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六章斗宗強者間的大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斗宗強者間的大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三十六章斗宗強者間的大戰!

隨著周身一道道狂風的凝聚,雲山手指處的那道白光也是越來越刺眼,到得最後,幾乎是猶如一輪天空上的耀日般。

「風之極,隕殺1

某一刻,雲山周遭空氣瞬間凝固,手指豁然指向蕭炎,一聲厲喝,手指處,白光暴閃,一道極為纖細的光線,暴射而出。

光線速度快捷得有些恐怖,其所過之處,空間震蕩,一道漆黑的痕,遺留在蔚藍天空上,顯得極為刺眼。

這恐怖的鬥技,當年雲韻在與紫晶翼獅王對戰時,也曾經使用過,那一次的攻擊,直接是將同為斗皇實力的紫晶翼獅王全身最堅硬的獨角給居中切斷,由此可見,這神秘鬥技的洞穿力,將是何種恐怖,而且如今這鬥技由雲山施展出來,不管氣勢以及勁氣強橫程度上,都是遠遠超過了當初雲韻所施展時的強度。

而風之極一出,那遠處場外的加刑天等人臉色幾乎是同時微變,旋即猶如逃難一般,趕緊後退了老長的距離,看來,他們似乎是早就清楚這一鬥技的恐怖,甚至,說不定要親身體驗過。

在那天空上,也就唯有蕭炎以及美杜莎女王還能面不改色的就地停留。

淡淡的望著那破空瞬間襲來的白色光線,「蕭炎」手掌輕抬,那繚繞在指尖的森白色火焰,猛然騰燒而起,眨眼時間,便是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其中,右手微張,巨大的玄重尺再度浮現掌心,猛的緊握,漆黑的尺身,爆發出刺眼強光。

尺身之上強光越來越烈,到得最後,幾乎是猶如一輪耀日般,讓人不敢直視。

臉色略現凝重。蕭炎一聲低喝。手中重尺猛然對著不遠處地雲山狠狠劈下。

「焰分噬浪尺1

喝聲。響徹天空。一道足有三丈寬大地彎月形狀地白色能量刃。自玄重尺頂暴射而出。

巨大地白色火焰能量彎月刃。飆射天際。一閃而逝。那股驟然而來地熾熱之感。幾乎讓得場上地人猶如處於火浪之中一般。

彎月刃帶起一道道刺耳地音爆之聲。劃破天際。那股一往無前地強悍威勢。甚至是有種要將天空橫劈為兩半地勢頭。

同樣是施展同一種鬥技。可這一次地焰分噬浪尺。卻是比上一次蕭炎在雲嵐宗所施展地。強橫了將近十倍不止!而這。便是本身實力所早就而成地差距!

彎月刃劃破長空,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與那道閃電而來的白色能量線條,轟然撞擊在了一起,霎那間,雷鳴般的巨響,在蔚藍的天空上炸響而起,恐怖地能量衝擊波,自碰撞處暴涌而出,那股龐大的壓力,竟然是將廣場上一些站立的人,直接給壓爬了下去。

「這就是斗宗強者地實力么?果然非同一般啊即使是相隔甚遠,可那迎面而來的能量衝擊波,卻依然是讓得加刑天等人臉色微變的再度退後了一段距離,在穩下身形后,加刑天抬頭眼神熾熱的望著兩人交戰處,不管如何說,他也是半隻腳踏入斗宗級別地超級強者,可即使如此,在面對著真正斗宗強者時,卻依然感覺到那般難以跨越的巨大差距。

「此時的蕭炎,怕是也有斗宗實力了吧?不然是絕不可能將雲山的風之極阻攔而下,要知道,當年雲山尚還是斗皇時,便是憑藉這招,擊殺了出雲帝國兩名同等級的強者埃」法臉色凝重的道。

「不知你是否發現,自從蕭炎實力忽然大增之後,所使用地異火,僅僅是那種森白色那青色火焰,則是半點未用。」法忽然道,他身為煉藥師,自然是對火焰最為關注。

「嗯是現在蕭炎操控那白色火焰的手法,可比先前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埃」加刑天點了點頭,道。

「這傢伙,真是讓人琢磨不透。」法沉思了一會,卻沒有半點頭緒,只得搖頭苦笑道。

加刑天深有同感地點頭,旋即抬頭望著那能量漣漪逐漸消散處,待得他看見那依然安然無恙的站在半空中地蕭炎后,道:「看來今日雲山想要留下蕭炎,還真是比較困難啊,而且,在那一旁,還有個不遜色於蕭炎的美杜莎女王在虎視眈眈,若是這兩人一聯手,就算是雲山,也唯有暫避鋒芒埃」

