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二十五章大會結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大會結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二十五章大會結束!

三百二十五章大會結束!

安靜的廣常持續了許久。★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paoshu8,小說齊全★方才逐漸的回復過來。這位莫老在加瑪帝國成名較古河都要早上許多。他的評價。自然是很一些重量。因此。除了少許人外。倒並未有太多覺的他是在信口雌黃。

炎利臉色鐵青。莫的那番評價。疑是間接的肯定了蕭炎煉製的三紋青靈丹沒有絲毫問題。而這般的話。這次。他則是徹底輸了。

咬了咬牙。炎利袖袍一揮。將石台上的葯鼎收進納戒中。然後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之下。毫不遲疑的轉身對著場外急匆匆走去。高台之上那由法三人眼中所射的陰冷之意。已經讓的他明白。如果此時不趁機趕緊走的話。一旦等法三人忙完了這裡的事。那恐怕就該是自己倒霉了。

高台上。法雙手插在袖間。淡漠的望著那急匆匆對著場外走出的炎利。不由冷笑了一。道:「現在想起走了?會會晚了點?」

「需要跟上他么?反正這裡並不需要我們。」海波東笑著問道。

「不用。」微微搖了搖頭。法淡淡的笑道:「剛才我已經吩咐奧托在檢驗他的丹藥時。在丹藥上附上靈魂印記。他跑不掉的。」

「出雲帝國煉藥公會這次要大出血了。一名四品煉藥大師。可不是那麼好培養的埃」加老笑吟吟的道。笑容中有些幸樂禍。

「既然來了。自然是要有這種準備。」

笑了笑。法望向中。輕咳了一聲。待的所有目光投射過來后。方才笑著朗聲道:「既然檢查已經完畢。那麼現在我宣布。這一屆大會的冠軍」

手掌探出袖間。手指豁然指向場中那身形單薄臉色略微蒼白的青年:「那便是。岩梟1

法的聲音剛落。觀眾席上猛然響起震耳欲聾的興奮吼聲。無數人激動臉龐漲紅的從椅站起。揮舞著手上的東西。一時間整個廣場陷入了喧鬧與激動的海洋之中。

無怪這些觀眾會變的這般興奮與狂野。這一次的爭奪與以往的大會不同以前的大會都是本國之內的煉藥師在爭奪冠軍。因此觀眾們並沒有太過強烈的同仇敵愾的情緒。然而這一次突然成為黑馬。並且差點就將冠軍之位取走的炎利。卻是將這些加瑪國人那種不願讓別國之人。在自家國家取冠的情緒完全的激發了出來。竟。誰也不想看見自己國家舉辦的大會。最後卻成就了別國特別是敵對國家選手的榮譽。

因為。他們所到榮譽。是建立在加瑪帝國受的基礎之上!

而在炎利即將奪的冠軍之時蕭炎卻是再度橫空而出。將那馬上就要跑出國外的冠軍之位給強行奪了回來。這一舉動。對於周圍的觀眾來說。無疑是在絕望時刻。猛然灑下了希望因此廣場的加瑪國人。會這般忘情激動倒也常理之中。

當然。順著民心。擊破了炎利獲冠軍之位的蕭炎。自然是極為容易的獲的了無數人的意與尊敬今日之後。岩梟的名頭。將會響徹整個帝國!

從某一方面來說。蕭炎能夠的到這種出乎人意料的聲譽。炎利。功不可沒。沒有他的忽然出現。那即使是蕭炎依然拿到了冠軍之位。可在人們心中。也頂多只是一個普通的冠軍而已每八年一屆的大會。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以大眾人類的年齡。一生看個七八次。也是正常。所以。有了炎利和沒有。兩者間所帶來的意義。將是截然不同。

炎利的參賽以及失敗。成全了蕭炎的名聲。雖然或許後者對這個名聲並不是太過在意。可至少。日後當人們在談起煉藥師大會時。所有人的腦中。那個曾經力挽瀾。名叫岩梟的青年。會率先出現在他們那略微帶著一些敬畏的話語中。

