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四十四章一觸即發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一觸即發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四十四章一觸即發

在這一刻,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廣場之上,氣氛再度死靜,一道道目光泛著驚駭,盯著那廣場邊緣處的蕭炎。

「這個傢伙,難道還真的是當初擊殺墨承的那個神秘人?」加刑天喃喃了一聲,總是布滿著笑容的臉龐,終於是在此刻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倒是不知,不過藥師大會的時候,蕭炎倒還是真的使用過一種白色的火焰,雖然那火焰僅僅是一閃便逝,不過我敢肯定,那應該也是一種異火1法低低的聲音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駭然,兩種異火,共存一體?天啊,這也太瘋狂了吧?

「唉,果然還是留下了一些破綻埃」海波東心中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目光轉向場中的蕭炎,現在,究竟與雲嵐宗是戰還是其他,也就取決於他的表現了埃

死靜的氣氛,籠罩著廣場,蕭炎沉默了許久,忽然猛的前踏了一步,這一步的踏入,立刻讓得雲嵐宗眾長老全身繃緊了起來,淡淡的鬥氣,若隱若現的開始繚繞而出。

「抱歉,我並不知道葛葉執事在說什麼。

」緩緩抬起頭,望了一眼那隨時準備著動手的雲嵐宗眾長老,蕭炎眉頭微皺,緊繃的身體,舒緩了一點,聲音平淡的道,說實在的,他並不想和雲嵐宗鬧翻,這個屹立在加瑪帝國這麼多年的龐大勢力,其底蘊即使是蕭炎再如何膽大,也不得滿心忌憚,所以,不到最後一刻,他不想完全撕破臉皮。

「哼,不知道?」聞言,雲棱臉龐浮現一抹冷笑,厲聲喝道:「蕭炎,參加煉藥師大會,后取得冠軍的那個岩梟,也是你偽裝而成的吧,這一點,我能找出不下十人出來作證,你可能賴掉?」

蕭炎沉默,當初參加煉藥師大會,為了取得冠軍,他暴露了太多底牌,而以雲棱雲嵐宗大長老的身份,情報渠道,自然是遠遠超出他的預料,因此,若說他能找出足夠地證據,蕭炎倒並不是很感到意外。

對於蕭炎這代表著默認地沉默。雲棱嘴角溢出一抹得意。再度道:「在煉藥師大會之上。你曾經使用出了一種白色火焰。而且威力極大。這是無數人親眼所見。想必也假了吧?」

「天下間能夠使用白色火焰地人多海里去了。難道這些人。都是殺了墨承地兇手?」蕭炎撇嘴冷笑道。

雲棱冷冷地道:「別人擁有白色火焰。倒也地確說明不了什麼。不過按照葛葉先前地述說。你本來便是最大地嫌人。而且如今再加上與那神秘人擁有相同地火焰。如果這些都是巧合。那未免巧合得有些過分了吧?」

針鋒相對地言辭。使得兩人瞬間成為了廣場上地新地主角。一道道目光投注在蕭炎身上。很多雲嵐宗弟子目光中都是摻雜著一種驚駭與錯愕交雜地情緒。他們也是難以相信。這個年紀並不比他們差多少地青年。居然便是那位將墨承輕易擊殺地神秘強者。

「這個蕭炎。底細很神秘埃」古河摸了摸下巴。盯著蕭炎。緩緩地道。聽著場中兩人地爭執。再聯想到那青色火焰。他心中倒是再度明了許多。如果雲棱所說是真地話。那麼上一次在大沙漠中。那位坐收漁翁之利地神秘人恐怕就是這個年齡似乎不過二十歲地小子。

一個不到二十歲地斗皇強者?想起這個。古河便是有種荒誕地感覺。什麼時候。斗皇強者居然如此容易便能達到了?就算他每天吃盡高級丹藥。那也是絕對不可能在短短不到二十年中。成為一名斗皇強者地埃

其後,柳翎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到得現在,他方才知道,他與蕭炎之間,究竟存在著多大差距,每次就在他以為對方即將達到極限之時,卻又是會猛然間露出隱藏的冰山一角,讓得柳翎有心追趕,可卻無力而為。

場中針鋒相對的氣氛持續了半晌,蕭炎抬眼瞥著雲棱,他似乎也是明白了,這個老傢伙,今天是打定了主意不會讓他離開,當下心中也是略微升騰起許些不耐,拂袖冷聲道:「雲棱長老,我也並不想與你多費口舌,如果你沒有確鑿的證據話,還是不要隨意污衊的好,雖然雲嵐宗勢大,但這名聲傳了出去,可不太好,而且腳長我身上,去留,還輪不到你來替我做主1

語罷,蕭炎轉身便是對著那石階踏下。

「抱歉,在我們未查清究竟是誰殺了墨承之前,蕭炎先生或許得暫時居住在雲嵐宗一段時間了。」雲棱手掌一揮,冷喝道:「執法隊,留下他1

雲棱喝聲落下,廣場之上那近千名雲嵐宗弟子之中,猛然間暴射出十幾道白色影子,鬥氣狂涌,身形移動間,瞬間便是將蕭炎包圍其中,沒有絲毫的廢話,這些臉色冷厲地雲嵐宗執法隊,雙手翻動,長劍閃爍而出,劍身一擺,十幾道劍影,將蕭炎包裹而進。