「現在雲山也是騎虎難下啊,宗門大長老在這麼多人地面前被人擊殺,不管對方實力如何,他都必須出手啊,不然的話,這傳了出去,雲嵐宗臉就丟大了,畢竟,這事,可不比上次了埃」法嘆息道:「而且,雙方梁子已經徹底結下,以雲山的性子,斷然不會讓一個潛力這般恐怖的未來敵人順利離開。」

「這事,也是雲棱自找啊,沒事竟然跑去烏坦城對付蕭家,這不是逼得蕭炎發瘋么?以為借著雲嵐宗名頭便可為所欲為,可卻是沒想到這次遇見了個狠角色。

」加刑天淡淡的道。

法苦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為這事發表什麼意見,抬頭望著現出身形的蕭炎以及雲山,低聲喃喃道:「唉,希望別搞出什麼傷亡吧,不然的話,那對加瑪帝國,可是大損失埃」

「嘿,雲嵐宗宗主,也不過

已。」天空上,蕭炎袖袍輕拂,將那擴散自面前最衝擊波擊散,清秀臉龐,浮現一抹冷笑。

雲山臉色冰寒的望著那竟然毫髮無損的蕭炎,半晌后,緩緩吸了一口氣,冷聲道:「此時的你,的確很強,不過我相信,透支的力量,總是會有著代價,我的力量是屬於我自己的,而你的力量,卻是藉助或者透支,今日只要拖住你,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將這股力量持續下去1

「我們雙方的關係已經難以調合,所以,我不會放任一個日後能夠真正成為斗宗的強者順利逃脫,然後背負著對雲嵐宗的仇恨,逐漸成長,最後,再來顛覆我雲嵐宗1雲山的話語中,竟然是開始繚繞上了森寒地殺意。

滿場一片安靜,雲山此話,無疑已經表明了他對蕭炎的必殺之心,因為他也清楚,一旦蕭炎順利逃脫,那麼,絕對便是放虎歸山,日後,或許雲嵐宗將會付出極為龐大的代價。

「蕭炎」臉色微微變了變,雲山此話不假,雖然蕭炎此時是由葯老在掌控,可畢竟後者不能真正完全控制蕭炎的身體,再者,蕭炎先前施展佛怒火蓮,也是消耗了不少葯老的靈魂力量,若非是因為那株七幻青靈涎的緣故,恐怕這一次的佛怒火蓮,又將會讓得葯老進入一段衰弱期,

不過即使如今因為七幻青靈涎而讓得葯老並未進入衰弱期,可畢竟也如雲山所說,他也不能真正的長時間藉助蕭炎地身體來與雲山戰鬥,等那時限一過,他也只得收回靈魂力量,而倒時,失去了他的庇護,蕭炎定然難逃一死。

「老師撤吧,雲山很強,現在的我們,並不能正面擊敗他,而且,您出現的時間,也不會太久的。」微弱地聲音,忽然在「蕭炎」腦中響起。

「呵呵,放心吧,雖然如今實力大減,可光憑那雲山,想要阻下我,尚還是有些異想天開。」蒼老的笑聲,安撫著蕭炎的情緒。

「不過今日這場景,倒還地確不便與他硬拼,雲嵐宗的合擊陣法有著幾分奇妙,若是開啟的話,想走,就要麻煩許多了,雖然那美杜莎女王看似是在助你,可若是要她聯手擊殺雲山,她定然不會肯,一個斗宗強者的臨死反擊,也非同小可,她不可能為了你,便冒這般大地險。」略微沉吟了一下,葯老輕聲道。

「也好,今日,便不與他過多糾纏,先撤吧,來日再回此處,老師定幫你討回公道1

「呵呵,此次離開,下次,或許就得好長時間才會回到加瑪帝國了,而到時候讓弟子來吧時候,父親失蹤,家族被迫遷移的恥辱,便由弟子自己解決。」微弱的聲音中,噙著淡淡的仇恨,父親的失蹤,讓得蕭炎將這些仇恨與憤怒,完全的嫁接在了雲嵐宗上,若非是因為他們,蕭戰也不會被追殺出烏坦城,那麼,自然也不會忽然失蹤,而且,在擊殺雲棱時,雲嵐宗地阻攔以及對他先前所展現出來的殺意,也是讓得蕭炎對這個宗派,徹底地起了厭惡之心。

