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二十一章紫心破障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紫心破障丹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二十一章紫心破障丹

紫色火焰,猛然間涌灌進入葯鼎之中,蕭炎的臉色,也是在此刻變得極為凝重,雙手迅速再度貼在葯鼎火口處,靈魂力量,幾乎是絲毫不留的洶湧而出,現在的他,必須能夠完美的控制兩種火焰間的轉換,不然的話,類似上一次的失敗,將會再次出現!

而在這最後不到一個小時內,若是再失敗的話,那麼炎利奪得冠軍的結局,將真正的再無任何奇生!

額頭之上,密集的冷汗逐漸浮現,然後一路滑落而下,滴進那大睜的漆黑眼睛之中,酸澀的感覺,卻是讓得蕭炎不敢有著絲毫眨動。該章節由{泡書吧}提供在線閱讀

毫無保留的靈魂力量猶如拉起了閘門,奔騰而出的河流,夾雜怒吼之聲,湧進葯鼎之中,那先前的青色火焰,在蕭炎靈魂力量的壓制引導下,沒有與紫色火焰生一絲一毫的接觸,並且就連火焰彼此所攜帶的高溫,也是被蕭炎的靈魂力量包裹著隔離了開去。

在那葯鼎中,宛如分成了兩種隔河而立的局面,青紫火焰各持一邊,而在那靈魂力量形成的河道中央,便是那依然緩緩旋轉的青色丹藥,在此時,如果火焰的溫度,溢出了靈魂力量的壓制,而導致相互碰撞,即使所產生的氣勁,並不算太過強大,可是,毀滅這還未成形的脆弱丹藥,卻是綽綽有餘,上一次,蕭炎的失敗,便是因為這裡的緣故

用了上次的深刻教訓,此刻的蕭炎,心分三用,一面使勁地壓制著紫火,一面趕緊引導著青色火焰從另外一邊的通火口退出,而最重要的,他還必須在兩種火焰對立間,釋放出一股合宜的溫度,以此來保持著丹藥所需要的熱量,否則的話,煉製同樣是會以失敗而告終。

心分三用,若非是因為先前的那番奇異狀態而導致狀態奇佳,此刻地蕭炎,也根本不可能完成這種即使是五品煉藥師都感到極為棘手的操作,然而即使他能夠勉強完成,可臉龐上不住滑落的汗水,也是表面著,這種分心控制之法,對於靈魂力量地消耗,實在是太過龐大了

「退出去1僵持在葯鼎中持續了將近十秒時間,蕭炎手掌猛的反震在葯鼎表面,隨著一陣清脆聲響,葯鼎內的青色火焰,終於是完全的順著火口,呼嘯而出

沒有片刻的閑情去回收那跑出去的青色火焰,在青火退出的那一霎,早已等待許久地紫色火焰,立刻猶如那下山猛虎一般,對著那丹藥瘋狂的撲了上去

「壓制!壓制!壓制。該死地。給我降下去1瞳孔死死地盯著那對著丹藥涌去地紫色火焰。蕭炎眼睛甚至都是在此刻泛起了許些血絲。心中有些神經質以及歇斯底里地不斷低吼著。而他地靈魂力量。也是在這一刻。瘋狂地壓制著紫火地溫度。

在火焰轉換間后地初步階段。必須將后地溫度。維持著與前離開時地溫度相同。否則地話。忽然提高或降低地熱量。最後也只有一個下常那便是失敗!

這是一種極為考究煉丹對火焰溫度地掌控地方式。稍有半點誤差。結局便會是一個悲劇。

在靈魂力量那一波接一波地壓制之下。雖然紫火與丹藥地距離。僅僅只有二十幾厘米。可就是這點長度。紫火地溫度。卻是一降再降。繼續降瘋狂地降!

當紫火剛剛降到蕭炎所需要地那種溫度地前一霎。火焰。終於接觸了翻滾不休地青色丹藥。頓時。紫火。將之淹沒了下去

「他是在幹什麼?」全場無數道目光,茫然疑惑的望著那滿頭大汗,不住喘著粗氣的蕭炎,不是說丹藥已經煉製成功了么?

