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七章蕭家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蕭家變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五十七章蕭家變故

兩人在距離烏坦城之外不遠處降落而下,落地后,蕭炎並未再理會身旁的美杜莎女王,臉色有些陰沉的對著那大開的城門快步行去。

行近城門,蕭炎抬頭瞟了一眼那城門上方碩大的「烏坦城」三個大字,不由得停下腳步,望著那隱隱順著城門通道傳出來的鼎沸人聲,輕吐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喃喃道:「烏坦城,我蕭炎終於是又回來了」

舉步行進城門,穿過有些陰暗的城門通道,然後眼前陽光驟然大亮,蕭炎微微抬頭,那透著一抹親切與熟悉的交錯街道,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兩年了,也沒變多少啊輕聲笑了笑,歸家的那股淡淡溫情,讓得蕭炎臉龐上的陰沉淡了一些,偏頭望了一眼不急不緩的跟在身後的美杜莎女王,然後轉過頭來,抬腳對著那條曾經走了十幾年的街道,快步行去。

由於心中挂念著族中所發生之事,因此蕭炎途中並未有所停留,一路匆匆對著記憶中的道路快步行走著,期間在路過幾家以前蕭家坊市時,略微停了一下腳步,望著那人氣有些蕭條的坊市,他眉頭輕皺,步伐卻是逐漸加快。

十幾分鐘后,蕭炎輕車熟路的穿過幾條街道,然後腳步忽然頓住,抬頭望著那坐落在街道盡頭處的一處龐大院落,院門上碩大地「蕭家」二字,讓得他緩緩鬆了一口氣。

站在了自家門口,蕭炎卻是安靜了許多,目光在蕭家周圍掃過,當年他離家之時,這裡幾乎是門庭若市,然而如今,卻是顯得頗為冷清,那往日大門口整齊站立,頗具威勢的門衛,現在卻竟然是一個都不見。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眉頭緊皺,蕭炎偏頭看了一眼身後的美杜莎女王,沉默了一下,忽然輕聲道:「能答應我一件事么?」

「不能。」這個女人似乎一直對於蕭炎先前的態度耿耿於懷,因此,聽得他的話,拒絕得極為利落。

「代價是一株煉製融靈丹所需要地藥材。」蕭炎淡淡地道。

「你有?」聞言。美杜莎女王眸子頓時亮了一點。

「有一株八陵魔針果。」在當初離開魔獸山脈地那個小山谷中。蕭炎帶了不少藥材。而那煉製融靈丹所需要地八陵魔針果。剛好在其中。

「什麼事?」

「今天。聽我地話。。

「殺人。。可以。

」美杜莎女王僅僅沉吟了不到兩秒,便是點頭,在她心中,殺人,比其他任何東西,都要實惠。

笑了笑,蕭炎轉身行近大門,然而腳步剛剛踏進,一道有些稚嫩的憤怒聲音,卻是從門后響了起來:「你又是誰?真當我蕭家好欺負是不?」

聽得聲音,蕭炎行走的腳步不由得一頓,偏過頭來,望向聲音響起地,在大門後方處,一個年齡僅僅只在十二三歲左右的清秀小女孩,正瞪著眼睛,怒視著他。

「你目光緩緩的在小女孩身上掃過,那幾年前的記憶,自腦海深處升探而起,蕭炎臉龐略微柔和了一點,輕笑道:「我記得,你叫蕭青吧?蕭媚表妹地妹妹,兩年沒見,竟然都是長這麼大了。」

聽得蕭炎一口便是叫出她的名字,小女孩明顯怔了怔,靈動的眸子先是在那美杜莎女王身上停留了一會,雖然如今年齡尚小,可她卻依然是為這個臉頰蒙著輕紗的妖嬈女人地美麗有所吃驚,吃驚了一瞬,目光便是頓在了蕭炎臉龐上,望著那張隱隱有點熟悉的輪廓,這個小女孩皺起了纖細地小眉頭,苦苦的思索著。

皺著眉沉思了許久,蕭青猛然間終於是想起了什麼,盯著蕭炎的那張小臉瞬間變動漲紅了起來,靈動眸子中,跳動著驚喜與激動,片刻后,忍不住激動的小女孩忽然對著蕭炎撲了過去。

「蕭炎表哥?真的是你,你終於回來了1

前跨了一步,將那撲過來的小女孩接住,蕭炎微笑著撫摸著蕭青地髮絲,聲音柔和的道:「小妮子,兩年不見,可都快趕上你姐姐了哦,以後肯定也是個大美人。」

「表哥,嗚嗚,你可回來了,族裡出大事了,那些壞傢伙想要趁火打劫,每天都來蕭家,聽媽媽說,他們想要搶我們地坊市,最近我們連家都不敢出。」從蕭炎懷中抬起那張哭得稀里嘩啦的小臉蛋,蕭青紅著眼圈,泣聲道。

