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一章再上雲嵐宗拉下推薦票謝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再上雲嵐宗拉下推薦票謝謝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六十一章再上雲嵐宗!

蔚藍天空,萬里無雲,兩個小黑點停留在遙遙天空上,俯視著下方那依山而建的烏坦城,在這種高度,剛好是能夠將烏坦城一旁的魔獸山脈,也是收入眼中,一眼望去,連綿無盡的山巒,看上去頗為壯觀。

背後紫雲翼輕輕振動,蕭炎低頭俯視著下方的烏坦城,良久之後,輕嘆了一口氣,這次離開,恐怕日後就不會再回來了埃

「再見了低低呢喃了一聲,蕭炎轉頭望向身旁不遠處,那裡,美杜莎女王猶如踩著實地一般,身體沒有半點飄忽。

「此次再上雲嵐宗,目的很直接,殺雲棱,尋我父親,所以說,此次,雙方再沒有半點調和的餘地。」蕭炎淡淡的道。

「我說過,你生死關頭,我會救你,其他時候杜莎女王瞥了他一眼,眉頭忽然微皺,妖異的眸子中閃過許些七彩光芒,片刻后,她無奈的低聲自語喝道:「給我安靜點,他又不是你親人,這麼關心他幹嘛啊?」

妖異眸子,七彩光芒再度閃爍,半晌后,美杜莎女王只得咬了咬銀牙,抬頭對著蕭炎冷聲道:「放心吧,你死不了1

「多謝了,生死關頭助我一把,就夠了。」蕭炎淡淡的笑道,他自然是知道,先前定然是吞天蟒的靈魂在與美杜莎女王交談。

「你就逞能吧,有雲山在,你想要殺掉雲棱,哪有這麼容易。」美杜莎女王冷笑道,她雖然對蕭炎擁有兩種異火極感震驚,可畢竟後者的實力太低,根本難以徹底發揮出兩種異火的真正力量,想要藉此便與一名斗宗強者相抗衡,無是不可能。

「或許吧。」

蕭炎此時並沒有心情與她爭辯。他知道。此次雲嵐宗之行。是一件極為危險地事。其危險程度。甚至將會遠遠超過上一次。畢竟。這一次。雙方將會真正地撕破臉皮。雲棱對蕭家以及他父親所做地事情。唯有用他地性命。方才能夠抵償。所以。這個雲嵐宗地大長老。此次。必須死!即使有著雲山相護!

佛怒火蓮是蕭炎最後地底牌。可惜這東西威力雖然恐怖。可後遺症也實在是太可怕了。這也是蕭炎唯一所擔心地問題

「走吧。」

再度低頭望著烏坦城許久。蕭炎深吸了一口氣。手掌一揮。背後雙翼猛地一振。轉過身形。化為一道光線。對著那遙遠地帝都再度飛掠而去。

望著那遠去地蕭炎。美杜莎女王喃喃道:「這算是自投羅網么?還是有著匹敵雲山地自信?」輕輕搖了搖頭。她腳掌踏下。虛無地空間散發出一陣陣漣漪。旋即。身體詭異般地消失不見

此次再去雲嵐宗,蕭炎中途沒有再有任何停留,一路狂奔,在這般廢寢忘食的趕路下,原本三天時間左右的路程,卻是生生的被節省了將近一半。

在離開烏坦城之後的第二天,風塵僕僕的蕭炎,便是逐漸進入了帝都範圍,當然,他也並未在城中停留,身體化為一道流光,徑直從城市上空閃掠而過,旋即對著那地平線處地一座雄偉山巒飛躍而去。

然而雖然蕭炎並未在帝都有所停留,可他從上空全速馳過時,卻依然被城中一些頂尖強者所察覺,而且,當這些強者感應到他那股熟悉的氣息后,皆是有些騷動了起來。

帝都,皇宮深處一偏僻林,正盤坐於地修鍊的加刑天,猛然睜開雙眼,眼露驚詫的望著遙遠天空,半晌后,錯愕的道:「這股氣息蕭炎?他怎麼又回來了?看他地路線像是雲嵐宗?這傢伙,在搞什麼?」

帝都東城,米特爾家族總部,喧鬧的長老會議上,海波東微閉著眸子,身體輕輕的隨著椅子搖晃著,在他周圍,那些族中長老們,正在激烈地爭論著一些族中事務,另外,在海波東身旁,雅妃竟然也是坐於此,不過她並未插嘴眾人的爭吵,安靜地模樣,猶如沒聽見那些煩躁的吵鬧一般。

