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九章他必須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他必須死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五十九章他必須死!

寬敞大廳中,氣氛安靜得鴉雀無聲,聽得那在門外響起的道道慘叫聲,所有蕭家族人都是緊握起了拳頭,臉龐上,有著一種痛快,這幾日蕭家的變故,讓得他們心中憋滿了不忿,如今蕭炎的歸來,終於是一把將這個即將走進末路的家族拉了起來,前幾日所受的怨氣,也是在此刻,隨著門外的慘叫聲,緩緩消減。

門外的慘叫,持續了僅僅不到一分鐘時間,便是逐漸湮滅,而隨著那慘叫聲的落幕,大廳中,一道道目光,再度凝聚在了那背對著他們,安靜坐在椅子上的蕭炎背影,此刻,那些目光中,多出了許些狂熱的尊崇。

「少族長。」大長老激動的上前一步,打破了大廳中的沉默。

「大長老還是叫我蕭炎吧,這少族長,我可是當不起。」蕭炎緩緩從座椅上站起身來,轉身輕笑道。

望著那張與先前那股殺氣凜然的截然不同的微笑臉龐,大長老微微一怔,旋即笑著點了點頭:「如今這個家族,你的話,便是能夠代表族長的命令。」

「那父親可不答應了玩笑著搖了搖頭,蕭炎手指輕彈,十來個小小玉瓶出現在了桌面上:「這裡有些治療內傷的療傷葯,先給受傷的族人服用了吧。」

聞言,大長老連忙點了點頭,手掌一揮,兩名族人快步上前,將玉瓶收起,然後依次分發了下去。

瞧得那些服下療傷葯的眾人,蕭炎一手抓起玄重尺,隨手插在背後,然後對著大廳之外走去。

「嘎吱」拉開房門,陽光傾灑而進,溫暖的陽光,將大廳中那略微有些陰暗的環境驅逐殆荊

踏出門檻。蕭炎站在大門處。目光四處望了望。滿地屍體地場景。並未出現。在陽光照耀下。僅僅只有那美杜莎女王。正慵懶地斜靠著一處柳樹。縴手隨意地把玩著翠綠地碧葉。優美地曲線身影。倒映在地面上。微微波動。極為誘人。

瞧得蕭炎出來。美杜莎女王抬頭。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屍骨無存。一個沒留記得。那株八陵魔針果。是我地了。」

「這女人果然夠狠」心中嘆息了一聲。蕭炎點了點頭。轉頭望著那些跟著身後走出來地蕭家族人。此時他們也正拿驚詫地目光掃著面前地空地。不過礙於那不遠處妖艷女人地恐怖。即使是連脾氣火爆地三長老。都是沒敢主動開口詢問。

「日後烏坦城。已經沒有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了。」蕭炎地聲音。讓得蕭家族人心中鬆了一口氣。

「對了。」忽然似是想起什麼。蕭炎眉頭一皺。沉聲道:「大長老。族中地人呢?蕭家貌似不止這點人吧?」

「呵呵。不用擔心。如果蕭家只剩這點人了。那我還有何臉見列祖列宗。」笑著搖了搖頭。大長老解釋道:「早料到會有人趁火打劫。所以我已經提前將族中家眷安排到了族中後山。在那裡。還有著不少實力不詞鞀ぷ擰!

聞言,蕭炎這才輕鬆了一口氣,轉頭望著那從人群中擠出一個小腦袋,此時,這個扎著小辮子的俏麗小女孩,正拿一對崇拜得幾乎要出現小星星的水靈大眼睛,緊緊地盯著蕭炎。

「小妮子,去後山將族人都叫出來吧,表哥回來了,蕭家不會再有事了。」蕭炎對著蕭青招了招手,微笑道。

聽得蕭炎吩咐,蕭青急忙擠出人群,脆生生的應了一聲,然後歡呼蹦跳著跑向蕭家後院,沿途,還不斷傳出小女孩歡喜的嘻嘻笑聲,她心中所認為地那個無所不能的表哥,並沒有讓得她失望,那即使是連族中長老都束手無策的難題,卻是被他不到一個小時,便是徹底解決。

長長吐了一口氣,蕭炎轉頭,目光凝視著大長老:「現在,大長老可以將最近蕭家所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地說給我聽了吧?」

「唉。」聽得蕭炎問話,大長老那本來還略帶笑意的臉龐頓時苦澀了起來,輕嘆了一聲,轉身揮了揮手,將族人各自遣散開去整理著被弄得一片狼藉的蕭家,然後這才轉過身,對著蕭炎道:「先進來說吧。」

