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順著街道。蕭炎一路對著所住旅館行去。★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沿途之上。周圍那些指指點點的崇拜目光。讓的他有些頭疼。不的已加快了腳步。轉過幾條街。最後竄進了旅館。直奔己的房間。

推開房門。蕭炎將房門關好。背靠著房門。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揉了揉額頭。臉龐上略微有些疲倦。兩輪考核。雖然看似簡單。可暗藏的玄機卻是讓的蕭炎大為傷神。加上最後與那灰袍少年比拼速度。更是的疲憊加深了一些。控制異火。本來就是一件極為耗神的精確工作。

甩了甩頭。蕭炎行進屋子。在臉拂了一些冷水。讓的自己清醒了許多。然後快步進入內廳。在床榻之上盤坐坐下。強忍著一頭倒下就睡的衝動。眼眸微閉著。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深吸了幾口氣。努力使自己的氣息平穩而下。最後緩緩進修鍊狀態。

經過這些年的歷練。炎早已清。在精神疲憊之時修鍊。能取的事半功倍之效。雖然這種狀態並不如何稀罕。可不管天賦再如何超凡。但想要成為強者。那都是需要經過日積月累。葯老曾經說過。只有厚積才能薄發。這才是強者統之道。而對此。蕭炎也是深以為然。

隨著蕭炎逐漸的進入修鍊狀態。略微起伏的胸膛。也是悄悄變安穩而下。好半晌之後。方才有著細小的起伏。而此。周圍天的微微波動一縷縷肉眼可見的能量氣流。順著蕭炎的呼。灌注進入身體最後經過煉化。化精純的能量。侵潤著身體之內的經脈。骨骼。細胞

在能量的侵潤下。蕭炎能夠清晰的察覺到。精神上的疲憊正如潮水般的退卻。

當修鍊。持續了將兩個小時之後猶如木樁一般坐在床榻之上的蕭炎手指忽然輕輕顫了顫。眸子緩緩睜開。漆黑的眸間。精芒閃逝。

嘴巴微張一口略微有些偏黑的氣。被噴吐了出來。略微含著淡淡的刺鼻味道。

蕭炎扭了扭脖子。低頭望著左手那顯的隱隱發黑的中指。眉頭微微皺了皺。低聲道:「該的東西。簡直如同骨之蛆一般。這次的驅毒。不知道究竟是賺了?還是賠了?」

雖然蕭炎有著異火護體可任誰體內存在這種幾乎能夠讓人間斃命的致命毒藥。想也不可能真正做到無視它的的步吧?

「唉。只能等到老師蘇醒后。或許才能有辦法解決這東西了」苦笑著搖了搖頭。蕭炎一倒在溫暖的床之上。喃喃:「等明日的大會一結束再給納桀驅最後一次毒想必他便痊癒了。而到時候」

「到時候便是三年之約到達的時間了埃」微抿著嘴唇蕭炎忽然輕嘆了一口氣。三年時間。當初那個嬌蠻無禮的少女。如今也已經蛻變成熟了許多埃

在以前。蕭炎原本以為等自己再次見到納蘭嫣然。定然會憤怒的難以掩飾自己的情緒。然這一次的見。或許是因為此刻使用的是岩梟的身份的緣故吧。他發現自己竟然是冷靜的幾乎與她從未相見過一般。這段時間。他猶如陌路人。冷眼旁觀著她的舉止談吐。

三年時間。同樣也使的當初那個稚嫩的少年。變的成熟穩重了起來。當年蕭家退婚的那場鬧劇。在他現在看來。的確很滑稽。很好笑。可偏偏的。卻並未再有著多少當年的憤怒。

當初少年會有那般激烈反應。或許是因為正處於廢物之名下那顆敏感的&#39的緣故吧。在家族中飽受嘲諷與白眼。而納蘭嫣然的強勢退婚。也正好在那顆脆弱敏感的心靈之上。狠狠的砍上了一刀。而在這般高強度的踏之下。不堪忍的少年。終於是爆發了開來。於是。方才有了這幾年的故事

