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八章養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養傷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三十八章養傷

高樹聳立的密林之中,茂密的枝葉將熾熱的陽光遮掩而下,偶爾有著一些光斑從枝葉縫隙間射將而下,星星點點的照在地面上,組成一幅渾然天成的光斑圖案,霎是美麗。

叢林之中,一片安靜,偶爾有著一道悠遠且不知是何種魔獸所發的低吼聲,穿過密林阻擋,在林中徘徊不散。

「唆

安靜的森林間,一處樹叢忽然一陣抖動,旋即一道黑影暴射而出,雙腳輕點一處橫移出來的樹枝,然後騰身掠上那離地幾米高的樹榦上,鷹般銳利的目光在下方仔細掃過,在鬆了一口氣時又有些惑的低聲喃喃道:「雲嵐山之後的山脈,連接著魔獸山脈,按理來說,現在的我,也是闖進了魔獸山脈中吧?可為什麼到現在卻沒有遇見任何魔獸阻攔?」

「那是你袖中吞天蟒的緣故蒼老的笑聲,在蕭炎心中響起:「吞天蟒可是上古異獸,一般魔獸,嗅到它的氣味便是由心恐懼,更何況現在的吞天蟒也是有著斗王級別的實力,平凡魔獸,怎敢現身在它面前?」

「原來是虧了這小傢伙的福。」聞言,蕭炎這才釋然,輕拍了拍袖子,輕笑道。

「不過那些來追尋你的雲嵐宗隊伍,則是沒了這般好運,在我的感知中,僅僅是這段距離,他們便是受到了不下三波魔獸的襲擊,雖然對他們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可追擊速度,卻是遲緩了許多。」葯老幸災樂禍的笑道。

蕭炎冷笑了一聲,目光再度掃視四周,卻依然並未發現最好的隱藏地點,當下眉頭微皺,無奈的搖了搖頭,腳尖輕點樹榦,身體猶如那展開翅膀的大蝙蝠一般,穿過樹枝橫布的密林,繼續朝前逃竄,並且尋找最好地避險地點。

在滿是巨樹以及魔獸的森林中,想要尋找到一個不受打擾的避險之所,無是有些困難,不過蕭炎也算是好運,在天色逐漸暗下來時,他總算是尋到了一處好地方。

穿過一大片地密林。一處寬約近十多米地險惡山澗。出現在了蕭炎視線之中。減下身速。蕭炎緩步來到山澗邊緣。低頭望了一眼下面那幾乎望不見底地黑暗。再緩緩抬頭。目光在對面那陡峭地山壁上掃過。片刻后。陡然停在了一處黑幽幽地山洞處。這個山洞距離山頂足有幾十米地距離。看上去並不象是人工製作。反而更象是某種有著尖利爪牙地魔獸強行開闢出來地。

「這個地方。倒是一個絕妙之處。有霧氣遮掩。即使是天空上有人飛過。那也很難瞧出端倪。」蕭炎臉帶喜色地望著那個黝黑山洞。在那陡峭山壁處。類似這種黝黑地山洞其實並不少。只不過。唯有那一個山洞地位置最是絕妙。站在山澗邊緣。一眼對著那處山洞望去。若不是仔細看地話。還真是會被山澗深處蔓延而出淡淡薄霧給遮掩了。

目光掃過身後。蕭炎肩膀輕抖。寬大地紫雲翼頓時彈射而出。騰身一躍。身體便是跳下了山澗。耳邊狂風吹過。雙翼振動。蕭炎迅速來到那山洞之前。懸浮在其前。可卻並未立刻進去。這魔獸山脈危險絕倫。處處蘊著危機。若是不小心對待地話。怎麼死地恐怕都不知道。

袖袍輕抬。吞天蟒閃掠而出。蕭炎手指對著山洞指去。前者頓時明了。一陣嘶鳴。便是化為一道七彩閃電。徑直射進山洞。

瞧得吞天蟒閃進山洞。蕭炎也是趕忙退後了一段距離。然後安靜地等待著。

等待僅僅維持了將近不到一分鐘。那山洞內。便是一股腥風迎面撲來。旋即巨大地黑影暴射而出。一頭長相兇惡地飛行魔獸。從中驚恐地飛掠而出。旋即發出難聽地嘶鳴聲。直衝天際。最後消失在天際之邊。

「呼傢伙,竟然是頭獅翼獸,這可是能與大斗師相抗衡地三階魔獸氨愕然的望著那衝天而逃的巨大魔獸,蕭炎搖了搖頭,苦笑道:「還好有吞天蟒所助,不然的話,憑現在我的狀態,想要將它攆走,恐怕得消耗好大地氣力。」

在獅翼獸逃竄之後不久,吞天蟒便是從山洞內飛射而出,盤旋在蕭炎面前,對著他嘶嘶的吐著蛇信。

抬手將吞天蟒收進袖袍中,蕭炎這才放心的振翅飛進山洞中,腳步落在堅硬地山石上,旋即臉色湧上一抹蒼白,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隨著他地咳嗽身,蕭炎背後的紫雲翼,也是自動地化為紋身,縮回了後背。

