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零四章法夭夜大會開始三更合一包括了五百票的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法夭夜大會開始三更合一包括了五百票的加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零四章法。夭夜。大會開始!

三百零四章法。夭夜。大會開始!

翌日。蔚藍天空。萬里無雲。陽光溫暖而不顯熾熱。偶爾輕風拂過。帶走城市之中的喧嘩。讓的人不僅有些神清氣爽的感覺。

今日是加瑪帝國的一大盛事-八年一屆的煉藥師大會。將會在今日。拉開帷幕!

自打第一抹陽光突破大地的束縛。照射在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之上時安靜的街道之上。便是開始出了三三兩兩身著煉藥師長袍的人影。

這些身份高貴的職業。平日常人頗難瞧見。因為他們的強大以及那無以倫比的重要性。所以。煉藥師在常人的心中。顯的很是有些神秘與敬畏。而今日。這些地位高貴的煉藥師。卻是猶如螞蟻出洞一般。從帝都的各處歇榻之處。接連不斷的蜂擁而出。雖然他們的行走路線不同。可他們的終點。卻都是那矗立在城市之中的古樸煉藥師公會。

今日加瑪聖城之中的所有商鋪。開門都是比以往更早。無數人從暖和的被窩中爬起。然後站在大門口。望著那些匆匆忙忙行走在街道之上的大群煉藥師目光中。充斥著火熱與敬畏。

這幾日的煉藥師大會。將會是加瑪聖城一年之中。最熱鬧與火暴的時期…

平日難的一見的煉藥師。今日卻是鋪天蓋地的以軍團規模出現。這種壯觀的場景。也只有八年一次的煉藥師大會。方才能夠有幸瞧見…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蕭炎也同樣是早早的起了床。盤坐在床榻之上安靜的調息了一個小時左右。待的己身狀態達至巔峰后。方才緩緩睜開眼來。

懶散的扭了扭身子。的那體內響起的里啪啦聲蕭炎微微笑了笑行下床來。走出內廳。一眼便是瞧見了那站在窗戶邊地海波東。

「起來了?今日這加瑪聖城出現地煉藥師。我想恐怕將會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數量不愧是煉藥師大啊也只有這種盛會。方才有能將帝國之內的這些煉藥師給召喚而來埃」海波東目光望著大街之上不斷閃過的煉藥師。不由的嘖嘖讚歎道。

「煉藥師也是人。他們自然也需虛榮與認可…這煉藥師大會則是最好地舞台。」蕭炎自了一杯熱茶。淺淺地抿了一口。淡的笑道。

海波東轉過身來。著蕭炎。笑道:「其實我很疑惑。以你的本事。竟然還會有心思來參加煉藥師大會。雖然這種盛會難的一見。不過似乎並不太符合你的實力吧?」

蕭炎笑了笑。雙手捧著茶杯輕笑道:「沒辦法埃誰讓這次大會地冠軍獎勵讓我心動了呢…那「融靈丹」的藥方。對我很有用…」

「你雖然不是煉藥師。可想必也應該知道藥方對於一名煉藥師來說。擁有著何種的誘惑力。那六品藥方在我眼中。不會比一種地階鬥技的魅力校」

無奈的搖了搖頭。海波東撇嘴道:「以你的實力去參加這大會。那就如同是一個斗皇強者闖進了一群斗者的比試場一般。」

「你也太高看我了…」微微搖了搖頭蕭炎笑道:「若是放在施展了佛怒火蓮以前。要取的大會冠軍自然是易如反掌。可如今…靈魂力量受到重創。實力可是大不如前了埃而煉製丹藥。最重要的。便是靈魂力量。所以如今參加大會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埃」

「呃…不會那麼嚴吧?一個能夠煉製六品丹藥的煉藥大師。如果在這種小輩地比試中輸了。那…」海波東臉色古怪的望著蕭炎。道。

「那就丟人了是吧&#39」

笑著接了下去。蕭炎站起身來。微笑道:「如果這點心態都沒有。還如何去追求更加遙遠的煉藥師之路?」

「好了。時間也快差不多了。走吧…」將茶杯放下。蕭炎笑了笑。轉身對著房門處行去。身後海波東無奈的搖著頭。只的跟上。

走出房間。行下館。蕭炎身上那套二品煉藥師長袍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不過對於這他倒是沒怎麼在意。目光隨意的從門口經過的幾名煉藥師身上掃過。后便是緩緩行了出去。

