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零六章驚心動魄五千今日九千字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驚心動魄五千今日九千字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零六章

安靜的站在青石台之前,蕭炎將面前的那尊赤紅鼎爐稍稍推開了一點,現在的他,並沒有和其他煉藥師一樣立刻將火焰召喚出來進行煉製,而是安靜的捧著那張薄紙,微皺著眉頭,仔細的研讀著上面那些寥寥可數的資料。

磨刀不費砍柴功,這點道理,蕭炎還是清楚的明白,機會只有兩次,任何一點疏忽,都將會造成失敗。

這次考核所需要煉製的丹藥是一種名為「生骨丹」的二品丹藥,顧名思義,這是一種用來治療那些傷勢頗重的丹藥,這種療傷性的丹藥,一般來說,都並不算得太過珍貴,這種「生骨丹」,放在市面上,恐怕也就幾百或者上千金幣的價值而已,這與那些能夠提升鬥氣以及其他作用的丹藥來說,這個價值,顯得有些寒磣。

煉製「生骨丹」,總共需要六種藥材,在所有二品丹藥中,倒也不是算極其的繁複,不過這種「生骨丹」,明顯是公會特意配置出來的新型療傷葯,所以即使蕭炎見識過不少療傷葯,可卻依然對這「生骨丹」有些感到陌生。

但是雖然療傷丹藥五花八門,稀奇古怪,不過所謂殊途同歸,這些療傷葯煉製的大致脈絡,倒是相差不多,只是複雜程度不同而已,況且這種丹藥也不是極其的繁瑣,只要煉藥術的實際操作不弱,還是能夠順藤摸瓜的摸索出「生骨丹」的煉製方法。

所以,即使藥方只是給了煉藥時大致所需要注意的東西,可只要順著感覺來的話,想必應該還是能夠成功的…

將薄紙上的所有資料全部詳細的記在腦中,蕭炎緩緩閉目,片刻后,方才逐漸睜開,輕吐了一口氣,將薄紙放在台上,轉頭望了望,發現小公主與那柳翎,竟然已經是在催動著火焰,開始著手煉製了。

兩人葯鼎中所催動的火焰,都是相同的深黃色,這是完全用鬥氣所催化出來的火焰,不過蕭炎卻是相信,這應該並非是兩人的底線,或許,他們都有著隱藏的底牌,以他們的身份,擁有底牌,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這兩人,不管脾氣性子如何,可實際操作的確很強礙」心中輕嘆了一口氣,自打開始接觸煉藥術以來,蕭炎滿打滿算,也不過方才學習了三年時間,而對於小公主,柳翎這種或許從小就在他們老師身邊接受培養的人來說,某些方面,蕭炎自然是有些追趕不及,畢竟就算他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在這般短的時間內,追趕上別人十幾年的成就。

而也正是因此,所以即使是小公主這般年紀便是達到了三品等級,可蕭炎卻依然沒有絲毫受到打擊的感覺,對方天賦本就不弱,加之接觸煉藥術多年,有如此成就,倒也並不是太過出人意料。

此時。距離考核開始。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時間。而在這短短地十幾分鐘間。巨大地廣場上。便是時不時地有著紅光閃爍。而紅光閃爍地石台後。那些失敗地煉藥師們。則只能面紅耳赤地選擇頹喪退出。對於某些喜歡中規中矩煉製丹藥地煉藥師們來說。這種劍走偏鋒地考核。幾乎是要了他們地命…

淡淡地瞟了一眼從前方耷著腦袋。滿臉哭意地對著場外行去地一名煉藥師。蕭炎搖了搖頭。不再理會。將自己地心神。完全地投入到了即將開始地煉製中。

將暗紅地鼎爐端正地擺放在自己地面前。蕭炎搓了搓手。手指一翻。一枚紫色地藥丸。便是出現在了雙指之間。

屈指輕彈。紫色藥丸徑直彈射進蕭炎嘴中。緩緩嚼動著。片刻后。嘴巴猛地一張。一團紫色地火焰。噴吐而出。旋即被蕭炎握在了掌心之上。

「哇?紫色地火焰?」因為身處全場最受矚目地位置。再加上先前那拉風地出常因此不論貴賓席以及觀眾席上。都有著無數人在時時刻刻在關注著蕭炎地一舉一動。瞧得他忽然搞鼓出了艷麗地紫色火焰。當下響起一陣陣驚呼聲。