微微點著頭,蕭炎微笑地拍著蕭青的後背,低聲道:「好了,小妮子,不怕了,這些事,交給表哥吧,帶我進去看看。」

「嗯嗯蕭青急急地點著小腦袋,由於當初蕭炎助

舉成為烏坦城最大的勢力,因此,蕭炎的聲望,在蕭代小輩之中,極為高大,而且這兩年時間,因為蕭炎遺留而下的療傷葯的緣故,蕭家的勢力,也是在逐步的擴大著,所以,在這些小傢伙心中,那個離家歷練的蕭炎表哥,幾乎是有著神一般的神通。

站直身子,蕭炎望著那因為心情愉悅而在小道上蹦跳前行的蕭青,臉龐卻是緩緩陰沉了下來,手掌輕拍了拍背後玄重尺,那忽然自體內升騰而起的陰冷殺意,讓得一旁的美杜莎女王,都是略感詫異的挑了挑眉尖。

跟在蕭青身後,蕭炎腳步輕輕的踏在那碎石小道上,周圍那闊別兩年的熟悉環境,讓得童年的記憶,也是緩緩的從蕭炎腦中滲透而出。

一路跟著蕭青穿過幾條小道,一座頗為寬敞的大廳,逐漸的出現在了視線盡頭。

「那些壞蛋就在裡面,大長老他們也在裡面,不過他們身上都有傷,不然那些傢伙也不敢這麼放肆。」蕭青對著大廳揚了揚小拳頭,忿忿地道。

「有傷?族裡果然是出事了啊緊抿著嘴唇,蕭炎踏上石梯,然後停在了禁閉的大門之外,聽得裡面的聲響,唇角逐漸掀起一抹冷笑。

寬敞的大廳,光線略顯昏暗,氣氛也是有些陰沉,在大廳中,至少滿滿的擠著上百人,這些人分成兩群,互相對立,彼此間虎視眈眈,看上去很是有些即將暴動地味道。

兩方人馬之前,皆是坐著幾人,在蕭家人群前面,坐著的,是蕭家的三位長老,不過此時的三人,臉色有些蒼白,從他們外表那竟然有些掩飾不住漫溢而出的許些鬥氣模樣來看,明顯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在蕭家族人對面,則是一群滿臉兇相的大漢,在人群之首的太師椅上,三人坐於其上,其中一人,赫然是那曾經被蕭炎搞得元氣大傷的加列家族族長,加列畢!

而另外一人,蕭炎也認識,當年與蕭家並列烏坦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奧巴家族地族長,奧巴頓

至於第三人,卻是相當陌生,此人身著一套煉藥師長袍,臉色冷厲,年齡大約在五十左右,另外,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此人長袍胸口處所繪製的一個鼎爐徽章,在徽章上,三道銀色波紋,猶如活物一般,輕輕扭動。

三品煉藥師!

在烏坦城這個連煉藥師公會都不曾擁有的城市中,一個三品煉藥師,幾乎能夠讓得任何勢力對之感到敬畏,而這個陌生地三品煉藥師,也正是蕭家三位長老此時最為忌憚的人。

「兩位族長,雖然我蕭家最近遇到一些麻煩,可兩位若真是以為我蕭家是泥捏地不成?烏坦城坊市是我蕭家辛苦打拚而來,你們那般低價,便是想要收購,做夢不成?」二長老臉色陰沉如水,目光掃過對面那如虎似狼的一群人,冷聲道。

「哈哈,二長老說笑了啊,這兩年你們蕭家幾乎把烏坦城的錢給賺了個精光,若是再這般繼續下去,我們除了離開這裡之外,恐怕沒有第二條路能走了處是我們的根基之地,離開了,想要在別的地方落地生根,那可不是容易的事啊,唉,為了生存,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啊,還望三位長老包涵一下,只要你們能夠答應我們提出地條件,看在以往的情面上,日後,我們也並不會太過難為蕭家地,有錢大家一起賺,那不是很好么?」奧巴頓笑眯眯的道。

「媽地,八萬金幣一座坊市,你他媽的是搶啊?」眼睛赤紅地瞪著奧巴頓,脾氣一直火爆的三長老忍不住的一拍桌子,指著奧巴頓怒罵道。

「老三1大長老一把將起身的三長老拉住,低喝道:「別亂了方寸1

「媽的恨恨的坐下來,三長老捏著茶杯的手掌嘎吱作響。

「呵呵,三長老火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大,氣大傷身埃」一直沉默的加列畢,忽然陰聲笑了笑,道:「不過可惜,今天這事,可輪不到你們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你們是賣也,不賣,也得賣