走在大街之上。那些不斷射來的敬畏好奇目光。讓的蕭炎抿著嘴。嘴角著許些笑容。

寬敞地街道兩旁。身姿婀娜的窈窕少女們。低笑調笑著。將嬌羞與崇拜地視線。投向行走街道之上的那些煉藥師們。對於這些處於花樣年齡並且充滿著幻想的&#39女們來說。神秘而深沉的煉藥師。幾乎是猶如磁鐵一般。緊緊的吸引著她們的視線。

在這個時代。煉藥師。甚至比那些童話中的王子。更容易讓的少女們春心蕩漾。由此可知。煉藥師在這個鬥氣為尊的大陸之上。擁有著何種高貴的地位。

城市之中。洋溢的鬧與激情。將帝都那顯的頗為嚴謹莊嚴的氣息。沖洗的蕩然無存。而感受著城市中這股激情。蕭炎那平靜的心臟。也是悄悄的加速了一點跳動。不管他定力再如何出色。可到底只是個年輕人。只要是年輕人。心中便是有著幾分輕狂與桀驁。年輕人。最讓人羨慕的。便是那充滿朝氣的奮鬥。未了成功。而堅持不懈。

緩緩的對著煉藥師公會行走而去。蕭炎的目光偶掃過那些插身而過的煉藥師。心中暗自有些詫異的喃喃道:「看來這大會的吸引力還真是不弱。不僅本國的煉藥師蜂擁而來就是連別的國家也是跑來了不少埃不知道大會期間。會不會忽然冒出一匹別國的黑馬…那樣的話。可就是有些好玩了埃」

心中惡意的這般想著。蕭炎面上並未表露半點。緩步行走過幾條街道。抬頭望著那矗立在視線盡頭的古樸公會。輕吐了一口氣。轉頭看了一眼晃悠悠的跟在後面的海波東。然後便是抬

著公會行去。

走近公會瞧那幾乎是被堵塞的公會門口蕭炎不由的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身後地海波東輕揚了揚手。閃身擠進人群。身體猶如入海地游魚一般詭異的梭著。

在魔獸山脈經過葯老對自己的閃避能力訓練現在在這種場合。卻是的蕭炎省去了不少麻煩。

身子側移著閃過前面的人蕭炎腳步一踏。終於是進入了公會地大門當下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轉頭望望。卻見到海波東正微眯著眸子。猶如夢遊一般。緊緊跟在自己身後。

「不愧是斗皇強者。般近距離的隨行。自己竟然沒有半點察覺…」心中暗自讚歎了一聲。蕭炎行進公會。在大廳內逛了一圈。然後便是準備進入東區然而剛上樓梯。正好碰見下樓來的奧托幾人。互相碰面。皆是一愣。旋即失笑。

「跟我來吧。小傢伙。大會的舉辦地點。可並不在煉藥師公會…」奧托拍了拍蕭炎地肩膀。笑道。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與一旁的弗克以及雪魅兩女打了聲招呼。

翎他們哦。」弗蘭克笑吟吟的道。經過上一次的內部測試。現在他對蕭炎。還真是滿懷信心

「呵呵。我儘力吧。」

蕭炎微微一笑。忽然瞧的奧托盯著自己身後海波東的詫異目光。介紹道:「奧託大師。這是我的朋友。海波東…」

「哦…呵呵。你好。黑岩城奧托。弗蘭克…」笑著點了點頭。因為海波東隱居好幾十年的緣故。奧托以及弗蘭克兩人對海波東這個名字並不是太過熟悉。只模糊間覺的這個名字有點耳熟。然而雖然不知道對方確切底細。可畢竟托與弗蘭克是斗靈級別的強者。再者由於是煉藥師的緣故。所以靈力量比同等級強者要強上不少。故而在靈魂地感知中。隱隱能夠察覺出面前老人的一些高深之處。當下不敢太過怠慢。

