乾瘦男子。由於桌面上擺放地藥材並不算太過稀有,因此很少有人過來察看,所以他臉龐上略微有些苦意。而瞧得那緩緩走過來地蕭炎。先是一愣,待眼睛瞟過其胸口上的二品煉藥師徽章后。眼睛方才亮了許多,連忙站起身來。諂媚的望著蕭炎。

「大師。您需要點什麼?」瞧得蕭炎停在石台前,男子急忙問道。

瞥了一眼面前地男子。蕭炎微笑道:「你還是一名煉藥師學徒吧?」

被一眼瞧出了底細,男子尷尬地點了點頭。有些羨慕地望著蕭炎那年輕地臉龐。苦笑道:「是地,我的煉藥天賦並不好。修鍊了這麼多年,依然還停留在煉藥師學徒地地步。」

隨意地笑了笑。望著這年齡似乎步入了中年的男子。蕭炎心中略微有些感觸。有著葯老的護持,他在煉藥師地道路上。走得極為順暢。幾乎並沒有遇到過太大的挫折。因為有了前人地經驗,所以他少走了許多彎路。而如今瞧得面前這人。蕭炎方才清楚,原來。煉藥師地進階,也並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容易埃

清楚的感應到男子那羨慕的目光,蕭炎心中略微有些慶幸的嘆了一口氣,低頭目光在石台上掃過。那些裝在玉瓶中。看上去甚至有些枯萎的藥材,自然是不可能入得了蕭炎的法眼。所以都是被他自動的省略了過去,手掌緩緩地在石台上一樣樣物品之上移動著,最後在乾瘦男子那略微有些失望地目光中。停在了角落處一塊不太起眼的黑色殘破玉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