雖然龐大地廣場上。並不乏一些顏色稀奇古怪地火焰。可蕭炎那用嘴巴吐出來地奇異方式。卻依然是將很多目光扯了過來。

「紫色火焰?」望著蕭炎手掌上的那團紫色火焰,法微微愣了愣,旋即輕笑道:「這小傢伙果然是有些底子埃」

聞言,一旁的海波東撇了撇嘴,與蕭炎相處了那麼久的時間,他最是清楚不過這個傢伙的底細了,這種紫色的火焰,僅僅只是他所掌控火焰之中最弱的一種罷了,另外那種陰冷的白色火焰以及輕靈的青色火焰,可是連海波東都有所忌憚的恐怖異火埃

紫色火焰,在蕭炎手掌之上猶如精靈一般的靈活跳躍,片刻之後,蕭炎手掌輕揮,紫色火焰直接被拋射進了火口之內,頓時,洶湧的紫火,便是在葯鼎之內升騰著燃燒了起來,冰涼的鼎爐,迅速的升溫著…

當鼎內的溫度升高到某一個界限之時,蕭炎手掌貼在了火口處,緩緩閉目,靈魂力量探升而出,逐漸的控制著紫火的升騰。

由於對紫火的控制力,遠遠沒有對青蓮地心火精細,所以此時的蕭炎,也只能用手接觸著葯鼎,方才能夠精確的控制著紫火,若是在此刻也學著青火那般離手操控,恐怕本來就已經很高的煉製失敗率,將會再次暴漲…對於這隻有兩次機會的考核上,蕭炎實在是不敢冒那種險。

紫色火焰,在蕭炎靈魂力量的控制下,極為順從的壓制著自己的溫度,沒有絲毫的反抗,這般過得片刻之後,蕭炎手掌一招,石台上的一株藥材,便是被吸進手中,輕輕捏了捏,然後將之拋進葯鼎之內,頓時,紫火翻湧而上,將之迅速包裹…

閉著眼睛,蕭炎微皺著眉頭,利用著靈魂感知力,緩緩的提煉著藥材,煉製丹藥,藥材的提煉,必須達到一個度,有時候純度高了一點,或者低了一點,都將會導致煉製的失敗,而也正是因為此,所以正統的藥方,方才顯得尤為重要,因為大多的正統藥方,上面都是詳細的記載著,藥材的那個提煉純度的界限。

可惜,現在的蕭炎,並沒有那般精準的藥方,所以,這一切,都得靠他自己使用感知力來慢慢的試探著。

……

一株低級的藥材,足足消耗了蕭炎十來多分鐘時間,方才逐漸的達到他自認為可以的地步,而此時,他方才小心翼翼的將第二種藥材,投入葯鼎。

借著投入藥材的空閑瞬間,蕭炎瞟了瞟兩邊,發現小公主以及柳翎雖然同樣是滿臉凝重,不過手腳間卻沒有絲毫慌亂,臉上,也並沒有任何失措的情緒,想來煉製的過程,一切都在他們掌控之中吧。

「1

就在蕭炎收回目光之時,前面不遠處的一處石台上,烈焰熊熊的鼎爐,卻是抵禦不住那越加熾熱的高溫,猛然間爆炸開來,而隨著鼎爐的爆炸,其中正在煉製的丹藥,也是宣告破碎,於是,無情的紅燈,刺眼的亮了起來。

頭髮被炸得焦黑,臉龐也是面目全非,那名煉藥師傻傻的望著那閃爍的紅燈,半晌后,方才罵罵咧咧的下台,咬牙切齒的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對著廣場之外走去,在路過蕭炎前方之時,後者有些訝然的發現,這個失敗者,竟然是一名別國的三品煉藥師…