「果然受傷不輕啊,這才僅僅使用了幾分鐘紫雲翼而已,體內便是翻騰成這模樣。」抹去嘴角溢流而下的一絲血跡,蕭炎輕聲苦笑道。

緩步走近這內部頗為寬敞的山洞,雖然那隱隱殘留的腥臭之味,讓得蕭炎皺了皺眉頭,不過此時正面臨四面圍剿的他,自然沒多餘

管這些小事,屈指輕彈,幾枚月光石從納戒中彪穩的落在山壁縫隙間,頓時,淡淡的毫光,便是將山洞照得通透了起來。

望了望洞內的通明燈火,蕭炎再看了一眼外面已經完全黯淡下來的天色,沉吟了一會,來到洞口處,使勁將一塊大石推了過去,剛好是將洞口堵了個大半,這樣,也不至於使得這個有著燈火的洞口,在黑暗中太過顯眼。

將這些一切做得完畢后,蕭炎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頓時,逃亡了將近一天的疲倦,自心底緩緩攀升而出,竟然是讓得他的眼皮有些沉重了起來。

「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就在蕭炎忍不住要一頭栽在地面沉睡過去時,葯老的輕喝聲,忽然響起,將蕭炎嚇得一個激靈,即將疊起的眼皮,急忙睜了開來,苦笑了一聲,趕忙退後兩步,尋了個乾淨石台,盤腿坐了上去。

在蕭炎坐下時,漆黑戒指微微顫抖,葯老那虛幻的身形,緩緩飄蕩而出。

「老師望著出現的葯老,蕭炎捎了捎頭,訕訕笑道。

無奈的搖了搖頭,葯老手一招,蕭炎指上的納戒,便是脫手而出,最後懸浮在葯老手掌上。

「你先調理一下紊亂的體內,我來煉製一點給你治療內傷的丹藥,你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恢復,不然的話,實在太危險了點。」葯老靈魂力量掃過納戒中,嘴中吩咐道。

「嗯。」點了點頭,蕭炎也不再廢話,雙手在身前結出修鍊印結,眼眸緩緩閉上,原本有些急促的呼吸,也是逐漸平穩,悠長。

瞧得這般快速便是拋棄雜念進入修鍊狀態的蕭炎,葯老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屈指輕彈納戒,頓時,一株株藥材便是從中閃躍而出,最後懸浮在葯老身旁。

「還好這小傢伙存著不少藥材,倒是省去了我去尋葯的麻煩望著懸浮在身旁的那些藥材,葯老微微點了點頭,手掌一搖,頓時,森白色的火焰,瞬間騰燒而起,手指揮動,一株株藥材,被他有條不紊的迅速投進,與蕭炎以前的煉製丹藥時的手法相比,葯老那行雲流水般的煉製,方才是讓得人清楚的明白,何為煉藥宗師

月光石的淡淡毫光,將洞外的黑暗阻攔在門口處,安靜的洞內,唯有藥材在火焰中崩裂時,方才發出細微聲響,洞內的兩人,分工明確的干著自己手中的事物。

安靜的修鍊將近持續了兩三個小時,緊閉眼眸的蕭炎,這才略微顫抖著睫毛,緩緩睜開了眼睛,經過三個小時的調理,原本蒼白的臉色,也是多出了許些代表活力的紅潤。

長長的吐出一口盤旋在胸口處許久的悶氣,蕭炎臉色越發光潤了一點,抬頭望著那早已煉製完畢,此時正站在洞口,注視著洞外動靜的葯老,輕笑道:「雖然受傷不輕,不過體內紊亂的局勢,倒是被壓制了下來,老師所說不假,現在我體內氣血上浮不定,的確是實力提升的前奏。」

葯老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屈指輕彈,一枚猶如翡翠般的丹藥,對著蕭炎射將過去,後者趕忙一把抓祝

「把它服下吧,這樣體內傷勢應該便是能夠徹底痊癒了,你前段時間所服用的那三紋青靈丹,藥效太強,你卻根本沒有完全吸收,更多的藥力反而是沉澱在體內,這般淤積下去,對身體並不好,這丹藥被我摻雜了骨靈冷火,服下后,或許會有些痛楚,不過卻能將你體內淤積的藥力蒸發出來,這一次,你便藉機吸收吧,至於實力能提升多少,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葯老搖了搖頭,道:「我這段時間不在,你體內出了不少毛病,那烙毒也是個狠東西,等你先將傷養好后,我再想辦法幫你解決吧。

聽得葯老這絮絮叨叨的一大段話,蕭炎心中略感暖意,微微點了點頭,有了老師在身邊,他終於是能夠放心許多,那感覺,就如同一個孩童找到了可信的依靠般,讓人心安。

將丹藥塞進嘴中,蕭炎再度閉目,心神沉入體內,開始這一次的大突破!

望著蕭炎閉目再度修鍊,葯老也是笑著點了點頭,在洞口處坐了下來,手指隨意的刨動著那枚從蕭炎手上取下來的納戒,半晌后,手指猛然一頓,嘴中發出一道低低的輕咦聲。

「咦?」

手指一彈納戒,一塊殘破的黑色玉片,忽然出現在了葯老手中,手掌緩緩的撫摸著這塊殘破玉片,葯老的視線,有些目不轉睛了起來。

這塊黑色玉片,赫然是當初蕭炎在煉藥師公會淘寶得來的便宜貨。

新的一周,請諸位看完更新后,順手投幾張推薦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