說著,他率先轉身行進大廳,二長老與三長老對視了一眼,也是滿臉陰沉的緊跟了上去。

望著三人的模樣,蕭炎手指輕顫,抬腳跟上。

四人再次走進大廳,此時那略微狼藉場所,已經被蕭家族人快速的收拾了乾淨,四人依次而坐,一旁地族人,趕忙端上熱茶。

雙手捧著茶杯,感受著那滲透進身體的溫度,他瞥了一眼臉色低沉地大長老,輕聲道:「說吧,怎麼回事?」

大長老點了點頭,剛想開口,嘴巴卻是一閉,目光停在了蕭炎身旁的

,後者隨著目光微微轉頭,卻是發現那美杜莎女王,,已經臉色平靜地坐在了那裡。

「不用管她,你說吧。」搖了搖頭,蕭炎道。

苦笑著點了點頭,大長老沉默了一會,嘆息道:「至從你離開烏坦城后,蕭家藉助著你留下的大批療傷葯,在烏坦城地勢力也是逐漸增強著,雖然期間加列家族以及奧巴家族曾經想過聯手打壓,可還好有著雅妃小姐的支持,我們蕭家,倒是一次次的挺了過來,不過因為這兩年蕭家因為療傷葯而獲得利潤實在太過巨大,也是導致加列家族,奧巴家族與我們的衝突越加劇烈,在你回來的前三個月,他們終於是忍不住的動用了武力,不過還好,這兩年蕭家勢力大漲,在武力方面,即使他們兩家聯手,也並未取得多大的好處

「不過語到此,大長老臉色忽然陰晴不定了起來,手掌緊握,嘎吱聲音,讓得蕭炎知道,此時,他心中隱藏著何種憤怒。

「就在三天前,蕭家卻是遭受到了最慘烈的打擊。」

眼角一跳,蕭炎緩緩抿了一口茶水。

「那是深夜,正是蕭家防守最薄弱之時,三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神秘黑袍人,忽然從天而降,雖然他們並未主動傷人,可卻是將蕭家破壞得一塌糊塗,他們的破壞,驚動了整個蕭家,族長大怒,率我們蕭家一干實力稍強之人想要阻攔,然而,對方實力在是太過恐怖,我們三人,在那領頭黑袍人手上,沒有走過一招,便是已成重傷,我們都知道,那個人有所留手,不然的話,那一招,我們三人絕對活不下來。」大長老身體輕微的顫抖著,低頭道。

「嚓脆聲音猛然響起,大長老等人急忙抬頭,卻是瞧得蕭炎的臉色忽然變得極為難看,在他的手中,茶杯已經被捏成了粉末,粉末混合著茶水,順著指縫,滴落而下。

「父親呢?」蕭炎目光死死盯著三位長老,呼吸急促,聲音也是有些嘶啞。

聞言,大長老三人臉色一片灰暗,苦澀著搖頭。

「父親沒在後山?」蕭炎臉色難看得有些可怕,望著滿臉苦澀的大長老三人,他猛然站起身來,吼聲自喉嚨間傳出:「給我說啊1

「那三個神秘黑袍人便是沖著族長來的,而族長似乎也明白他們的意圖,所以,為了不引起族人傷亡,族長獨自將那三個神秘人引開至今至今未回。」大長老咬了咬牙,苦笑道。

「轟1

兇悍氣勢,猛然在大廳中暴涌而起,那一旁的桌子,直接是在此刻轟然崩裂,大廳中,那些來回穿梭著收拾大廳的族人們皆是身體僵硬的望著廳中臉色一片猙獰的蕭炎。

「有那三個神秘人的消息么?」身體被包裹在一片熾熱青色火焰中,蕭炎此刻的聲音,猶如是從那九幽之下傳來一般,冰寒中透著瘋狂殺意。

「沒」咬著牙盯著那撲面而來的熾熱溫度,大長老苦澀的搖了搖頭。

「不過雖然並不知道族長現在確切的情況,可我們還是能夠確定,現在的他,至少沒有生命危險。」大長老忽然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摸出一個古樸的盒子,打開盒子,一枚翠綠的玉片,出現在了其中,此時的玉片中心位置,一個光點,正緩緩遊走著,宛如具有靈性一般。

謹慎的拿起玉片,大長老上下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鬆了一口氣,低聲道:「這枚玉片,是蕭家祖宗所留,每一任族長,都將會其中留下一點靈魂力量,只要族長身死,那麼這個遊走的光點就會隨之消散,而看現在族長所留下的靈魂光點依然強盛,想必並沒有生命之憂。」

大長老的話語,讓得蕭炎那即將猶如火山般爆發的心,終於是安穩了一點,從大長老手中接過玉片,輕輕的撫摸著。

「它能讓得我知道,父親現在的位置么?」蕭炎聲音陰寒的道。

「不能大長老苦笑搖頭。

蕭炎深深吸了一口冰涼空氣,緩緩閉上充盈著殺意的眸子,心中那瘋狂的殺意,衝擊著那即將到達極限的理智。

「他們三人體內有雲嵐宗人殘留而下的能量痕。」靜坐一旁的美杜莎女王,忽然淡淡的瞥了蕭炎一眼,道:「有點像是那個雲嵐宗首席長老的」

緊閉的眼眸,驟然睜開,一股即使是美杜莎女王都為之側目的陰冷殺伐,緩緩自蕭炎體內滲透而出,微微抬頭,那張清秀的臉龐,此刻卻是布滿猙獰與瘋狂!

「此次,他必須死!誰阻,誰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