「嗯。」對於兩人的客氣禮節。海波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那副平靜的模樣。讓的兩人一愣。而那一向眼力揉不的沙子的琳菲。則是俏目一瞪。就欲喝叱。可卻是被奧托眼疾手快的抓了下去。

「抱歉。兩位大師。海老他脾性就是這樣。並無針對你們的意思。」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只微笑著打著圓常好在奧托兩人也並未對此有所在意。意地笑了笑。便是將話題引了開去一行人說笑著行出大廳。然後在奧托的帶領下。公會後門走一路對著城市偏地中心位置行去。

「這一次的大會。地點是在皇家廣常那裡的面積。足以容納上萬人。完全可以提供這次會所需要的規模。」行走在道之上。奧托笑著解說道:「經過初步統計。這一次參加大會的煉藥師。應該有著兩千多人。這可是這幾屆大會人數最多的一次。」

「兩千多人…」這數目。讓的蕭炎忍不住的有些咂舌。要知道。煉藥師的生成條件極為苛刻。說之為千里挑一。甚至萬里挑一。恐怕也並不為過。如今這兩千多人。恐怕已經是雲集了加瑪帝國超過大半的煉藥師了吧?

「大會會分成幾輪核。每一次的考核。就將會篩下不少人。而越加往後。考核難度則是越大。能夠最終留下來的。則是最後的冠軍…」

「嗯。」微微點了點頭。想起兩多人在同一個廣場起火煉丹。蕭炎便是有些激動。那股壯觀模樣。恐怕是極為震撼人心吧。

在說話間。奧托口的皇家廣常也是逐漸的出現在了視線之內。蕭炎眺目望了望。視線所及之處。居然只能看見廣場那龐大的冰山一角。

此時的廣場之外。有著全副武裝的軍隊駐紮在此維持著秩序。這種大會。雲集了無數四面八方的強者。若是一旦騷亂起來。帝都將會遭受到巨大的衝擊。因此加瑪皇室對此可是極為小心的。

在廣場的入口處。設有煉藥師公會的檢驗人員。只有公會之人以及參賽的。方才能夠從此進入。而至於觀眾席則是另有進入口道。

有著奧托的帶領蕭炎幾人沒有絲毫阻礙地便是進入了廣常走過一段入場地高坡。然後。那猶如巨無霸一般龐大的廣終於是完的展露在了蕭炎的視線之中。

站在坡頂處蕭炎望著那龐大有些離譜地青石廣常忍不住地搖頭讚歎。

廣場繞成圓形。在廣場的兩邊。設有無數席位想必那應該便是觀眾席吧。而在觀眾席的面。那些裝飾明顯要豪華許多的貴賓椅。則是專為公會高層以及帝都那些大勢力地首腦所備。

目光掃過寬敞無比的廣常蕭炎發現。在其中竟然是整整齊齊的分佈著上千座青石方台。這些方台錯落有致。對應擺放的極為工整。一眼望去。猶如矗立不動的青石軍隊一般。

在此時的廣場中已經有著不少參賽的煉藥師。們安靜的盤在青石方台之後的石椅上。等待著比賽時間的到來。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地煉藥師從通道處湧出。然後按照所領取的考牌。尋找著自己的位置。

奧托抬頭望了一眼天色。笑道:「我們先去貴賓席那邊吧。距離大會開始有著一段時間。在那裡你還能見到一些重量級別的大人物。或許對你有用。

「嗯。」昨夜連那皇室的守護者。秘的加老。蕭炎都已經見過。因此對於奧托口中的重量級別人物。他倒是有些不置可否。不過此時時間倒也的確尚早。所以他也是隨意的點了點頭。

見到無人反對。奧托與弗蘭克便是率先帶著幾人對著貴賓席地位置行去。待的即將進入貴賓區時。他忽然指向

處。那裡。已經坐了一排人。其中煉藥師公會的副會爾也坐於其中。在他地身旁★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坐著一名穿著紫色煉藥師袍服的老人。

「那就是加瑪帝國藥師公會的會長。法大人。他老人家平日極少出現在公會。如今的他。聽說已經快要進入六品煉藥師的等級。在加瑪帝國的煉藥界。法大人的聲望。即使是相較丹王古河。那也是不遑多讓。而且即使是古河到了法大人。也要客氣三分。當初古河在未發跡之前。法大人對可是照顧不少埃說是知遇之恩。也並不為過…」奧托低聲道。

