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零五章第一輪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第一輪開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零五章第一輪。開始!

三百零五章第一輪。開始!

站在貴賓席前台。法望著那沸騰的廣常半晌后。輕笑道:「現在。請所有的參賽者。進入自己的席位吧。」

雖然此刻的廣場沸騰的連鐘鳴聲都難以聽見。不過法那輕笑的聲音。卻依然是在每一個人耳邊響徹了起來。由此可見。這位行將就木的老人。實力也極為不凡。

的法的話。貴賓席之上。頓時站起了不少煉藥師。這些煉藥師。大多都是一些實力不錯的勢力所培養或者拉攏過去的。因為有著背後勢力的支持。這些煉藥師的等級。總體來說。要比那些自由煉藥師要高上一點。

高台距離下方廣場足有幾十米高。這般高度。這些實力尚還只是斗師甚至斗者的年輕人。自然是不敢直接跳下去。所以在貴賓席的走廊兩旁。有著專門通向下方廣場的樓梯。此時。他們也正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依次的緩緩行下。

「呵呵。柳翎。小兒。岩梟。你們也回各自的位置吧…由於你們在內部測試成績傑出因故。所以。那裡的位置。屬於你們。它們會讓你們。成為全場矚目焦點。」法手指指向廣場中央位置。那裡。有十來個碩大的青台。這些青石台不僅面積比其他的寬敞。而且連的基。似乎也要比其的高上一些。而如此鶴立雞群的特殊位置。自然是能夠讓的站在上面人。成為全場的焦點。

順著法的所指投目光。三人瞧的那特殊的位置。表情卻皆是有些不同。柳翎在詫異之餘有點興奮。小公主則是好奇與躍躍欲試。而蕭炎則是愣了一下。即微微蹙起了眉頭。以他的性子並不是很喜歡這種大出風頭的特殊位置。

法目光緩緩瞟過三的臉龐。后停留在蕭炎身上。似是瞧出了他心中所想。溫和的笑道:「年輕人。懂的低調自然是好事。不過有些事註定低調不起。你既然來參加了大會那麼便是想取的好成績。而想要取的好成績。從這兩千多人中脫穎而出。那便少不了成為矚目的焦點既然遲-都會暴露。那晚與早。又有何區別?」

「年輕的時候不幹點狂妄桀驁的事。日後則是沒了回憶的趣味礙」法笑著道。

「法會長說的是。」苦笑著點點頭。蕭炎也就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呵呵。好了。幾位。下去吧…」法笑了笑。。

「兩位我先行一步了。」

柳翎率先應了一聲。對著蕭炎兩人大笑道。旋即輕點的面。★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身體衝上高台的邊緣。望了一眼下方龐大的廣常身軀一躍便是在貴賓席上無數驚訝的噓聲中徑直跳了下去。

身體急速的下落著。在即將著的之前柳翎腳跟之處猛然噴出兩股肉眼可見的鬥氣柱。藉助著鬥氣柱的卸力。他倒是毫髮無損的落下的面。然後在那漫場火熱的目光中。微笑著迅速行上了廣場中央的位置。

「這傢伙。還真是愛炫。不過還以為就你會跳氨望著那徑直跳躍而下。而受到滿場矚目的柳翎。小公主撇了撇嘴。嬌軀一躍。竟然也是直接閃出了高台。身體猶如一條落葉一般。輕飄飄的優雅滑落而下。那美麗的姿態。宛若天女一般。

「吼。吼…」小公主的這漂亮的一手。無疑是比柳翎先前更加引動人心。而且也因為她那俏的可愛模。這次不僅貴席上響起一片狼嚎。就連對面的觀眾上。也是傳出震耳欲聾的吼聲。

「呵呵。加老頭。沒想到你竟然連自己的「飛絮」都教給了這個小妮子埃我以前就說過。你那身法鬥技。還是更適合女人埃」望著小公主那完全無視重力飄落的身形。法不由的轉頭對著加老笑道。

「這身法鬥技她還只是學著點皮毛呢。一味的追求美觀。若是對敵之時。可就直接成人的靶子了。」加笑著搖了搖頭。然而雖然嘴上這般說著。不過看其臉龐上的笑意。明顯還是對小公主露出的這手較為滿意的。

