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四十八章悲劇的雲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悲劇的雲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四十八章悲劇的雲棱

天空之上,兩道光影,瞬間閃過天際,旋即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之下,猛然碰撞!

相撞霎那,怒雷般的炸響,響徹了天空,讓得下方一些人忍不住的捂住了耳朵,滿臉驚訝的望著那對撞的場所。

或許是由於功法屬性那種硬戰類型,因此,雲棱與七彩吞天蟒乍一接觸,便是採取了最強猛的近身狂攻,手中猶如岩石一般的大劍,揮動間,帶起尖銳的破空聲響,藉助著身形的敏捷,不斷的對著七彩吞天蟒眼睛,鼻子等脆弱之處狠攻而去。

然而雲棱雖然身法敏捷,可七彩吞天蟒卻並不慢,龐大的身軀,不僅未減慢它的速度,反而賦予了它極為龐大的力量,巨尾靈活甩動間,恐怖的力量幾乎有種要將虛無空間打破的浩瀚聲勢,音爆之聲,將周圍空氣中直接炸出了一個個真空的地帶。

天空上,兩道體型完全不成比例的身影,卻是爆出了成等比的恐怖氣勢以及力量。

雲棱臉色凝重的緊握著手中石劍,背後雙翼不斷振動著,身體從不在一個地方停留超過三秒時間,每一次身體移動之時,手中石劍便是會攜帶著兇悍勁氣,划起一片片令人眼花繚亂的殘影,重重劈砍在吞天蟒身體之上,不過可惜,經過先前的接觸,雲棱已經現,這頭不知底細的七彩魔獸,力量以及敏捷,甚至對危險的把握程度,幾乎不會遜色於任何一名普通斗王強,每一次在他施展鬥技時,對方便是會瞬間縮卷身體,能避則避,不能避的,則是憑藉著那堅硬無比的蛇鱗,將之硬抗了下去。

因此,即使雲棱的攻勢猶如海浪一般連綿不絕,可卻並沒有給對方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而且,最讓得雲棱心頭微沉的,還是這七彩魔獸靈智之高,幾乎遠遠超出了一般五階魔獸所具備的智慧,對於戰鬥中時機的把握,就如同是久經戰陣的強一般,戰鬥經驗,似乎並不比他差上多少。

心中急速地盤算著念頭,某一刻,雲棱皮膚猛然一緊,身體近乎條件反射般的左移了一段距離,手中那由能量所凝固而成的石劍,對著前方,疾刺而出!

「嗤」

石劍暴刺而出。卻是迎面暴湧來了一團七彩顏色地液體。石劍接觸到液體。立刻出嗤嗤地聲響。那足以抵抗斗靈強全力一擊地堅硬石劍。卻是猶如遇到了火焰地泡沫一般。急速被燃燒腐蝕。轉瞬間。便是僅僅只剩半截。

「好烈地毒

眉頭緊皺地望著那在腐蝕了能量石劍后。依然不滿足。還對著手掌快速蔓延而來地七彩液體。雲棱當機立斷拋棄了石劍。而失去了其體內鬥氣地維持。那離手地石劍。迅速變得虛幻。最後緩緩消失。

石劍離手。雲棱還來不及有所動作。低沉地音爆之聲。便是在頭頂之上豁然響起。猛然抬頭。巨大地陰影砸落而下。攜帶著無以倫比地恐怖力量之感。

「玄岩盾

雙手快速結櫻體內鬥氣急速流淌。周圍空間中。某種與雲稜體內鬥氣相同屬性地能量。瞬間匯聚。旋即隨著一道輕微聲響。一道足有幾米厚地巨大岩石盾牌。憑空出現在了頭頂上方之處。

「1

巨大地尾巴狠狠砸下,重重的落在石盾之上,兇悍無匹的力量,直接是讓得那厚實石盾蔓延出了一道道裂縫,尾巴再次猛然一壓,看似堅硬的石盾,便是轟然爆裂!