「嘿。沒想到這老傢伙竟然也還沒死?這些老東西。一個比一個更妖孽…」眼睛微眯的站蕭炎身旁。海波東聽奧托的介紹。忽然抬起頭來。瞟了老人一眼。低聲喃喃道。

眉頭微微挑了挑。蕭炎望向那臉龐如乾枯樹皮。宛如行將就木的老人。目光中有些詫異。這般說來。這位老人。其實才應該是加瑪帝國煉藥界中的首腦人物吧。

似是察覺到了目光的注視。睡眼惺忪的老人忽然轉過頭來。將看似茫然的目光投向蕭炎這邊。乾枯的臉皮上。露出一抹和善笑容。

瞧老人轉頭望過奧托與弗蘭克急忙躬身行禮。然後順著走廊。小心翼翼的走向前排。對著老人恭聲道:「法大人。幾年未見。您依然是這般精神埃」

竟然也成為四品煉藥師了。進步很快礙」渾濁的目光掃了兩人一眼。被稱為法的老人輕笑道。

「我能講也就是自己的一點經之談而已。最重要的。還是取決你們自己…」笑著搖了搖頭。法忽將目光投向奧託身后的蕭炎。溫和的笑道:「這位小朋想必應該便是此次公會內部測試成績最佳者了吧?名字…似乎是叫岩梟吧?」

「法會長。小子岩梟。」對於這位在加瑪帝國煉藥界聲望甚至超過古河的老人。蕭炎不敢有著絲毫怠慢。微微彎身。微笑著回道。

「呵呵還真是英多出少年輩埃如此年紀。便是能夠將鐵木靈葉提煉達至八次。我的當年古河小子。也沒有這般實力吧…」法的聲音。不急不緩。雖然略微有些嘶啞不過卻有種讓人不敢隨意插話的魔力。

蕭炎平靜的笑了笑卻並未介面在這個話題上說么。

法微笑著盯著蕭炎。目光略有深意的在那張平凡的面孔上多停留了一會。而察覺到他的目光。蕭炎心中卻是猛地一驚他…難道看穿了自己面貌地偽裝?

就在蕭炎心中胡思亂想之際法似是看出了他的不安。當下輕笑道:「小朋友。只要不是沖著公會而來。老頭子我是不會多管閑事的…」

雖然法的笑聲讓的周圍地公會長老等人有些莫名其妙不過蕭炎卻是悄悄鬆了一口氣。著法投去感謝地目光。

的冷笑聲。讓的貴賓席上的眾人臉色大變。坐在法身上地切米爾。更是臉色驟沉。低喝道:「誰?」

在這冷笑聲響起的候。蕭炎便是在心中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這種話除了身後的海波東之外還能有誰會這般不客氣?

冷笑同樣是讓法愣了一愣。不過緊接著。他便是將目光投注在了蕭炎身後。喃喃道:「這股氣息…冰涼的跟寒冰一樣…難道是…冰老頭?」話到最後。他臉龐上明顯的多出了幾分驚異。

一閃。海波東在奧托雪魅幾人目瞪口的目光中緩緩前一屁股法身旁坐下。咧嘴笑道。

「你這傢伙竟沒死?你不是美杜莎女王給…那個了么?」錯愕的望著身旁的海波東。法忍不住的道。

「僥倖活了下來氨海波東咂咂嘴。眼睛中猶自有些餘悸。嘆道:那女人…實在是恐礙」

「還真是個命硬的傢伙…不過還活著就好埃至少我這種老頭子不會太孤單。哈哈…」法猶如枯樹一般地臉皮抖動著。朗笑道。

聽兩人間的談話。些本來還因為海波東口出不遜的公會長老利馬縮了回去。按照法所說。這位陌生的老頭。居然也是一個牛逼哄哄的人物埃

站在奧託身后琳菲與雪魅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隨的與法打屁聊天的海波東。到的現在。她們也是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位看上去極為平凡的老頭。竟然也是一個深藏不露地強者…

「這個傢伙。怎麼結交的人。都是這種變態級別地人物啊?」兩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將那奇異的目光投向一旁正無奈搖頭的蕭炎身上。