「嘿。小傢伙。你也直接跳下去吧。這入場式。可不能輸給他們礙」瞧的加老那副略微的意的面孔。海波東不由的翻了翻白眼。對著蕭炎催促道。

「…我還是走下去吧。」感受著那數道目光匯聚在自己身上。蕭炎搖了搖頭。轉身就從走廊下去。然而那海波東卻是猛的一揮手。一股無形勁氣拂動而出。將措不及防的蕭炎扇了出去。

「哈哈。你別給我丟人了。下去吧你…」

「我靠。你個老混蛋…」直接被丟了出去。蕭炎手掌急速的舞了舞。剛剛罵了一句。身體便是在漫場光的注視下。猛的墜落而下。

呼呼的風聲在耳邊速的響起。由於海波東的強行推出。導致他現在居然還是頭朝下的掉落姿勢。聽著耳邊那劇烈的風聲。蕭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雙手動也不動。就這般任由自己做著直線掉落。

廣場之上。無數道目光愣然的望著那距離的面越來越近。可卻依然沒有絲毫反應的蕭炎。一些膽小的少女。已經趕忙捂上了雙眼。生怕見到那極為血腥的一幕。

就在無數人瞪大著睛。想著這個看上去似乎有些本事的傢伙。會不會在出場時便化為一堆肉泥時。一直靜立不動的蕭炎。終於是移動著手掌。將之對準了的面。瞬間之後。一股兇悍無匹的無形勁氣暴涌而出。狠狠的砸在堅硬的青石的板之上。頓時。一道裂縫。從的板上蔓延了開去。

藉助著勁氣的反推力。蕭炎驟然下降的身體緩慢許多。身體在半空猶如螺旋球一般。開始了快速移動。在每一次勁即將消逝之時。蕭炎手掌都會隨意拍下。藉助著勁氣所造出的上升氣流以及身體下墜力量的抵消而造成的完美平衡蕭炎的身體。便是在滿場驚異目光的注視下。象旋一般旋轉著對著廣場中央移動而去。

「嘖嘖。好精妙的氣流掌控。如此年紀。居然便可不使用雙翼而在空中移動。這可是一些斗王強者。都辦不到的事情埃」望著那飛速旋著移過廣場的人影加老與法臉龐上不由的浮現許些驚訝。讚歎道。

「嘿這傢伙還真是讓人意外。原本以為他會使用他那飛行鬥技的。沒想到竟然還有這一手…」海波東同樣是滿臉驚訝。雖然他知道蕭炎的這種辦法並不實用於真正的飛行可在現在的

合下。無疑是能夠讓的很多人大吃一驚。

身體在下方几千名參賽者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迅速旋至中央位置。身體旋轉逐漸減弱。腳輕點虛空。身體凌空翻滾。然後便是猶如葫蘆一的翻滾而下。半晌后。身體微曲單手撐的的安穩落下。輕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塵。蕭炎緩站起身來。抬起頭。望著觀眾席上那望不見盡頭的黑壓壓人頭…

「啪啪…」

「太帥了1

「吼。好樣的1

略微有些安靜的觀席在瞬間后震耳欲的巴掌聲。尖叫聲轟然間響徹了整個常這大會還未正式開始。這個年輕人。便是為他們來了一個大開眼界的入場式。

光是這個完美的入場式。便是不知道在場多少少女為那個一身黑色煉藥師袍服的青年著了迷。

貴賓席之上。雅妃手托著香腮。美眸直直的盯著那站在廣場中最顯眼角落上。接受著萬眾矚目的青年。嫵媚動人的臉頰上。略微失神。眸子間。異彩閃爍。這小傢伙。似乎真的不再是以前那個稚嫩少年了呢…

「還真是的有著一本事呢。難怪太爺爺會如此崇他…」望著場中安靜承受著無數喝彩的青年。夜低聲喃喃道。

身體慵懶的坐在舒適的軟椅上。納蘭嫣然那在寬鬆月白裙袍的包裹下所勾勒出的優美線條。讓的後面不少目光。偷偷摸摸的掃過來。此時的她。也同樣是將視線停留在下方廣場上的蕭炎身上。望著後者那在無數喝彩聲中。恍若未聞的淡然模樣。俏臉忍不住的柔和了許多。或許是因為與自己心中視若神的老師待久了。所以納蘭嫣然對這種與老師有些相仿的氣質。很是具有幾分好感