「這傢伙,究竟是在煉製什麼?居然需要轉換火焰?這可是連老師都沒有絕對把握的事情啊小公主縴手在胸口處拍了拍,蕭炎先前那眼紅臉青的瘋狂模樣,可實在是有些駭人,不過好在看現在的情況,那最危險的時刻,已經成功的度過了。

「不知道不過想必丹藥品階不會比我們的低便是。」柳翎臉色略微有些漲紅,等回復過來的他,方才現,剛才自己在觀看著蕭炎那驚心動魄的轉換火焰時,竟然都忘記了呼吸

「呼功了高台上,一直將心提到嗓子眼的法,終於是在此刻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在他的感知中,蕭炎面前的葯鼎內,火焰已經徹底安穩了下來,再沒有出現向上一次的那種暴動,按照這種情況,蕭炎距離二紋青靈丹的成功,已經不遠了。

「他的潛力,真的很可怕然現在是因為狀態奇佳的緣故,可在失敗過一次后,便是能夠快速掌握火焰轉換間的各種訣竅,這般天賦,實在是讓人驚艷法凝望著場中那單手扶著石台,一邊控制著火焰,一邊劇烈氣喘的青年,忽然轉過頭,盯著海波東,輕笑道:「這個傢伙,若是給他足夠的時間,我想,他的成就,將會遠遠超過我們這些老東西,加瑪帝國很久沒出過那種讓得艷驚大陸的史詩級強了。」

「我從沒懷疑過海波東笑著攤了攤手,他對於蕭炎認識,遠遠超過法,這個傢伙,連那種幾乎能夠重傷斗皇強的佛怒火蓮都能夠創造而出,還有什麼事辦不到的?

而且,海波東永遠都不會忘記,在這種看似普通的青年面龐偽裝之下,其實是一位真正年僅不到二十的少年

「接下來,便安靜的等待吧」法目光瞟向廣場上那悶頭煉丹的炎利身上,眉宇間卻依然是有著一分憂慮,即使蕭炎煉製出了能夠擁有二紋的青靈丹,可若是想勝過炎利地那暫時還不知道底細的丹藥,還是有著幾分未知危險的,但他現在也知道,蕭炎已經真的全力以赴,所以,現在,便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埃

「這般挫折下,不僅未就此沉淪,反而是在絕境中尋求了突破唉,可怕的心性啊,假以時日,此子必將大放異彩。」納蘭桀輕撫著鬍鬚,望著場中那變得更強的蕭炎,輕聲驚嘆道,原本每次都是以為到了他的極限,可每一次,他都會讓人大吃一驚。

「地確很強納蘭嫣然微微點了點頭,這麼多年來,這

一次為某個同齡人產生佩服情緒,她曾經想過,若於那種場景,或許不會頹廢,可想要在那種渾身乃至心靈都散著無力感的狀態下,破釜沉舟的取得突破,一個字,難!

明眸掃著場中那扶著石台,雖然氣喘吁吁,可腰桿卻依然筆直得猶如那壓不跨地柱子一般的青年,納蘭嫣然那淡如秋水的眸子,忽然悄悄的多了點什麼

廣場之上,炎利臉色凝重的立在石台之前,目光緊盯在葯鼎之中,先前蕭炎那邊的動靜,並未逃過他的察覺,雖然他也為蕭炎地那手火焰轉換之法感到驚艷,可也就僅僅如此而已,他的確不知道蕭炎轉換火焰究竟是想要煉製何種丹藥,不過,他對自己煉製的這枚丹藥,有著絕對的信心!

「不管你如何掙扎,冠軍,是我的!你不容許失敗,我也同樣不能敗1拳頭猛然緊握,炎利在心中低聲吼道,這一次冒著生命危險單獨前來加瑪帝國,只要他能取得冠軍,給予加瑪煉藥師公會於聲望上的重大打擊,那麼回去之後,本國公會的會長之位,就將會向他敞開懷抱,屆時,他在出雲帝國的地位,便是將會直線上升!

「一切,為了權力!出來吧!我地傑作1

猛然抬頭出一聲低吼,炎利手掌猛的拍在葯鼎之上,鼎蓋飛射而出,大片的漆黑火焰,鋪天蓋地的從葯鼎內蜂擁而出,在那漆黑火焰中心處,紫色的光芒,暴射而出,霎時間,便是將漆黑火焰射得千瘡百孔。

而隨著光芒地射出,一股濃郁的紫色丹香,緩緩升騰而起,最後猶如一團具有靈性地霧氣一般,在炎利頭頂上空,形成一片紫色的霧氣雲彩。

「好濃郁地有色丹香望著那片足以將石台掩蓋的紫色丹香,廣場上地煉藥師,皆是嘴角抽搐著喃喃道。

臉色陰沉的望著那團紫色丹香,小公主與柳翎對視了一眼,眼中皆是有些不安,看這種丹香的濃度,想必他所煉製的丹藥,絕對是在四品丹藥巔峰了,現在岩梟想要贏過他,似乎極為困難埃

