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章安頓蕭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安頓蕭家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六十章安頓蕭家

大廳之中,瘋狂的殺意自蕭炎體內滲透而出,所有人都是心驚膽顫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望著前者那猙獰的臉龐,皆是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少族長三名神秘人,是雲嵐宗的?」大長老臉色略微有些難看的低聲道。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強行壓抑著心中的殺意,微微點了點頭,聲音陰寒的道:「既然她都說了你們體內有著雲棱所殘留的能量,那麼自然是假不了,而且,在我離開雲嵐宗后不久,家族便是遭遇這種強者襲擊,那雲嵐宗,怎麼可能脫得了干係1

「那那少族長打算怎麼辦?」苦笑了一聲,在雲嵐宗這般強大勢力面前,大長老也是有些手足無措了。

「我說過,他,此次,必須死1蕭炎森然道。

「唉」嘆息了一聲,望著那滿臉殺意的蕭炎,大長老沉默了一會,道:「少族長,雖然不知道那神秘人在雲嵐宗的地位,不過從他的實力來看,想必並不會低吧?」

「除了宗主等少數幾人之外,他在雲嵐宗的地位應該是最高。」

「果然啊搖了搖頭,大長老沉吟道:「先前少族長大戰雲嵐宗,是因為三年之約的緣故,而且期間也並未給雲嵐宗高層造成太大的危害,所以,雲嵐宗對你也並不是極其忌恨如果,你這次將那位神秘強者給殺了,那雙方的關係是徹底無解了埃」

「那大長老的意思,是讓我不再管父親的生死了?」蕭炎眉頭一皺,聲音略有些陰沉。

「少族長誤會我地意思了。」苦笑了一聲。大長老嘆道:「我只是想和少族長說。如果你真地將那神秘人擊殺了地話。那麼。蕭家與雲嵐宗間地關係。則是將會徹底惡化

「上一次。礙於你和納蘭嫣然地三年之約。他們吃在理虧。因此並沒怎麼動蕭家。當然。那三個雲嵐宗神秘強者地變故。實在是有些出乎所有人地意料過如果這一次。你將那在雲嵐宗地位不低地神秘強者給殺了。恐怕。雲嵐宗就會真正地派人來動蕭家了

「說這些。並非是想阻止少族長前去解救族長。只是想讓少族長能夠擔任起暫代族長之位。想個齊全之法。也好避免在援救族長時。與雲嵐宗發生了不可避免地衝突后。能夠保留蕭家血脈。這個家族。族長付出了極大心血。想必少族長也並不想讓它就此凋零吧?」

臉龐上地陰沉逐漸淡去。蕭炎點了點頭。大長老這話。並未全無道理。此時地蕭家與雲嵐宗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上地勢力。對方想要毀滅蕭家。極為簡單。自己若是殺了雲棱。必然會引起雲嵐宗地震怒。到時候。蕭家也會難逃牽扯。所以。若他想要去雲嵐宗尋回父親。則必須事先給蕭家想好後路。

安靜地坐回椅子。蕭炎微閉著眸子。手指輕輕地敲打在桌面上。

瞧得沉默下來地蕭炎。大廳中地眾人也是主動地保持了安靜。一道道目光緊緊地注視著黑袍青年。此時。他地一舉一動。都是牽動著整個家族地安危。

敲動的手指猛然一頓,蕭炎睜開眼來,目光緩緩掃過四周的一些族人,最後停留在三位長老面上,語氣堅決:「不論如何,父親,我是絕對要將他尋找回來,即使代價是徹底激怒雲嵐宗。」

三位長老互相對視了一眼,旋即望向蕭炎,緩緩地道:「那蕭家?」

「蕭家是父親以及爺爺的心血,我並不會看著它凋零。」蕭炎眼眸虛眯,忽然站起身來,目光緊盯著三位長老,沉聲道:「不知道現在的蕭家,我所說之話,是否能夠算數?」

「算1臉龐一怔,三位長老遲了瞬間,臉色嚴肅的齊聲道,此時此刻,面列絕境的蕭家,也只有面前的蕭炎,方才有能力將它從泥潭中拉出來。

「你們呢?」蕭炎豁然轉身,望著門口處站立地一干族人,喝道。

「唯少族長之命是從

先前滅殺加列畢等人的鐵血手段,已經徹底讓得剛回來不久地蕭炎,在蕭家中建立下了難以撼動的地位,當下,聽得他地喝聲,那些族人們,幾乎立刻便是臉色漲紅的大吼了出來,他們同樣也知道,這種生死關頭,面前那個曾經是蕭家廢物地青年,是他們唯一的救星!