「哈哈,有這般豪氣,那自然是好。」欣慰的笑了笑,葯老道:「既然如此,那便先撤吧,我所出現地時間,也不多了

天空上,「蕭炎」緩緩抬頭,目光四轉了一圈,對著雲山大笑道:「我先前便是說過,我若是要離開,你雲嵐宗,還無人能阻我。」

「猖狂,你真當我雲嵐宗屹立加瑪帝國這麼多年,是靠虛名不成?」雲山嘴角微扯,袖袍猛然揮動,幾道白芒自袖間暴射而出,這些白芒散布在天空四處,半晌后,白芒大盛,無數白絲蔓延而出,僅僅是眨眼時間,這些白絲便是密布了天空,最後形成一張若隱若現的天羅地網,將整個天空,都是遮蔽了下來。

「雲嵐宗眾長老聽令,結雲煙覆日陣1

一聲厲喝,廣場之上,將近二十道身影應身閃掠,旋即光亮大盛,一道道白色霧氣,自這些長老體內涌盛而出,最後再度猶如上一次一般,在天空上匯聚成一片雲海,只不過,這一次雲海中央,是雲山。

上一次,斗王級別地雲棱,憑藉著雲煙覆日陣,將斗皇實力的海波東都是逼得不得不凝重對待,而如今,這主陣之人換成了斗宗實力的雲山,無的,這一次,這個所謂的雲煙覆日陣,將會變得更為恐怖。

「撤1在雲煙覆日陣尚還未結成之時,葯老便是操控著蕭炎的身體,閃電般的出現在那白色能量網處,手掌之上,森白火焰暴涌而出,狠狠的砸在白網之上。

「1森白火焰砸上白網,竟然並未一擊而破,反而是被其上那柔軟的觸感給彈射而回。

「果然有幾分詭異」輕咦了一聲,葯老手掌揮動,再度召喚出一團森白火焰,然後緊緊的黏附在白網之上,此次,火焰並未再被彈射而回,熾熱的溫度,使得白網,略微有些虛幻了起來。

「想走?哪有這般容易1就在白網即將被焚燒出漏洞時,背後卻是響起雲山冷喝之聲,隨著冷喝而來的,還有一道夾雜著音爆之聲的磅勁氣。

瞬間轉身,葯老望著那道急射而來地白色能量匹練,袖袍揮動

團森白色火焰自袖中暴涌而出,旋即最後竟然是在&lt固成了猶如冰塊般的冰鏡,只不過,在那冰鏡之上,還粘附著一裊裊白色火焰,冰火相融,互存一體,看上去極為詭異。

「轟1

能量匹練重重的砸在冰鏡之上,兩者相接觸處,白色火焰撲涌而上,而凡是被它所沾染的能量匹練,都是在瞬間,被凍成了實質的冰塊。

不過雖然白色火焰極其詭異,可那道能量匹練中所蘊含的勁氣也實在是太過龐大,因此,在白色火焰在攀爬到一半之時,便是力竭,隨即,便是被其後暴涌而來的能量,衝擊成一片虛無。

能量匹練擊破白色火焰,旋即便是狠砸在了冰鏡之上,頓時,後者一陣搖搖欲墜,一道道裂縫布滿冰鏡,最後嚓破裂,化為漫天冰屑。

「就算你有異火之助,今日,想要離開,也絕非易事1身體懸浮在雲海之中,周圍濃郁的能量,讓得雲山身體散發著淡淡地毫光,他冷冷的望著蕭炎,雙手急速旋轉,面前雲氣蠕動,片刻后,那曾經被雲棱所召喚出來過的巨大的雲弓,再度浮現,只不過這一次,雲弓的體積,比上一次,幾乎是擴大了將近幾倍,一眼望去,就猶如射日專用地巨弓一般。

「這雲煙覆日陣,倒是的確有點麻煩略微皺眉的望著那巨大雲弓,葯老目光四處掃了掃,忽然在心中低低地對著蕭炎說了些什麼。

片刻后,交代了某些事之後,葯老身體忽然輕顫,旋即詭異的消失在半空之上。

葯老的消失,並未讓得雲山臉龐上有所動容,微微閉目,雙手成拉弓之狀,然後身體緩緩的扭動著,似是在依靠著感知,而尋找著攻擊目標。

天空上,突兀地陷入了一片安靜。

然而,安靜並未持續多久,便是驟然打破,只見那微微閉目的雲山眼眸豁然睜開,拉弓的手掌不再遲,手指一松,面前巨大雲弓,也是隨之鬆開,弓身上那把巨大的雲箭,嗤的一聲,劃開雲層,對著某一處空蕩蕩的空間,狠狠射了過去。