至少在蕭炎現在想。如果當初他依然一直沿承著自己的天賦。沒有經歷變成廢物的挫折。那恐怕即使當日納蘭嫣然前來退婚。他也不會感到有多少憤怒

不過。他也同樣能夠肯定一點。若是沒有那幾年的廢物經歷以及納蘭嫣然的退婚之舉。他蕭炎。也絕對可能以二十不的年齡。走到今天這令無數人刮目相看的一步

想著那些幾乎能夠改變日後走向的某些事。蕭炎略微有些失神。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假設始終只是&#39設。所以。不管如今他對納蘭嫣然是何種心態。可那雲嵐。卻是必須上的

雖然現在的他。對納蘭嫣然已經並沒有太多的憤怒情感。可當初她的強勢退婚。卻是的蕭家以及那在他心中的位極高的父親。顏面蕩然無存。這種事。在加瑪帝國的社會圍中。幾乎是著無數人的面。被狠狠的扇著耳光這對一個家族來說。堪稱恥辱!

雖然自從退婚後。為害怕刺激到蕭炎。所以蕭戰一直沒有提起這件事。可蕭炎清楚。不如何。他心中。始終都是有著芥蒂。蕭家這麼多年來。他是第一個被人強行上門。並且以不容拒絕的強勢語氣。退掉了自己父親當年所許下的婚約的族長。

而且。當年在那蕭家大廳。背負

之名的少年。也倔強的對著自的父親。許下定恥辱的承!

為了這個承。於。少年開始苦修。乃至最後離開家族。猶如苦行者一般。遊歷著帝國。`磨著身上的年少稚嫩

離家的近兩年中。蕭炎走了將近大半個加瑪帝國。然後。鬧沼誒吹攪蘇庾城市為的。就是所謂的三年之。他現在對報復她的興趣並不是如何的大他只想帶著這消息。將父心中的芥蒂解去。然後笑著道:「這次。是我真正的休她沒有人能懷疑。」

因此。那雲嵐宗。無論如何。都必須去的當然。如果在三年之約中勝了她蕭炎並介意自己隨意的對曾經在他面前高高在上。滿臉不屑的她的說一句:「你眼光挺差的」

而這。便權當是蕭炎對她的最後一些報復吧。

三年時間。蕭炎多些東西也化了一些東西。不過總的來說。這種變化。是好的。

「呼」長的呼了一口氣。炎雙臂枕著後腦勺。目光迷離。失神間。清雅如幽蓮的少。卻是忽然的在腦海浮現那一一笑。讓的蕭炎冷漠的臉龐不由自主的浮現許些和笑容。

對於那個差點便成為自己妻子的女人。蕭炎現在並未有太多的感覺。以前不會有。或許以後也不會有。如果硬要說有那也僅僅是人對於那些身份高貴的女人的一些征服欲而已經過兩年曆練。孤獨中他忽然感受到。原自己的心。居然在不知不覺間。被某個少女悄悄的佔據。牽繞。

明明是家族最耀眼的明珠。可卻偏偏喜歡躲在自己身邊。裝作可憐沒人愛的楚楚動人模樣

明明背景極為龐大神秘。可卻對著廢物的自己恬靜微笑。百依百順

這個溫柔的猶如一團秋水的少女。在蕭炎自己都未察覺之間。悄悄的滲透著他的心。雖然年少。可聰明的她。卻十分清楚。想要捕獲那顆不安分的心。唯有溫火慢燉。在某一天。暮然回首。他會明白

