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八章風之極落日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風之極落日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八章風之極:落日耀

第三百三十八章風之極:落日耀

龐大的青石廣場之上,強橫的鬥氣以及凌厲的劍罡自場中不斷暴射而出,在周圍堅硬的的板上,留下一道道清晰可見的深痕。

所有人,此刻都是屏住了呼吸,目光隨著那若隱若現的兩道人影的閃移而移動著,越來越劇烈以及白熱化的戰鬥,讓得很多人的心臟都是提在了喉嚨之處,看現在雙方那火暴的戰鬥,那本來在他們印象中應該一觸便是潰敗的蕭炎,卻是出人意料的並未有著半絲落下風的模樣,而且憑藉著極為兇悍的近身戰鬥,他在攻勢之上,居然還隱隱有壓著納蘭嫣然一頭的跡象,這實在是讓得那些原本還以為勝券在握的雲嵐宗弟子有些目瞪口呆。

當然,不僅那些普通的雲嵐宗弟子,當場中納蘭嫣然在接連使出好幾種玄階鬥技卻依然全部被蕭炎暗中用異火抵擋而下后,那石台上的一干雲嵐宗長老,臉色終於也略微開始有些不自在起來了,納蘭嫣然所施展的那幾種鬥技,在雲嵐宗內,屬於那種高深並且頗難修鍊的類型,而且威力也不校

憑納蘭嫣然的實力,施展出這幾種鬥技,即使對方是一名超越其兩三星等級的強者,那也不可能如此輕描淡寫的便是將之抵擋,然而,那出現的面前的現實,卻是明明白白的力不弱的鬥技,竟然全部被實力納蘭嫣然稍遜一籌的蕭炎,毫髮無損的抵擋了下來。

「大長老,那蕭炎似乎有一些古怪每一次嫣然的鬥技在即將攻擊到他的身體之時。便是會出現一股極其強大的詭異能量,就是這股詭異能量,方才使得嫣然的鬥技沒有取得什麼實質效果。」目光緊緊的盯在場中,一名白袍老者終於是忍不住的轉過頭,臉色凝重的對著雲棱低聲道。

聽得白袍老者的低聲,其他幾位長老包括雲棱,都是微微點了點頭,憑他們的實力。自然也是感覺到了那股帶著熾熱的詭異能量,不過由於蕭炎是在高速移動中施展異火,並且手法極為熟,因此,就是連雲棱等人,也只是有所察覺,可卻也不知道蕭炎究竟是使用了什麼。

「不要慌,讓我仔細感知一下」臉色有些陰沉的擺了擺手。雲棱眼睛緩緩閉上,旋即將藉助著體內鬥氣與外界同屬性能量的鏈接,開始全方位的監視著蕭炎的一舉一動。

聽得雲棱此言。其他幾位長老互相對視了一眼,也是保持下了沉默,繼續將目光投注到那戰鬥越發激烈的場中。

在這些長老沉默下來之後不久,天空中忽然響起兩道破風之聲,旋即兩條人影,突兀的閃現在廣場周圍的一顆參天樹之頂,目光掃過下方難分難解的戰圈,都不由得有些詫

在兩條人影出現之後。大樹之頂上的加刑天等人,都是將目光投了過來,當視線掃到那一身淡青袍服,面容竟然隱隱帶著幾分英俊的中年人之後,皆是一怔,旋即招呼的笑聲,頓時絡繹不絕了起來,由此可見。這人在加瑪帝國擁有著何種的身份的位,竟然連加刑天。法這等人物,都是如此客氣。

來人。正是加瑪帝國的丹王古河,在他身後,是緊跟而至的柳翎,此刻的柳翎,並無當初在帝都時的那股囂張氣焰,安靜的站在古河身後,微笑著與一旁的納蘭桀一干老一輩人物打著招呼,看他這幅模樣,似乎因為煉藥師大會上的失敗,很是改變了一些。

「呵呵,沒想到加老,法老兩位也來了啊,不過今日宗主不在,倒是無人招呼了,抱歉。」古河對著兩人拱了拱手,也是客氣的回笑道,對於這兩位在加瑪帝國中擁有著不小聲望的巔峰強者,他同樣是不敢有著怠慢。

「這位是?」掃視的目光忽然停在一旁的海波東身上,古河面容上閃過一抹遲疑,憑藉他出色的靈魂感知能力,自然是能夠察覺到前者那若隱若現的澎湃氣勢。

「海波東。」

海波東對著古河拱了拱向對陌生人頗為冷漠的臉龐,卻是破天荒的露出了一抹略顯僵硬的笑容,雖然論起輩分,他比古河要高上許多,可這個世界上,拳頭大,擁有本事的人才能真正得到平等或者敬畏的對待,他雖貴為斗皇強者,可作為加瑪帝國最優秀的煉藥大師,即使是斗皇強者,與之見面,也只能平等對待,因為任何人都知道,一個六品煉藥師,擁有著何種龐大的號召力!

