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六十四章生死之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生死之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六十四章生死之局!

雷鳴巨響炸響天空,此刻,雲嵐山頂,猶如是在頃刻間,化為了一座噴發的火山一般,熾熱的青白火苗,化為火浪,成圓弧形擴散而開,這一霎,雲嵐山開始了劇烈顫抖,一道道巨大裂縫,順著山壁蔓延而開,山石滾落,樹木焚毀,儼然一副毀滅末日般的景象。

洶湧的火浪,在雲嵐山山頂形成一幅巨大的火浪蓮花之狀,乃至方圓百里之地,皆是能夠清晰可見。

雲嵐宗方圓百里內,無數人抬頭,滿臉震撼的望著那在雲嵐山山頂綻放而開的火蓮,即使相隔這般遙遠的距離,仍然是讓得人感受到空氣似乎忽然間熾熱了許多。

完美形態的佛怒火蓮,破壞力,竟然恐怖如斯

距離雲嵐宗山頂幾百米外的天空上,海波東等人的身形閃現了出來,望著那橫立在天地間的巨大火蓮,感受著那擴散而出的熾熱氣浪,皆是忍不住的有些感到口乾舌燥,這股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了點。

「這東西,是蕭炎施展出來的?」加刑天咽了一口唾沫,臉龐上的震撼難以掩飾,他雖然一直都極為高看蕭炎,可卻依然是沒想到,一個大斗師,居然能夠施展出這般即使是連他都感到心悸的恐怖攻擊。

在加刑天身旁不遠處,法苦笑著點了點頭,每一次見面,這個叫做蕭炎地青年似乎都會讓得他們大吃一驚,如今他所施展出來的這般神秘火蓮,更是狠狠的使他們震驚了一把,想到這裡,法心中忽然有些惋惜與後悔,按照蕭炎如今所展現出來的隱藏潛力,其實已經不會比雲嵐宗這個龐然大物的價值差上多少了就是說,即使是為了蕭炎得罪一個雲嵐宗,也並非是完全不划算的。

「唉,還是海老頭那老傢伙的眼光毒辣埃」輕嘆了一口氣,法瞥了一眼不遠處懸空而立的海波東,在心中低聲道。

「今天地事。是真地鬧大了埃不知道雲嵐宗究竟幹了什麼?按照蕭炎地性子。若非是真地被逼急了。是不可能做出這般瘋狂事來地埃」目光緊緊地盯著火蓮盛開處。海波東臉色也是有些難看。搓著手苦笑道。

「佛怒火蓮威力雖然可怕。而且擊殺雲棱也並不難。可最主要地。還是雲山啊海波東清楚地知道。上一次蕭炎使用了佛怒火蓮后。可是直接昏迷了過去。若非是他出身相救地話。恐怕連蕭炎自己都會被佛怒火蓮地餘波給震死。可如今有雲山在常就算是他出手。也決計不可能再次帶著蕭炎順利離開地埃更何況。還有一個雲韻在。那難度。更是成數倍上升。

「唉。小傢伙埃這次可是真地莽撞了啊輕嘆了一聲。海波東將目光投注向逐漸消散地火蓮處。那裡。火浪已經開始了緩緩消退。

一道道目光。匯聚在那地動山搖地雲嵐山頂。那裡是火蓮盛開地地方。這般近距離地爆炸。就算是一名斗皇強者。也難以完全抵抗那種恐怖地毀滅力量埃

隨著時間地緩緩推移。那籠罩著雲嵐山地火浪。終於是逐漸淡了下去。而出現在視線內地滿地狼藉。繞是海波東等人早有預料。可卻依然還是忍不住地苦笑著搖了搖頭。

煙塵消散。巨大地廣常已經猶如地震一般。裂縫四面八方地蔓延而出。原本高聳地大殿。也是足足被震垮了將近大半。廣場中央處。那聳立地石碑。也是被轟得僅剩一小半還插在石板中。其餘部分。都是被火蓮地恐怖破壞力。摧成粉末。廣場外。一些坐落在周圍房屋以及大廳。則更直接變成了一片廢墟。廣場上。不斷有著雲嵐宗弟子地哀嚎響起。

當然,完美綻放的佛怒火蓮,所造成地破壞力,自然不是僅僅能摧毀一些房屋而已,而之所以讓得火蓮並未取得太大毀滅的原因,還是那半空上,成巨大碗型倒扣而下的能量罩

巨大的能量罩,直接是將整個雲嵐山山頂都是包裹在了其中,看其上所流轉的能量水波,恐怕就算是一名斗皇強者,都難以將之撼動,不過饒是如此,火蓮爆炸時,所滲透而下地殘餘能量,卻依然是將雲嵐宗破壞得一塌糊塗。