雲箭化為一道白色流光,瞬間劃破天際,就在其即將射中那處虛空時,洶湧地森白色火焰,忽然席捲而出,宛如那天火降臨般,成漣漪狀,四面擴散。

「轟1

兩者相觸,又是一道巨響,不過此次森白色火焰似乎並未取得太大的成效,僅僅是阻攔片刻后,恐怖地雲箭,便是破火而入,咻的一聲,射穿某處虛空,可惜,卻並未有著半個人影出現,同樣地,也並未有著鮮血落出

目光緊緊的望著雲箭射穿之處,瞧得那射空地雲箭,雲山一怔,旋即臉色驟變,豁然轉身,雙手舞動,周圍雲氣急速繚繞,轉瞬間,便是在身前凝固成了巨大的一面雲白色盾牌。

在雲白色盾牌成形霎那,那雲海之中,一道黑影突兀閃現,冷冷的望著那透明雲盾后的雲山,雙手旋動,青色與白色火焰,竟然是同時出現了掌心中。

望著那兩道火焰,雲山身體一震,目光直視著青年那對眸子,只見那裡,原本的青白兩色,居然是再度轉還成了漆黑之色,看著那對漆黑眸子,不知為何,雲山忽然想到,現在的蕭炎,或許才是真正的他自己吧?

「既然你想留,那便再試試火蓮的味道1嘴角微勾,蕭炎陰聲冷笑道,在先前,葯老便是暗地通知他,近身後,由他來施展最剛猛的攻擊,因為,只有蕭炎,才能操控佛怒火蓮!

隨著笑聲落下,雙手猛然重重對砸在一起,此次有了葯老力量支持,兩色火焰融合的速度,幾乎比先前快捷了不知道多少倍,在一道悶雷響聲中,一道比巴掌大小的青白火蓮,迅速自蕭炎掌心中升騰而起。

「去1嘴角弧度越加擴大,蕭炎一聲低喝,火蓮頓時飆射而去,最後在雲山那微縮的瞳孔中,重重的砸在雲色盾牌之上。

「1

雖然這一次的佛怒火蓮,並沒有上次那般傾力所制般的完美,可不管如何說,也加註了葯老那雄渾力量,因此,威力倒也是絲毫不比先前葯老親自施展地焰分噬浪尺弱。

隨著雷鳴般的炸聲響起,一朵火蓮再度在雲海中浮現,周圍那些完全由能量構成的能量雲團,也是被衝擊得略微有些虛幻。

雲山身體急速的下降著,臉色略有些蒼白,這般近距離的爆炸,幾乎是讓得他全盤接收了火蓮的衝擊破,所以即使是有著雲盾保護,可他卻依然被震得脫離了雲海,而其人一旦脫離了雲海,那大陣,也是自然不能使用。

廣場上,無數雲嵐宗弟子望著那被蕭炎震得脫離雲海的雲山,面面相覷著,皆是有些說不出話來,不知為何,心中卻是由衷的升起一股寒意。

「師祖」看著那墜落而下地雲山,納蘭嫣然縴手忍不住的掩住紅唇,失聲道。

「不愧是斗宗強者間的戰鬥啊般近距離的火蓮爆炸,若是換作我們,恐怕至少也得丟半條命吧?」法苦笑道。

「我還以為蕭炎並不能再使用青色火焰了,原來是留著當後手加刑天搖了搖頭,嘆息道。

的能量,似乎是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弱了法眉頭,身為五品煉藥師,他地靈魂感知力遠遠超過一般斗皇強者,因此,他第一時間便是察覺到了蕭炎那細微的變化。

天空上,在將雲山擊落雲海之後,蕭炎略微遲,便是猛的一咬牙,雙腳輕踏虛空,身體猛然下降,旋即對著雲山爆襲而去。

「今日,就權當收點利息吧1雙手間,兩色火焰急速繚繞而上,蕭炎迅速接近了墜落中地雲山,此時的後者,正被先前那般恐怖爆炸,給震得體內鬥氣有些上下不接,因此,竟然只能看著蕭炎靠近過來。

「老傢伙,你既然都下了追殺令,那我就先殺掉你吧1一聲冷笑,蕭炎雙掌重重對著雲山胸膛轟出,然而就在其即將得手時,一道驚慌的聲音,卻是急忙響起:「蕭炎,不要1

在聲音響起時,一道勁氣也是急速對著蕭炎背後襲來,他眉頭微皺,轉身手掌輕揮,一股白色火焰飆射而出,將那道凌厲劍氣焚燒成虛無,冷眼望著那手持長劍,懸浮虛空的雲韻,冷笑道:「你也想對我出手?」

