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八章失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失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一十八章失敗

廣場之上忽然出現的這奇異一幕,也是大出了蕭炎的意外,望著那一道道對著自己射來的愕然目光,蕭炎也只得無奈的聳了聳肩,手掌一晃,青色火焰便是被丟進了葯鼎之中,至此,那些參賽手上的火焰,方才回復了正常。{泡書吧}專業提供手機電子書電子書下載

「這傢伙低聲嘟囓了一聲,小公主有些鬱悶,她並未親眼見識過異火的強橫,所以一直以為自己的「乾藍水炎」並不會比之弱上多少,可先前自己火焰的那番靈異表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遠遠比不上異火,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這種臣服形的模樣。

相較於小公主的鬱悶,柳翎臉色則是略微有些難看,這褐色火焰,是他的老師請了不少強,方才從一頭堪比人類斗王級彆強的五階魔獸體內所取得,沒想到今天剛剛施展出來,還未大露什麼風頭,便是對著別人的火焰拜了過去,這實在是讓得他無語。

「哼,光火焰好又有何用?若不能操縱它,最終只得落個玩火的下常」將手中的黑色火焰灌進葯鼎之中,炎利低聲冷笑道。

廣場上,隨著奇異場景的消失,眾位參賽也是逐漸將心神拉回到了自己即將面臨的考題之上,手中火焰,灌進葯鼎之中,然後從各自納戒中取出藥材,開始了煉製丹藥的第一步:提煉!

蕭炎目光緊緊的盯在葯鼎之中,偶爾手掌揮動,將石台之上的一兩株藥材丟進葯鼎之中,然後控制著火焰的溫度,按照藥方上所記載的資料,緩緩的提煉著煉製丹藥時所需要的那一份精華。

雖然腦子裡有著極為精細的藥方,可蕭炎卻是絲毫不敢馬虎大意,此次所備的材料只有三份,不管因為失誤而少了那一份藥材,那都會嚴重提高煉製地失敗率,這對於蕭炎來說,是絕對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即使以他操控青蓮地心火時的能力,卻依然不敢一窩蜂的將藥材全部投下去,而是選擇每次提煉兩株藥材的這種保險方式。

與蕭炎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並不少,包括著小公主,柳翎,甚至是那一直囂張狂妄的炎利,在此刻也是臉色凝重的小心翼翼控制著火候,謹慎地提煉這每一株藥材,所有人都清楚,在這種時刻,損失一株藥材,將會有多麼的讓人心疼。

巨大地廣場之上。所有參賽都是保持著寂靜。唯有火焰提煉著藥材時出地里啪啦輕聲。在廣場中回蕩著。

在這種安靜氛圍地感染下。原本顯得有些喧鬧地兩邊席位上。也是逐漸地小聲了下來。所有目光。都是徘徊在下方廣場中地煉藥師們身上。

「果然都是留著一手埃現在這些年輕人」貴賓席之上。納蘭桀望著下方廣場之上升騰而起地火焰。忍不住笑著道:「不過看剛才那種奇異場景。還是岩梟小友地異火更甚一籌埃」

「異火可是連古長老都從未擁有過地奇物。能量自然是遠非小公主她們那種從魔獸身上取得地火焰可以相比。」一旁地納蘭嫣然微笑道。

「呵呵。是埃」點了點頭。納蘭桀忽然轉向納蘭嫣然。皺眉道:「今天上午那從雲嵐宗來地人。是催你回去了么?」

「嗯。」納蘭嫣然微微點頭。

「唉嘆了一口氣,納蘭桀聲音有些低沉:「是因為三年之約到了吧?」

聞言,納蘭嫣然那剛欲開額前青絲的素手微微一僵,抿著紅唇,輕聲道:「應該是有些這緣故吧

「蕭炎已經消失了將近兩年時間,我也與你說過,在他離開烏坦城地時候,便已經凝聚了氣旋,成為了一名斗,而這只是一年不到的時間,你也應該清楚,斗之前地那段期間,斗之氣的提升是何種地艱難,而他卻是在不到一年時間便是閃電般的再度崛起,這也就是說,當年他詭異消失地修鍊天賦,已經回復納蘭桀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沉聲道:「這兩年時間,沒有他的任何情報,不過我想,按照他的修鍊天賦,恐怕至少也在斗師級別了