海波東與法的熟絡。明顯也是讓的奧托與弗蘭克怔了怔。片刻后。回過神的奧托臉色忽然微變。低喃喃道:「海波東?海波東?當年十大強者中的冰皇…似乎正是這名字吧?」

心中這般想著。奧托偏頭與弗蘭克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瞧出一抹驚駭。沒想到這種古董級別的人物。也還活著。而且。看他與蕭炎間的關係。似乎還很不一般礙

「這個小傢伙。隱藏的夠深礙」與雪魅琳菲兩女相同的。奧托兩人也是目光泛著奇異的盯著蕭炎。心中疑惑著為什麼一個尚還只是踏入煉藥界不久的青年。竟然能夠與這種強者相結識。

蕭炎站在原地。無奈的承受著那一道道奇異的目光。過的片刻。忽然發現正與海波東說著什麼的法將目光

注在了他的身上。此時的法。正微皺著眉頭。目光在蕭炎身上掃視著。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

「怎麼了?」瞧法這般模樣。海波東不由的詫異的問道。他只不過說了一下蕭炎天賦為不錯而已。卻沒想到對方會有這般反應。

「呵呵不知為何。我似乎在岩梟小朋友身上察覺到一點點似曾相識的氣息…」法咳嗽了一聲。有疑惑的道。

「似曾相識?」蕭炎眨了眨眼睛。心中卻是有些變色的喃喃道:「難道他察覺到了美杜莎女王的存在?」

「呵呵。或許是感錯了吧。人了。幻覺也多了起來…」再次感應了一下。卻並未有先的那般感覺。法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依靠在椅子之上。略微有些神記憶恍惚…

當年法尚還年輕之時遊歷大陸間曾經偶然遇見了一個實力深不可測的老人。在機緣驅使下。因為一緣故老人法相處了三天時間在那三天。老隨興所至而所授的一些東西。卻是讓的法獲益匪淺。而也正是藉助著老人的所授在回到加瑪帝之後。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法。方才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地地步。而也正是走到了這一步。法才會越加的感覺到。當年的那位神秘老人。實力究竟是何等恐怖…

而先前在蕭炎身上所感應的那股模糊氣息。則是頗像當年老人身上所具備地…故而。法才會忽然間有些失態。

因為心中有鬼所以蕭炎也不敢在這個話題上過糾纏然而想轉移話題。一道蒼老地笑聲。卻是從座椅中間的通道內傳了出來:「呵呵。海老頭。岩梟小朋友。你們來的倒是挺早埃」

的笑聲。眾人回頭一望。當瞧的那身穿樸素麻袍的白髮老人之後。皆是有些驚訝失色心中暗道今日究竟吹的什麼風。竟然連這個老妖怪都會大白天地跑了出來…

來人自然是昨方才見過面的加老。而在他的身後。小公主也是緊跟而上。今日的她。穿著一套明顯是特別製作的淡青煉藥師袍服。寬鬆的袖口處。用錦絲牽繞成蓮花之狀。看上去憑空多出一分清雅然而清楚她性子的蕭炎卻是知道。這表面看上去頗為文靜的少女。卻是個古靈精怪的主。

目光瞟過小公主。炎這才發現。在她的身旁。竟然還有著一名身著奢華錦袍。身材高地女子。這名女子臉頰與小公主有著幾分神似。不過卻是有種與雪魅相不多的冷艷。並且。這份冷艷之下。居然還有著幾分被皇室熏陶出來威嚴氣質。

與身軀嬌小可愛的小公主比較起來。這位女子。渾身上下卻是透著一股艷的成熟風情。美目顧盼間。誘惑天成。

目光掃過兩女。最後回到加老身上。蕭炎彎身行禮。微笑道:「加老也不晚埃」

笑著走上前來。加老望向海波東以及法兩人。大笑道:「沒想到我們三人竟然還能有機會聚在一起。當真是緣分埃」

「的確挺有緣…」法輕笑了笑。道:「老妖怪。沒想到你今日竟然會來觀看大會。我記的你似乎並不歡這種比賽的。」

「縮了幾十年來。偶爾出來看看好礙」加老笑了笑。轉頭望向蕭炎。然後指著身後那成熟冷艷的女子笑道:「小家。月兒想必你已經認識了。這是月兒的姐姐。夭夜。這次大會地安全秩序。里裡外外五萬軍隊。可全是她一在操控哦。」