「加列畢,當初真不該念著仁慈,放了你這喪家之犬一條生路。」大長老陰沉的道。

「抱歉,這世界上沒什麼後悔葯可賣。」加列畢笑了笑,臉龐上的陰狠有些讓人心寒:「兩年前我加列家族所受的傷,今日,我加列畢要全部返送給你蕭家1

「如果你們真要相逼的話,那我蕭家也只能拼個魚死網破了。」望著那猶如一條毒蛇般的加列畢,大長老沉默了一下,旋即森然道,現在他只能期望對方捨不得硬拼,而選

時間了。

「哈哈,老王八蛋,你現在還有什麼資格與我們拼?有本事去將蕭戰叫出來啊?你們三個老傢伙現在這副狀態,我一人就能徹底解決1加列畢冷笑道。

眼角微微抽搐,大長老揮手將身後那群暴怒的蕭家族人攔下,目光陰冷的盯著加列畢,寒聲道:「只要你敢動我蕭家,我蕭家子孫,絕對會讓你們寢食難安只要他回來,你們就等著接受最瘋狂地報復吧1

「他?」眼角忽然一跳,不知為何,不僅加列畢與奧巴頓沉默了下來,就是連那一旁的陌生煉藥師,那放在椅子上的手掌,也是忍不住的跳了一跳。

眾人腦海中,緩緩浮現一個年輕背影,兩年前,就是這個僅僅十五歲的少年,將正如日中天地加列家族,打下了萬丈深淵!

兩年後,當年的少年,卻已經直接挑上了雲嵐宗,並且還全身而退!

要知道,在加列畢這些勢力眼中,雲嵐宗幾乎便是猶如那神靈一般,只要從雲嵐宗內隨便出來一個人,便是能夠將烏坦城這些實力給橫掃個乾淨。

在第一次聽見那個蕭家小子大戰雲嵐宗的傳聞之時,似乎整個烏坦城的人,都是為之怔了一分鐘,而那些與蕭家為敵的勢力,更是從骨子中散發出一股寒意。

若非是那個連加列畢也不知道底細的神秘強者私下告訴他,蕭炎已經暗中被雲嵐宗擊殺的消息的話,恐怕再給加列畢十個膽子,也不敢來蕭家趁火大打劫,即便他找到了一個三品煉藥師撐腰

「嘿,那你就等吧,等你死了,恐怕就能見到那個叫做蕭炎的小混蛋了」加列畢森冷的笑了一聲,試圖藉此來掩飾自己對某個人地恐懼。

「奧老哥,不要再拖延了,既然他們不肯答應,那便直接動手吧,蕭家這些年的壟斷,可是差點讓得我們破產啊,不能再客氣了。

」轉過頭來,加列畢對著奧巴帕頓陰聲道。

「唉,既然三位長老這般不識時務,那也就別怪我不講情面了氨惋惜的嘆了一口氣,奧巴帕頓揮了揮手,頓時,其身後的幾十名大漢,嗆地一聲抽出腰間鋒利武器,滿臉殺意的盯著對面地蕭家族人。

「媽的,既然你們想要趕盡殺絕,那我蕭家就算拼得只剩一人,也要你們不好受1手掌猛然重重砸在桌面上,一直壓抑的大長老,終於是爆發了出來,豁然站起身來,怒吼道。

「大長老,蕭家可沒退縮的塞們拼了1其後,幾十名蕭家族人,臉色因為憤怒而顯得漲紅。

「只要我們能夠熬到蕭炎小族長回來,那到時候,今日受的怨氣,再一併向他們要回來1大長老喘著粗氣,咬著牙喝道。

小族長,這個稱呼,代表了族中長老對某個未來家族族長接班人的認可,那從雲嵐宗之上傳下來地消息,讓得每一個蕭家人,對那個名叫蕭炎的族人,都是感到自豪,包括那當年看不起他地三位長老。

「抱歉,你們或許沒那個機會了,當年蕭炎害死我學生,今天,就讓你們蕭家人來陪葬吧。」那一直沉默的煉藥師,忽然站起身來,聲音嘶啞地道。

緩緩抬起頭來,煉藥師目光掃過蕭家眾人,淡淡的道:「忘了告訴你們,我學生就是當年給加列家族製造療傷葯地柳席。」

隨著煉藥師話語緩緩落下,一股足有六星大斗師的強大氣勢,自其體內猛然暴涌而出,在這股氣勢壓迫下,本就深受不輕內傷的大長老等人,急忙後退了幾步,臉色更顯蒼白。

「殺了他們!一個不留1加列畢冷笑著望著那群滿眼怒火的蕭家族人,陰森的道。

「今日是天要亡我蕭家埃」望著那群獰笑著對著他們包圍而來的人,大長老嘴角忽然溢出一抹鮮血,面色有些絕望與灰暗。

「嘎吱

就在蕭家眾人打算亡命一搏之時,清脆的推門聲響,忽然打破了即將開始的殺戮。

房門緩緩推開,刺眼的陽光順著門縫蔓延而出,最後直至大廳另外一端。

大廳內眾人轉頭望向大門處,那裡,一個削瘦的年輕身影,緩緩走進。

「抱歉,回來遲了

青年淡淡的歉意聲音,響了起來。

聽得這隱隱有些熟悉的聲音,大長老先是一怔,旋即緊繃的身體徹底鬆了下去,兩滴激動的濁淚,順著蒼老的面龐滾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