「我是雲嵐宗宗主,雲嵐宗地聲譽,我必須維護,而且雲山是我老師,我不可能看著你傷他的。」雲韻苦笑道。

「你認為如果今日我落到他手中,能有活命機會?」蕭炎譏諷道。

雲韻沉默,美麗容顏上,儘是掙扎。

手掌輕微顫抖,蕭炎深吸了一口氣,豁然轉身,手掌揮動,就欲對著下降的雲山甩去一道火焰。

望著蕭炎的舉動,雲韻銀牙一咬,背後風翼一振,手持長劍便是對著蕭炎後背刺了過去,不管如何,宗主的身份,都是讓得她時時刻刻謹記著宗門的聲譽,她不可能看著雲嵐宗幾代名聲,被蕭炎給終結。

背後傳來地寒風,讓得蕭炎心中也是悄然冷下來了許多,或許在她心中,自己與那雲嵐宗比起來,根本是有些微不足道吧。

心中一道低嘆聲,蕭炎緩緩搖了搖頭,放棄了追殺雲山,轉身淡漠的望著那攻擊而來地雲韻。

「小心1

就在蕭炎轉身霎那,兩道急喝聲,便是猛的響起,一道是出自雲韻之口,另一道,則是體內葯老在出聲提醒。

在喝聲剛剛響起時,蕭炎便是有所察覺,急忙扭動腦袋,一道白影從眸子閃過,旋即一張森然地臉龐浮現而出,那赫然是先前一直墜落而下的雲山!

「結束了,蕭炎1

拳頭夾雜著音爆之聲,龐大地壓迫力,直接是導致拳頭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道道漣漪,被雲霧能量所包裹的拳頭,在蕭炎那緊縮的瞳孔中,幾乎是猶如一道風雷閃電般,狠狠砸在措手不及的蕭炎後背之上。

「噗嗤1

背後巨力傳來,蕭炎臉色一陣蒼白,一口鮮血終於是忍不住的噴了出來,藉助著這股巨力的推力,身體暴射而退。

「嘩電光火石間,天空上的局勢,竟然便是驟然轉變,這般變故,令下方所有人都是滿臉驚愕。

「雲山,以你的身份,竟然出手偷襲,你也好意思?」臉色微變的望著吐血而退的蕭炎,海波東忍不住的怒喝道。

一旁,加刑天等人微微皺了皺眉,顯然也是對雲山的舉動有些不認同,不過卻並未出口說什麼。

冷漠著一張臉,雲山沒有理會海波東,他清楚的知道蕭炎所具備著何種恐怖的潛力,若是放他離去,日後,雲嵐宗恐怕將會真正毀在他手中,所以,即使背著那一些罵名,他也必須在今日將蕭炎擊殺!

耳邊風聲呼嘯,蕭炎抹去嘴角血跡,眼睛冰冷的望著那一臉蒼白的雲韻,手掌翻動,一件淡藍色的內甲出現在手中,手握內甲,自嘲的搖了搖頭,然後狠狠對著雲韻擲了過去。

「不管你是雲芝,還是雲韻后,我們再沒有任何關係!這東西,還給你1

絕決的話語,被鬥氣所包裹著,冷冷的傳進了雲韻耳中,頓時,後者那本就蒼白的臉色,更是白了幾分。

條件反射般的伸手接過那射來的淡藍色內甲,雲韻貝齒緊咬著紅唇,低頭望著那雖然布滿裂縫,可卻被拭得極為乾淨的內甲,一時間,竟然呆了下來。

蕭炎的身體,重重撞在白色能量網上,兩色火焰自其背後洶湧而出,兩種火焰交織,白網急速融化,旋即蕭炎猶如一顆兩色流星般,砸進了那望不見盡頭的密林山脈之中

「哈哈,雲山,今日這一掌,我蕭炎銘記在心,日後,定要十倍討還1

身形快速的落進深山中,而蕭炎那森然笑聲,卻依然是徘徊在廣場上空,笑聲中所蘊含的殺意,讓得一些雲嵐宗渾身寒意大盛。

臉色鐵青的望著蕭炎消失之地,雲山手掌一揮,冷喝聲,響徹全宗。

「雲嵐宗眾位執事,長老聽令,帶隊立刻進入深山,給我把蕭炎找尋出來,他體內有我所留下的特殊標誌,絕對逃不了1

「抓住他,死活不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