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隨著那妖嬈人兒的出現,廣場上,陷入了短暫的窒息。

寂靜持續了半晌之後,終於是率先被一道驚恐的失聲打破了去:「美杜莎女王?」

短短几個字出口,卻是猛然讓得廣場所有人都是打了個冷顫,這個名字,幾乎大多數的加瑪帝國人都是有所耳聞,那個冷艷而心狠手辣的美麗女人,在以往與加瑪帝國的戰爭中,不知道親手斬殺了多少成名強者,在這個帝國之中,也只有那寥寥可數的幾人,有著實力能夠與這個妖艷女人相抗衡。

這個女人,用自己那絲毫不遜色於那些鐵血帝王的狠辣手段,震懾著塔戈爾大沙漠附近的好幾個帝國,不敢輕易發動戰爭。

對於她,很多人都用可怕一詞來形容。

天空上,原本臉色凝重的海波東,此刻卻是已經完全轉換成了驚恐,他或許能夠在雲山面前保持鎮定,可在美杜莎女王面前,卻是始終難以掩飾內心對其的畏懼,當年沙漠的那場戰鬥,至今都是讓得他心有餘悸。

而那足足害得他享受了幾十年隱居生活的封印,更是讓得海波東對美杜莎女王畏之如蛇蠍。

在驚恐之餘,他又忽然打了個哆嗦,看先前那道強光,明顯那條七彩大蛇,便是美杜莎女王的化身,而一想起自己竟然是在沒有察覺的境況下,與這個恐怖的女人相處了不知多久的時間,海波東背後便是一片冰涼。

「蕭炎這個傢伙,有著美杜莎女王在身旁,竟然不和我說蛋啊,想害死我不成?」海波東心中略微有些惱怒的暗罵道。

「嘖嘖。美杜莎女王個小傢伙。不愧是小姐看上地人埃雖然實力不怎樣。可這護身地強者。卻是一個比一個變態。這次雲嵐宗之行。恐怕就算沒有我。想必他也能順利地離開吧。」凌影讚歎著搖了搖頭。這忽然出現地美杜莎女王。也同樣是讓得他極為詫異。

巨樹之上。加刑天與法臉色也是在此刻變得極其凝重了起來。兩人對視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卻是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這一次地打擊。實在是有點太大了。

「美杜莎女王她不是在晉級中失敗了么?」古河愣然地望著那妖艷美人。目光緩緩掃向一旁地蕭炎。眉頭輕皺。低聲道:「看來並非是失敗了。而是在晉級之後。便是被蕭炎神不知鬼不覺地給帶走了。這個傢伙真是膽大得讓人無語。這個女人。殺起人來。可不比殺只雞麻煩多少埃他倒是好運。竟然還能活到現在。」

其後。柳翎苦笑。現在蕭炎所展現出來地實力。明顯已經脫離了年輕一輩。即使是那些老一輩。都是望之不及埃

在古河一旁。納蘭桀與木辰等人。皆是面面相覷著。在美杜莎女王那凶名之下。他們同樣是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蕭炎喉嚨悄悄滾動了一下。身體不著痕地移開了一點。目光在身後地美人身上掃了掃。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可心中卻依然是忍不住再度為她地美艷暗贊一聲。

此時的美杜莎女王,身體之上,僅僅披著一條淡紫錦袍,滿頭青絲順著香肩垂落而下,直至挺翹嬌臀,方才止住,那前凸后翹的誘人身材,猶如一枚成熟到極點的蜜桃一般,不斷散發著讓得人心中滾燙的韻味,目光下移,蕭炎忽然有些詫異的發現,美杜莎女王原本那條蛇尾,竟然是不知何時化成了兩隻修長白皙地人腿,雪白的小腳懸浮在離地半寸的位置,晶瑩剔透,不染塵埃。

「美杜莎女王沒想到啊,你竟然便是那條古怪地大蛇,難怪我說總是有些覺得不對。」手掌輕輕震動,一股能量漣漪自掌心中擴散而出,雲山借勢身體退後了幾步,淡然的臉龐上,頭一次出現許些凝重。

