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章力挽狂瀾大會暫休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章力挽狂瀾大會暫休二合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章力挽狂瀾,大會暫休【二ip

第三百一十章力挽瀾

「青色火焰?」

「天埃★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他竟然擁兩種火焰?」望著蕭炎手掌升騰的青色火焰。兩邊的席位之上。頓時爆發起了一陣陣驚異的喧嘩之聲。雖然這裡很多人都並非是煉藥師。可不同的火焰不能相融的基本常識。大多數人。都還是懂的的。可面前的蕭炎。似乎確是用事實打破了他們的認知。

相比於周圍席位上的觀眾們。廣場上的煉藥師們。無疑是更加的感到震。因為身為煉藥師。所以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的明白。兩種火焰出現在一個人身上。會是何種的危險以及不可思議。要知道。火焰本就是狂暴之物。兩種狂暴東西接觸在一起。它們所爆出來的熾熱。足以將它們的主人焚燒成一團灰燼。

因此。當他們瞧的蕭炎竟然再度召喚出了一種似乎比紫火還要兇猛的青色火焰時。臉龐之上。皆是布滿愕然。

「青色火焰這個傢伙。果然還留有底牌埃」望著蕭炎手掌的青火。小公主美眸閃爍。聲喃喃道。

「這應該是他所掌握的異火了吧?沒想到。竟然是真的」緩緩的吸了一口因為青色火焰的出現。而變的有些熾熱的空氣。柳翎在心中暗自沉聲道。

「那是」賓席前台。法錯愕的望著顯有些飄逸青色火焰。半晌后。眼瞳微縮。低聲道:「那是異火?這小傢伙竟然擁有這種東西?」

「嘿嘿。我先前便說過。不要小看他。他的底牌。可是能讓的人目瞪口呆的。」非常滿意法震驚的神情。海波東笑吟吟的道。

「不簡單啊如此年紀便是有並且馴服這種即使是連法古河這等人都為之垂涎的東西。是讓人詫。」青火的出現同樣是讓加老一臉驚異。身為斗皇強者。他自然最是清楚不過這種大自然的神奇之物。擁有著何種恐的力量。當年他曾經與一名有異火的強者戰鬥過。雖然對方真實實力遠遠遜色於他。可那威力無窮的異火卻依然是的加老吃盡了苦頭。

「呼」法緩緩的鬆了一口氣。將目光投向灰袍少年處。微笑道:「看來這一輪考核。那個傢伙想要取的最佳成績。還是有一些難度的氨

「青色火焰」貝齒輕咬著紅唇雅妃嘆息著搖了搖頭她實在有些想不通這短短不到兩年時間。這當初稚嫩的少年。究竟經歷了一些什麼。為什麼能夠在這般短暫的時間內。猶如飛躍一般。成長到這個連斗皇強者都驚嘆不已的的步

「難道都是因為她么?」微偏頭。雅妃盯著一旁的納蘭嫣然。在心中喃喃道。

「難怪太爺爺這般重視他。原來還擁有著這種讓人震驚的底牌氨修長白皙右腿輕輕的晃動著。夜&#39臉上的表情。微有些釋然。

凝望著那幾乎成為了全場矚目的青年。此時的他。無疑已經成為了唯一能夠與那位神秘灰袍少年相抗衡的加瑪人。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這種豪情。方才是大丈夫大英雄所有納蘭嫣然微抿著紅唇心中這般想著。然後悄然的觸動了一下。

外界的那些各色目光。並未讓的蕭炎有絲毫動容。此時。他正全神貫注的凝視著葯鼎之中。內的紫色火焰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飄逸的青色火焰。

手掌快速的在石台之上閃過。八種藥材。被他全部一窩蜂的丟進了鼎內不過那藥方之的最後一種藥材「厚土芝」。卻是被他從煉製中剔了出去。在先前的那番感知中。蕭已經徹底發現了此次考核之中的問題。這麼多煉藥師。之所以不能成功的凝結成丹。完全都是因為。這名為「厚土芝」的藥材。根本就是多餘的正是這份多餘的藥材。方才使融合的最終失敗!

