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七章大逃亡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大逃亡開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三十七章大逃亡開始

茫茫密林,一眼望去,是那看不見盡頭的蔥鬱綠色,偶爾一陣輕風吹過,頓時,在那蔥鬱林海之上,一道道巨大的綠浪,便是由遠而近擴散而來,最後消失視線盡頭,看上去頗為壯觀。

林海之上,是蔚藍的天空,此時,空曠的天空上,正時不時的飛掠過幾道身影,他們那猶如鷹般銳利的目光,仔細的在下方森林中掃過,不過由於這密林的面積實在是太過龐大,而且那連綿起伏的綠浪,也是遮掩了許多密林之下的東西,因此,繞是他們如何寸寸搜索,卻依然沒有尋找到他們的目標。

幾道人影在這片密林掃過,最後無果后,無奈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織了一下后,只得搖了搖頭,然後互相打了個手勢,彼此分開,對著四面八方飛掠而去。

茂密蔥鬱的林海之下,一顆參天大樹直插天際,不過在它的周圍,比它更高的巨樹不知幾何,因此,倒也並不如何顯眼。

在這顆大樹的頂端一處分叉的樹枝處,樹枝周圍有著茂密的樹葉遮掩,因此,粗略的掃過的話,倒還真是難以現其中所隱藏的東西。

「呼壓抑著淡淡痛楚的呼吸聲,忽然從樹葉之內響起,旋即便是一陣咬牙的細微聲響,片刻后,樹葉微微抖動,一張緊皺著眉頭的臉龐露了出來,他小心的抬頭望了一眼空蕩蕩的天空,目光在先前那幾道人影分開的方向掃了掃,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粗大的樹枝上,背靠著樹榦,額頭之上,冷汗不斷流下。

「老師?還在么?」長長的喘息了幾聲后,蕭炎急忙在心中低聲呼喚了幾句。

「嗯」半晌后,一道略顯疲倦的蒼老聲音,在蕭炎心中迴響而起:「小傢伙,這次情況有點不妙啊,接連著兩次佛怒火蓮,這般高負荷地消耗,若非是你給我服用過七幻青靈涎,恐怕我又得陷入沉睡了」

蕭炎苦笑了一聲,道:「這次的確是莽撞了,不過,父親失蹤

「唉。我知道。你這孩子對父子情很是在意。不然地話。以你地性子。倒是不至於這般莽撞地闖上雲嵐宗。並且當眾擊殺雲棱。

」葯老笑道:「不過你也無須自責。人之一生。總是需要什麼保護地東西。不然地話。無欲無求。那還是人么?就算成了強。那種孤獨寂寥。也是能讓得人瘋。」

「謝謝老師。」蕭炎輕鬆了一口氣。感激地輕聲道。

「呵呵。我們間還用談那謝么?」葯老笑了笑。旋即聲音中多了一分凝重:「小傢伙。現在我們還在雲嵐宗勢力範圍之中。所以必須得儘快離開。雖然連吃了兩記佛怒火蓮。雲山定然也受傷不輕。可雲嵐宗那些長老以及執事。也並非是吃素地埃而且有個斗皇強雲韻在地我。也因為那兩記佛怒火蓮消耗了過多地靈魂力量。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提供你隨意揮霍地能量了。再。先前雲山地那一擊。在你體內殘留了一些印記能量。現在地我。還只能盡量壓抑住那印記能量所散出地波動。若是強行摧毀地話。雲山會立刻有所感應地。」

蕭炎默默地點了點頭。拳頭逐漸緊握而起。仰起頭。視線透過樹葉地密縫。望著那蔚藍地天空。他心中也清楚雲山對他地殺意。此刻地雲嵐宗。恐怕已經在傾全宗之力。來圍剿自己了吧?以他現在地狀況。頂多只能應付一些雲嵐宗弟子。若是被那些執事甚至長老撞見地話。就算能夠撐下去。可若是對方想要將他拖延住地話。也並不會太過困難。而到時候只要雲嵐宗隊伍聞聲趕來。他蕭炎。或許就得真正地葬身在這無盡森林中了。

「先往這深山裡躲一下雲嵐宗地搜尋部隊吧。現在我所受地傷也不輕。若是不將傷先養好。恐怕連逃都成問題。」蕭炎抹去嘴角殘留地血跡。低聲道。

「嗯,也好,煉藥師倒是不愁什麼傷勢,雖然你這次受傷挺重,呵呵,不過既然老師已經蘇醒,自然會讓得你以最快的速度恢復。」葯老笑了笑,道。

點了點頭,對於葯老地煉藥術,蕭炎是絕對有著信心的,當下手撐著樹榦,緩緩直起了身子。

「此時距離你東面,南,北面,皆是有著雲嵐宗弟子的搜尋隊伍,所以你只能對著西面森林逃了。」葯老提醒道:「還有,注意天空上的身影,那些傢伙大多都是雲嵐宗長老,實力皆是在斗王級別

