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九十章潛在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九十章潛在對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靜的房間之中,盤腿坐於床榻之上的蕭炎緩緩睜開了黑的眸間,精芒閃掠而過,一口濁氣順著喉嚨被吐出,蕭炎臉龐之上隱隱散發著淡淡的毫光,顯然,經過這次的修鍊,體內鬥氣幾乎是大進。

「這些烙毒中所蘊含的能量,實在是龐大,即使是被我好幾次煉化,卻依然是還剩著這般可觀的能量。」感受著體內越加雄渾的鬥氣,蕭炎忍不住的低聲喃喃道。

「不過能量雖然客觀,可…也是有代價的埃」苦笑了一聲,蕭炎右手一晃,一團青色火焰升騰而出,在火焰的外圍處,模糊的黑色印紋微微翻騰,最後被蕭炎完全壓縮在中指之上,頓時,修長的手指,便是變得漆黑如墨,看上去頗為的詭異。

「唉,烙毒越來越濃了…」望著那顏色變得更加深沉的手指,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手指對著一旁的床柱點去,堅硬的木柱,頓時被腐蝕出了一個空洞。

「算了,只要將七幻青靈涎弄到手,便能把老師喚醒,到時候這些問題,應該便能有辦法解決了。」盯著手指良久,蕭炎喃喃道:「雖然這東西很危險,可這兩天從這些烙毒種所吸取的能量也是一股不菲的的量了,按照這程度,等到將納蘭桀體內的烙毒完全吸取出來,恐怕足以讓我從六星斗師達到七星斗師吧?」

微微搖了搖頭,蕭炎手指微卷,漆黑之色迅速褪去,片刻后,便是變回了正常之色。

「嘎吱。」

在蕭炎收回手掌之時,緊閉的房門也是被輕輕推了開來,海波東懶洋洋的走進,瞧了一眼房間中的蕭炎,望著他那不太好看的臉色,不由笑道:「怎麼?去納蘭家族受氣了?要不下次讓我和你一起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從床榻之上躍下,道:「還不是那烙毒的事,我的異火,似乎有些奈何它不得,每替納蘭桀驅一次毒,我身體內的烙毒,便是越加濃厚。」

「越來越濃厚了?」聞言,海波東一怔,旋即皺眉道:「既然這樣,那還給他驅什麼毒?我可不相信你是那種爛好人,而且你似乎還和納蘭家族的納蘭嫣然有些過節。」

「我想要那七幻青靈涎,難道我們去強搶?」蕭炎聳了聳肩,淡淡的道。

「那可不行。納蘭家族因為納蘭嫣然地緣故。所以和雲嵐宗關係特別好。而且其家族在帝國政府中也極具份量。若是他們出事。想必皇室地那個老妖怪也會出手地。你認為我們有實力抗拒這兩大勢力么?」海波東訕訕地笑道。

「那不就得了。現在想要得到七幻青靈涎。就只能將納蘭桀治好了。雖然這烙毒很具危險性。可至少現在似乎還未對我產生什麼傷害。」蕭炎無奈地搖了搖頭。經過海波東這一分析。他心中倒還真是多了幾分凝重。這納蘭家族地確不愧是帝國三大家族之一。背後牽扯地勢力。太多了。

「隨你吧。只要你別把自己給陷了進去。我還等著你給我煉製復靈紫丹呢。」攤了攤手。海波東道。

「放心吧。只要你將藥材收集齊全。我會替你煉製。雖說因為佛怒火蓮地緣故。靈魂力量有些受創。不過煉製復紫靈丹應該不是什麼難事。」蕭炎緩緩行至桌旁。將桌上地雜物搬開。然後從納戒中取出葯鼎。隨口敷衍道。

「呵呵。我對你自然是有信心。」笑著點了點頭。海波東望著蕭炎地舉動。有些愕然地道:「你這是?」

「我看你還是繼續出去逛逛吧。我要開始修鍊煉藥術了。」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樣樣地藥材。沖著海波東笑道。

「呃…我可才回來不久。」聞言,海波東苦笑著搖了搖頭,片刻后,瞧得蕭炎偏頭盯著他,只得無奈的撇了撇嘴,道:「算了算,你練習吧,我出去走走…」

說著,他轉身搖搖晃晃的打開房門,不情願的走了出去,他也知道,煉藥師在煉製丹藥時,並不太喜周圍有人打擾。

望著那緩緩關上的房門,蕭炎這才將目光投注到面前的葯鼎之上,手掌緩緩的摸過桌面上的一些藥材,微皺著眉頭沉吟著,經過將近一年時間的大漠苦修,特別是最近因為服用地火蓮子,而導致與青蓮地心火契合度大漲的緣故,他很有信心,想要考核三品煉藥師,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因為三品煉藥師,最注重的,便是火焰的操控能力,而在這一點之上,蕭炎甚至有信心與四品煉藥師相比較。

