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五章分別與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分別與交易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五十五章分別

綠蔭蔥鬱的小道之上,兩道人影一男一女,一前一後,緩緩的行走著,安靜的氛圍,繚繞在兩人周身。

在在兩人頭頂的天空之上,兩道影子也是遠遠的跟著。

某一刻,小道最前方的女人,率先止住了步伐,縴手輕~著額前青絲,清冷的聲音,從那誘人紅唇中吐出:「上面那兩人,飛得不累么?」

雖然她的聲音並不響亮,然而天空上的兩道人影,卻是在同一刻停了下來,對視了一眼后,只得緩緩落在蕭炎身後的一顆大樹之上。

「海老,你現在有何打算?你那復紫靈丹,至今為止藥材都還未湊齊」蕭炎小心翼翼的退後了一步,目光轉向海波東,問道。

聞言,海波東一怔,眉頭微微皺了皺,視線有些畏忌的掃向那斜靠著樹榦,漫不經心把玩著一片落葉的美杜莎女王,沉吟了一會,苦笑道:「小傢伙,既然你已經順利離開了雲嵐宗,那麼日後,或許我也不會再繼續跟在你身旁了,至於那復紫靈丹,你日後若是尋找到了足夠的藥材,可以幫我煉製,然後找個信得過的人,托送給我就行,以後,我應該會一直在帝都。」

微抿著嘴,蕭炎默默的點了點頭,對著樹上的海波東鄭重的彎身行禮,沉聲道:「海老,不管如何,今日你的所助,蕭炎謹記在心,日後海老若是有什麼需要人手以及難辦之事,力所能及內,小子定會鼎力相助1

「呵呵,好,既然如此,那便先在這裡分別吧,日後有要幫忙的地方,可以直接來帝都米特爾家族。」笑著點了點頭,海波東道。

「嗯。」

「記著。小傢伙。雖然不知道你和美杜莎女王是什麼關係。不過。不管如何。對她要多一分戒備。這個女人地狠辣。遠遠超出你地意料。」海波東眼角再次瞥了一眼前方地美杜莎女王。嘴巴微微蠕動。低不可聞地聲音。被鬥氣包裹著。悄悄傳進了蕭炎耳中。

蕭炎不著痕地點了點頭。

「小傢伙。告辭了1對著蕭炎再度拱了拱手。海波東看了一眼身旁地凌影。也是沖著他和善地笑了笑。背後雙翼振動。猛然間衝天而起。然後消失在蔚藍地天空之上。

「這位老先生目送著海波東離開。蕭炎又是再度將目光投向那笑眯眯地凌影。恭聲道。

「呵呵。按照命令。你離開了雲嵐宗。我地任務也是完成了。所以。我也該回去了。」凌影笑了笑。沖著蕭炎豎起拇指:「小傢伙。這次幹得不錯。有魄力

「老先生廖贊了。小子也只是因為有著您們幾位撐腰方才這般壯膽。不然地話。借我幾個膽。也不敢在雲嵐宗上放肆埃」蕭炎笑著道。

凌影開懷大笑,道:「小傢伙,你那脾氣倒是對我胃口,不過我有其他任務在身,也不能繼續久留了,就在這裡告辭了吧,日後再見時,老夫請你痛飲一番。」

「多謝了。」望著那緩緩騰身而起地凌影,蕭炎笑著點了點頭。

「另外,看在你我臭味相同的份上,我給你露點話。」雙翼忽然一停,凌影正視著蕭炎,認真的道:「鬥氣大陸很大,你必須儘快讓得自己變強起來,不然的話,就是連選擇喜歡的人的權利,都沒有1

「好了,話語至此,你好自為之吧,日後,你會知道我這話的意思。」擺了擺手,凌影身體急速升空,伴隨著一聲破風聲響,身體化為一道模糊黑影,迅速消失在天際之邊。

「唉,都走了氨

站在原地,蕭炎輕嘆了一口氣,旋即微皺著眉頭望著消失在天邊的凌影,對方走前所留下的話,讓得他有略些惑。

「好了,告別完了吧?」在蕭炎愣神之際,淡淡的酥麻聲音,將他從失神狀態中驚了回來。

轉過身來,蕭炎望著那正拿著一對妖異美眸盯著自己地美杜莎女王,嘴角扯了扯,露出一個略顯難看的笑容,訕訕的道:「那個王陛下,您怎麼還沒變回去?」

「變回去?」眉梢一挑,美杜莎女王似笑非笑的盯著蕭炎:「誰說我要變回去了?」

「不會是把吞天蟒地靈魂給同化了吧?」蕭炎臉色微變,袖袍中的拳頭猛然緊握了起來。

淡淡地瞥著蕭炎,他身體的細微變化,並未瞞過美杜莎女王,她將身體站直,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迷人曲線,極為刺激眼球,不過此時的蕭炎,可不敢將目光放肆的停留在那些部位之上,對於這個即使連雲山那種強者都忌憚的人,他只要稍微有些出軌舉動,對方便是能瞬間取其性命。

「作為這次救你地代價,那小傢伙三天之內不能出來。」美杜莎女王唇角有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顯然,這次地交易,讓得她頗為滿意。