聞言。蕭炎心中一驚。沒想到面前這冷艷女人居然還有這般本事。五萬軍隊。若是讓他來的話。恐怕會搞的一塌糊塗。而看先前大門處那些軍隊井然有序地模樣。然是這女人指揮起來很是的心應手埃

「夭夜。這便是我與你所說的岩梟小友。實力可極為不凡埃這次大會的冠軍。恐怕他是有力的爭奪者。」加老又指蕭炎。對著身後的艷女人笑道。

的加老的評價。一的小公主嘟了嘟嘴。悄悄的嘀咕著什麼。想必是並不服氣加老的番話。

「你好。岩梟先生。」

艷女人美目盯著蕭炎落落大方的對著他伸出玉手。微微一笑。霎那間的笑容。讓貴席周圍的一貴族子弟大為失神。他們平日里。可難有眼福瞧的一向冷艷的大公主會這般對人埃

「你好。夭夜公主…」對方的態度。讓的蕭炎找不出任何的毛玻微笑著伸出手來。輕握著那柔若無骨的玉手。在心中暗自讚歎了一聲。表面上卻是一沾既放。沒有讓的對方感到任何不妥。

「希望岩梟先生這次能夠取的滿意的成績。到時候夭夜親自為先生擺酒慶賀。只要先生不會拒絕便好。」夭夜收回手來。微笑道。

「這女人…拉攏人的手段簡直挺犀利礙日後貌似有些不的了·」面上含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心中略微有些驚異。即使是定力如他。在初步的接觸這點時間內。然便是在夭夜的幾句話中。對她消除了許多戒備。

見到蕭炎點頭。夭夜這才滿意的退身站在加老身後以她的脾性若非是因為這次太爺爺對這個年輕人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她也不會這般放下姿態地來與之結交。

「不過若他真地有太爺爺所說的那般潛力的話。倒也不虧我這般委身相交…」美眸掃過蕭炎那始終沒有出現過太大慌亂的臉龐。夭夜對他地定力還是挺滿地能夠在這麼帝國頂層人物以及巔峰強者面前保持這般沉靜。倒還頗為難的至少。比如後面那些貴族子弟則是因為她的身份。畏縮的不敢靠過來。

與蕭炎聊了幾句后夭夜便是對著法以及海波東幾人躬身行禮。完美的禮節。讓的人難以挑剔。以致連海波

淡漠人。臉龐上的冷意都是減少了一些。

眾人在互相打過招呼之後。便是在貴賓席前排坐了下來。而不知是有意無意。那夭夜公主卻正好是坐在蕭炎身旁。淡地女人體香。從一飄灑而來。讓人有些心猿意。

身體端正的坐著。蕭炎目光目不斜視的盯在下方龐大的有些恐怖的廣場之上。此時由於時間的推移。已經開始有著越來越多的煉藥師進入其中。而且對面的觀眾席之上。黑壓壓的人頭已經連接成了一大片。無數活潑少女在上發出一陣陣讓人發笑的崇拜尖叫聲。

在這般氣氛的感染之下。蕭炎心頭也是悄悄地泛起一絲熱絡。想起待會千火齊升的壯觀景。忍不住的有些迫不及待。

隨著天空上熾日的移動。貴賓席上的人數也是越來越多。這些人大多都是帝都中頗有勢力的人或者家屬。而那對面的觀眾席。更是早已經變成了人山人海。吶喊匯聚成洪流。直衝天際。

安靜的坐在席位之上。蕭炎微微閉目。半晌之後。忽然感受到周圍席位有些騷動。這才微皺著眉頭轉過頭來。望向那騷動的源頭處。

此次進入貴賓席地。陣容可頗為不校帝國三大家族齊出。這般陣容。恐怕加瑪帝國沒有任何勢力可以輕易小覷。而造成這般騷動的。更大地原因。還是那走在中間的納蘭嫣然以及雅妃兩女。兩女氣質各不相同。卻又是同樣貌美如花。兩女走在一起。自然是極容易吸引眼球。難怪後面的那些貴族子弟會這般激動。

