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二十二章炸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炸爐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二十二章炸爐

三百二十二章炸爐

隨著蕭炎的輕聲呢喃。★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paoshu8,小說齊全★手指上的漆黑戒指安靜了半晌。片刻后。黑色戒指忽然輕輕的顫抖了起來。淡淡的冰冷感覺。開始繚繞在蕭炎指尖處。的指節骨處。略微有些發白。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葯鼎之中的紫色火焰。竟然有些不安的跳動了起來。不過好在有著炎靈魂力量絕對壓制。因此它們的不安跳動。倒還並未造成什麼故。

廣場之上。當炎利的狂笑聲逐漸落下之時。那些投注在紫心破障丹之上的視線。又是再度回射到了蕭炎所在的方向。現在整個台上。也就只有他還在煉製著。其他的煉藥師。都是選擇了認輸或者早已退常畢竟。在炎利所煉製出的這枚四品峰丹藥面前。他們。還並沒有那種逆天實力。取的令所有人震驚的翻盤成績。

停止了掌心那枚紫&#39破障丹的拋動。炎利雙臂抱在胸前。冷笑著望著不遠處蕭炎的垂死掙扎

高台之上。原本臉色略微有些灰暗的法。眉頭忽然一皺。抬起頭來。望向蕭炎所在的方向。作為廣場中等級最高的煉藥師。他自然是能夠極為快速的察覺到蕭炎那片區域中火焰的變化。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爐中的火開始躁動不安了?」茫然的喃喃了一聲。在某一刻。法臉色猛然大變。緊盯著蕭炎面前葯鼎的眼瞳。驟然緊縮。在那裡。他似乎模糊的看見了許些白色的東西而且。一股寒氣。竟然從葯鼎處緩滲透了出

「寒氣?」察覺到那忽然溫度變低的廣場法臉色再度變化。現在的他。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的有些一頭霧水了。

「這裡溫度變低了。好濃郁的寒。竟然能夠影響這麼寬敞的範圍。難道是冰老頭搞的?」加老不知時也是來到了法聲旁。怪異的看了一眼一邊的海波東說道。

常那恐怕早就成為斗強者了。」海波東翻了翻白眼他心中自然是知道。這股寒氣。應便是蕭炎在,動那種森白色的異火了。當初他與這種火焰交過手非常清楚這東西的恐怖。極冷中含著極熱。讓人應付起來。極為頭疼。

「不是。那寒氣似乎是從蕭炎葯鼎中傳出來的。」法搖了搖頭。沉聲道。

「他在搞什麼?煉丹的時候製造寒氣?他不怕把爐火給搞熄滅了?難道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加老皺眉道。

「不會。以他的心性。不可能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想必。他是有著自己的打算把。」法搖了搖頭以他對蕭炎的認識。不可能認為他是在自暴自棄。

「小傢伙。你究竟是想幹什麼呢?」輕嘆了一口氣。法盯著場中央的青年。低聲道。

漆黑戒指的顫抖。越來越劇烈而隨著戒指的顫抖加劇蕭炎靈魂力量。也是再度傾巢而出隨時備控制著紫火從葯鼎中撤退。當然。由於兩種火焰都並非是真正的屬於著自己。所以這一次的轉換。難度將會比先前更高。不過有了上一次的成功經驗。以及現在那好的無以復加的奇佳狀態。蕭炎對自己。還是有著不少的信心。

「老師。替我祈禱吧」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蕭炎那微曲在通火口處手指猛然伸直。漆黑戒指。再度一顫。森白色的火焰。猛然間。暴涌而出。這一霎。蕭炎周的溫度。再度驟降。

「撤1心中一聲低喝。在森白火焰湧進葯鼎之中時。紫色火焰。迅速被引導著。有條不紊的從另外一邊的火口噴射而出。然後緩緩消散。

「升溫」魂力量閃電般包裹著湧進葯鼎的森白火焰。蕭炎雙腳猛的狠狠一跺的。幾道裂縫。從腳掌處蔓延而出。額頭之上。冷汗幾乎是如同下雨一般。不的淌落而下。體之上的煉藥師長袍。轉瞬間便是被打濕了去。不過在這袍服作工極為完美。內置的吸汗功能。將衣服以及皮膚表面的汗完全吸收。才使的蕭炎沒有顯的太過狼狽。

在傾巢而出的靈魂力量瘋狂操控之下。森白火焰的溫度開始了迅速提升。某一刻。終於是在蕭炎如卸重擔的眼神中。將那枚青色丹藥。包裹了進去

然而雖然蕭炎努力的提升了那包裹著丹藥那一團靈冷火的溫度。可另外一些未曾壓的火焰。依然是在不斷的散發著冰冷的寒氣。不過好在蕭炎早就使用升溫的火焰丹藥包裹了進去。因此。翻騰的冷火。並非給蕭炎帶來多的麻煩。不過。這似乎也僅僅是暫時的