「哦心中鬆了一口氣,蕭炎眼珠轉了轉,笑道:「那女王陛下這三天時間,是打算用人形模樣在我身邊了?」

「別動花心思,那可是會送命的美杜莎女王蓮步微移,帶起一股讓得人小腹升火地異樣香風,來到蕭炎面前,笑吟吟的

卻是讓得蕭炎全身僵硬。

雪白玉手,忽然伸在蕭炎面前,白白嫩嫩地嬌滑小手,讓得人有種咬下去的衝動。

「東西給我美杜莎女王聲音柔柔的道。

「什麼東西?」對此,蕭炎卻是一臉茫然。

「融靈丹藥方。」美杜莎女王慢條斯理的替蕭炎解除著茫然。

「呃」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旋即苦笑著嘆了口氣,蕭炎手指輕彈納戒,那捲不知道費盡他多少氣力方才得到的融靈丹藥方,便是這般輕巧的送到了對方手中。

縴手握著融靈丹藥方,美杜莎女王嫵媚的臉頰上頭一次露出迫不及待的情緒,雙手迅速掀開藥方,美眸細細地閱讀著上面所記載的融靈丹功效,半晌之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將藥方合攏,纖指擺動,那藥方頓時便是在其手上靈活的旋轉了起來。

望著陷入沉默的美杜莎女王,蕭炎心中嘀咕了幾聲,也只得保持著安靜。

「啪1旋轉的藥方,忽然輕輕打在手掌上,美杜莎女王抬起那對妖艷得讓人忍不住沉迷其中的美眸,盯著蕭炎,沖著他揚了揚手上地藥方,道:「你應該也看過了吧?」

「嗯。」蕭炎老實的點了點頭。

「能煉製出它么?」美杜莎女王輕聲問道,在這一刻,蕭炎能夠感覺到,前者呼吸悄悄急促了一下。

「我一個不到四品的煉藥師,這融靈丹可是六品丹藥」蕭炎苦笑著攤了攤手,然而話還未說話,便是被對面一聲冷笑打斷了去。

「雖然我一直被吞天蟒靈魂壓制著,可一些你的事,我也能模糊知道,當初你給那海波東煉製破解我所下的封印的丹藥,不也是六品品階么?雖然並不太清楚為什麼有時候你的實力前後不搭調,可我卻是清楚,你能夠煉製六品丹藥1

「你能煉製六品丹藥,那便是有資格與我說話,若是真不能的話,那我不介意,就在這裡玉手輕輕的對著蕭炎脖子虛劃了一下,蕭炎頓時感覺到脖子一涼,趕忙摸了一下,駭然的發現,脖子處,竟然是出現了點滴殷紅鮮血。

「海老所說果然不差,這女人還真是狠辣。」咽了一口唾沫,蕭炎心中暗自罵了一聲,沉思一會,也就不再掩飾,直視著美杜莎女王:「好,我幫你煉融靈丹,不過,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好處?那便是你先前得罪我之事,我可以不予你計較。」美杜莎女王淡淡地道。

「,那你去找別人煉吧,我可沒興趣。」聞言,蕭炎嘴角一撇,冷笑道。

美眸微眯,冰冷的殺意緩緩繚繞,美杜莎女王縴手之上,七彩色的能量,忽然猶如水波一般,涌盛而出,她凝視著那七彩水波,輕笑道:「你有資格與我談條件么?」

「你若真是要殺我,恐怕吞天蟒的靈魂,也會瞬間反撲吧?」蕭炎退後了一步,那籠罩在袖袍中地手掌上,青色火焰悄悄浮現。

繚繞的殺氣忽然一滯,美杜莎女王微蹙著黛眉,道:「你倒是有著幾分小聰明,竟然知道靠與吞天蟒地關係來壓制我

見狀,蕭炎心中鬆了一口氣,看這模樣,似乎吞天蟒對美杜莎女王還真是有著一些壓製作用。

「我這人一向都不會獅子大張口,不過女王陛下這手空手套白狼,也是不太厚道啊,煉製六品丹藥是件極為繁瑣與耗神的事,而你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便是要我拚命去煉製,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您說是吧,女王陛下?」蕭炎似是有些無奈的道。

「別油嘴滑舌了,說說你的條件吧。」美杜莎女王淡淡地道。

「現在海老與那位凌影老先生都走了,我一下子沒什麼安全感了」蕭炎捎了捎頭,訕笑道:「只要女王陛下肯答應保護小子三年時間,那我說什麼,也會幫你把融靈丹煉製出來。」

「嘖嘖,保護你三年?」嫵媚俏臉上,頓時浮現笑容,美杜莎女王玉手輕輕搭在蕭炎肩膀上,笑容極為動人:「那我還不如冒著被吞天蟒壓制回去的風險,直接把你殺了算了

「那就是沒得談咯?」蕭炎縮回肩膀,攤了攤手。

「好了,你也不要想那些不切實際地念頭,我沒海波東那麼蠢,我給你一年時間,這一年時間,我不會做你的什麼打手,只會在你必死關頭,出手幫你擺脫麻煩,其他時候,若是心情好,或許會出下手,當然,一年之內,你若是拿不出融靈丹,那也就別怪本王心狠了,就這種交易條件,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美杜莎女王略有些不耐地道。

蕭炎微微皺眉,好半晌之後,方才抬頭望著那俏臉已經蘊含了點點冰冷殺意的美杜莎女王,只得不情不願地點了點頭。

「好吧。」

聞言,美杜莎女王俏臉上的殺意,頓時猶如變臉一般轉化為柔和微笑,嫵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