修長玉蔥指優雅輕彈,那擴散而來的能量漣漪自動消散,美杜莎女王緩緩前行一步,剛好與蕭炎平行著,那充滿著異樣魅惑的眸子掃了雲山一眼,淡淡地道:「我也沒想到,你竟然還真的突破斗皇障壁,進入斗宗級別了。」

「你不也是進化成功了么雲山笑了笑,目光瞥向蕭炎,道:「只是我還真是挺感詫異,以你的性子,竟然會出手幫助一個人類

「你若是不動吞天蟒,我也就不會出來,他的生死,我倒並非是很在意。」美杜莎女王瞟了蕭炎一眼,輕聲道。

蕭炎攤了攤手,手掌緊握著玄重尺柄,體內鬥氣快速運轉著,隨時準備著若美杜莎女王有何異動,便趕緊撤退,對於這個性子詭異莫測的女人,他同樣是滿懷戒心。

「那現在你出來了,打算如何?」雲山背後白色長發隨著清風飄蕩,似是隨意的問道。

「帶他走。」美杜莎女王把玩著纖細玉指,輕描淡寫地道。

「我可以不動你所化身的那條大蛇雲山皺了皺眉,道,經過先前地閃電交手,他清楚,現在的美杜莎女王,實力並不他弱,若是真打起來了,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我若是不帶他走,那小傢伙利馬就會暴動,我能出來,還是因為他地危機,那小傢伙方才放棄對我的壓制美杜莎女王纖指揉著光潔地額頭,眉宇間有著淡淡的無奈,顯然,讓她出來救蕭炎,明顯是有點不太情願。

對於美杜莎女王這番有些不著頭際的話,雲山倒是聽得明白,當下額頭皺紋更是深了一點,目光緩緩在周圍掃視了一圈,臉色變幻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廣場上,隨著雲山的沉默,也是再度變得安靜了下來,在這兩位高端強者的談話中,其他人可暫時還沒資格去插話。

雙手搓了搓,雲棱望著那有些猶豫起來的雲山,心中頓時有些急躁了起來,他自然不希望在費盡了這麼大的力氣之後,依然是讓得蕭炎順利離開雲嵐宗,手掌輕觸了觸腦袋上那有些可怖的傷痕,此時,雖然傷痕已經結了血疤,可劇痛卻依然盤旋在他腦中,讓得雲棱心

是越來越盛。

「老宗主,若是就這樣讓得蕭炎離開,那必定會有損我雲嵐宗地聲譽啊1怒火伴隨著劇痛,不斷侵蝕著雲棱的理智,某一刻,他終於是有些忍將不住,出聲大喝道。

「恬噪如畫柳眉微微一蹙,美杜莎女王轉頭,妖艷眸子注視著大喝的雲棱,其間妖異光芒大盛。

望著美杜莎女王眸間的妖異光芒,雲棱心中便是猛然大感不妙,剛想急退,然而腦袋卻是猛的一陣眩暈,低頭一看,卻是駭然發現,灰白色的岩石層,忽然順著雙腳蔓延了上來。

「住手1

輕喝猛的響起,雲山身影瞬間出現在雲棱身旁,一腳狠狠踢在後者腳腕之上,一股澎湃力量,穿透而出,將那蔓延而起的岩石直接震成一片粉末。

岩石化為粉末,雲棱身形這才脫離束縛,腦門之上,冷汗大冒,急忙後退幾步,躲在雲山之後,再也敢說半句話。

「帶他走吧1雲山輕吐了一口氣,緊緊注視著美杜莎女王,忽然揮了揮手,沉聲道。

聽得雲山此話,廣場之上,頓時響起了無數道鬆氣之聲,今天的這事,鬧得實在有些大了,他們都是希望著趕緊收場,若是繼續這般鬧下去,不知道還會牽扯多少強者出來

「老宗主雲棱有些不甘地出聲。

「閉嘴1臉色陰沉的冷喝了一聲,雲山將目光轉向蕭炎,道:「你與嫣然的那三年之約,我也聽韻兒說過,這事她的確是衝動了點,不過如今約定已經結束,日後,你們也就沒什麼瓜葛了,今日你們大鬧雲嵐宗之事,我也並不想追根究底,不過我希望這是唯一的一次,日後,若是再這般,那就算有著美杜莎女王護著你,那我雲嵐宗也要好好討教了1

