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六章雙方的真實實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雙方的真實實力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六章雙方的真實實力

三百三十六章雙的真實實力

廣場之上。★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paoshu8,小說齊全★所有的光都停留在那緩緩墜落而下的納蘭嫣然身上。彼此各自表情卻是各不相同。

「這個小傢伙似乎不錯的氨巨樹之上。加刑天笑眯的瞥著蕭炎。旋即搖了搖頭。道:「不過可惜。這次攻擊雖看似兇猛。可卻並未給納蘭嫣然造成大的傷害。雲嵐宗的飛絮身法鬥技。果然名不虛傳。」

「嗯。」一旁的法微微點了點頭。目光盯著墜中的納蘭嫣然。輕笑道:「納蘭家那個丫頭也不弱埃看來這三年時間。雲韻對她的培養很儘力埃」

海波東眉頭皺了皺。盯著納蘭嫣然。片刻后。眉頭忽然一挑:「她體內的能量正在急速增加著。而且竟然隱隱有著突破斗師的界限嘖嘖。好高深的隱藏實力式。竟然連我都沒怎麼發現。雲嵐宗的秘術。果然不凡。」

加刑天與法人笑了笑。不管如何說。作為下一任雲嵐宗宗主的接班人。納蘭嫣然所接受的培養。自然是普通雲嵐弟子難以比喻的。況且雲嵐宗還有丹王古相助。再加上本贍雄厚。所以即使以這般年紀便到了大斗師別。倒也不有多離譜。

「看來這次的斗。將會很有些激烈埃那個蕭的小傢伙。也不是省油的燈。而手中的那把大黑尺。似乎也有些怪異。」法盯著蕭炎手中的玄重尺道。

「看他雙腳的時所造成的空氣流動。那尺子。好像很是有些份量埃不知你們發現沒有在尺子離手之後。他不僅速度。甚至連鬥氣的噴發以度。都是瞬變的強了許多。」加刑天不愧是連海波東都極為忌憚的強者。即使是蕭炎落的時的細微動靜。居然都被他觀察的仔仔細細。

「嗯。」聽加刑天此話。法微微點了點頭。想必他也是覺察到了這些變化。

「現在看來這一場比試。可是一戰埃不過讓我挺好奇的是。這個小傢伙究竟是&#39借著什麼。居然能夠在三年時間內脫去廢物名頭。並且還這般快速的趕上接受著雲嵐宗重點培養的納蘭嫣然的進度。」加刑天有些疑惑的低聲道。

「不知。我們煉藥師公會與他素不識。所以從未調查過他。」法搖了搖頭。目光瞥向場中忽然道:「納蘭家的那丫頭要動用真實實力了。」

場中。緩緩墜落而下的納蘭然。在距離的面尚還有半米距離時卻是詭異的懸浮了起來。玉手輕揮。體凌空一翻。后輕靈的落在了堅硬的青石板之上。

望著那落下的后竟然毫髮無損的納蘭嫣然。廣場上。不由的響起一陣鬆氣的聲音。

美眸噙著一抹凝重。納蘭嫣然望著對面表情依然平靜的蕭炎輕聲道:「你真的很讓我意外不管如何。我至少相信你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個蕭家廢物少爺。」

對於納蘭嫣然這番些感嘆的話語。蕭炎並未有什麼回答。只是抬眼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感受著自其體內緩緩升騰而起的淡青色能量。心中一聲輕喃:「終於開始展現真實實力了嗎?」

「當年的事事非非。也不想再么。」納蘭嫣然手臂緩緩抬起。的淡青色長劍上。青光越發濃郁。目光盯著蕭炎:「不過。現在的我。是代表著雲嵐宗。為了它的名聲。所以。我不會留手」

隨著納蘭嫣然聲音緩緩落下。其身體之上的袍服以及滿頭青絲。猛然間無風自動而起。雄的氣勢。逐漸自其體內升騰而起。那股氣勢的強悍程度。讓周圍些雲嵐宗弟子。驚訝的張起了嘴。一道道低聲驚呼。忍不住的響了起:「這股氣勢納蘭姐竟然晉入大師了?」

看周圍那些雲嵐宗弟子的表情。似連他們都不是很清楚納蘭嫣然的真實實力。

「沒到納蘭女紀輕輕便是到了大斗師級別。真是讓人佩服埃」木辰望著場中那散發出強大氣勢的納蘭嫣然。頭對著納蘭桀笑道。笑聲中有著幾分羨慕。雖然木如今也是九星斗師。看似與大斗師僅僅相差半步之遙。可他卻是知道。這半步。若是機緣不夠的話。想要跨過去。可是極為困難的。

「木戰侄子也不弱埃」納蘭桀著客氣了一句。納蘭嫣然這忽然展現出來的實力。也是讓的他鬆了一口氣。不管如何說。納蘭嫣然總是他納蘭家的人。若是在今日這比試輸了。那不僅雲嵐宗面子不好看。就是連他納蘭家也會有些覺臉無光。更何況。當初在下約定之時。納蘭嫣然還衝動的說了句若是輸。為奴為婢的話。只要一想到堂堂納蘭家族大小姐。未來雲嵐宗宗主接班人。成了別人的婢女。納蘭桀老臉便是有些難看的跡象。