漫天石屑飛射,石灰瀰漫間,一道影子猛的自其中暴射而出,轉瞬間便是出現在了吞天蟒頭頂之上,一聲厲喝,拳頭之上,灰白光芒猛然大漲,眨眼時間,一道足有一尺多厚的岩石拳套,覆上了雲棱手臂,眼睛怒瞪,轟然的落在了躲避不及的吞天蟒頭頂之上。

「轟1

雲棱這怒然一擊,結結實實的砸在吞天蟒頭頂之上,那落拳之處地七彩鱗片,終於崩裂,絲絲鮮血,滲透而出。

「嘶1

頭上傳來的疼痛,讓得吞天蟒蛇瞳利馬紅了起來,隱藏在骨子中的凶性終於完全爆了開來,巨尾猛然一抽,龐大的尾巴再度帶起一片陰影,迅雷不及掩耳般的狠砸向了抽身而退的雲棱。

陰影眨眼便至,退後不及的雲棱只能趕忙抬起那被實質岩石所包裹地手臂,交叉在頭前,瞬間后,巨力猛然自手臂出滲透而進,龐大的力量,直接是將雲棱砸下了地面,最後轟然一聲巨響,雙腳猶如長槍一般,直挺挺的插進了堅硬的廣場之中,一道道裂縫,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順著雙腿處,蔓延而出。

「好恐怖地力量著那幾乎蔓延到廣場盡頭的裂縫,一些雲嵐宗弟子咽了一口唾沫,心驚膽顫地喃喃道。

雙腳一震,震開卡住腳裸的地面,雲棱雙翼振動,再度騰上半空,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到得現在,他方才現,自己真地小看了這頭來歷不明的蛇形魔獸,原本想要打算憑藉鬥技將之快速擊退地期望,已經不可能實現,目光掃過海波東的那一塊戰圈,那

名長老已經被海波東壓制到了僅僅只有龜縮一起自保過不久,三人就將會落敗了。

眉頭緊皺著,海波東再度掃向天空上的另外一處,那裡,蕭炎正揮動著翅膀,猶如看戲般的望著他們的戰鬥。

「必須把他給抓住過現在能夠施展出鬥氣之翼的人,都已經被對方強牽扯住了,其他的一些人,雖然實力遠比蕭炎強,可卻吃虧在不能持久飛行雲棱眉頭皺著,低聲喃喃道:「只能試試讓幾位修行風屬性功法的長老試試了,只要將蕭炎擒住,這些戰鬥,自然便是能夠停下1

想到此處,雲棱低頭對著那石台上的幾位長老打了個手勢,旋即便是再度轉身,對著那吞天蟒迎了上去。

望著雲棱的手勢,高台上的十來位白袍長老微微一怔,對視了一眼,四名老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淡青色的鬥氣從體內繚繞而出,輕風突兀的在周身浮現,將衣袍吹得緩緩飄蕩。

藉助著輕風的馱負,四名白袍長老竟然是徐徐升空而去,旋即極為默契的分散開來,對著蕭炎包圍而去。

在四位白袍長老升空之時,蕭炎便是有所察覺,當下急忙雙翼振動,小心翼翼的與這四名長老保持著安全距離,雖然這四人沒有阻攔海波東那三位長老實力強橫,不過看他們那雄渾地氣息,至少也是斗靈級別的強,蕭炎可不敢直接正面與他們交手。

望著那後退的蕭炎,四名長老倒並未著急,依然是緩緩升空,四人成四角之狀,隱隱有著將蕭炎封鎖中央的趨勢。

身體懸浮半空,蕭炎目光緊緊的望著四面的白袍長老,由於有了先前差點被那三人困死的前科,因此現在他對這些傢伙的站位也是極為留心,因此,一瞧得他們站位有些詭異,便是趕緊閃動身形,從下方,離開了四人的包圍圈,然而猶如無頭蒼蠅一般,開始在空中亂竄,就是不讓四人形成某種有序的站位。

對於蕭炎這狡猾地舉動,那四位長老也是極為無奈,沒有鬥氣之翼的支持,他們在飛行速度上,根本不可能趕上蕭炎,因此只能小心翼翼的接近著,等待著對方露出破綻,然後一擁而上。