「海老。」微微偏頭,雅妃微笑著將剛剛斟好地茶水遞給海波東,後者眼眸微睜,點了點頭,接過茶水,淺淺抿了一口,淡笑道:「雅妃啊,能夠進入族中長老院,那麼便是代表你具有了真正的家族實權,可得好好把握啊,這麼年輕的長老,米特爾家族可從未出現過哦。」

「海老的教導,雅妃自然謹記著。」雅妃嫣然一笑,目光環視了周圍一圈,忽然低聲道:「海老炎他沒事吧?」

「呵呵,這問題你這幾天已經明著暗著問了好多遍了。」海波東笑著搖了搖頭,瞥著雅妃那略微泛紅的臉頰,笑道:「放心吧,那小傢伙本事可大著呢,連美杜莎女王那種級別的強者都能跟在他身邊,雲嵐宗也拿他做不了什麼的。」

「哦。」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雅妃剛想將目光轉向爭吵的會議上,那一臉慵懶的海波東,臉色卻是驟然大變,身體豁然從椅上坐起身來,抬頭目光緊緊注視著天花板

海波東的忽然動作,將大廳內的所有人都是駭了一跳,當下爭吵的聲音利馬安靜了下來,一個個小心翼翼的望著海波東。

「海老,您怎麼了?」米特爾也是被海波東嚇了一跳,當下小心的問道。

「蕭炎這傢伙,怎麼又跑回來了?還是去的雲嵐宗?他想幹什麼?」臉色愕然的望著某處天花板,海波東喃喃道。

「啊?」聞言,雅妃頓時一聲驚呼,連著一旁的米特爾也是臉色有些變化。

「我得去看看,讓「影衛」集合,這次,或許有些麻煩了,我看蕭炎這般模樣,恐怕是出大事了。」海波東快步對著門外走去,邊走邊吩咐道。

「呃?召集「影衛」?」米特爾一愣,望著那即將出門的海波東,忍不住的道:「海老,為了一個蕭炎,便暴露「影衛」,會不會有些不妥啊?」

前行的腳步猛然一頓,海波東轉頭冷冷地瞥著大廳內的眾人,沉聲道:「說真的,在我眼中,其實蕭炎比

更具威懾力,日後,你們會知道,今天我地決策,家族帶來了多大的好處。」

說完,海波東轉身便是行出大門,絲毫不理會那群目瞪口呆地長老們,他們可從未想到過,那個蕭炎,竟然在海波東心中有著這般震撼性的重量。

煉藥師公會

木家

納蘭家

在龐大的帝都中,好幾處地方,都在發生著類似的事件,原本隨著煉藥師大會以及那三年之約的結束,而逐漸陷入平靜地帝都,再一次在蕭炎的到來下,變得暗流洶湧了起來。

雲嵐宗,議事大殿,十幾道人影坐在殿中那寬大的桌旁,這些人大多都是一身白袍,胸口上特殊的徽章,讓得人知道,他們在雲嵐宗的地位可不低。

另外,在桌子的另一邊,丹王古河也是隨意坐著,在他地身後,柳翎正躬身站著,只不過他的目光,正時不時的瞟向對面一位月袍女子,細細看去,此女原來是納蘭嫣然。

此時的納蘭嫣然,臉頰較之幾日前,顯得清瘦了許些,一人獨坐時,原本靈動的眸子,也是有些失神恍惚,不知道是在想著什麼,不過總地說來,現在的她,少了那幾分淡然拒人的氣勢,卻是多了點纖弱地動人之感。

「雲棱,前幾日,你與雲雷,雲盛為何離宗?」安靜的大殿中,女子蘊含著淡淡威嚴地清冷聲音,忽然響起。

「宗主,我們只是因為一點私事,外出而已。」聽得這女子聲音,坐於長老首位的雲棱手掌微微一緊,旋即趕忙笑道。

順著雲棱視線移去,只見在桌子中間之位,一位身著月白色裙袍地女人端坐其上,那張雍容且蘊含著高貴的美麗臉頰上,此刻正隱隱有著許些怒意,聽雲棱稱呼,此人赫然正是雲嵐宗此任宗主,雲韻!

