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

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冷喝聲。如怒雷般。席捲山巒。

雲嵐宗內。所有弟子都是抬起頭。目光投向那蔚藍天空上。那裡。兩道人影懸空而立。那森然殺意。則正是從領頭的一位黑袍青年體內滿溢而出。

「蕭炎?他怎麼又來了?」當一些眼尖之人瞧清黑袍青年那冷漠臉龐之上。頓時。一道道驚呼聲。在雲嵐宗內接連不斷響了起來。這個當初將雲嵐宗鬧的天的覆的青年。的每一名雲嵐宗弟子。都是牢牢的記住了這個名字。

蕭炎陰冷的目光緩在下方雲嵐宗各處廣場掃過。最後停頓在了一處大殿之上。那裡。一白光忽然夾著怒氣。暴射而出。最後懸浮在天空。憤怒的咆哮聲。響徹天空:「蕭炎。你竟然如此無禮。當真是找死不成?」

眼睛死死的盯那懸浮天空。臉色鐵青的雲棱。蕭炎右手猛的將背後玄重尺抽出。赫然指后。森然道:「老王八今天就算雲山護著你。也定要取你性命。」

「呵。好大的氣。正好在找你。今日。我看你還是留在雲嵐宗吧。」冷笑了一聲。雲棱咬著牙怒道。人這般闖上宗門。指名點姓的一通威脅怒罵。簡直是讓的他在宗門內名譽掃的。

「雲棱。住嘴。」清冷喝聲。忽然在天空響。聽的這喝聲。下方那些雲嵐宗弟子們。皆是不約而同的微微彎身。連那雲棱。也只的恨恨的甩了甩手。退後了一步。

幾道白光閃過天際。頓時。幾個人錯落的出現在了天空之上。其中間位置一人。一襲月白裙袍裙角隨風輕揚。頭上長被盤成鳳凰之狀。襯托著那張美麗容顏。高貴中。噙著幾分難以掩飾的威嚴。

目光緩緩自出現的這幾人身掃過。蕭炎的目光在雲山處停留了一會便是移到了處於間位置的月女人身上。能夠如此肆意喝斥身為大長老的雲棱想必她的身份絕對不會低。而在雲嵐宗內。除了在場的雲山之外。恐怕也就那現任宗主雲韻有這般資格了吧。

視線移上最後留在了那張雍高貴的美麗容之上。兩目交織。微微一愣。旋即驟然獃滯

這一刻。微風拂。現出兩張對視的獃滯臉龐。

「雲芝?」

「葯岩?」

安靜的半空中。兩道驚詫的聲音。帶著茫然。忽然從蕭炎與那雲嵐宗宗主雲韻嘴中傳了出來。

話脫口之後兩人是一怔。目光環視了一圈周。似乎都是察覺到了。當下臉色卻是各自有些變化。

「雲芝」

目光死死的盯著那竟然略顯慌亂的美麗臉頰。半晌之後。想通了什麼的蕭炎忽然深吸了一口冷氣不知如何。心卻是悄悄冷了一圈聲音中有著點點憤的顫抖:「恐怕叫你雲嵐宗宗主雲韻更好一些吧?」

「你」在先前大殿之中充著威嚴的眸子。此時卻是有些慌亂與飄忽了起來。雲韻苦笑道:「你沒想到。嫣然嘴中的蕭炎。竟然便會是你」

「韻兒。你與蕭炎識?」聽的兩人這有些沒頭沒腦的談話。周圍的雲棱等人也是一愣。面面相覷著。一旁的雲山眉頭一皺。忍不住的插口道。

「嗯有有過幾面之緣。不過他也是掩去了真實姓名。所以」韻眼光有些饋

的雲韻的話。蕭炎心緩緩涼了下去。自嘲的搖了搖頭。抬頭輕笑道:「雲韻大人貴為雲嵐宗的宗主。我一屆無名小子。又怎可能與她相識?我認識的那人。叫做雲芝。並非雲韻」

貝齒緊咬著紅唇。雲韻盯著那張蘊著自嘲的年輕臉龐。他的話。讓雲韻心中隱隱有種作痛的感覺。那袖袍中的玉手。也是緊緊握了起來。其大力程度。竟然是讓的那手掌指骨處。也是有些白了起來。

目光來回的在蕭炎與雲韻臉上掃過。雲山眉頭皺的更深了。他能夠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必然是有著什麼事情

「蕭炎。上次放你去。此次為何再度來我雲嵐宗。並且當眾侮我宗門長老。你還真當我雲嵐宗好欺負不成?雖說你有美杜莎女王撐腰。可老夫依然要奉勸你。做事。留一線。想要找軟柿子捏。你可是找錯了的方。」雲山瞥了一眼蕭炎身後的美杜莎女王。沉聲喝道。喝聲中。隱隱有著怒意。

淡淡的將目光從雲韻身上移到雲山身上。蕭炎冷笑道:「雲山宗主。我為何要來雲嵐宗。恐怕這事。你的問雲棱大長老吧?」

臉色微變。雲山狠狠剮了雲棱一眼。沉聲道:「雲棱此次行事。也僅僅是一時意氣而已。況且。他也並未給你蕭家造成太大的損害。那些破壞的東西。我雲嵐宗會派人給你們賠償便是。好了。如果你是為這事來的。那就可以走了。」

「哈哈」的雲山此話。蕭炎卻是一怔。旋即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中。卻是有著幾分猙

殺意。下一刻。低頭大笑的蕭炎猛然抬頭。清秀的面龐。卻是布滿殺意:「雲山。我敬你是前輩。方才這般客氣說話。不過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雲棱那老狗來我蕭家。你還真以為僅僅只是破壞了點建?因為他此次緣故。我蕭家門。差點便是被滅。這後果。你輕描淡寫的一句賠償。便是可以完全抵消?」