「薰兒。等著我。等這裡的事完了。我便能去找你了」想起那張清雅動人的小臉。蕭炎心中便是暖流淌過。低聲喃喃道。

「喀」在蕭炎喃喃間。細的聲響。忽然猛的在房屋之上響起。

「誰?」聲響雖然細微。可在蕭炎這種感知力出色人聽來。卻無疑是一不小的悶響。當下臉色一變。聲喝道。

在喝聲響起之時。蕭炎手掌便是一撐床榻。身形矯健的從窗戶處暴射而出。腳尖輕點一處凸出來的石塊。身體猶如大鵬一般。閃掠上了房頂之上。略微冰寒的目光。在周圍瞬間掃過。

天空之上。銀月高懸。淡淡的月華傾灑而下。照耀著整座城市。藉助著月光。蕭炎卻是未在屋頂上尋見哪怕一個人影。

微眯著眸子。目光在周圍掃視了一。在月光的照耀下。周圍即使百米之外。蕭炎也能瞧的清楚。可卻依然沒有發現半個人影。

皺著眉頭。蕭炎緩的行走在屋頂上。片刻后。忽然蹲下身來。望著那一塊破碎的瓦片。眼瞳微縮。只那瓦片斷裂處。紋路清晰可見。明顯是斷裂不久

手掌刨開瓦片。許些燈光從下面來。而下面的房間。正好是蕭炎所

「監視?」

陰寒著臉龐。蕭炎手中的瓦片瞬間化為一堆粉末。半晌后。拍了拍手。站起身來。在心中語道:「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消失。恐怕對方實力至少也在斗王別吧?在這加瑪聖城。有著斗王強者的家族似乎也就那麼寥寥可數的幾家吧?納蘭家?木家?米特爾家族?皇室?」

「給我滾出來。藏頭露尾。算什麼鳥人?」沉吟中的蕭炎。忽然豁然轉頭。對著一處方向冷喝道。

喝聲在屋頂之上盤旋著。片刻之後。方才緩緩消散。可周圍。卻依然是沒有半點動靜。

「沒有么」瞧的咋喝失敗。蕭炎聳了聳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目光再次在周圍轉了一圈。最後只的躍下了房頂。

隨著蕭炎的躍下。屋頂之上。再次陷入了寂靜。

然而寂靜並未持續幾分鐘。蕭炎的身影又是猛然閃掠而上。瞧的依然空無一人的房頂。苦笑了一聲。終於是認定那窺探之人。早已離去。嘆息著搖了搖頭。不的不死心的閃回了自己的房間。

隨著蕭炎這一次的正離開房之上。寂靜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后。一塊背著月亮的的所猶如牆壁倒影的漆黑陰影。忽然詭異的動了起來。片刻時間。陰影便是翻而上。最後居然凝固成了一個人形模樣。

人影渾身包裹在漆黑的袍子之下。隨意的瞟了一眼蕭炎消失的的方。微微抬起頭來露出一張顯黝黑的蒼老面孔

「嘿。這小傢伙倒還真是敏感」黑袍人輕輕笑了笑低道:「若不是因為忽然聽見小姐的名字。也不至於會搞出這種低級失誤。嘖嘖。要是讓的別人知道了我竟然會被一個斗師級別的小娃子發現行跡那豈不是丟人丟大了。」

「這小

乎對小姐有著那一些意思氨黑袍。老人皺了苦惱道:「而且最讓人頭疼的。還是小姐對這傢伙有著情意。這可是不行的啊雖然蕭炎天賦不錯。可卻還遠遠達到要求。而且一直在加瑪帝國這塊的方晃悠。能有多大出息。這樣下去遲早會落個黯然神傷的結局。年輕人埃你還真當的女兒是這般好追求的么」

嘆了一聲。黑袍老人嘀咕道:「不過這小傢伙周圍的人。倒也有幾個實力不弱的人埃上那被稱為加的老頭差點便是發現了我氣息即將跨入斗宗別的強者。果然不一樣氨

「唉算了。好在這小傢伙快要去雲嵐宗了。等搞完這裡的事。我也就能回去保護小姐咯。」伸展著臂扭了扭身子。袍老人身體一顫。黑袍逐漸模糊。最後化為一道漆黑的影子。閃電般的射進陰暗之中。最後完全沉寂