「可憐的傢伙…」心中略微有些幸災樂禍的笑了笑,蕭炎便是將這個小小的插曲拋了開去,繼續將藥材,一株一株的謹慎投入葯鼎,然後耐心的試探著提煉的最佳純度,而有了先前那個失敗者的前車之鑒,現在的蕭炎,無疑是顯得更加小心。

……

隨著時間的緩緩度過,巨大的廣場之上,不斷的有著紅光閃爍,一個個臉色或鐵青,或赤紅的煉藥師,皆是無奈的離台,然後在看台上無數道惋惜的目光注視下,悻悻的離開了這個讓得他們傷心並且憤怒的場所。

不過雖然這次的考核頗具難度,可不得不說前來參加大會的,也是有著很多具有料子的人,除開那些因為種種緣故而失敗的參賽者之外,現在至少還有著將近大半的煉藥師,正和蕭炎一般,安靜仔細的試探著藥材的提煉純度。

當牆壁之上巨大的沙漏,滑落了將近一半之後,蕭炎的對材料純度的試探,也終於是完全完成,除了在提煉間,失手燒毀了兩株藥材之後,蕭炎的成果,還是算得上蠻豐富的。

而接下來,則是需要開始融合各種提煉的藥材,使之形成真正的「生骨丹」。

這一步驟,將會比先前的提煉,更加繁瑣,在這期間,若是稍稍有些分神,恐怕便將會導致藥材完全覆滅,而如果藥材被消耗完畢的話,那麼接下來的考核,蕭炎也就可以直接被剔除了。

清楚這一步驟的關鍵性,所以,蕭炎早有預備的將鬥氣化為薄膜,遮掩在耳朵之處,將外界的一些喧鬧聲,都是屏蔽了去。

隨著外界喧鬧的淡去,蕭炎心神逐漸寂靜,吐了一口濁氣,雙眸再度閉上,手掌快速的拿起石台上的一個玉瓶,這裡面盛裝了先前蕭炎從一株藥材中所提煉出來的精華部分,握著玉瓶,蕭炎略一停滯,便是將之傾倒進了葯鼎之中,旋即緊接著,又是迅速的將兩瓶提煉出來的材料,投進葯鼎之中…

靈魂力量謹慎的控制著紫火,緩緩的熏烤著那些互不買賬的藥材粉末,它們在細微融合間所反映出來的特效,都將會通過紫火中的靈魂力量,快速的回饋到蕭炎的腦海之中,然後他便能夠藉助著這些信息,來分辨融合的方向,是否正確。

這種反饋分析,是一種極其消耗精神的分析工作,不過也好在蕭炎現在所需要分析的,也就僅僅是二品藥方而已,若是換上三品,甚至四品的話,恐怕別說是他一個三品左右的煉藥師,就是換成四品,五品的煉藥師,也基本不可能將之分析而出,畢竟若是分析藥方真的是這般簡單的事情的話,那麼藥方,也就不怎麼值錢了…

「…」

微皺著眉頭,小心的感應著藥材間的融合,某一

炎臉色忽然微變,葯鼎之內,紫火猛的一陣翻騰,低t聲,從葯鼎內傳出,那三種融合了將近大半的藥材,頃刻間,便是化為了漆黑的灰燼,而在材料化為灰燼之後,葯鼎內升騰的紫火,也是悄然的湮滅…

微眯著眸子望著那化為灰燼的藥材,蕭炎微張著嘴,懊惱的拍了拍頭,由於精神過度集中,他竟然都是忘記了這紫火併沒有後援支持,因此燃燒的時間,頂多只有一個小時而已。

鼎爐內的悶響,並不算太小,因此,在聲音響起后不久,那距離蕭炎不遠的小公主與柳翎便是將目光投了過來,當瞧得蕭炎那沒有火焰的葯鼎時,皆是一愣,前者倒還要好些,只是對著蕭炎露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而後者,嘴角揚起的幸災樂禍,卻是有種欠扁的感覺。