聞言。天

人臉色都是微微變化。雲山與韻。臉色都是看。他們沒想到。雲雷兩人對他們保留了這麼多

「這事。的確是雲棱做的過分了。想要如何補償。我雲嵐宗可以盡量答應。」雲山嚴肅的道。這一他的口風。許是因為己方的理虧。卻是軟了一點。

「補償你***知道補償。」雷霆般的暴怒哮。猛然自龐猙

的蕭炎嘴中暴響出。

的這道毫不客氣怒罵聲。雲,宗所有人。即使是包括雲山本人。腦子都是略微有些暈眩。以他的份這麼多年來。何時受過這種辱罵?暈眩之後是暴涌而起的怒火。雲山的臉色。也是變的陰沉下來。

「雲棱那老狗從蕭家將我父親追殺去。至今未歸生死未卜。你***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讓你雲嵐宗元氣大傷。」原本蕭戰的失蹤。便是讓的蕭炎滿心殺意與暴怒。如今忽然現雲芝的真實身份。更是讓他內心添了幾分煩躁。加上雲山滿嘴的廢話。蕭炎那滿心澎湃的殺意與猙獰終於是在此刻猶如火山般。爆了起來。

「你父親?雲棱可未說過他傷過你父親埃」望著那暴走的炎。雲韻忍不住的道。

「那你的意是我們蕭家上下幾百人親眼所見的事實。是捏造不成?為了引開雲棱三條老狗。我父親獨自逃出烏坦城。而雲棱三人則是一路追了出去至此後我父親便是從未歸來。這筆帳我不找你雲嵐宗算。該找誰?找誰?你給說啊?。」蕭炎臉色猙獰的對著雲韻暴吼道。

這麼多年來。頭一次被人這般怒聲吼。照理說雲韻本該立刻勃然大怒。可不知為何。對於面前這人。她卻是生不出半絲怒氣。貝齒咬著紅唇。半晌后。目光瞪向雲棱。怒聲道:「雲棱。給我把事情說清楚。否則。我有權利讓你暫交出大長老的職位。」

「宗主。我並沒傷害他父親埃」腦門淌下許些冷汗。雲棱急忙道:「當日我們的確了上去。可就在一處密林即將抓到他時。他人卻是忽然消失了。再後面。雖然我們搜索了附近區域。可卻依然沒找到他的蹤跡埃」

「忽然消失了?」黛眉一皺。雲韻咬叱道:「蕭戰實力僅僅在大斗師級別。怎麼可能你們一名斗。兩名斗靈面前消失?你說謊也找個好點的借口吧。」

「這我也不知道

。可事實就是如此。宗主若是不信的話。可以詢問雲雷兩人。他們也是親眼所見。此事。我可以誓。真未假的。」雲棱苦笑道。

雲韻與雲山對了一眼。皆是眉頭緊皺。這話就算他們相信。蕭炎也是絕對不可能就這般罷休的埃兩人抬頭。果然是見到蕭炎那逐漸徹底陰沉的臉色。

蕭炎目光陰寒的盯著雲棱。心中暴涌的怒火。讓的他再聽不下對方的任何一句廢話深吸了一口冰的空氣。雙手翻動。巨大的玄重尺消失在掌中。右手輕探而。在眾人視下。青色火焰。裊升起。

「今日。交不出人。那便毀了這裡吧」蕭炎盯著青色火焰。漆黑的眸子中反射出猙獰的青光。猶如自喃的聲音中所蘊含的殺氣。卻是讓在場所有人臉色微微化。

「蕭炎。給我幾天時間。我可以派人幫你尋找。如果真按雲棱所說。那你父親應該並無性命之」的即將瘋狂暴的蕭炎。雲韻急聲道。

「不必了雲嵐宗的人。我相信。

」蕭炎輕輕搖了搖頭。低頭望著那在手掌上輕輕飄蕩的青色火苗:「今日。雲棱老狗的命。要了」

「蕭炎。此事的確雲棱之錯。你就憑這便要取他性命。未免有點太過了吧?」雲山沉聲道:「而且就算你有美杜莎女王幫忙。想要憑藉你自己的力量便擊雲棱。也是有些不可能吧?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計較。你走吧。」

蕭炎望著揮手的雲。嘴角卻是溢出一抹譏諷左手也是緩緩升起。掌心一晃。森白色的火焰。猛然間出現在了所有人視線之中。

「這異火

」望著那團森色火焰。在場眾人。都是猛的一縮。「雲山。是你逼我的氨凝望著手掌上兩種顏色不同的焰。蕭炎低聲喃。

雙手略微停頓。旋即在所有人注視下。緩緩靠近著。

雲嵐宗之外。幾道光猛然閃掠至。旋即停留在一處巨樹之上。當他們的目光掃到蕭炎手中緩緩靠近的兩種異火時。卻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涼氣。

「天啊這傢伙。真的瘋他想把雲嵐宗徹底毀么?雲嵐宗那些白痴。怎麼把他惹到一步上了?」

海波東身形出現在樹尖上。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靠近的青白火焰。近乎獃滯的呢喃道。

晚上還有更新。強烈需要推薦票。月票。諸位。都砸過來吧。今天晚上。雲棱老狗定會死的讓人暢快淋漓。佛怒火蓮的恐怖威力。就要在這雲嵐宗上爆開來。可是真正屬於蕭炎的大招哦。o_o

諸位。趁著大封。向諸位討聲月票吧。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