「哈哈哈哈1半空上,漆黑火焰緩緩湮滅,一枚龍眼大小的紫色丹藥,滴溜溜旋轉著出現在了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炎利手掌一招,紫色丹藥便是飛射進入掌心中,握著丹藥,他終於是忍不住的放聲狂笑了出來。

「哈哈,紫心破障丹,終於煉成了啊,這可是足以和五品丹藥相媲美的丹藥,你們還如何與我爭?哈哈。」

廣場上空,炎利的狂笑聲,讓得兩邊的貴賓席上出現了短暫的安靜時間,再過得片刻,一道道迅速變得熾熱起來的視線,死死的盯在了炎利手中的那枚紫色丹藥之上。

「紫心破障丹,四品巔峰丹藥,與三紋青靈丹相同,這也是屬於那種能夠直接使得人提升實力的丹藥,只不過,它的效果,只能作用於大斗師級別,在這個級別的人,若是服用了紫心破障丹,那麼便能夠提升一星的實力外,最重要的,是一個人,在同一級別,能夠接連的服用兩枚這種丹藥,而不至於產生太大的抗性,那也就是說,只要你能搜羅到兩枚紫心破障丹,那麼便是能夠穩步的提升兩星實力高台上,法微眯著眸子,低聲緩緩的說著這在煉藥界名聲頗為不小的丹藥。

「沒想到啊沒想到想到這個炎利竟然還有這種魄力,煉製紫心破障丹的失敗率不會比三紋青靈丹低多少,可他卻是真的敢在這種場合煉製,他應該知道,他若失敗了,那麼將絕對走不出加瑪帝國法搖著頭,輕聲嘆道,到了這一步,他幾乎是有些心如死灰了,因為現在,就算蕭炎成功的煉製了出了具有兩紋的青靈丹,那也難以與炎利的紫心破障丹想比

雖然兩紋青靈丹也是能夠提升服用兩星實力,可那有著一些幾率的反噬效果,卻是足以將很多人嚇退,因此,在兩種丹藥之間,若是有選擇的話,很多人都會選紫心破障丹,而不會選二紋青靈丹。

「除非

想到那個可能,法卻是忽然自嘲著搖了搖頭,瞧得他這模樣,還是一旁的海波東微微皺眉的接著詢問道:「除非什麼?」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法抬眼瞥了一眼海波東:「除非梟能夠煉製出最高品階的三紋青靈丹,也就是說,他必須出第三種火焰1

「可一人擁有三種火焰?這可能么?」法在心中苦澀的喃喃道。

「三種火焰么低聲呢喃著,海波東抬頭吐了一口氣,腦海之中,逐漸的現出當初蕭炎所使用的那種忽冷忽熱的森白火焰,他清楚的記得當初的佛怒火蓮,便是由青色異火與森白異火融合著創造出來的那也就是說,蕭炎體內實還隱藏著一種並未展現而出且還是比那青色火焰更加恐怖的異火

「或許是完全的沒有希望波東微微聳了聳肩,望著廣場中的青年,輕聲道。

法苦澀的搖了搖頭,他只把海波東的這話當做是對他的安慰了。

廣場之中,蕭炎盯著葯鼎中那枚紫色的圓潤丹藥,現在,在丹身之上,已經出現了一青一紫的兩色丹紋,這也就是說,二紋青靈丹,已經被他煉製成功了

「紫心破障丹么緩緩的偏過頭,望著那狂笑中的炎利,蕭炎能夠察覺到小公主等人射過來的目光,想來他們是認為前已經沒有機會了吧。

「唉,該死的大會,真是折騰人呢輕嘆了一口氣,蕭炎眸子盯著鼎中的紫色火焰,忽然有些愣神了起來,好半晌之後,手指方才輕輕的撫著左手上那枚漆黑古樸的戒指,這裡面著葯老沉睡之前所儲放的「骨靈冷火」。

「老師,打擾了緩緩彎身,然後挺直腰桿,蕭炎那戴著黑色戒指的手指,輕放在了葯鼎的通火口處,眼眸微閉,輕聲呢喃道:「出來吧,骨靈冷火」

晚上還有,請諸位看完后,順便點擊一下推薦票,謝謝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paoshu8.。,章節更多,支持泡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