火浪消散時,天空上的蕭炎也是露出了身形,此時他地情況貌似也好不到那裡去,臉色蒼白,雙掌處一片焦黑,呼吸急促,眼睛赤紅的在那巨大地能量罩上掃過,最後臉色陰森的停在那懸浮在半空中,單手貼著能量罩地雲山,看他的姿勢,這將佛怒火蓮抵擋而下的能量罩,應該便是他的傑作。

當然,雖然成功的將佛怒火蓮抵擋了下來,可雲山似乎也是消耗不小,原本一直悠長平緩的呼吸,也是悄然急促了許些,與其呼吸想比,雲山的臉色,卻是已經徹底陰沉了下來,眼瞳之中,暴怒正在急速醞釀著。

陰森的目光從雲山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他左手拎著的人影身上,蕭炎一怔,旋即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原來雲山所拎之人,赫然便是那最先受到火蓮衝擊的雲棱,不過看他此時的滿身鮮血的模樣以及越來越虛弱的氣息,明顯已是再沒有半點活路。

腦袋忽然湧上一陣劇烈眩暈,蕭炎身體搖晃了幾下,便是咬著牙堅持了下來,從納戒中掏出一枚回氣丹,丟進嘴中,然後雙翼振動,身體急速後退,雲棱已死,那他也必須全速離開此處了。

「好,好啊蕭炎,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將我雲嵐宗破壞成這模樣地人,我真的是看低了你埃」目光緩緩的在下方滿地狼藉的宗內掃過,雲山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中所隱藏的暴怒,讓得人知道,那平靜之下,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低頭看了一眼手中那明顯不可能再治活的雲棱,雲山眼中暴怒再盛,沉默了一會,將之對著廣場上的幾位長老丟了過去,淡淡的道:「去請古河長老出手救治一下,看看能否保住他的命

兩位長老敏捷地接過拋射而來的古河,然後趕忙躬身後退。

手掌輕揮,巨大的碗型能量罩緩緩消散,雲山深吸了一口氣,平靜的聲音,卻是蘊含著殺意與暴怒,在雲嵐山中徘徊不散。

「蕭炎毀我宗門,殺我長老,我以雲嵐宗第八代宗主之命宣布,從此之後,將之列進雲嵐宗

單,此命,至死不休!宗門的辱,必須以血洗刷1

淡淡的聲音,久久不散,所有人聽得這話,都是愣了許久,方才回過神來,輕嘆了一口氣,這事,果然還是鬧到了最僵硬地地步了埃

半空上,雲韻俏臉也是逐漸變得蒼白。

蕭炎冷冷的望著臉色平靜的雲山,臉龐同樣是沒有因為他這番追殺令而有所波動,背後雙翼振動,身體只顧急速後退。

「既然你敢來雲嵐宗強行擊殺雲棱,那麼自然也就該有留下的打算,今天,就算美杜莎護著你,老夫也必要你永遠留在雲嵐宗1眼睛猛然大睜,雲山陰聲喝道。

隨著喝聲落下,雲山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在雲山身形消失之時,蕭炎渾身皮膚猛的一冷,急速後退的身形強行止住,旋即強扭身體,對著左邊強移了半分。

「轟1

在蕭炎身形移動之時,其先前停留之地,乾枯的手掌猶如憑空出現,狠狠的擊打在那塊空間處,手掌上所蘊含的龐大能量,竟然是將空間震得發出一圈圈能量漣漪。

「感知不錯,不過,僅此而已1淡淡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蕭炎臉色猛然一白,旋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強行扭過頭,原來那雲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身後,而先前,後者僅僅只是輕拂了衣袖,便是將蕭炎震成了內傷。

「留下吧。」冷冷地看著蕭炎,雲山手掌曲成爪型,閃電般的對著前者喉嚨抓去。

「1在雲山即將抓獲蕭炎前一霎,倩影忽然閃掠而過,一隻雪白如玉的縴手輕飄飄的彈在那手爪上,兩者相觸,頓時,一股兇悍無匹的能量勁氣從接觸點爆發而出,而受到這股勁氣的衝擊,蕭炎身形急忙後退著。

「我說過,今天就算美杜莎護著你,那也沒用1肩膀微顫,將勁力卸去,雲山森冷的望著那出現在蕭炎面前的美杜莎女王,身體忽然急速的顫抖了起來,隨著顫抖,兩道殘影詭異的自雲山體內凸顯而出。