疑藥方。這很需要一些勇氣與魄力。一些傳統煉藥師。便是太過相信藥方的正統。因此無論怎樣失敗。都難以將問題的原因歸結到藥房之上。他們只會認為。一定是自己在火候或者提煉成份的某一處。出現了錯而有著這種思想的人。這種考核中。疑是將會一敗塗的

蕭炎並不缺乏勇氣魄力。所以他尋找出了藥方的問題所在。也因此。他方才能夠抓緊時的與那神秘灰袍少年。一爭高低。而其他人。包括小公主甚至柳翎。只能淪為看客。

巨大的廣場之上。只有兩處爐火還在升騰著。場中的所有目光。都在這兩個的方來回的掃視著。而蕭炎與灰袍少年。也正在這些視線的注視下。爭分奪秒的提煉著幾種材料。

蕭炎此時的手掌。已經完全脫離葯鼎。在距離葯鼎一尺之外處。修長的十指。猶如跳舞一般。靈活的在身前翻騰跳躍。憑藉著他對青的心火的掌控能力。蕭炎完全能夠達到隔空控制溫度的的步。若是光論煉製丹藥時誰的動作更優雅以及充滿魅力。無疑是蕭炎更勝一籌。

「快一點。快一,」目光來回的掃視著方提煉的速度。小公主在心中對著蕭炎的方向不斷催促道。為皇室的人。她自然是不希望一個外國人。在加瑪帝國大會中取的最佳的成績。那無疑是會給加瑪帝國這次參加大會的煉藥師狠狠一耳光。

「那傢伙的提煉速,太快了。雖火焰遠遠遜色岩梟。可卻似乎經驗極為老道。沒有在任何的方損耗哪怕一秒的時間。相比起來。岩梟在這方面吃了不少虧。不過好在有著異火的幫助。不至於會落後。只要再快一點。應該還能超過他的」柳翎目光緊緊的注視著遠處灰袍少年的一舉一動。再望著蕭炎。眉頭微皺的道。他雖然為人心胸不算太過開闊可畢竟也是加瑪帝國的人。這種時刻。他清楚的道。若讓那個灰袍少年取的了最佳成績。對他們這些參賽的煉藥師們將會是何種的嘲諷。

蕭炎兩人。此刻無疑已經成為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1

隨著一道手掌拍著石台的悶響。灰袍少年嘴角噙著冷笑手掌翻轉。八股顏色不同的粉末或者粘稠液體。自鼎中飛射而出。最後被灌進了擺放整齊的玉瓶之中

在灰袍少年拍著石台的悶響落下之後的瞬間。蕭炎手掌也是猛的一拍石台隨著悶聲響。八縷青色火焰自鼎內之中暴射而出袖袍揮動。火焰猛然對著身前的八個玉瓶灌射而來。在即將進入瓶口的霎那。驟然消失。一蓬蓬顏色各不相同的粉末以及液體。傾灑而下。

在將材料提煉完畢之後。蕭炎借著材料冷卻的空隙時間。偏過頭對著灰袍少年的方向望了。

感應到蕭炎目光的來。灰袍少年抬起臉龐露出譏諷的冷笑:「嘿。你慢了火焰好。又能有用?」

面無表情的收回視線。蕭炎沒有露任何情緒。略微沉寂之後。袖袍再度揮動。面前的八個玉瓶。猛然爆裂。其中的所有提煉材料被吸納上半空。然後扇進葯鼎之中。頓時。青色火焰猛然升騰。開始了最後的融合。

在蕭炎動身的前一霎。灰袍少年。已是搶先一步的將玉瓶之中的材料。投入進了葯鼎之中。

兩個葯鼎。爐火升。八種藥材在火焰中。緩的融合著。等待著最,的成丹

「好一場爭分奪秒的龍爭虎鬥氨望著兩人間那不超過五秒的差距時間。法等眾人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嘆道。排除灰袍少年所造成的一些騷動之外。這場實力相近的較量。無疑是讓的兩邊席位之上的很多人感到熱血沸騰。