「冰皇海波東?」聽得海波東的自報性命,古河一怔,旋即神色有些錯愕,半晌后,臉色回復正常,對著海波東客氣的笑道:「當年古河尚還在歷練之時,便是久仰海老名頭,今日一見,威風不減當年

海波東笑了笑,對方如此客氣,他自然也不好輕禮,兩人互相客氣了一番后,古河這才將目光投向場中,當瞧得那如膠如漆的戰鬥,眉頭頓時一挑,詫異的道:「那人,便是蕭家蕭炎?」

「呵呵,是啊,只不過,卻並非是廢物。」苦澀的笑聲在一旁響起,古河一望,原來是納蘭桀接過了話頭。

古河點了點頭,目光盯著場中那化為一道黑影的蕭炎,心中不說詫異,那自然是假的,他自然很清楚,三年之前,後者不過是一個連斗者都尚未到達的廢物而已,然而這三年之後,居然便是飆升到了要知道,這三年之中,雲韻可不知道讓得他給納蘭嫣然煉製了多少提升實力的丹藥,然而,在雲嵐宗與他雙方的支持之下,可那個蕭炎卻依然是緊跟了上來。這這得需要何種龐大勢力的支持以及恐怖的修鍊天賦?

原本淡然的笑臉添了一份凝重,古河微皺著眉頭,靈魂力量自眉心處破體而出,旋即閃電般的繚繞上了廣場,頓時,蕭炎那原本快若閃電的移動速度,便是猶如放慢了節拍的電影一般,在前者腦海中緩緩的回放著。而在這慢節拍之中,蕭炎的一舉一動,無不是暴露在了古河的感知之中。

在眾位強者各盡其能的監視之下,場中兩道在普通雲嵐宗弟子眼中有些顯得模糊的交錯身影,卻是變得極為清晰了起來。

場中,閃移交錯的身影,再度一觸而退,隨著能量爆炸聲。兩道身影,各自搽著的面暴退了十幾米。

暴退的人影緩緩止住,蕭炎與納蘭嫣然的身影。終於是清晰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注視之下,望著兩人的模樣,皆是一愣。

蕭炎身體之上的鬥氣鎧甲,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劍痕,在深深的劍痕之下,還能隱隱見到殷紅的鮮血,顯然,在先前那番近乎瘋狂的近身戰鬥中。他也並非是沒有完全受到納蘭嫣然的反蕭炎的外形不甚好看,反觀納蘭嫣然,同樣是略微有些失態,原本整潔的月袍裙袍,此刻卻是變得有些凌亂,在小腹處的部位,一個腳印清晰可見,凌亂的青絲被粘在出了一些汗水的光潔額頭之上。貝齒緊咬著紅唇,呼吸略有些急促。

兩人的這幅模樣。看來在先前的激戰中,都是略有勝。略有負

在兩人現身之後,廣場上原本存在的竊竊私語便是再度完全安靜,所有人都是被兩人之間那股針鋒相對的氣勢所感染,不敢再發言將之打破。

微風刮過廣場,許些枯葉順著風兒,打著卷,從兩人之間飄掠而過。

安靜持續了半晌,納蘭嫣然終於是率先有所動作,靈動的眸子帶著許些複雜情緒深深的看了對面那臉色冷漠的青年,玉手緩緩抽去束著三千青絲的綠帶,微微擺頭,滿頭青絲猶如月華一般,傾灑而下,順著香肩,一直垂直纖細的柳腰處。

熾日下,女子解開發帶,青絲滑落,合著出塵靈動氣質,動人的一幕,讓得無數本就對其心有愛慕之人,更是心跳加速。

「她要用那東西了?」望著納蘭嫣然忽然間的舉止,石台上的雲棱等人一怔,旋即自言自語的道。

「看來比試應該快要結束這一步,這個蕭家小子,真的很強氨一名白袍長老嘆息道。

「要拿出底牌了?這丫頭竟然被逼到這一步了」巨樹上,古河臉龐上浮現一抹詫異,輕聲道。

周圍的加刑天等人,聽得古河這話,皆是一愣,旋即略感驚奇的將目光投注場中。

場的中,順著青絲傾灑而下,納蘭嫣然眼眸緩緩閉上,片刻之後,驟然睜開,滿頭青絲忽然間無風自動而起,長發飄舞,而隨著青絲的舞動,她的身體,居然是沒有藉助著彈射之力或者翅膀之效,開始懸浮而上。