高台上,望著那火焰忽然熄滅的蕭炎,法等人一愣,不過卻並未說什麼,只是安靜的等待著,雖然火焰熄滅,並且考核時間也快要到達,可蕭炎檯面上的藥材,應該還能剩下一份,因此,他還有著機會,當然…這前提是,他必須抓緊時間了,因為,對面的巨大沙漏,已經僅僅只有三分之一了。

……

輕吸了一口有些熾熱的空氣,蕭炎凝望著葯鼎中的那些漆黑灰燼,微閉著眸子,片刻之後,緩緩睜開,忽然淡淡的笑了笑,雖然這次失了手,可這「生骨丹」的煉製方法,倒卻已經被他摸索了一個大概,接下來,便應該是那行雲流水一般的煉製了…

從納戒中再次掏出一枚紫色藥丸,蕭炎將之放進嘴中,緩緩的嚼動著,趁著這個短暫的時間,他目光掃了掃周圍,發現小公主以及柳翎面前的葯鼎內,一枚丹丸的雛形,竟然都已經開始了凝聚,顯然,再過不久,就應該是成丹了…

「不錯的速度…果然有點狂的本錢。」

挑了挑眉,蕭炎嘴巴微張,紫色火焰再度噴吐而出,然後灌注鼎爐,雙手略微沉寂,片刻后,驟然開始了動作,只見雙手飛舞間,那擺放在面前的六個小玉瓶,竟然是被他全部傾灑著倒進了葯鼎之內…

「竟然想要六種藥材同時融合?這樣雖然能夠節約不少時間,可若是靈魂力量不夠強,萬一操作不過來的話,基本上是自尋死路礙」望著下方蕭炎的這般舉動,法以及奧托那一干經驗豐富之人,低聲喃喃道。

目光緊緊的盯著火焰翻騰的鼎爐,蕭炎靈魂力量操控著紫火將所有材料分隔而開,然後在熏烤中,緩緩的靠近著,隨著接近,它們終於是逐漸有了融合的趨勢…

巨大的沙漏,其中的沙粒,飛速的傾灑而下。

……

「鐺1

在某一刻,清脆的拍鼎聲響,在廣場之上響了起來。

柳翎率先手掌重拍在鼎爐之上,鼎蓋被彈射而起,一枚渾圓的丹藥,飛射而出,然後被他躍身一把抓進了手中,臉龐之上的得意,難以掩飾。

「鐺1又是一道脆響,另外一旁,小公主縴手一招,一枚丹藥,從葯鼎中射了出來。

「鐺,鐺,鐺……」

繼這兩道聲音之後,巨大的廣場之上猶如是起到了連鎖反應一般,一個個鼎蓋被彈射而起,好幾百枚形狀不一的丹藥,從葯鼎中彈射而出,對著天空飛灑而去,然後被它們的主人,興奮的抓進手中。

「時間要到了…」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中央位置處,依然閉目的蕭炎,再瞧得對面那即將完畢的沙漏,奧托手掌猛然緊握了起來,這個傢伙,每次考核,都是要讓人提心弔膽。

廣場之中,無數道視線,都是緩緩投射到了中央位置的蕭炎所在處,望著那沙漏中嘩嘩而下的丁點沙粒,所有人都想知道,這個站在最受矚目位置的青年,是否能夠在最後的關頭,完成這一輪的考驗…

沙漏之中,屈指可數的沙粒,悄然墜落,當最後一撮沙粒即將滾落而下時,無論是觀眾席以及貴賓席之上,都是響起了一片遺憾的噓聲。

「鐺…」

緊閉眼眸的青年,眼眸豁然睜開,手掌輕拍鼎爐,鼎蓋飛射,渾圓的丹藥,在最後一刻,飛射而出,光彩奪目,讓人目眩…

一更四千三,一更五千,算起來,也是和昨天一樣更新了九千,不過這也只是兩更,另外的月票加更,土豆會逐漸補上,以前就說過,土豆沒有存稿,所以也不可能搞出每天一萬二或者更多的更新量,我只能努力的碼字,今天的九千字,已經讓得我搞到凌晨三點半,這實在是讓土豆很是無奈,不過雖然困得要死,可終於是咬著牙熬了下去,最後說一句,抱歉了,更新晚了,等更的朋友,辛苦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