「法老頭。你說。誰會最快成丹?」此時的海波東。也是被場中激烈的比拼吸引站起了子。笑眯眯的道。

「不好說埃雖然梟有著異火優勢。可因為年紀的因故。在經驗方面。似乎遠遠比不上個詭異傢伙。因此兩相抵消。誰勝誰負。還真的難以預料氨法搖了搖頭。嘆息道。

「那傢伙也挺難纏的氨聞言。海波東搖了搖頭。在心中嘀咕道:「不過岩梟小子不會真輸了吧?就算如今靈魂力量大損。可他畢竟曾經也是能夠煉製六品丹藥的大師級別埃不會降的這麼快吧?」

廣場上。蕭炎兩人皆是死死的盯著翻騰的爐火。顏色各不相同的火焰。將兩人的臉龐。印射成青黃兩色

「快一點。快一點。加油。加油」玉手輕輕的搓動著。小公主視線不的在兩人爐中掃過。藉助著不的眼力。她能發現。兩人葯鼎中的丹藥。正在緩緩成形著。

「丹藥要成形了」忽然嗅著從葯鼎中瀰漫而出的淡淡葯香。非常清楚這代表著什麼的柳翎眾人。精神時緊繃了起來。

無數人的心。都在此刻吊在了喉嚨處。

「岩梟的快成了」

法乾枯的手掌緊握著欄杆。皺眉低聲道:「不過對方也緊跟著。隨時都會將之超越」

緊緊的抿著嘴。蕭漆黑的眸子中。跳動著青色火焰。火焰反射中。一枚渾圓丹藥。正在滴溜溜的旋轉著。

「這樣下去距離拉不開」眼眸虛眯著。某一刻。蕭炎忽然手掌重砸在葯鼎之上。頓時。那尚還未完成最後溫養的丹藥。便是帶起一團青火。猛然衝破鼎爐。暴射而出。

「莽撞!雖然是最後一步。可怎麼能提前讓丹藥出爐。初生丹藥一旦接觸到空氣。其內未完全凝固的成份。說不定會解體啊1望著蕭炎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那被法握著的欄杆。猛然爆裂。怒聲道。

「莽撞的傢伙1炎的這一舉動。同樣是讓的小公主以及柳翎等人目瞪口呆。片刻后。忍不住的叱喝了出來。

沒有理會周圍的目。蕭炎腳掌一的。身體暴閃而起。手掌一探便是將那包裹在火之中的丹藥抓進掌心。在丹藥入手的霎那。一股更加兇猛無匹的青色火焰。猛然自蕭炎掌心中升騰而起。那尚未完成最後一步溫養的丹藥。間。變的穩固而下

身體閃落而下蕭炎屈指輕彈丹藥化為一道光影。射進玉瓶之中。旋即。綠色的燈光振奮人心的從蕭炎面前的玉鏡中。率先亮了起來

「瘋子」

廣場偏僻角落原本面冷笑的灰袍少年。臉色猛然間變鐵了起來。他沒想到蕭炎竟然會如此瘋狂。若是先前未完全穩固的丹藥一接觸到空氣。那麼他先前的那些努力。就將會瞬間化為烏有。這種膽大的瘋狂舉動。僅僅就是為了把緊跟在後面的他甩

鐵青著臉。暴怒中的灰袍少年一巴掌將面前的玉瓶拍成粉末半晌后。方才臉色陰沉的重拍鼎爐。丹藥飆射而出。旋即被收入玉瓶。然而此時。距離蕭炎成功。已經過去了足足一分鐘時間

