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四章三年之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三年之約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三十四章三年之約!

平淡的簡單話語,緩緩的飄蕩在巨大的廣場之上,讓得那瀰漫廣場的彌合氣息,略微動蕩與紊亂。*泡_書_吧*中文網*超速更新最新小說章節*提供在線閱讀

場地中,無數雲嵐宗弟子皆是目光帶著各自不同的情緒望向石階處的黑袍青年,對於這個名叫蕭炎的年輕人,他們並不感到陌生,他與納蘭嫣然的關係,使得他成為了很多雲嵐宗弟子平日口中的談料,當然,在每每提起這個名字時,大多數人,都會略微帶著許些不屑與譏諷,一個小家族的子弟,便是想要娶得在雲嵐宗地位猶如公主一般高貴的納蘭嫣然,這在他們眼中,無疑是顯得不自量力,特別是當那個三年之約在宗內流傳開后,這種譏諷之聲,更是顯得濃郁了許多,當然,這裡的譏諷,也自然不乏某種嫉妒的因故。

作為雲嵐宗那高不可攀的少宗主,無數雲嵐弟子將之視為心中女神,平日見面,始終都是面對著那張保持著淡然出塵的精緻臉頰,任何人想要與之進一步接觸,都將會以失敗而歸,而蕭炎這個差點就成為納蘭嫣然丈夫的男子,自然是極容易受到某些有些畸形的嫉妒。

嫉妒再加上某些風聲,這些雲嵐宗弟子,自然是對那以前從未見過面的蕭炎,印象極差,談話間,大多都是能貶則貶,似乎不把蕭炎說得一文不值誓不罷休一般。

然而,今日,望著那即使面對雲嵐宗近千弟子的合體氣勢,卻依然是保持著平淡與從容的青年,一些腦子精明的弟子,在拋棄那些負面情緒之後,心中卻是略感凜然,這般淡然態勢,可不像是平日里師兄弟們口中的那個蕭家廢物能夠展現出來的埃

納蘭嫣然明眸緊緊的盯著不遠處那身子略顯單薄地青年,目光停留在那張清秀的臉龐之上,在那裡,她能夠依稀的辨認出當年少年的輪廓,只不過,三年歲月,磨去了少年的稚嫩與尖銳的菱角,現在面前的青年,再沒有了當年蕭家大廳中驟然爆的那股鋒芒銳氣,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內斂。

「他地變了。」腦中悄悄的冒出一句話來,納蘭嫣然目光中略微有些複雜,她從來沒有想到過,當年的那個廢物,居然真的能夠毫無懼色的來到雲嵐宗,並且在面對雲嵐宗近千弟子時,仍然淡如輕風,沒有絲毫的緊張與變色。

「納蘭家,納蘭嫣然

緩緩的站起身來,納蘭嫣然嬌軀挺拔得猶如一朵傲骨雪蓮,明眸盯著蕭炎,聲音中,也是如同后一般平靜。

「那便是蕭家的那個小傢伙?不是說是個不能儲存鬥氣的廢物么?」巨樹之上,加刑天望著蕭炎,眼中有著幾縷詫異,輕笑道:「呵呵,可看他現在這副氣度,可不象是外強內干強行裝出來地,而且,就算是裝的,能夠在雲嵐宗那些老傢伙特意組合而成地整體氣勢中保持這般從容,那也不是普通人能幹得出來的事埃」

距離加刑天不遠的法微微點了點頭,老辣的目光緩緩掃過蕭炎,片刻后,停留在了后臉龐上,眉頭忽然微皺,出聲道:「不知為何,似乎對他有種挺熟悉的感覺。」

「呵呵,你也有這樣的感覺么聞言,加刑天低笑了一聲,目露深意的盯著蕭炎,道:「看來說不定我們是在哪見過。」

法眉頭上的皺紋加深了一些,眼光閃爍的盯著蕭炎,可卻並未再說什麼。

「嘿,納蘭老傢伙,這就是差點成為你納蘭家族女婿地蕭家小子?似乎看上去並不像是傳言中的廢物傢伙啊,這般氣度與心性,在我所見過的年輕人中,可沒有幾個埃」木辰轉頭對著那眼睛一直停留在蕭炎身上的納蘭桀笑道,笑容中,略微有些幸災樂禍,一個被認定為廢物而被棄的女婿,如今所表現出來的,卻是遠比一些號稱天才之人更要出色,雖然納蘭桀不會因此就出現那種後悔得痛不欲生的情緒,可或多或少也是會有著一些懊惱。

納蘭桀臉色難看的狠狠剮了木辰一眼,難得和他說些廢話,冷笑了一聲,便是繼續將目光投注在那個清秀的年輕人身上,心中思緒翻滾。

雖然納蘭桀早就知道蕭炎已經脫離了廢物之名,可如今後所表現出來的心智以及定力,卻依然是讓得他心中大感驚訝,驚訝之餘,也唯有惋惜低嘆一聲,事情到了這一步,再說任何話都於事無補,他只能希望,等這所謂的三年之約完結之後,蕭炎與納蘭嫣然之間地芥蒂能夠融化,若