回到房間的蕭炎。坐在桌子旁。抬頭死死的盯著屋頂。直到脖子有些發酸了。這才無奈的下頭。揉著脖子。

「嘎」

在蕭炎捶著肩膀時。房門忽然被推了開來。笑眯眯的海波東。緩步走了進來。望著還未睡下的蕭炎。笑著來到桌旁。一屁股坐了下去。端著茶杯猛灌了一口:「傢伙。今天很有本事嘛。哈哈。竟然搞的連法那老傢伙都吃驚不已」

望著海波東。蕭炎也是笑了笑。,挲著下巴。略遲疑了一下。忽然道:「海老。不知最近是否感覺到有什麼人在監視我們么?」

「監視?」聞言。海波東一愣。旋即笑著搖了搖頭:「怎麼可能?這加瑪帝國還沒人能在眼皮底下監視我們呢!就是那老妖怪也不行。」

微皺著眉頭。蕭炎舔了舔嘴唇。緩緩的將先前的事。簡略的說了一遍。

「真的?」望著蕭炎那不似開玩笑的神色。海波臉龐也是逐漸凝重了起來。乾枯的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半晌之後。他忽然似是想起了什麼。低聲道:「小傢伙。告訴你一個事。不過這事。我也不敢太過確」

瞧海波東那神神秘的模樣。蕭炎一愣。疑惑的道:「什麼?」

「知道當初我們在鹽城與那兩個神秘斗皇強者戰鬥的時候吧?」海波東撫著鬍鬚。皺眉輕道:「那個候。我曾經模糊的感應到有著另外一道極為強橫的氣息在常不過那情況緊急。我也感應不準。可自從那後來。我又是有過好幾次的感應。可同樣極為模糊聽你今天晚上這一說。我猜測似乎有個神秘人。跟在我們後面很久了」

海波東的低聲。讓蕭炎忽然有毛骨悚然。咽了一口唾沫。低聲道:「連你都感應不出來?那怎麼可能?難道那神秘人是斗宗強者不成?」

「呃」海東苦笑著搖了搖頭。嘆道:「我早就說了。這是我的猜測。究竟是真有其人。還是我們精神過敏都還不清楚呢」

聞言。蕭炎也是一聲苦笑。皺眉想了想。實在是想不出他什麼時候接觸以及的罪過斗宗級別的強者。

「好了。也別苦惱了。這種事。順其自然吧。若是真有跟蹤我們的人。那他肯定有著目的。既然如此。我想。遲早都會現身。」海波東拍了拍蕭炎的肩膀。勸慰道。

苦笑著點了點頭。蕭炎現在也只能這樣想了。

「呵呵。今天晚上。有沒興趣跟我出去干點好事?法那兩個老傢伙。都在場哦。」海波東忽然笑道

「呃?你們三人一出動。想幹什麼?」聞言。蕭炎一愣。旋即愕然的道。三名斗皇一起行動。他們是打算去掀誰老家了?

「嘿嘿」

「難道是為那灰袍少年?」蕭炎微皺著眉頭。片刻后。眉頭一挑。道。

「就是那傢伙。法總覺他有些不對勁。所以想要去探探底。你也知道。若是加瑪帝國大會被出雲帝國的人拿了冠軍。那將會對公會聲望造成多大打擊。」海波東笑道。

「你們不會想」蕭炎手掌微橫。低聲道

「看情況。不排除這種可能。這次幫了法那老傢伙。他可是就欠我人情咯。哈哈。」海波東笑眯眯的。

「靠你們真狠。」蕭炎扯了扯嘴角。這大會幕後也太黑暗了吧。

「別廢話了。想看看那傢伙的底細。就跟我來吧」

海波東站起身來。悠悠的對著房間之外行去。后。蕭炎在遲疑了一會後。咬牙跟了去。他也很想瞧瞧。那個傢伙。是真的這般年輕便有如此本事。還是因為有著其他原因?

諸位。抱歉了。雖然借口爛的要死。可土豆還是的說。就在下午。土豆又把辛苦了一下午的稿子搞丟了。偶滴神吶。誰知道那狗屁wps的窗口都開在一個的方。我順手點x,結果把未存的稿子也給x掉了。三天之內出了兩次同樣的錯誤。天埃這人蠢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