「唉,不過即使是這樣,想要順利的取得煉藥師大會的冠軍名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那些對手,可都不是省油的燈礙」嘆息著搖了搖頭,蕭炎想起今日見到的那位古河的弟子柳翎,雖然並未親自見過對方出手,不過以古河的本事,所調教出來的弟子自然不可能是廢柴,而且在面對的時候,蕭炎也的確感受到了對方言談行止間所蘊含的那股信心,這股信心,並非是強行裝出來的,這是在一個人在的的確確的擁有著某些本錢時,方才能具備。

手掌磨挲著冰涼的葯鼎,蕭炎忽然聳了聳肩,輕笑道:「當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燈,若是在煉藥大會上輸給了柳翎,那豈不是說老師連古河都比不上么?」

「這可是不行的礙」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蕭炎微抿著嘴,半晌后,淡淡的笑了笑,屈指輕彈著葯鼎的通火口,一縷青色火焰迅速竄進,旋即隨著一道輕微的悶響,青色火焰在葯鼎之中升騰著燃燒了起來。

「先試試煉製三品丹藥吧…」手掌在桌面上那些藥材之上緩緩移動著,最後停在幾株藥草之上,掌心微曲,細微的吸力將之扯進掌心中,然後隨意的投入葯鼎之中。

注視著那些被青色火焰分開包裹的藥材,蕭炎微微點頭,腦海之中,自動的浮現出了一張三品丹藥的藥方,這些藥方,都是在修鍊之時,葯老偶爾間以靈魂力量灌注給蕭炎的,如今想要使用,自然是極為簡單。

「醒神丹,三品丹藥,能夠使得服用之人在修鍊狀態中,對外界天地能量的感應更加敏感,吸收能量的速度,也會適量的增加許多,煉製材料:三十年份的清心三葉草,成熟的佛心果,十年份的吸靈樹…三階魔核一枚。」

腦海中緩緩的回味著藥方中所記載的藥材,半晌之後,蕭炎修長十指輕輕彈動,頓時,葯鼎之中的火焰,便是洶湧著騰燒而起。

隨著蕭炎煉藥的開始

之中的溫度也是逐漸的提高著,淡淡的煙霧從鼎中滲最後繚繞在房間內,將之弄得雲霧繚繞。

由於第一次煉製這種丹藥,所以前兩次,蕭炎皆是不出意外的將藥材燒毀了去,不過這並未讓得他有所失望,畢竟煉製丹藥失敗,就算是葯老親自出手,也是難以避免的。

所以在停火總結了失敗的經驗之後,蕭炎迅速的掌握了丹藥所需要的火候等等,在第三次的煉製中,一枚渾圓而光澤的醒神丹,在折騰了兩個多小時后,終於是新鮮出爐…

望著那枚安靜的躺在玉瓶中的醒神丹,蕭炎抹了一把額頭之上的汗水,滿意的笑了笑,然後再度起火,繼續煉製……

消耗了一下午的時間,蕭炎煉製醒神丹的成功率也是在以一種喜人的速度穩步的上升著,當桌面之上的藥材即將告竭之前,三枚醒神丹,已經出現在了玉瓶之中。

將裝著三枚醒神丹的玉瓶小心收進納戒之中,蕭炎臉龐上的疲倦神色幾乎難以掩飾,把桌面清理了一下之後,便是踏著有些虛浮的腳步,一頭栽上了床。

……

當蕭炎從沉睡中蘇醒過來時,發現竟然已是翌日清晨,甩著有些昏沉的腦袋從床榻上爬起來,蕭炎望著空蕩蕩的房間,苦笑著搖了搖頭,這煉製丹藥果然是個累活,對於精神的損耗實在是太大。

爬起床來,蕭炎簡單的洗涮了一番,待得完全回復清醒之後,方才出門對著納蘭家族行去,開始今天對納蘭桀的驅毒。

雖然有一天時間未見到海波東,不過蕭炎並未有什麼擔心,以那老傢伙的實力,在這加瑪帝國,除了那些老傢伙與雲嵐宗的宗主,恐怕還沒有誰能對他造成太大的麻煩。

……

今日的驅毒,與上次大致相同,期間並未有著什麼特殊的事件發生,待得替納蘭桀驅毒之後,蕭炎也受他的邀請在家族中閑坐了一會,在閑坐的時候,那納蘭嫣然不知為何,倒是略有興趣的湊上來詢問了一些蕭炎關於他的事情,不過這些問題,全被蕭炎那冷漠的臉色與語調含糊的抵擋了回去,對於這個女人,雖然如今她似乎看起來比當年變了許多,可蕭炎實在是難以對她產生什麼好感。