殘影離體之後,旋即便是分射而開,繞開了美杜莎女王,對著其後不遠處蕭炎爆襲而去。

「具有本體功力的分身么望著那出現的兩道殘影,美杜莎女王瞳孔微縮,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先前的兩道殘影,竟然都是擁有極為龐大地能量。

瞬間轉身,美杜莎女王剛欲攔住兩道殘影,可雲山的本體卻是詭異浮現身前,將她地身形牢牢阻攔。

在兩人這拖延間,兩道殘影卻是已經閃電般的追上了蕭炎,雙手間,恐怖勁氣急速凝聚,旋即對著蕭炎胸口狠狠砸了過去。

「玄冰鏡1喝聲突兀響起,巨大地冰鏡,憑空在蕭炎面前。

「1拳頭狠狠的砸在冰鏡上,後者僅僅維持了一秒左右時間,便是轟然爆裂。

「蕭炎,快走1一道白影閃現身前,海波東反手一掌擊在蕭炎胸口上,一股柔力,將之猛地對著後方推射而去。

「海波東,既然你要如此,那也就休怪我不念舊情了1兩道殘影,似乎也是具備雲山的智慧,當下瞧得他出身阻攔,臉色頓時一寒,厲聲喝道。

苦笑了一聲,海波東也不說話,雙手間寒氣急速凝聚,旋即化為兩道急速旋轉的鋒利冰刃,背後雙翼振動,對著兩道殘影迎了上去。

「滾1一道殘影臉色陰寒的一聲怒喝,恐怖的氣勢自其體內暴涌而出,雙手急速結印,右手揮動,一道足足將近幾丈巨大的能量手印,出現在海波東頭頂上空,狠狠砸了下去。

「大風手印1

「1在能量手印砸下時,海波東便是快速的在頭頂上凝聚出了幾道冰牆,可惜,能量手印上所蘊含的勁氣實在是太過恐怖,因此,隨著一道清脆聲響,冰牆便是轟然爆裂,能量手印,結結實實的砸在了海波東身上。

喉嚨間發出一道低低悶哼,海波東臉色微白,一道血痕,自嘴角溢流而下,他沒想到雲山這兩個詭異的殘影,竟然也是擁有這般恐怖力量。

因為手印之上所蘊含的勁氣所致,因此海波東的身體也是被狠狠拍下了一段距離,而藉此,兩道殘影便是振動身形,再度閃電般的追上了逃竄的蕭炎。

「小傢伙,我儘力了啊,接下來只能看你自己的啊望著那再次追上蕭炎的兩道殘影,海波東也只得苦澀的搖了搖頭。

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兩道殘影飛速出現在蕭炎一前一後,雙手間,恐怖勁氣醞釀而出,旋即大喝著,帶起一圈圈能量漣漪,對著蕭炎一前一後,狠狠砸了過去,看這狀況,若是被砸中,蕭炎定然難逃一死!

強大的勁氣壓迫,將蕭炎的衣服壓迫得緊貼在後背上,那前面的拳頭,也是在瞳孔中急速的放大著。

兩股勁氣,形成氣勁牢籠,將蕭炎困在其中,幾乎是呈天羅地網之勢,讓得他沒有半點躲避之法。

感受著即將臨體的強大勁氣,蕭炎輕輕嘆了一口氣,腦袋之中的眩暈,越是越來越烈,他心中清楚,這是施展了佛怒火蓮的後遺症。

眼皮逐漸加重,微微眨動著,黑暗在恐怖勁氣的到達下,悄然襲來

「看來,真的要留在這裡了師,對不住了埃」黑暗之中,蕭炎苦笑著低聲喃喃道。

「呵呵,小傢伙,你已經做得很不錯了,能將雲嵐宗逼成這番模樣,也是大出了我的意料啊黑暗中,忽然隱隱有著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熟悉的溫暖聲音,讓得蕭炎那冰冷絕望的心,猛然間,猶如煥然一新般,注滿了生機與活力。

「接下來,便交給老師吧

黑暗中,一股磅能量輕輕跳動著,在沉寂片刻后,猛然間,自那無底之處暴涌而出。

天空上,緊閉雙目的蕭炎,眼眸微微顫抖,瞬間后,雙眸驟然睜開,原本漆黑的眸子,一青一白,極為詭異

推薦一本玄幻書:簡介:降臨異世,我不需要天下無敵,只要一副強橫能自我恢復的身體,只要一把修長的苗刀,只要會一點普通的「武學」知識……我的追求很簡單,逍遙自在!諸位喜歡的,可以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