然而他們四人卻是小看了蕭炎的謹慎程度,這個傢伙即使是拼著不斷消耗鬥氣,也是絲毫不與三人有所接觸,這般毫無半點意義的追逐在持續了一會後,四位長老終於是有些不耐了起來,頓時,虛空上,一大片連綿不絕的風刃,對著蕭炎狂射而去,想要藉此試圖將之逼出破綻,然後進行擒獲。

不過,可惜,有著異火護體的蕭炎,對於那些風刃,卻並未太過在意,在將鬥氣鎧甲召喚出來之後,即使一些風刃穿過了青火地防護,也卻僅僅只能在鎧甲上留下一個白色印子而已。

身形不斷的閃避著,藉助著空隙時間,蕭炎眼角四處瞟了瞟,海波東那裡,對方的三名斗王強,幾乎已經是沒有了絲毫還手之力,那融合出來的防護,也是在海波東近乎瘋狂的攻擊下,越來越薄弱,這般看來,這三人應該是堅持不了多久。

另外一邊,論單人實力,雲棱明顯遠遠超出那三位長老,因此,雖然吞天蟒實力極強,可想要擊敗他,卻是有些難度,現在的雙方正陷入苦戰,誰也奈何不了誰。

微眯著眸子瞟了一眼苦戰中的吞天蟒與雲棱,蕭炎緊了緊手中的重尺,閃身再度躲避開一片風刃,開始等待著機會

激戰,在虛空之上再度持續了幾分鐘,終於,隨著一道劇烈的能量炸響聲,三道人影極其狼狽地從天空一路滑落而下,最後砸落下地,在堅硬的地板上,留下三個深深的凹槽。

眾人目光急忙掃過,卻是現,那掉下來的三人,居然便是阻攔海波東的三位斗皇強,此時的三人,臉色被凍得有些鐵青,裊裊寒氣,從頭頂上空滲透而出,身體不斷的打著哆嗦。

「你們體內中了我地寒冰勁,若是你們靜下來驅逐一個小時,倒也無甚大礙,不過在這段時間繼續動用鬥氣,那麼,寒氣則會侵蝕經脈,到時候,內傷恐怕就不是十天半個月就能修復得了的。」天空上,海波東緩緩吐了一口氣,瞥著三人,淡淡的道。

聞言,三位雲嵐宗長老臉色一變,互相對視了一眼,只得恨恨的趕忙盤坐起身子,運轉鬥氣,開始驅逐著體內寒氣。

「嘖嘖,海老頭的寒冰勁還是不遜色於當年埃」望著那在短短十幾分內,便是暫時使得三名斗王強失去戰鬥力地海波東,加刑天咂了咂嘴,笑道。

「嗯,那三個傢伙實力也不過才兩三星斗王而已,雖然藉助著融合鬥技之效,拖延了海老頭一段時間,不過卻並不能持久法微微點了點頭,目光掃向吞天蟒之處,皺眉道:「這魔獸是何品種?為何我從未聽說過?實力倒是不錯,竟然能夠和雲棱僵持。」

加刑天臉龐同樣是有著幾分茫然,目光盯著那龐大的蛇形身體,喃喃道:「不知為何,總是覺得這東西有種讓人感到

覺可細細想來,我也從未見過這種七彩的蛇形魔

法嘆了一口氣,心中越覺得蕭炎地琢磨不透,這些稀奇強大的魔獸,真不知道他是從哪兒搞來地。

天空之上,海波東在將三名雲嵐宗長老擊退之後,身形瞬間展動,快速出現在那巨大的能量罩邊緣之處,雙掌猛然揮動,一股股雄渾無匹的寒氣能量暴涌而出,不斷的擊打在能量罩之上,每一次地擊打,都將會讓得那護罩之外近百名雲嵐宗執事中的一兩人,臉色瞬間慘白,旋即身體搖搖欲墜。

在海波東狂猛的攻擊之下,那厚實的白色能量罩,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變得虛幻著。

「海波東,你不要太過分了1眼睛充滿怒火的望著那變得搖搖欲墜的能量罩,正被吞天蟒糾纏得脫不得身的雲棱,只得怒喝道。

怒喝聲,剛剛落下,雲棱臉色一變,只見那吞天蟒抽著他分神的空擋,大團的七彩顏色地液體,猛然再度自巨嘴中噴吐而出。

「該死的1低聲罵了一句,雲棱急忙後退,雙手舞動間,一塊塊厚實的岩石壁,不斷的出現在退後的路線之上。

七彩液體一路摧枯拉朽的腐蝕而過,堅硬的岩石壁,幾乎並沒有取到多大地成效,然而,在略微有些慌亂的後退之時,雲棱卻並未現,他與蕭炎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