「好1

點頭沉喝了一聲,蕭炎轉身走上那往日父親所坐的位置,拂袍而坐,目光環視全場,石破天驚的道:「我打算將蕭家遷離烏坦城1

此言一出,大廳中頓時騷動了起來,蕭家在烏坦城中,擁有不下十座的坊市,這些坊市的價值,合起來那可是一筆不菲的資金,若是就這般離開,那不是損失大了?

手掌輕揮,大廳中的騷動緩緩停止,蕭炎沉聲道:「各位也應當知道,族長失蹤之事,與雲嵐宗難逃干係,雖說雲嵐宗勢大,可難道我蕭家血性男兒,便是要任他欺凌不成?這事傳了出去,豈不是要被人指著鼻子嘲笑我們沒骨氣?」

「告訴我,援救族長,得罪雲嵐宗,還是跟烏龜一般縮在烏坦城,任人指著脊梁骨唾棄,你們,要選擇什麼?1蕭炎眼睛一瞪,厲喝道。

「救族長!我們蕭家可沒有烏龜1青澀的稚嫩聲音,從大

然響起,蕭青的小腦袋從後面擠了出來,小臉激動舞著小拳頭,大聲道。

「對,救族長,我們不要做烏龜1又是幾道稚嫩聲音響起,大門處人頭涌動,十幾名年齡不過十二三歲的小孩擠了進來,大聲喊道。

「媽的,雲嵐宗又怎麼樣?我蕭家從未招惹過他們,可他們卻將我們家族破壞成這模樣,還差點導致我們慘遭滅族,少族長,我聽你的1一名身材壯碩的蕭家族人,望著那些義憤填膺的後輩,心頭也是一陣熱血狂涌,忍不住地前踏了一步,臉龐漲紅的大喝道。

「說得對,少族長,我們都聽你的1有了第一人,後面便是猶如起了連鎖反應一般,一個個蕭家漢子臉色通紅的揮動著拳頭喝道,這段時間接二連三的憋屈,實在是讓得他們有些難以忍受,如今蕭家終於有了主心骨,他們再也不想重複那種屈辱,即使那種代價是惹怒加瑪帝國最強大的勢力!

「呵呵,少族長,既然族人都願意聽你的,那麼,你便將計劃說出來吧。

」望著那些臉色激,大長老轉頭對著蕭炎欣慰笑道。

「我打算將族人分批派出烏坦城,然後讓得他們各自前往帝國東部省份,那裡雲嵐宗的勢力,要相對薄弱一些,而且,兩位兄長蕭鼎與蕭厲,在那邊地發展也正在急速擴大,我想將族人秘密的送到他們那裡去,這樣,便是能夠免除雲嵐宗對我們蕭家的威脅。」蕭炎緩緩的道。

「去帝國東部?」聞言,大長老一愣,有些遲的道:「那麼遠?」

「帝國東部臨近塔戈爾沙漠,只有那裡,雲嵐宗的勢力,才顯得薄弱一些,其他地方,很容易暴露,日後,我們與雲嵐宗地關係,恐怕將會極遭,所以,我們必須做好準備。」蕭炎道。

「現在開始,大長老,你開始整理蕭家一切事物,所有財物,能帶走的,全部帶走,至於那十幾座坊市,我會讓得米特爾拍賣場打理,然後其中利潤,與他們分成便是,以我和米特爾家族的關係,倒不用擔心他們會泄露我們地行蹤。」

「是1大長老點頭領命,遲了一下,道:「何時開始離開?」

「事不宜遲,今夜便開始分批離開,族中家眷以及沒有戰力的小輩先行,沿途必須讓得實力不匆宦坊に停記住我們的集合點,加瑪帝國東部地石漠城,到了那裡,尋找漠鐵傭兵團1蕭炎當機立斷的道。

「另外,近兩日我會帶人清洗城內殘餘的加列與奧巴家族,藉此引開城內視線,而那些分批離開的繁瑣事情,便是需要三位長老辦妥了。」

「是1三位長老同時應道。

「還有

大廳之中,蕭炎坐於首位,臉色凝重,有條不紊的發布著命令,那股暴雨臨近,巍然不動的從容,讓得蕭家一些年齡稍大地族人有些恍惚,這還是當初那個沉默低調的小傢伙么?