隨著骨靈冷火在葯鼎中翻騰著。一絲絲白色的寒氣。逐漸從葯鼎之內滲透而出。最後將葯鼎籠罩的略微有些模糊了起來

「他這是在幹什麼&#39」望著那擴散的寒氣。小公主與柳翎等人面面

皆是滿臉茫然。由於蕭炎在使用骨靈冷火時。是將手了火口內。再加上後來寒氣的湧出。所以。即使小公主等人與蕭炎距離不遠。可卻依然並不知道。在那普通的暗紅鼎爐中。已經開始在轉換第三種火焰了

「好古怪的寒氣明明是冰冷的。可為什麼靈魂感知的探測卻是猶如火焰般的熾熱?」握著紫心破障丹。炎利望著那些寒氣。皺眉低聲道。不知為何。他的心中此刻略微有些不安了起來。

「不用擔心。我就信。那個傢伙能在最後這不到半個小時中搞出什麼」炎利撫著掌心中的紫色丹藥。現在。也只有這個小東西。方才能給他一些踏實的感覺。

「嗡」蕭炎目光緊緊的鎖定在葯鼎之內那團森白火焰中的渾圓丹藥一陣奇異的聲響。卻是讓他略愣了愣。

視線在石台之上掃掃。最後停在了暗紅的葯鼎之上那嗡嗡的聲音。原來是從鼎上傳出。

微微皺了皺眉。就在蕭炎有些茫然之時。一道「嚓」的細微聲響。的他臉色猛然沉了下來。扭動著脖子。蕭炎的目光停留在了暗紅的鼎身之上。眼瞳驟然縮成了針尖大小

只見在那光滑的鼎處一道細小的裂縫。竟然悄的蔓延了出來!

「要炸爐了」望著那道小小的裂縫。蕭炎喉嚨滾動了一下。嘴巴忽然有些感到乾澀經過三種火焰的轉換。這鼎爐。於是達到了承受的極限。即將爆裂。而一很無視尋找好鼎爐的蕭炎。也終於是第一次察覺到。一個好的葯鼎。對於煉藥師說。也並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外物不可取

「麻煩了」臉龐之上冷汗再度緩緩滑下。蕭炎沒想到。這最後的關頭。竟然會出現這種戲劇性的一幕。

當第一道「嚓」聲響之後不久。第二道也緊跟而來。然後第三道第四道僅僅是片刻時間。原本好好的葯鼎竟然便是布滿了細微的裂縫。透過裂縫。蕭炎還能看見其中跳躍的森白火焰。

「天氨

猶如與蕭炎距離並不遠。所以當那刺耳的「嚓」聲響起之後不久。小公主等人便是有察覺。望著蕭炎那冷汗密布的臉龐。所有人都是驚呼了起來。誰能到。這傢伙竟然會將葯鼎搞到炸爐?

「」高台上。法也是嘴角一陣搐。他想象很多蕭炎落敗的方式。可卻是從未想到過。他會因為炸爐這種讓人無語的方式。而失敗

半晌后。法方才苦澀的搖了搖頭。低沉的道:「唉。結束了這小傢伙最後這段時間究竟是在幹什麼啊?先前葯鼎承受了那般高溫。現在忽然再來如此多的寒。加上藥鼎品質又是極差這若是不炸爐。那才怪了。

海波東眉頭也是微皺了皺。他倒是比法清楚一些事情始末。想必蕭炎是想使用那森白火焰來將青靈丹煉製成三紋品階吧。可卻是不小心忽略了這一個小問題。然而。就是這個小問題。卻是會在這種時間。決定大會的冠軍所屬!

「哈哈。葯鼎都要了。我看你還煉什麼?」錯愕的望著布滿裂縫的葯鼎。炎利在愣了一會之後。忍不住拍著石台失聲狂笑道。看他這失態模樣。明顯是先前因為蕭炎古怪的舉動。而被嚇的不輕。

沒有閑情理會外界的聲音以及目光。蕭炎滿頭大汗的努力想要維持著葯鼎的破裂。可惜。他是煉藥師。並不是鑄造師。所以。在費盡功夫后。依然只能無奈的看著那裂縫越加擴大的葯鼎

當葯鼎的裂縫擴大的一個極限時。擴張的速度逐漸停止。沉寂了瞬間之後。洶湧的白色寒氣。猛然間自葯鼎裂縫中暴涌而出。將整個石台都是完全的包裹了進去

在寒氣出現之後的瞬間。葯鼎開始了膨脹。蕭炎目光死死的盯著越來越龐大的葯鼎。在它將爆炸的前一霎。忽然眼睛赤紅的狠狠一巴掌啪在的葯鼎底部處的置!

「1

本來便是已經達到極限的葯鼎。蕭炎這一拍之。終於是轟然一聲爆炸開來

劇烈的爆炸聲。在廣場之中回蕩著。無數葯鼎碎。四下飛射。將周圍的煉藥師嚇的急忙後退。

「哈哈哈哈。我說。冠軍是我1望著那被白色寒氣包裹的石台。炎利終於是完全的放鬆了下來。狂笑道。

整片廣常在此刻。有著那爆炸聲的餘音以及炎利的狂笑聲。其他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來。現在。失敗。已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