「機會要將雲棱擊退,那麼雲嵐宗,就再無人能阻攔我離開1由於四名長老的牽制根本沒有分出蕭炎多少心神,因此,天空上的戰鬥一直被他所關注著,而那慌不擇路退後而來的雲棱,也同樣是被他有所察覺。

手掌猛然緊握尺柄,蕭炎豁然轉身,旋即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居然直直的對著雲棱飛掠了過去。

「這傢伙自投羅網么?」望著蕭炎的舉動,幾乎所有人都是在心中這般愕然地喃喃道。

沒有理會那些不解的目光,蕭炎雙手緊握尺柄,緩緩舉起,深吸了一口氣,體內鬥氣,在此刻,猶如那沸騰的開水一般,猛然波動了起來,而隨著其體內鬥氣的涌動,那漆黑的尺身之上,突兀的變得火紅了起來,猶如那燒紅的烙鐵一般。

隨著玄重尺地變色,蕭炎的臉龐,也是瞬間湧上了紅潮,體內氣旋之中的那枚菱形的「斗晶」體,輕微顫抖間,釋放出一股極為龐大的鬥氣能量,然後順著經脈,完全灌注進入了玄重尺內!

「大長老,小心1望著蕭炎那忽然變得火紅地重尺,天空上那一直追逐著蕭炎的四名長老急忙提醒著喝道。

「哼,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子1

在蕭炎對著雲棱飛掠過來之時,他便是有所察覺,不過後大多注意力都放在對面緊追而來的吞天蟒身上,對於蕭炎地攻擊,他只是隨手在身後招出了一塊半尺厚的岩壁,他認為,以蕭炎地實力,這塊石壁,足以抵擋他的猛烈攻擊。

望著那塊並不算太過厚實的石壁,蕭炎嘴角卻是浮現一抹冷笑,體內鬥氣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尺身之中,而隨著鬥氣灌注,其上的溫度,也是越來越熾熱,最後甚至導致周身的空氣,都是變得有些虛幻了起來。

某一刻,當雲棱正全神貫注望著那即將突破最後防禦的吞天蟒時,臉色猛然一變,豁然轉過身來,望著蕭炎手中那釋放出一股強烈紅芒的巨尺,眼瞳驟然一縮!尺上所能夠蘊含的能量,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預估!

「雲棱大長老,試試這個1

冰冷的望著那臉龐終於浮現一抹慌張的雲棱,蕭炎嘴角一裂,手中重尺,宛如一輪西落夕陽一般,轟然砸下!

「焰分噬浪尺1

頃刻間,那道石壁,瞬間爆裂!

在下方無數道震撼目光注視中,紅色巨尺,帶起熾熱火浪,狠狠的砸在了雲棱腦袋之上!

這一刻,全場安靜無聲!

廣場中,納蘭嫣然此刻,也是滿臉錯愕與震驚,她沒想到,蕭炎竟然還能夠施展出這般強猛攻擊,這般看來先前與她的比試中竟然還隱藏了實力?!

紅潤小嘴微微張著,半晌后,納蘭嫣然終於是頹喪的低下了頭,蕭炎的這記強力攻勢,她自認是接不下!

「真是個可怕的傢伙

她低聲喃喃了一聲,俏臉略微有些苦澀,當年的那個廢物,如今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展現著奇,這種另類性的打擊,讓得納蘭嫣然心中有股酸疼的感覺。

五千更新,今日也算更新了八千多字,雖然不算大爆,可也算是勉強一個小爆吧,與前面距離正在快速拉開,後面的也緊跟了上來,諸位,月票,拜託了,你的每一張月票,對土豆都很重要!

再次不耐其煩的說,若能移動尊手,輕輕點擊下方的,土豆心懷感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paoshu8.。章節更多,支持&泡&書&吧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