「哈哈。我就知道。這個小傢伙會成為最後的勝者1望著場中那在無數道敬畏。崇拜。甚至一些愛的目光中。旁若無人的收拾著石台上的一些殘留藥材的蕭炎。納蘭桀不住的大笑道。

「嗯。」納蘭嫣然微微點了點頭。美眸盯著場中雖然身體單保可整體卻顯的欣長青年。淡然的俏臉上忍不住的流露出許些異樣笑容:「他真的很出色!」

「何止出色吶」納蘭桀咂咂嘴。道:「從今天開始。恐怕只要稍有實力的勢力。都會開始對這個小傢伙拋去橄欖枝了。先前那莫老頭的評價。可是真正的傳進很多人心中了埃」

「他所說也不假。然不敢肯定岩梟日後發展如何。可在這般年紀。

夠煉製出三紋青靈丹。這即使是當年的古河長老。也。」納蘭嫣然輕聲道。明眸流轉。忽然笑吟吟的道:「若是能夠讓他加入雲嵐宗。恐怕他日後的成就將會比古河長老更好1

「嘿。怎麼?現在就打算替雲嵐宗拉人了?」聞言。納蘭桀翻了翻白眼。道:「別說沒醒你。這個傢伙似乎與米爾家族的雅妃關係有些曖昧。那個妮也的確是個能讓男人為她上刀山下火海的禍水。你想從她那裡將岩梟拉過去。似乎很有難度埃且。別忘記岩梟對你是什麼態度」

的納蘭桀這話。蘭嫣然微微蹙著柳眉。略微有些苦惱與疑惑:「唉。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他似乎對我很有偏見一般。看見我就是一副愛理不理的冷淡模樣。雅妃甚至夭夜在一起的時候。他都能笑著談幾句。可一旦我上去。他就直接變冰塊了」

納蘭嫣然的確很是有些鬱悶。論起身份。她比雅妃甚至夭夜都要高上不少。論起美貌。她也自信不會遜色二女。可偏偏的。岩梟就是對她不理不睬當然。追求納蘭嫣然的人中。也不一些劍走偏鋒故意裝作冷漠對待她的人。可惜。這些人佯裝的冷漠。全部都是因為裝的不到位。而被納蘭嫣然覺察。而列入黑名單。因此。納蘭嫣然對於那些佯裝而出的冷漠。倒還是有著幾分應付經驗。可面對著蕭炎。她卻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對方話語的那股冷漠。甚至厭惡

「厭惡我?」想起這個。納蘭嫣然俏臉上便是浮一抹古怪神色。這對於她這個天之女來說。的確是有些太過打擊人了。

「唉。我沒的罪過他吧?」苦笑著搖了搖頭。納蘭嫣然在心中嘀咕道:「算了。這些事還是讓宗門的長老或者老師來辦吧。這個傢伙如果真哪裡的罪了你。出來就的了氨

「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對你會是那樣。不過日後與他接觸。你盡量放低點姿態吧。別拿出雲嵐宗少宗主的身份來壓迫人一些有本事並且性格強勢的男子。對你種女人。一向都是敬而遠之。」納蘭桀搖了搖頭。道。

「我什麼時候拿少宗主身份來壓過他了?」聞言。納蘭嫣然不由的有些委屈。似乎從在納蘭家族一見面。她就對後者保持著客氣的態度吧?

「我怎麼知道」無奈的搖了搖頭。納蘭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目光轉向場中那接受著萬眾喝彩的青年。

手掌扶著石台。耳邊傳來那山洪暴發般的歡呼聲。讓的蕭炎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轉過身來。抬頭望著高台上的法。沖他笑了笑。

「岩梟先生。恭喜。」小公主微笑著走過來。著蕭炎笑吟吟的道。

「好運而已。」蕭炎微笑道。再次將那不知道被他使用了多少次借口的話給說了出來。

「哪是好運。這是你自己的真實實力。呵呵。說真的。現在連我與柳大哥。都很是佩服你呢。」小公主輕笑道。

目光一抬。蕭炎掃了一眼不遠處的柳翎。此時的後者。也是正盯著這邊。瞧的蕭炎望過來。他楞了一下。旋即臉上露出一抹勉強算作是友好的難看笑容。並且還著蕭炎做了一個僵硬的拱手之禮。這對於向來性子高傲的柳翎來說。能對著同齡人做這般禮節。想必也是真正認同了蕭炎的實力。

「這次的確輸不。等此次回去之後。我會跟著老師安心修鍊。以前。倒真的是狂妄了。希望日後還能有和岩梟先生交手的機會。」緩緩走向蕭炎。柳翎低聲道。經歷過這場大會。他那性子。似乎收斂了一些。

「應該會有的。這裡太過吵鬧。我就先告辭了。日後有機會。再見。」

微微笑了笑。蕭炎目光在這片經歷了驚心動魄的比賽場的上掃了掃。然後與小公主兩人`了聲招呼。是自顧自的對著廣場之內走去。大會既然已經結束。那-留在這裡接無數喝彩。已用處。他還急著去找法拿冠軍的獎勵「融靈丹」藥方呢

「唉。我們也走吧」望著炎那緩緩消失在通道處的背影。柳翎苦笑著搖了搖頭。對著小公主說了一聲。也是緩步跟了上去。

隨著三人的依次退常這已經成為帝都這幾日最受人矚目的煉藥師大會。終於是緩緩拉下帷幕

(下一更。三十分鐘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