隨著安靜的氣氛在廣場之上因為蕭炎的瘋狂而持續了一分鐘之後。排山倒海的歡呼聲。尖叫聲猛然間猶如洪流一般。將巨大的廣常震微微發顫。

握著玉瓶。蕭炎緩的鬆了一口氣。抬頭望著兩邊那沸騰起來的席位。平靜的臉龐之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哈哈。小傢伙。好樣的1高上。法摸著口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雖然先前被炎瘋狂舉動氣的不輕。不過不管過程如何。現在的蕭炎。卻是真的取的了勝利。而且。這個勝利。還是遠遠將對手拋在了身後。當下。興奮的法。忍不住的對著廣場之上的蕭炎大笑道。

「真是個瘋狂的傢伙」雅妃與夭夜對視了一眼。在鬆了一口之餘。也為蕭炎那賭博般性子。苦笑不已。

「雖然瘋狂。不過並非是憑著熱血一頭莽撞。在那種時刻。恐怕他是因為有著把握。才敢行這般舉動吧。」望著場中那在無數歡喝聲中淡淡微笑。顯從容洒脫的青年。蘭嫣然柔聲笑道。雖然這還只是第二輪考核。可他所引的高潮氣氛。已經遠遠超過了往屆最後一常

「岩梟先生。恭喜了不過以後拜託別做那種瘋狂舉動了。萬一失手」對著蕭炎了拱手。小公主微嗔道。

「這一次。你的確很出色不過最後一輪。我也不會再有所保留」柳翎對著蕭炎聳了聳肩。時他的表情。可以勉強稱之為友善。

笑了笑。蕭炎並未回話。轉過頭來。將目光投向那臉色陰沉的灰袍少年。豎起拇指。微微朝

一直顯平靜溫和的氣質。卻是於露出了一分屬於年桀。

鐵青著臉望著蕭炎舉動。灰袍少年陰冷的哼了一聲。嘴唇蠕動著:「別的意。最後一常我們再來一較高低!到時。我不會再有絲毫留手1

對於他這威脅。蕭炎無所謂的攤了攤手。收回目光。瞧的周圍那些還將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煉藥師們。略微遲疑了一會。旋即默默的拿起石台上還殘留而下的一株「厚土芝」。然後隨意的丟了開去。

望著蕭炎的舉動。周圍的煉藥師們一愣。半晌后。一些想明白了問題所在的人。臉龐逐漸露狂喜。對著蕭炎投去感激目光。然後趕忙抓緊時間煉製了起來

的那些開始風風火火煉製的參賽者們。蕭炎眼角瞟了一下對面牆壁上已經快要完畢的沙。聳著肩。低頭整理著石台上的各種物品。至於他們能不能在最後的時間將「風行丹」煉製出來。這便是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了。

隨著時間的緩緩度過。廣場之上那震耳欲聾的歡喝聲。也是逐漸的弱了下來。在經過這般度興奮之後。眾們方才意猶未盡的將目光投向了那些還在廣場上忙碌的煉藥師們。當然在這之餘。此時看台上不少少女的目光。都是若有若無的瞟向那埋頭隨意整理著石台的蕭炎身上。先前他的表現。無疑已經打動了這些少女那春心蕩漾的心扉。現在在她們的眼中。即使蕭炎那易容后顯的平凡的臉龐。也是忽然變的帥氣了起來。

半個小時之後小公主以及柳翎面前的綠光率先亮了起來。兩人將丹藥撞進玉瓶。對視了一眼。皆是鬆了一口氣。

繼兩人之後。也陸陸續續的開始有著綠光閃爍。不過更多的。卻依然是紅芒廣場太過大。那受到蕭炎提點的煉藥師。也就僅僅局限於他周圍的一些運氣好的煉藥師而已。而那些在蕭炎視線之外的參賽者。則只能依然是茫然的望石台上的材料在不知道問題所在之下。他們也只能繼續悶頭煉製而加入了「厚土芝」。他們的煉製。沒有絲毫意外的。全部以失敗而告終。