與那些年齡大地族人想比,蕭青等一干小輩,卻是滿臉崇拜的望著蕭炎,在他地指揮下,本來已經陷入慌亂的蕭家,竟然是再度迸發了活力與戰意。

美杜莎女王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縴手捧著溫熱的茶杯,隨意的淺飲著,偶爾瞥向首位的蕭炎時,眼中略微有些驚詫,這才沒多久時間,他竟然便是徹底穩住了這個人心散落的家族,不得不說,這種能力與心智,遠超常人,難怪當初在沙漠,就算是丹王古河,也被這個傢伙給擺了一道。

當最後一名族人領命後退之後,蕭炎望著那再度變得空蕩蕩的大廳,長長的吐了一口,端起茶杯,一飲而盡,侵潤著乾燥的喉嚨。

「雲嵐宗棱,給我等著吧,只要將蕭家安頓好,我會再來的,這一次,我將不會再有任何留手1輕輕握著茶杯,蕭炎臉龐上,再度湧現猙獰,手掌一震,茶杯轟然爆裂!

在蕭炎一道道命令發出之後,蕭家上下都是開始動作了起來,待得天黑之時,十隻輕裝隊伍,便是出現在了寬敞的廣場之上,在經過蕭炎嚴格的審查之後,這十隻輕裝隊伍,被派遣進了一些實力稍強的族人,然後趁著夜深人靜時,開始化整為零,一個個悄悄溜出了蕭家,他們,將會在城外再度聚合,然後開始分開對著帝國東部開赴。

當天色逐漸明亮之時,蕭家的家眷,已經撤離了將近大半。

清晨,蕭炎站在一處樓閣上,環顧著整個大院,半晌后,抬頭看了一眼從地平線上跳出來的晨輝,臉龐上閃過許些冷意,豁然轉身,然後下樓。

行下樓閣,在那廣場上,上百名蕭家漢子,已經手持武器站立於此,他們似乎也知道今日會幹些什麼,因此渾身凶煞之氣,猶如那下山猛虎一般。

「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所有殘餘勢力,今日全部毀滅1背負著巨大玄重尺,蕭炎緩緩對著廣場之外行去,冷漠的聲音,卻是讓得廣場上的蕭家族人血液沸騰,這幾日,不知道有多少族人,被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暗殺,如今,正是復仇之時!

安靜的烏坦城,被突如其來地殺氣所震懾,那些街道之上的行人,皆是滿臉愕然的望著那猶如洪水一般從蕭家洶湧而出的人流,那從他們身上所散發而出

殺氣,讓得所有人都是渾身發涼。

「家這是打算幹什麼?」望著那從街道上涌過的人流,一些路人忍不住的喃喃道。

「那個頭之人,好年輕啊那模樣也挺眼熟的。」一些在烏坦城居住了不少年頭的人,有些疑惑地道。

「那尺子大。」一個稚嫩的聲音,忽然響起,然後,滿大街,都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那是家蕭炎?1寂靜持續了片刻后,終於是被驚駭的聲音給打破了去,這段時間,關於蕭炎大戰雲嵐宗的事,所有烏坦城的人,幾乎聽到耳朵都要出繭子了,而蕭炎那把獨立特行地巨大尺子,也是成為了他的標誌。

「這次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要倒大霉了」一些清楚烏坦城最近局勢之人,在略感震撼之後,便是恍然,旋即面露憐憫的搖著頭。

與這些人所想相同,蕭家這股洪流,直接是湧向了加列家族以及奧巴家族兩家地坊市,其中所有的防衛,都是在瞬間被摧毀,任何敢於抵抗之人,所迎接他們的,都是那明晃晃的利刃!