雲嵐宗執法隊,是由宗內長老從那些實力優秀的

所挑選出來,整合而成,論起實力來,也能排在雲線左右,而且彼此間地配合默契,通常十幾人出手,即使實力超出他們一些的對手,也是有些難以抵擋,這一次出手攔截蕭炎地十幾位執法隊弟子,看他們身體之上覆蓋的鬥氣紗衣,實力明顯是在斗師級別。

「滾1

望著那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襲來地連綿劍影,蕭炎臉色一冷,一聲冷喝,手掌猛然握住肩上尺柄,手臂揮動,巨大的玄重尺再度脫離後背,腳尖輕點,身體頓時猶如那陀螺一般,瞬間高速旋轉了起來,黑色巨尺,帶起一股強悍勁氣,從立腳之點,擴散而出。

「叮,叮,叮」勁風呼嘯間,人影接觸處,一道道清脆的金鐵相交之聲,不斷的傳出。

「隨著一道輕微悶響,十幾道白影猛的自交手之處暴退而出,腳掌著地板滑出了將近十幾米,方才緩緩停住,低頭望著那斷裂成的長劍,這些執法弟子臉色都是有些變化,這傢伙,能夠打敗納蘭師姐,果然並非是靠的運氣。

一擊擊退十幾名執法弟子,蕭炎臉色也是逐漸陰沉了下來,轉身冷冷地盯著雲棱:「雲棱長老這是什麼意思?」

「蕭炎先生,在未能洗脫你的嫌之前,恐怕你並不能離開雲嵐宗,所以,還請聽從老夫之言,安心在雲嵐宗待一段時間吧,等宗主回來之後,我們會徹底調查此事的。」雲棱淡淡的道。

蕭炎眼睛虛眯,寒芒在眼眸中掠閃而過,目光緩緩在場中掃過,旋即停在了雲棱身上,握著尺柄的手掌略微緊了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身體也是逐漸鬆懈了下來。

察覺到蕭炎身體的放鬆,雲棱也是悄悄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他以為蕭炎打算放棄抵抗之時,後者腳忽然一踏地面,隨著一道能量炸響之聲,其身體猛然化為一道黑影,對著廣場之外飆射而去。

「攔住他1蕭炎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得雲棱臉色一寒,厲聲喝道。

雲棱喝聲剛落,那一旁的葛葉,竟然是最先有所動作,鬥氣自體內狂涌而出,腳掌蹬地,身體頓時猶如那離弦地箭支一般,瞬間掠過大半個廣場,乾枯的手掌一曲一卷,幾道尖銳的勁風暴射而出,勁風纏繞間,居然隱隱封鎖了蕭炎的退路,這般快速的凌厲手段,不愧是斗靈級別的強者。

身後破空而來地尖銳勁氣,讓得蕭炎眉頭大皺,手中玄重尺猛然插地,前沖的身形也是生生停頓,雙腳微彎,旋即衝天而起,肩膀一顫,紫雲翼展現而出,沒有絲毫遲,雙翼展動,便是對著雲嵐山之外狂掠而去。

「蕭炎,給我留下1

望著那衝天而起的蕭炎,雲棱一聲厲喝,手掌一揮,石台上,三位年齡最大地白袍老者,身體微顫,居然是緩緩消失,再度出現時,便是已成三角之狀,將蕭炎的退路,完全阻攔,三股澎湃的鬥氣自三人體內涌盛而出,強大的壓迫力,將蕭炎牢牢鎖定著。

天空之上,三位白袍老者,背後鬥氣之翼緩緩扇動著,因為龐大鬥氣外溢地緣故,竟然是使得周圍的空間,略微有些虛幻。

「三位斗王強者雲嵐宗的實力,果然恐怖。」望著對面三位白袍老者身後的鬥氣之翼,蕭炎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蕭炎,你若是不是心虛的話,何必急著走?」雲棱抬頭冷冷的望著蕭炎,旋即目光環顧了一圈巨樹上地眾人,沉聲道:「各位,看蕭炎的表現,恐怕是真地與墨承之死脫離不了什麼關係,所以,在宗主未回來之前,我們並不能放他離去,此事事關重大,還請諸位理解。」

雲棱這番隱隱帶著幾分嚴厲的話語,讓得法等人眉頭微皺,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暫時地選擇了靜觀其變。

見到並未有人出面阻攔,雲棱也是鬆了一口氣,目光再度轉向蕭炎,緩緩舉起手掌,就欲下令將之拿下。

「大長老,此事是否有些誤會了?我先前與他交過手,如果他真的是殺了墨承之人,不可能與我這般苦戰地埃」就在雲棱即將下令時,納蘭嫣然遲了一會,終於是忍不住的開口道。

「嫣然,這事你就先暫且別管,不管如何,至少都要讓他留到宗主回來為止,到時候若真冤枉了他,我雲棱向他道歉便是。」雲棱擺了擺手,目光冷冷的盯著空中的蕭炎,手掌豁然揮下。

「拿下他1

隨著雲棱聲音落下,那三位攔在蕭炎面前的白袍老者,渾身氣勢猛然大漲,磅的氣勢壓力,猶如即將而至的雷霆風暴一般,籠罩了整個廣場!

大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