再者。即使除開上的原因。可畢竟不管如何。這「風行丹」也是屬於三品丹藥。因此不僅一些等級在二品左右的煉藥師只有寥寥兩三人僥倖通過。就是連一些初入三品等級不久的參賽者。同樣是因為大意而失敗。

在這兩種有些苛刻的條件之下。大會上的參賽者。正在以一個迅猛的速度被刷下去。原本千的人數。到的現在。或許已經不足三百。並且看這個模樣。似還在繼續的刷新著。

當牆壁之上懸挂的沙漏完全傾灑而下時。寬敞的廣場上。竟然已經只有將近一百多人還留在其中。其他人。則是已在這兩輪之下。完全被刷了出去。

當廣場中響起法那朗笑聲之時。炎方才緩緩的抬起頭。將目光投向貴賓席處的老人。覺到他的目光法對著蕭炎所在的方向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在考核時間到達之後。接下來。便又是例行的測驗。而這次的測驗。因為有著異火的相助。所以丹藥效果最佳者。自然是非蕭炎莫屬。而其次。便是那灰袍少年。後面的。便是小公主。柳翎等實力不弱的三品煉藥師。

當測驗完畢之後。此時的天色。已經逐漸暗了下來。一絲月牙兒。從天邊緩緩的顯露而出。耀著燈火燈明的帝都。

「各位。今日的大會。便先到此為止吧。請諸位參賽者好生休息一晚。明日。便是我們大會的最後一輪。是決定冠軍的重要一局。所以。各位可千萬不要因為各種事情。導致未能出席。不然的話。那可是會終生遺憾的。」法朗聲笑道。

的法宣布今日的考核結束。廣場之上的眾人包括著蕭炎。頓時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兩輪考核下來。實在是讓的人有些疲憊埃

將葯鼎收回納戒之。蕭炎忽然抬頭瞟了瞟。只見在法這話完畢后。那灰袍少年便是收東西對著廣場之外行去。在臨走之時。還不忘對著蕭炎丟去一個冰冷的目光。

淡淡的望著灰袍少年緩緩行出廣場的背影。蕭炎揉了揉額頭。將東西收拾完畢后。也是順著參賽人群擠出了廣常

出了廣常蕭炎抬深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氣。緊繃的精神略微舒緩了一些。低頭望著周圍那從觀眾席出來。兩眼放光的盯著自己的一些年輕少女。苦笑著搖了搖頭。剛欲抬腳而走。悅耳的柔聲。卻是忽然從身後傳來:「岩梟先生。恭喜了。」

轉過頭來。蕭炎望著那湧出來的一大群人。人群首位處。便是納蘭嫣然。雅妃。夭夜三女。在她們身後。納蘭桀等人也正互相笑聊著。

瞥了一眼笑顏如花的納蘭嫣然。蕭炎搖了搖頭。道:「運氣好罷了」

對於蕭炎的謙虛。這段時間納蘭嫣然已經見怪不怪。微微笑了笑。她拉著雅妃與夭夜二女。沖著蕭炎笑吟吟的道:「夭夜公主說了。今夜替你與柳翎。小公主擺酒慶賀。不」

納蘭嫣然三女的美貌。在整個帝都。都是排的上號的美人。如今三人站在一起,優美的身姿互相印襯著。當真是人比花嬌。因此此時廣門口。已經有著不少人視線直直的射了過來。

聞言。蕭炎一愣。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歉意道:「抱歉了。夭夜公主今日實在是太累。明日還有著最後的考核。所以恐怕是分不出時間前去酒宴了。公主的心意。在下心領了。告辭」

說完。蕭炎對著夜公主拱了拱手。不待她回話。便是轉身大步行進街道。然後在三個被拒絕的女人錯愕的目光中。擠進人流。消失不見

(兩章合一。這其一章是昨天的第二更。一章算是一千五百票的加更。呃這就是說今天的更新土豆還沒更啥也不說了繼續潛下去碼字。

另外。請諸位書友看完更新后。順手投點推薦票吧。每日一點。土豆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