隨著納蘭嫣然身形緩緩升空,其周身的能量,也是在此刻猶如沸騰的開水一般,暴動了起來,一圈圈淡青色的實質漣漪,從其體內不斷擴散而出。

長劍緩緩移上,最後斜指著下方廣場之上的蕭炎,某一刻,長劍微顫,天空之上的日光,猛然間居然對著長劍方向凝聚了過來,僅僅是霎那時間,長劍之上,便是光芒大漲,刺眼的光芒,宛如天空上的第二輪太陽。

「蕭炎,定勝負吧。」

白皙的俏臉被光芒反射得看上去略微有些透明,納蘭嫣然遙遙指向下方的蕭炎,第一次開口,喊出了那個曾經讓得她極為厭惡的名字。

蕭炎抬頭,望著那刺眼的的能量,正在瘋狂的凝聚著。

「終於使用底牌了么既然如此」

美眸直直的盯著下方身姿挺拔的青年,納蘭嫣然深吸了一口空氣,玉手緊握著變得極為沉重的長劍,以一種緩慢得讓人幾乎感覺不到是在移動的速度緩緩移動著,而隨著長劍的移動,擴散的能量漣漪,也是越來越劇烈。

淡淡的望著天空,蕭炎右手輕輕伸出,青色火焰,噗的一聲,猛然出現在了滿場注視之下。

「這是」當青色火焰出現之後,一些普通雲嵐宗弟子倒沒什麼,那些長老以及高樹上的古河等強者,眼瞳卻是豁然大睜了起來,特別是加瑪等人,心中的那股感覺,越來越強烈

天空之上,移動的長劍,驟然停頓,納蘭嫣然貝齒緊咬,雙手死死握著不斷跳躍的長劍,其上所蘊含的恐怖能量,已經讓得她難以把握。

某一刻,當長劍之上的能量醞釀到巔峰狀態之時,納蘭嫣然終於是不再壓抑,俏臉凝重,隨著一道清脆喝聲,長劍之上本就刺眼的日光,再度猛然暴漲,一時間,劍上強光,居然掩蓋了天空上熾陽的光芒!

「風之極:落日耀1

天空上,嬌喝聲落下,恐怖的能量波動終於是暴動而起,一股凌厲劍氣,自天空之鋪天蓋的的對著蕭炎暴射而去,堅硬的的板,在那凌厲劍氣的壓迫之下,居然崩裂出了一道道蔓延到廣場盡頭的裂縫。

感受到天空上那股劍氣的恐怖,那些雲嵐宗弟子急忙手對手,一股股鬥氣自他們體內升騰而出,最後凝聚成了一副幾乎囊括大半個廣場的巨大能量罩,藉此,方才擺脫了天空上劍氣所造成的壓迫。

「居然是風之極,沒想到雲韻連這都教給了她只不過以她的實力,卻尚不能發揮出十之二三的力量埃」抬頭望著那猶如一輪明日墜落而下的劍氣,加刑天喃喃道。

「這個小傢伙或許該是要倒」目光轉向場中的蕭炎,加刑天話語還未說話,眼瞳驟然一縮,只見場中蕭炎,忽然從納戒中取出一枚淡紫藥丸,丟進嘴中,微微嚼動,旋即嘴巴一張,一團紫火,噴吐而出,停留在了左手之上。

「這態勢」目光死死的盯著蕭炎口吐紫火,加刑天眼睛幾乎眯成了一條縫隙,那日,在皇家廣場上,那叫做岩梟的青年,也是這般

緩緩轉頭,與法對視了一眼,兩人的表情,極為怪異與精彩,看來,現在的他們,終於是確定了一點東西「那岩梟就是蕭炎!1

當然,從蕭炎的這一舉動事的,並非只有法,加刑天,巨樹上,納蘭桀,木辰等人,同樣是在此刻目瞪口呆了起來。

其實,最最重要的,也並非是他們幾人,而是那懸浮在天空之上,剛剛釋放出了恐怖鬥技的納蘭嫣然!

看完更新,請諸位順手丟幾張推薦票,謝謝,有票不投,過期可就作廢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paoshu8.,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