納蘭嫣然點了點頭。

「唉,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說了你也不會聽,不過我希望,不管這次三年之約你們誰勝誰輸,你能開口對他道個歉。」納蘭桀揉著額頭,有些疲倦的道。

「道歉?」聞言,納蘭嫣然黛眉微蹙,旋即有些倔強的盯著納蘭桀:「我沒錯!為什麼要道歉?」

「你明明可以私下前去蕭家,好聲與蕭戰說能否退掉婚約,或許也不會搞出這些事來,可你卻偏偏要藉助著雲嵐宗的勢,去強行壓迫蕭家退婚,你其實也清楚,這對蕭家的名聲,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只是這些年,因為你身份越加顯得顯赫,所以不願,也不想開口道歉納蘭桀淡淡的望著自己的孫女,道:「可你知道,這樣持續下去,只會加深蕭炎與你之間的間隙。」

「就算間隙再深,我與他,也不可能在一起,既然不可能,那間隙再深也無所謂。」納蘭嫣然微蹙著眉,揮手將納蘭桀阻攔了下來,輕聲道:「爺爺,我的事,您就別管了,反正等這次三年之約之後,我與他就永遠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你孫女又不是沒人要,何必總是念著他?好了,您也別說了,安心看比賽吧」

說完,納蘭嫣然便是轉頭將目光投向廣場之上,淡淡的鬥氣覆於雙耳,明顯是不想再聽納蘭桀嘮叨。

瞧得她這模樣,納蘭桀雖然有些怒意,可卻無可奈何,加上此地是公眾地區,所以他也只能狠狠瞪了她一眼,便是無奈的望向了廣場中。

此時,距離考核開始,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多小時,廣場上,一些提煉材料較少的煉藥師,已經將藥材提煉完畢,並且開始著手準備著下一步了。

沒有理會那些提煉完畢的參賽們,蕭炎目不轉睛的望著葯鼎,左手偶爾投入一株藥材,右手卻是趕緊將葯鼎中那一份提煉好的材料,吸取而出,然後裝進玉瓶之中。

隨著這般忙碌,蕭炎額頭之上也是逐漸出

些汗水,顧不得抹去,將石台上最後一株藥材,也是鼎之中,十來分鐘后,小心翼翼的將最後一份提煉出來的材料吸取而出,裝進玉瓶。

瞧得提煉過程這般順利,蕭炎終於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轉頭望了望,有些錯愕地現,小公主,柳翎以及那炎利三人,竟然是還未能提煉完畢。

「嘖嘖,看來他們這次想要煉製的丹藥品階也不低啊,雖說提煉藥材的數量並不能代表丹藥的品階,可一般來說,需要提煉材料越多越複雜的,品階應該都不會低。」微微搖了搖頭,蕭炎略微歇息了一會,便是臉色凝重的開始下一步的融丹步驟。

青色火焰緩緩的葯鼎中升騰著,蕭炎眸子緊緊地盯著躥騰的火苗,片刻后,雙手猛然舞動了起來,一瓶瓶先前提煉好地精華材料,被他有條不紊的傾倒進入葯鼎之中,火苗頓時撲涌而上,將那些材料瞬間包裹

眼眸微閉,洶湧的靈魂力量從蕭炎眉心處擴散而出,此刻,靈魂力量幾乎是傾巢而出,葯鼎之中每一處材料融合的細微反應,都會在瞬間返送到腦海之中,然後用之快速的與藥方上所敘說地反映相比較,以此來判斷,煉丹的走向,是否正確。

在蕭炎開始融丹之時,小公主以及柳翎,炎利三人,也是先後地結束了材料的提煉,沒有任何的歇息以及廢話,他們緊接著便又是將提煉好的材料放進葯鼎之中,然後同樣開始了融丹的步驟。

巨大的廣場之上,時不時地有著輕微的悶聲響起,這些聲音,煉藥師很熟悉,因為每一次煉製丹藥失敗時,便是這種讓人極為惱怒地聲音而隨著這些聲音的響起,時不時地有著臉色頹喪的參賽黯然地離開場地,而因此,廣場的那百多名參賽,正在逐步的減少著