重歸於好然,這或許是個奢想,可即使兩人以後能,但若能夠讓得蕭炎不再對納蘭家抱有怨恨的情緒,那也是能夠讓得納蘭桀稍稍好受一些,畢竟,這個年輕地小傢伙,在現在的納蘭桀看來,基本上已經是具備了成為強地所有條件

出色的心智定力,優秀的修鍊天賦以及那為了一個約定,堅持奮鬥三年的毅力,有了這幾樣東西,蕭炎通向強的路途,將會順利與通暢許多,被一個潛力不知底限的年輕人記恨著,納蘭桀並不認為這是件讓人愉快的事情。

「看來,得派人與蕭家接觸一下了啊心中低嘆了一聲,納蘭桀搖了搖頭,將心神投進場中,現在的他,也只能等待著那即將開始的三年之約了。

場中,在納蘭嫣然站起之後,其上方的那十幾位白袍老,也終於是緩緩睜開了眼眸,目光投向那處於石階處的黑袍青年,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略感驚異,心中的疑惑與納蘭桀等人毫無二致,現在的蕭炎,無論從哪裡來看,都看不出這便是當年那受盡嘲諷的蕭家廢物。

「你,便是蕭家蕭炎?」位於中心位置的白袍老,抬眼瞄著蕭炎,半晌后,緩緩的開口道。

視線在白袍老身上掃過,蕭炎現,他應該在雲嵐宗地位不低,因為自從他開口后,周圍那些身穿同樣袍服的老,都是保持下了沉默。

「我是雲嵐宗的大長老,雲棱。

」蕭炎還未介面,老又是自顧自的道:「今日宗主尚未回來,因此這次的三年之約,便是由老夫主持,此次比試,意在切磋,點到

「生死,各安天命。」輕輕的聲音,忽然響起,打斷了雲棱的話語。

場內目光,順著聲音移動,最後停留在了那一直安靜的黑袍青年身上,各自神情略有不同,很多人都沒想到,蕭炎會說出這般話來,要知道,他的對手,可是雲嵐宗重點培養的宗主接班人埃

「呵呵,有魄力的小子樹之上,一些脾性古怪的老傢伙,卻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更有甚,還對著蕭炎豎起大拇指。

納蘭嫣然眼眸輕抬,凝視著黑袍青年,那對漆黑的眸子中,似乎跳動著許些難以掩飾的波動,是怨恨么

半晌后,她微微點了點頭,聲音清冷:「隨你。」

聽得納蘭嫣然的回話,雲棱眉頭微微皺了皺,蕭炎的忽然打斷,讓得這位在雲嵐宗身份不低的大長老有些感到不愉,他也知道蕭炎早已脫去了廢物之名,可納蘭嫣然的天賦同樣不低,並且加上雲嵐宗的培養,其實力進展,簡直堪稱神速,可真要對戰起來,雲棱並不看好蕭炎。

「年輕人,凡事留一線,不過既然你要這般要求,那也就隨你吧,生死,各安天命。」揮了揮手,雲棱淡淡的道。

嘴角掀起一抹弧度,蕭炎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想要冷笑,凡事留一線,當年,納蘭嫣然做得那般絕,可有人讓她留一線么?

手掌緩緩握住尺柄,猛然一抽,玄重尺帶起一股壓迫風聲,斜指地面,尺身勁風,將地面上的灰塵吹拂而起,淡淡的青色鬥氣繚繞在身體表面,蕭炎盯著納蘭嫣然:「三年之約,我如約而至,今日,解決掉以往的恩怨吧,當年你給我蕭家的恥辱,今天還回來

玉手伸出,玉指之上的一枚翡翠色納戒光芒閃動,一把修長的淡青色長劍,閃現而出,劍刃傾斜,陽光灑下,反射出一片森冷。

納蘭嫣然美眸與那對漆黑眸子對視著,略微有些惋惜的嘆息了一聲,淡淡的道:「我自己的婚事,自己會做主,即使如今已過三年,可我卻並不認為當年我做錯了,我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命運,或許在選擇之時,因為一些舉止不當,但若時間返回,我想,我依然還是會這樣。」

「舉止不當炎輕笑了一聲,一句輕飄飄的舉止不當,便是想要將自己的蠻橫之舉推卸而去嗎?這似乎太簡單了點吧?

表情逐漸回復淡漠,蕭炎握著尺柄的手掌越來越緊,片刻后,腳掌猛然前踏一步,落腳之處,堅硬的青石板,居然至腳心處蔓延出幾道裂縫,洶湧澎湃的青色鬥氣,夾雜著許些青色火苗,自蕭炎身體表面暴涌而起。

「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