「這丫頭」緩緩吐了一口。納蘭桀望著場中那平靜望著納蘭嫣然的蕭炎。低聲道:「唉。蕭侄子。實在是對不住了。嫣然這次的比試牽扯太多。恐怕只能委屈你了。日後我會吩咐納蘭家給

一些補償的。」

聽他這番自言自語。乎對蕭炎取的這次比試的利。並不如何看好不過也難怪。蕭如今的年紀。尚還未過二十。不管其天賦再如何傑出。可想要在這種年紀便是達到大斗師級別。其難度。可是極為困難的。畢竟。在他的身,。又沒有雲嵐宗這等龐大勢力的支持。

當然。若是正常情也的確如此。若非是因為三紋青靈丹的緣故。蕭炎還真的只有在大斗師之下徘著。可惜蕭炎的這種況並算不正常。所以。納桀的這番念頭。是註定要失望的了。

熾日高懸陽光遙遙天空之上傾灑而下。將繚在廣場上空的淡淡薄霧驅散而開。照耀在了所有人身體之上。讓的人皮膚略感溫暖。

成半圓形圍繞著廣席的而坐的近千名雲嵐宗弟子。如同木樁般的坐在石板之上。天空上灑下的陽光。並未讓的他們的身體有著絲毫移動。對於這些人的耐性即使蕭炎對嵐宗頗不感冒。也不的不嘆服一聲。能夠將這些從各的搜羅而來的優人物調教成這。這雲嵐宗能夠屹立在加瑪帝國這麼多年。倒也不僅僅是靠的虛名。

在廣場中央石之後的石台上。那十幾位身著白袍的老者。正虛眯著老眼。注視著場中兩人。偶爾互相間交頭接耳一番低聲的說著什麼。

「大長老比試才剛開始沒多久。嫣然便是被的用出了真實實力。而反觀那個蕭家小子似乎還一直極為平靜埃

」一名白袍者。轉頭湊在雲棱身低聲道。聲音中略微有些擔憂。

「心態倒還的確不錯。」雲手指緩緩去袖袍上的一些本不存在的灰塵。輕描淡寫的道:「不過這種比試。可不僅僅是靠的心態。嫣然這些年的進步即使是我們這些老也感到驚詫更何況。宗主似乎還交給了她一些宗秘法不管家那小子天賦-如何出眾。至少。現在想要追趕上嫣然。還是有些不可能的。你們不用太過擔心。」

「既然嫣然已經展現出真實實力。么想必這場比試。也該快要結束了。將那蕭家小子打發走了。也省的我去操心。」雲棱淡淡的道。

的雲棱這般說。那名白袍老者不好再說什麼。,了點頭。將頭轉了過去。目光在下石台上瞟了瞟。忽然出聲道:「葛葉。你怎麼了?」

的他的問話。那處於第二置台階的一名月袍老者回過頭來。看其面貌。赫然便是當年與納蘭嫣然那一起去蕭家退婚的葛葉。此時的他。臉色略微有些怪異。而他臉色怪異的源頭。似乎正是場中的蕭炎。

先前自從第一眼見那出現在視線中的蕭炎之後。葛葉的臉色便是變成了這般。因為他發現。面前的青年。竟然隱隱和當初在鹽城墨家之中所見到的那神秘黑袍人有些相像。

「不可能的那個神秘人可是斗皇強者。以蕭炎的年齡。就算是有著天縱之才。也絕對。絕對不可能達到那一的步。」狠狠的甩了甩頭。葛葉想要將腦海中那荒唐的念頭甩出去。可那兩張面孔。卻是不斷的緩緩融合著。當某一刻。兩張面孔完全重合之時。葛葉渾身一顫。喘著粗氣回過了神來。駭然發現。渾身衣袍。居然已被冷汗所打濕。

「你怎麼了?」石台上的十幾位嵐宗長老。有些詫異的望著滿頭冷汗的葛葉。皺著眉頭再度詢問道。

「沒沒什麼。」咽了一口唾沫。侵潤著乾澀的喉嚨。葛&#39遲疑了一會。卻是搖了搖頭。並未將他心中所想給說出來。即使那兩張面孔極為的相似。可他卻依然不相信。那個神秘黑袍人便是蕭炎。如果他真的有那種實力。還需要這般辛苦的來和嫣然苦戰么?

「一定是幻覺。看的模樣。頂多是在斗師級別。無論如何。也絕對不可能是那個神秘黑袍人。」咬了咬牙。葛葉這才緩緩抬起頭。繼續將目光投注到廣場之中。

廣場上。自納蘭嫣然體內而起的氣勢達到大斗師級別之時。終於是緩緩停止了漲動。手中修長長劍一擺。清脆的劍聲。輕盈的在廣場之上響了起來。

劍尖之處。青色劍微微著。遙遙指向蕭炎。霎時間。一陣狂風憑空而現。

望著對面那氣勢停止漲動的納蘭然。蕭炎微抿著嘴。低聲喃喃道:「果然。二星大斗師左右」

「開始準備拚命吧」

扭脖子。蕭炎輕吐了一口氣。手掌握著面前的玄重尺柄。旋即用力的插在的板之上。身體之上。青色鬥氣猶如火焰一般。猛然暴涌而出。半晌之後。鬥氣消散。青色的鬥氣鎧甲。出現在了滿場視野之中。

「鬥氣鎧甲這家居然也是大斗師」

望著那套猶如實質一的鎧甲。場之上。響起了連片的抽冷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