一行人順著走廊。一來到最前排的位置。與熟人笑著打招呼。

而藉助著他們打招呼之際。蕭炎目光掃了一位與納蘭桀。米特爾騰山走一起的陌生老者在這位老者的身後。木戰緊緊的跟隨著。聽著他們互相間的招呼聲。蕭也搞清楚了這個老者的身份。木家木辰。又是一名斗王強者…

妃在與長輩們打過招呼之後。便是悄悄溜到了蕭炎一旁坐下。笑顏如花的嬌笑道:「岩梟弟弟。這次可一定要拿個好成績哦。無數人看著呢…」

手到擒來的事情吧?」納蘭嫣然知何時也是來到了這邊。輕笑道。

坐在蕭炎身旁的夭夜。瞧的雅妃與納蘭嫣然這兩個美貌絲毫不遜色自己的美人竟然都是湊了蕭炎這邊。她自然是極為清楚兩女的身份。美眸中閃過一抹詫異心中暗自道:「這岩梟長相雖然平凡。可沒想到卻這般招女孩子喜歡…來太爺爺所說不假埃這個岩梟。是塊潛力不菲的香。不然以雅妃的精明和納蘭嫣然的清高。是斷然不會與他這般說笑的。」

三個大美人。全部在蕭炎這邊。這無疑是讓的貴賓席上的某些目光火熱了起來。一些對三女抱有某些幻想的年輕人。皆是咬牙切齒的死盯著蕭炎。那副模樣。猶如與他有著父大仇一般。

嘆息著揉了揉額頭。繚繞在鼻尖的陣陣香風。讓的蕭炎有些想要苦笑背後一道道熾熱的目光。也是的他如芒刺背。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為什麼這三個女人擁在他身旁。難道又是那個無聊的女人攀比心理?

心中苦笑了一聲。蕭炎如老僧入定一般。極為端正的坐在位置上。安靜的等待著大會時間的到來。某一刻。他忽然皺著眉頭轉過頭去。卻剛好是見到坐在後一排的柳翎正冰冷的盯著己。那模樣。恍若一條欲噬人的毒蛇

瞧蕭炎發現了自的目光。或許是由於大會即將開始的緣故。柳翎此次倒也未加掩飾。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掌微豎。中指朝下。嘴唇動著:「我要讓你在嫣然面前輸的一敗塗地1

輕輕笑了笑。蕭炎嘴唇微動。旋即便是笑著轉過了頭去。

陰冷的望著蕭炎的背影。柳翎緩吸了一口氣。清楚先前蕭炎的唇語。

「我等著…」

……

隨著時間的逐漸走動。大會開始的時間。也終於是在萬眾矚目之下。緩緩而至…

當一道清脆的鐘鳴聲在廣場之上響起之時。衝天而起的喧鬧聲。悄然寂靜…

聽著那在耳邊徘徊的鐘鳴聲。法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然後緩步來到貴賓席最前面。目光掃過下方坐在青石台之後的上千煉藥師們。此時。多達兩千多名的煉藥師。也抬起頭。將敬畏的目光。投向這位在加瑪帝國煉藥界擁有著絕聲望的老人。

「以加瑪帝國煉藥師公會會長名宣布。第七屆煉藥師大會。開始1

「轟1

滿場沸騰。歡喝聲。盪動九天!

九千字。將近一萬字。十二個小時早上起來便是開始著手碼字。然後弄到現在。期間偷懶看了一下閱兵儀式。然後便是一直坐在電腦面前。晚上聽說有著晚會可惜。為了新。土豆也沒那時間去看。不過還好。終於是把更新弄了出來。土飧齬慶。我會當成宅男。死死的縮在家裡。蹲在電腦面前碼字

今天九千更新到。可惜或許是因為更新遲遲未到的緣故。月票漲動極慢。所以。土豆懇請諸位。將手中的保底月票。投土豆。月票是土豆的動力。月票漲動慢。基本沒什麼激情去碼字。因此。希望諸位。將你手中的保底月票。砸給土豆。感激不盡!

點擊下方的。請諸位弟兄不要讓土豆的排名不要和前面差距那麼大。鞠躬感了!

另外。大家國慶節快樂!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