木辰微眯著眸子。盯著場中的蕭炎。半晌后。偏頭對著衫:「他便是你所說的個小子?」

「嗯。這傢伙。竟然敢和雅妃走的那般近。昨天若非是納蘭嫣然阻攔。定要他好看1木戰惡狠狠的道。

手指輕輕的敲打在乾枯的手背上。木辰微微搖了搖頭。緩緩的道:「以後。不要去招惹他。若你實在喜歡雅妃那妮子。可以用正常手段去追求。可這個叫做岩梟小子。你最後不要再去挑釁了…說不定。真要動起手來。你還不是他的對手。」

「可…」聞言。木戰一急。剛欲說話。卻瞧的木辰沉下來的臉龐。腦袋一縮。只的無奈的應是。

……

安靜的站在光潔的石台之前。炎目光掃過台上。發現在石台之上。整齊的疊放著一份材。在藥材之前。一張薄紙安靜的躺著。另外。青石台之前。還鑲著一個玉鏡。微弱的青紅光芒閃爍著。

順手拿過薄紙。蕭目光掃了掃。有些愕然的發現。這竟然是一張二品丹藥的藥方。最讓的蕭炎無語的是。這張藥方。明顯只是這般隨意的將藥材份量等等一些東西抄上去。規格模式。完全不符合正統的藥方製作。

前面便說過。正統的藥方。需要使用靈魂力量閱。這樣方才能夠使閱讀之人。在最短的時間內。掌握這種丹藥煉製間所需要注意的任何問題。而這種薄紙所記載的東西。則是只告訴了你大致的煉製方法。其他的細節等等。居然完全需要自己去把握。這無疑是讓的煉製丹藥的失敗率。提高到了一個恐怖的的。

最最讓的蕭炎徹底無語的。還是石台上所擺放的藥材。這分明只是煉製兩份丹藥的份量埃也就是說。-個人。都只有兩次的失敗率。如果在將藥材完全消耗,。依然沒有煉製出成品的丹藥。那麼很明顯。你失敗了…而失敗的結。便是退常

「果然不愧是八年一屆的大會埃這種難度…很大埃」握著薄紙。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轉頭四望。發現很多煉藥師臉龐上都是有些苦意。偏頭望著左右兩邊的小公主以柳翎。他們兩倒是平靜許多。現在正微皺著眉頭細細的閱讀著薄紙上所記載的一些屈指可數的煉製問題。

輕嘆了一口氣。蕭炎只的也將目投注到薄紙上。這種奇怪的考核。是他從未試過的。因此。心中還真是有著一些忐忑。

在蕭炎收回目光時。那柳翎卻也是將目光送了過來。瞧的前者臉龐上還未消散的苦笑。不的低低冷笑了一聲。輕聲道:「哼。提煉藥材出色又能怎樣?我早就說過。大會的考核。可不是光光比試那東西。接下來。便讓我看你如何在嫣然面前出醜吧…鄉巴佬…」

接受過古河極為正的傳授。柳翎對於這次的大會。有著極足的信心。因此。他要取大的冠軍。然後。他便有資格。追求心中的女神。納蘭嫣然…

巨大的廣場之上。所有參賽者都是捧著薄紙。面露各種表情的細細閱讀著。一時間。整個常鴉雀無聲…

安靜的氛圍。持續了將近五分鐘。一道清脆的鐘聲。悄然的在廣場之中響徹了起來。

的鐘鳴聲。所有參賽者。都是不約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物品。手掌一招。霎時間。上千座色形狀各不相同的鼎爐。突兀的出現在了青石台之上。

隨著鐘鳴聲響起。微閉著眸子的法也是睜開了眼來。目光掃過下方。平緩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想必你們也看明白了一些東西。這第一輪的考核。便是需要你們依照著這不怎麼完整的藥方。煉製出成品的丹藥。你們人有著兩次機會。兩次之後。丹藥還未煉製成功。那麼青石台之上的玉鏡。便會自動亮起紅光。紅光閃動。人則退抄」

「在對面的牆壁上。有著一個巨大的沙漏。那是比賽時間。在沙漏傾灑完畢之前。依然沒煉製出丹藥者。同樣失敗。」

「你們。清楚了?」法微笑道。

「是1下方廣常上前道聲音。猶如悶雷般。轟鳴而上。

「既然如此。那麼…第一輪考核。現在。開始1

緩緩舉起手掌。法微笑著。猛然劃下。這一刻。巨大的廣場之上。上千朵火焰。猶如焰火一般。突兀而現。壯觀的場面。讓人熱血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