這大會,就猶如有著不小漏縫的篩子一般,將那些體積小,實力弱的選手,淘汰而出,能夠有資格經歷幾輪篩選而遺留下來的人,自然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

時間緩緩度過,廣場之上,一些臉色本來平靜的參賽們,也是開始略微有些氣喘,這般高負荷的消耗,實在是極其讓人產生疲憊。

「能看出他們煉製的丹藥,誰品階更高一些么?」海波東緩步走到法身後,望著廣場中,低聲問道。

「現在還不行了搖頭,法沉吟道:「不過在丹即將成行之前,倒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四品的丹藥,在成形之前,將會產生一種各不相同的丹香,丹香氣味越濃,則說明他所煉製的丹藥,品階更高,而五品丹藥,在成形時,則會因為蘊含能量過大,而憑空產生實質的能量漣漪

海波東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問話,雙手負於身後,安靜的等待著比賽的結束。

當時間再度在無數人期盼之上,走過半小時之時,高台上的法神色忽然一動,蒼老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欣喜,目光望向蕭炎所在的方向,那裡,暗紅色的鼎爐中,一股淡淡的丹香,正緩緩瀰漫而出。

「這小傢伙,這麼快便要成丹了?異火果然非同凡響啊

蕭炎葯鼎中所滲透而出的淡淡葯香,同樣是被他身邊不遠處的小公主,柳翎以及炎利所察覺,前面兩人倒是略感驚異,可炎利在嗅了幾口丹香之後,卻是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按照這種丹香濃度,根本還比不上他這次所煉製的丹藥,如果這就是那傢伙底線的話,那麼這一次的冠軍,就該非他炎利莫屬了。

目光死死的盯著葯鼎中那翻滾不休的青色丹藥,蕭炎也是嗅了一口飄溢而出的丹香,微微搖了搖頭,這普通的三紋青靈丹,想要獲勝,挺難

「只能拼了氨低低嘆息了一聲,蕭炎忽然深吸了一口帶著許些丹香的空氣,右手快速從納戒中取出一盲丸,然後塞進嘴中,微微嚼動著,與此同時,那操縱著青色火焰的靈魂力量猛然回縮,隨著靈魂力量的縮回,那原本洶湧的青色火焰,也是「噗」的一聲,悄然變小,而就在青色火焰即將消失的霎那,蕭炎嘴巴一張,一團紫色火焰,飛射而出,最後湧進了葯鼎之中。

「這小傢伙竟然是想煉製二紋么?」望著蕭炎的舉動,剛鬆了一口氣的法心臟又是緊捏了起來,他也知道,蕭炎如果想要取勝,光憑普通的三紋青靈丹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可煉製三紋青靈丹,每一次火焰轉換的時候,將會是最難以把握,要知道,即使是當初他煉製之時,也曾經失敗了兩三次,方才成功,而蕭炎,卻才僅僅拿到藥方一個晚上,還有很多關鍵之處,根本沒有摸探透徹,畢竟即使他再有天賦,也不可能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將四品藥方,研習至透啊

「小傢伙己注意啊會不多埃

低聲呢喃著,在某一刻,法臉色猛然一變,他忽然察覺到,蕭炎葯鼎之中,原本平和的火焰,忽然紊亂了起來,這是火焰轉換間,最容易出現也是最難以避免的失誤。

目光緊緊的盯著廣場中央,那裡,葯鼎之色的紫色火焰,幾乎要衝出頂蓋的束縛,石台周圍的空氣,都是被熏烤得有些虛幻了起來。

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觀眾席上立刻有著無數道目光射了過來,當他們瞧得蕭炎那大汗淋漓有些通紅的臉龐后,都是低聲驚叫了起來。

「唉敗了」感受著那越加狂暴的波動,半晌后,法輕嘆了一口氣,蒼老的面龐上,略微有些苦澀。

在法聲音落下之後不久,一道悶響,猛然刺耳的從蕭炎面前的葯鼎之中傳出,紫色火焰,悄然湮滅,淡淡的黑色灰燼,從葯鼎內,傾灑了出來

「唉聽得那道悶響,觀眾席兩旁,皆是響起了連片惋惜的嘆息之聲。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paoshu8.。,章節更多,支持泡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