的你若是不幸撞見他們,那就麻煩了。」

「知道。」應了一聲,蕭炎小心翼翼的刨開樹葉,目光在下方謹慎的掃了掃,待得未現有危險跡象后,這才兩手抱著樹榦,猶如靈猴般,急速的滑下。

將距離地面尚還有幾米時,蕭炎雙手一松,腳掌輕踢樹榦,身體在半空一個凌空翻滾,然後單膝著地,雙手撐地地面,落地的聲響幾乎難以聽聞。

銳利的目光飛快掃視四周,蕭炎起身便是一頭撞進一簇茂密叢林間,然而身體剛剛闖進,面前一道七彩光影瞬間閃掠而過,頓時讓得蕭炎全身冒著冷汗的停下了腳步,目光趕忙朝前掃過,旋即一陣忍不住的大喜,原來先前那道七彩光影,赫然是已經化為蛇體的吞天蟒,別人或許難以尋找到躲藏的蕭炎,可對於一直與蕭炎生活在一起的吞天蟒來說,空氣中遺留的一絲氣息,便是極為鮮明的指路標。

「嘿,小傢伙,輪到你掌控身體了?」伸出手掌,吞天蟒乖巧的遊了過來,對著蕭炎嗤嗤的吐著蛇信。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瞧得吞天蟒的這番動作,蕭炎嘴角一裂,臉龐上的欣喜難以掩飾,雖然吞天蟒的實力,沒有美杜莎女王強橫,不過這個小傢伙可不像那個女王陛下,對於蕭炎的命令,只要給它足夠吃的,定然是拚命前沖,而反觀美杜莎女王,想起先前他在與雲山大戰時,那個混蛋女人竟然袖手旁觀時,蕭炎便是氣得牙痒痒。

從納戒中飛快的取出一瓶伴生紫晶源,然後用小玉棍沾了幾滴,甩進吞天蟒嘴中,頓時,這個小傢伙便是變得活蹦亂跳了起來,圍繞在蕭炎身旁轉了幾圈后,便是唆的一聲鑽進了他袖子中。

「呼,還好,總算有個保命的護身符了。

」輕輕拍了拍袖子,蕭炎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有吞天蟒在,那他也不至於若是一個不慎被雲嵐宗長老遇見,而被拖延下了。

「快走吧,似乎有人快要過來了,現在的你,不宜和人動手,我觀你氣息,游浮不定,上下徘徊,倒是象實力提升之狀,看來這段時間的大戰,對你好處不小,趕緊找個安靜地方,療傷靜養,不然這提升實力的時機,就得這般白白浪費了。」葯老的沉聲,忽然在蕭炎心中響起。

聞言,蕭炎先是一怔,旋即驚喜的點了點頭,這恐怕是在這個場面下,為數不多的好消息了,在這種面臨四面剿殺的情況下,實力能夠提升一分,那保命的機會,自然也是能夠增加一分。

微微偏頭望了一眼後方密林中,蕭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低聲道:「雲嵐宗,雲山,我們間的梁子,看來是徹底結下了,希望日後你們不要後悔!如果你們認為我蕭炎是那種吃了虧會夾著尾巴乞討的軟骨頭,那恐怕得錯了

當年一句三年之約,蕭炎尚且能夠忍辱負重歷練三年歲月,這般堅韌性子,讓得蕭炎猶如那草原上的獨狼一般,被人傷了,暫且退下,然後,緊緊而隨,猶如幽靈以及骨之蛆一般,等待著那致命一擊的報復

蘊含著森然陰冷聲音緩緩落下,蕭炎腳掌一蹬地面,身體便是化為一道黑影,迅速竄進那黑幽幽的森林之中。

隨著蕭炎的離開,此地也是緩緩陷入了一片寂靜,約莫十分鐘后,將近十道影子,猛的自密林中暴射而出,手持長劍,臉色凝重的掃視了一下四周,見到無任何動靜后,這方才輕鬆了一口氣,彼此對視一眼,皆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右手上緊握的一枚隨時待的信號彈,也是被塞進了懷中,對於那連老宗主雲山都能擊退的恐怖人物,他們這些人,自然是不敢不全神以待。

一名領頭的雲嵐宗弟子緩步走出,長劍揮動,劍光閃爍,在一棵大樹榦上,留下了一個晦澀符印,做完這事後,他方才轉頭,輕聲道:「此地已經搜索完畢,如果再往下的話,便是會進入魔獸山脈的西北面,那裡魔獸等級不低,搜尋起來,難度也不小,看來得通知長老們動用飛行部隊了氨

說著,他快速從懷中取出一隻竹笛,然後放進嘴中,輕輕一吹,頓時,一道細微而尖銳的聲波,緩緩自笛中傳出,最後成漣漪狀,迅速擴散在那龐大的森林之中

各位看完后,順手投幾張推薦票吧,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