有納蘭嫣然在的地方,那柳翎自然也緊跟其後,在納蘭嫣然與蕭炎談話期間,蕭炎能夠感受到這傢伙的眼角餘光不斷的瞟過來,雖然他臉龐上依然是微笑不語,可蕭炎卻依然是察覺到他似乎有些不爽以及對自己的淡淡敵意,不過對此他只是聳了聳肩,你不爽,關我屁事…古河看上的異火我都敢搶了,你這還未出師的徒弟,能有何讓人懼怕之處?

在柳翎略微有些冷的目光中,蕭炎在客廳中坐了將近半個小時后,方才起身告辭,然後便是在納蘭桀幾人的送行下,行出納蘭家族,緩緩消失在幾人的視線盡頭。

微眯著眸子望著那消失的蕭炎,柳翎偏頭轉向納蘭桀,忽然微笑道:「老爺子,不知道這位叫做岩梟的煉藥師,你們可知道他的底細?」

「怎麼?」聞言,納蘭桀一愣,旋即皺眉道:「岩梟先生是我們納蘭家的貴客,我只管他能否將我的烙毒驅逐,至於他究竟是什麼身份,我並不在乎。」

「年輕人,心胸要寬一些,不要為一些小事便心存敵意,你雖然是古河的弟子,不過我敢說,岩梟背後的老師,恐怕不會比古河弱,與這樣的人為敵,可不是什麼好事…」納蘭桀瞥著含笑的柳翎,意味深長的低聲道,以他老辣的目光,自然是能夠察覺到他對蕭炎的一些心思。

「呵呵,老爺子說笑了,我與岩梟先生素不相識,又怎會對他抱有敵意。」臉色微微變了變,不過柳翎也非是常人,迅速的收斂好臉上的表情,瞟了一眼那黛眉也是微微皺起的納蘭嫣然,笑吟吟的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自然是好啊,這個岩梟,或許現在比不上你,不過他的潛力極其龐大,若是有機會,我倒是很想拉他進入納蘭家族,。」納蘭桀淡淡的笑了笑,不再看向臉色微僵的柳翎,轉身便是對著大門之內行去。

納蘭嫣然瞥了一眼那正無奈的聳著肩的柳翎,輕聲道:「你可最好別亂來,爺爺也說了,他是納蘭家的貴客。」說完,縴手開飄落額前的青絲,緩緩跟上前面的納蘭桀。

「嫣然,這麼多年了,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

望著那迷人的優雅背影,柳翎忍不住的出口道,然而話還未說話,前面那背對著他的納蘭嫣然便是隨意的揮了揮那在日光照耀下,猶如白玉般光潔的縴手,嘆息道:「你應該知道,現在的我並不想談這些事情,你是這麼多年少有能夠成為我的朋友的男性,或許日後你能夠打動我,不過至少,現在,我還僅僅是把你當成普通朋友,我不否認你的優秀,不過,那還並未達到我的要求,我納蘭嫣然的男人,非庸人。」說罷,她不再停留,蓮步微移,走進大門。

「我知道你心高,那麼這次,我便用那大會的冠軍,來向你證明,我柳翎,能配上你。」望著那迷人背影,柳翎眼中閃過狂熱,作為日後雲嵐宗的掌舵人,納蘭嫣然在加瑪帝國的地位幾乎比帝國的公主還要高貴,以柳翎心中的傲氣,自然是需要征服這種女人,方才能夠證明他的優秀。

「等你取得冠軍再說吧。」淡淡的動聽聲音,順著大門,緩緩的傳了出來。

「等著吧…」聳了聳肩,柳翎轉過身來,盯著先前蕭炎消失的地方,陰柔一笑,低聲喃喃道:「我會在大會上讓他自慚形穢的,丹王的弟子,是加瑪帝國最傑出的人。」

推薦一本書:異界升龍書號1350127,一個無意中觸動未來智能系統的年輕人穿越到異界大陸,並且修鍊了龍族功法的故事

龍族修鍊到十級就是化人,人類修鍊龍族功法到十級會怎麼樣?化龍?!

龍體人身,絕對強悍的**力量!

幻靈大陸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大陸,冷星辰來到已經是魔法歷1110年,而在這之前,歷經3700的魔獸歷已經早已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