「雲山宗主請放心,這地方,來一次,也就夠了。」深吸了一口氣,蕭炎對著雲山拱了拱手,淡淡的笑道。

「走吧。」揮了揮手,雲山臉色略微有些不甚好看。

美杜莎女王瞥了蕭炎一眼,也不說什麼廢話,轉身便是對著廣場之外地石梯上行去,蕭炎手提著玄重尺,正面對著雲山等人退後了幾步,然後目光掃了掃人群中納蘭嫣然,發現對方也是剛好將那複雜目光投過來。

兩目交織,與來時相見,卻是截然兩種不同情緒。

收回視線,蕭炎垂下眼瞼,然後在那無數道目光注視下,轉身跟上了美杜莎女王。

天空上,海波東臉色陰晴不定的看了美杜莎女王許久后,方才振動雙翼,遠遠的吊在天空上,不過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肯降下身來。

在雲嵐宗所有人注視下,蕭炎與美杜莎女王地背影,緩緩的消失在那雲霧繚繞的無盡石梯之中。

「唉於是結束了啊

望著那消失在視線盡頭的兩人,那些大樹之上地眾位強者都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相視苦笑,誰能想到,僅僅只是兩個小輩間的約定比試而已,到得最後,竟然是引出了這番既然是他們都為之咋舌的恐怖陣容

「諸位,今日之事,就這樣結束了吧,真是抱歉了,讓得大家看了一場小輩的鬧劇。」抬頭環視了一圈,雲山微笑道。

「呵呵,雲山宗主說笑了,既然事情已經完畢,那我等也就不在久留了,日後有時間,定來雲嵐宗作客。」樹尖上的眾人自然能夠聽出雲山話中地逐客令,當下也知道在這種場合不好久留,於是一個個客氣了兩句后,都是帶著人,閃下樹尖,對著山腳飛掠而去。

「老宗主,我們就這樣放任蕭炎離開了?他將我們雲嵐宗搞成這模樣」望著那些離開的眾人,雲棱滿臉不甘地看了一眼蕭炎消失的地方,終於是再度忍不住地出聲道。

「那你還想怎麼辦?」雲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那美杜莎女王,即使是我,都沒把握打敗她,再加上對方還有兩名斗皇強者,這般陣容,要將蕭炎留下來,那需要付出多大代價?」

咬了咬牙,雲棱道:「可今日之事,明顯是蕭炎不給我雲嵐宗面子啊,若是不找機會挽回地話,等此事傳了出去,那不是成人笑柄了么?」

眉頭微皺,雲山道:「你想如何?」

「看今日蕭炎背後的幫手,我敢肯定,墨承之死絕對與他脫不了關係,既然他不肯留在雲嵐宗,不過我們或許可以去烏坦城將他父親「請」來雲棱低聲道。

「糊塗1臉色一沉,雲山低聲斥道:「我看你真是老糊塗了,既然你知道蕭炎背後幫手不少,那還為了一個墨承塞?值得么?此事至此便是結束了,日後休要再提1

語罷,雲山袖袍一揮,便是轉身對著廣場中央行去,開始安排人收拾殘局。

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望著拂袖而去的雲山,雲棱手掌緩緩摸著腦袋上那條可怖傷痕,蒼老的臉龐,再度變得猙獰了起來,望向蕭炎消失地方的視線中,充滿了怨毒與陰狠。

在場中局勢落幕之後不久,天空上,破風聲忽然響徹而去,旋即一道曼妙優雅倩影,突兀閃現廣場上空,美眸掃視滿地狼藉,俏臉不由得驟沉。

「老師

場中,納蘭嫣然率先發現那從天空上徐徐降下的雍容美人,微微一怔,美眸頓時變得通紅了起來,快速沖了過去,然後一頭撞進後者懷中,心中委屈,終於是化為低泣聲哭了出來。

「宗主,宗主回來了1

廣場上,望著出現的月袍女人,所有雲嵐宗弟子都是激動的跪伏了下去。

「好了,好了,嫣然,不要哭了老師說說,發生什麼事了?」

月袍女人溫柔的撫著納蘭嫣然柔順的長發,緩緩抬起頭來,那張高貴且雍容的美麗容顏,赫然是那當年在魔獸山脈與蕭炎有過許些曖昧生活的。。雲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