蕭家眾人,在蕭炎地帶領下,猶如那洪水過境一般,所過處的坊市,皆是被破壞得乾乾淨淨,而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的護衛隊,基本上是被屠殺殆盡,洪流過處,坊市破碎,滿地狼藉,蕭家用最狠的方式,來回報了這段時間兩家族對他們的壓制與屈辱

沒有了族長的有效指揮,兩個家族,沒形成任何有效地抵抗,因此,僅僅是一個上午的時間,兩個家族在烏坦城地坊市以及地下賭場等等,便是已經被蕭家,徹底摧毀,兩個家族,這一次,是真正的完蛋了!

整個烏坦城,都被那忽然間爆發地蕭家給吸引過了視線,那瀰漫烏坦城的殺意,讓得他們知道,蕭家這一次,地確是暴怒了。

然而,當整座城市的目光匯聚在那不斷遊動的蕭家戰隊上時,在蕭家另外一處,族中家眷,卻是已經完全撤離。

破壞行動,從早晨持續到了黃昏,在所有人為蕭家這一次的行動而目瞪口呆時,卻並未發現,那原本百多名的破壞隊伍,卻是不知何時,少了許多

當太陽即將西下之時,持續了整整一天的破壞,徹底結束,蕭家大隊,帶著滿身血污,狂笑著再度沖回了大院,然後院門重重一關,將那些好奇的視線,阻攔了下來。

廣場之上,幾十名渾身凶煞氣息的蕭家族人席地而坐,大聲笑談著,藉此來宣示今日的暢快,今天,恐怕是他們這兩年內,最暢快淋漓的一天了,以前蕭家雖然勢力不弱,可族長因為需要顧全大局,所以卻並沒有這種魄力,然而,這種魄力,蕭炎,卻是完全具備!

腳步聲緩緩從廣場外響起,那換上了一套整潔袍服的蕭炎,微笑著行上了廣常

「少族長1瞧得蕭炎出現,那幾十名蕭家大漢頓時齊齊站起,眼露狂熱的大喝道,今天,蕭炎的狂野手段,幾乎征服了所有的蕭家戰士。

輕笑著點了點頭,蕭炎行上一處高台,目光緩緩掃過燈火通明的蕭家,外人誰也不知道,現在的蕭家中,其實已經只剩下了這幾十個人了。

「少族長,族中功法,鬥技,財物等等,已經徹底整頓完畢,呵呵,借著少族長的面子,那米特爾拍賣場竟然是租借給了我們八枚納戒,這倒是替我們解決了不小麻煩。」大長老笑著道。

「嗯。」滿意的點了點頭,蕭炎目光俯視著廣場的蕭家戰士,輕笑道:「各位,今夜,你們也開始分散離開烏坦城,然後在規定的地點集合,到時候,結伴前去石漠城,到了那裡,我們蕭家會有新的開始。」

「少族長,那你呢?」大長老忽然出聲道。

隨著大長老話語落下,所有人目光都是落在了蕭炎身上。

蕭炎輕聲笑了笑,清秀的臉龐上,隱隱有著猙獰:「我?我會去把那個老雜種的命給收了1

微微一滯,大長老望著蕭炎的臉龐,良久之後,對著他緩緩彎身,其後,蕭家那一干剛剛經過鮮血歷練的鐵漢戰士,也是彎下了直直的腰桿。

「少族長,我們在石漠城等您1

「時間到了,走吧1蕭炎輕輕點頭,抬頭望了一眼月色,揮手道。

「少族長,保重1

幾十名蕭家戰士,齊聲大喝,旋即豁然轉身,一個個分散著鑽進了黑暗陰影中,漆黑夜空下,人影蠕動著,猶如四散而開的螞蟻一般,悄悄的溜出了烏坦城。

站在高台上,蕭炎望著那變得靜悄悄的院落,輕吐了一口氣,低聲喃喃道:「雲棱啊,我蕭家這般,這都是你害得啊一次,就算是雲天,也絕對保不了你1

雙手緩緩探出袖袍,修長的手掌上,青色火焰升騰而起,片刻后,另外一隻手掌,森白色的火焰,悄然蔓延

夜空下,青白兩色火焰,互相交織,妖嬈起舞。

一處樓閣上,美杜莎女王美眸盯著那從蕭炎雙手升騰而起的兩色火焰,紅潤小嘴微張,妖異眸子中,第一次閃過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