「你們是去了烏坦城吧1冷哼了一聲,雲韻道。

雲棱一愣,抬頭望了一眼會議桌上的另兩人,瞧得他們一臉苦笑的神色,只得逃脫無望的他,也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

「宗主,蕭炎害我雲嵐宗聲譽大損,若是就這般輕易放過他,那豈不是讓人以為日後誰都能在我雲嵐宗臉上踩幾腳?況且他與墨承之死,難逃關係,照理來說,即使是將他列為雲嵐宗追殺名單,也不為過埃」雲棱辯解道。

「以前與蕭炎的糾葛,在三年之約完畢后,便是徹底結束,你這般私自帶人前去蕭家,無是讓得人說我雲嵐宗氣量小,日後,還有誰肯信服於我們?」瞥了一眼一旁聽得那個名字,臉色便是悄然暗了點的納蘭嫣然,雲韻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沉聲道:「而且你也別以為我不清楚,此次你的行動,更多的,是你私人的怨恨,至於墨承之死,恐怕僅僅是借口而已,他一個墨承,和你的關係,可還沒好到那地步。」

聽得雲韻喝叱,雲棱老臉忽青忽白,可卻並不敢插嘴,當下只得將求救的眼光投向那坐在雲韻身旁,閉目猶如沉睡的雲山身上。

「你也不用看我,按照宗門規矩,韻兒現在才是宗主,她的話,就是我也只能聽著。」雖然是閉著眼睛,可雲山卻如同知道雲棱所想一般,開口淡淡的道。

聞言,雲棱也只得徹底焉了下去。

「宗主,大長老也是為了宗門著想,況且他此次去烏坦城,也並未給蕭家造成多大傷亡,僅僅只是破壞了一些房屋建築而已,呵呵,不管如何說,他也是我雲嵐宗大長老,若是讓他屈身去給一個小家族道歉,那豈不是也落了我宗門的名聲?照我來說,反正既然蕭家也沒人認出隱藏了身份的大長老,所以,此事,就權當裝聾作啞過去了吧,大不了日後給蕭家一些好處吧。」一名長老起身笑著打圓常

「你是把那個蕭炎給忘記了吧?前幾日雲嵐宗上的鬧劇,你們還沒玩夠?那蕭炎不是蠢貨,遲早會懷疑到雲嵐宗頭上來,以他的性子,你認為,他會忍氣吞聲?呵,美杜莎女王,有著那種強者撐腰,即使是老師,也不敢說能夠必勝於她吧?」雲韻皺著黛眉,冷笑道。

「呃瞧得臉色微冷的雲韻,那名長老也不敢再多說,只得縮著脖子坐了回去。

「那宗主現在打算怎麼辦?難道把我交出去給蕭炎泄憤?」雲棱也是被訓出了一點火氣,當下忍不住的道。

「把你交出去倒是不至於,而且就算交了,蕭家也沒那膽子收,但是你也別鬆氣,宗內懲罰你是避免不了的。」淡淡的看著雲棱,雲韻接著道:「還好你此次似乎還沒做出太大的事,過幾天,我會派人去蕭家協調一下,想必那蕭炎即使有著美杜莎女王撐腰,也並不想在加瑪帝國太過得罪雲嵐宗。」

聞言,雲棱這才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宗門懲罰雖然挺嚴厲,不過以他在雲嵐宗的地位關係,想必那些刑堂的人,也不敢太過怎樣。

「此事就先到此為止吧。」揮了揮手,雲韻站起身來,目光蘊著威嚴掃視大廳,道:「我再重複一次,當日的那場鬧劇,已經結束了,為了一個墨承,得罪一個蕭炎,不值1

「是。」眾位長老聞言,皆是點頭應道。

雲韻輕吐了一口氣,剛想讓得眾人散場,卻是發現一旁雲山臉色驟然一變,緊閉的眼眸豁然睜開,雄渾恐怖的氣勢,震蕩在大殿之內。

「老師?怎麼了?」雲韻微愣,連忙道。

「這事我們雖然想就這樣結束,可惜,他卻是不答應埃」臉色略微陰沉,雲山目光眺望向了大殿之外的天空。

在雲山話落之後不久,一道蘊含著難以掩飾殺意的冰冷喝聲,卻是猶如怒雷一般,自天空降臨而下,旋即飛快的傳遍了整座山巒。

「雲棱老狗,滾出來受死1

大封期間,請諸位看完后順手投幾張推薦票吧,那對土豆很重要,另外,明日會兩更或者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