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三百四十五章逃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逃脫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三百四十五章逃脫

身體靜靜的矗立在樹榦之上,蕭炎冷冷的望著森林出口處的雲韻,手掌一晃,巨大的玄重尺閃現而出,重尺揮動,出撕破空氣的壓迫聲響,直指向那美麗人兒。『泡書吧.paoshu8.』

緩緩抬頭,雲韻美眸盯著樹榦上的黑袍青年,臉頰上閃過一抹複雜神色,低聲道:「你沒事吧?」

「托你的福,差點葬身在這裡。」蕭炎微微笑了笑,然而那從嘴中吐出的話語,卻是冰寒得沒有絲毫溫度。

「我也是逼不得已,作為雲嵐宗宗主,我必須擔負起一些責任。」雲韻苦笑著,似乎是想要解釋著什麼。

蕭炎淡漠的瞥了她一眼,道:「你是想抓我回去?然後讓雲山將我當眾斬殺?」

俏臉微白,雲韻喃喃道:「老師不會殺你的。」

「呵呵,或許的確真不會殺,不過你雲嵐宗手段眾多,隨便來個封印,然後再一輩子關在雲嵐宗,那比死,還要讓人瘋狂1蕭炎祭。

「不會的,只要你跟我回去,我會力保你性命!好嗎?蕭炎,我們不要再將事情鬧大了。」雲韻上前一步,急聲道,聲音中隱隱有著哀求的意思。

「我與雲嵐宗間,還有半點調和的可能么?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不會連這點事實都看不清吧?我落在雲嵐宗手中,只有一條路可走,死!絕對沒有另外的路可以選擇1蕭炎冷笑道:「難道你還能改變雲山的決定不成?」

雲韻紅唇微張。想要說點什麼。可卻是發現說不出任何話來勸導。以她地智慧。自然也是能夠隱隱猜測到一些蕭炎落到雲嵐宗后地下常不過。處於雙方夾縫中地她。卻依然還在有些天真地期盼著有奇發生。

「不用廢話了。動手吧。你若執意要攔我。那麼」蕭炎重尺傾斜。淡淡地道:「可以帶我地屍體回去。

雲韻貝齒緊咬著紅唇。使勁地搖著頭。聲音略有些嘶啞地道:「你知道地。我是不可能對你下殺手地。」

蕭炎冷漠著一張臉。躍下樹榦。手持重尺。一步步地對著雲韻緩緩走去。強橫地鬥氣破體而出。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幅火焰鎧甲。

美眸盯著那緩步走來地黑袍青年。雲韻嬌軀輕輕顫抖。那對平日充斥著威嚴地眸子中。此刻。卻是布滿掙扎。衣袖中地玉手。微微緊握。旋即又是鬆開。如此反覆不停。顯示出她心中地艱難抉擇。

腳步踏在青草地上,發出細微的沙沙聲響,蕭炎眼睛死死地盯著雲韻,手掌緊握著玄重尺,體內鬥氣猶如河流一般,奔涌流淌,隨時準備著爆發。

兩人之間的距離緩緩接近,一股詭異的氣氛,籠罩著這片小樹林。

「沙沙細微聲響中,蕭炎終於進入到了雲韻面前五米之處。

低垂著臉,那嬌軀不斷發出輕微顫抖的雲韻,卻是忽然安靜了下來,一股恐怖氣勢,緩緩自其體內升騰而起,霎時間,幾乎是讓得這片小樹林地空間凝固了起來。

眼角輕微的跳動了一下,蕭炎握著玄重尺的手掌緩緩緊了起來,他心中知道,若是現在雲韻真是想要抓住他的話,他根本就沒有多少還手之力。

腳步輕輕跨下,蕭炎終於是停在了雲韻身前,輕嗅了一口那從對方身體上散發而出的淡淡清香,淡漠的道:「準備出手了?」

聽得蕭炎開口,雲韻嬌軀又是一陣顫抖,緩緩抬起那張布滿苦澀地俏臉,目光凝視著青年那清秀面孔,低聲道:「真的不跟我回去么?」

「你可以帶我的屍體回去。」

蕭炎冷笑著重複了一遍先前的話語,旋即不再有絲毫遲,身體一轉,便是讓開了雲韻,大步對著森林之外行去。

雙腳剛剛邁出一步,身後,那股恐怖氣勢再度暴漲,旋即一股勁氣,對著蕭炎後背爆襲而去。

感受著身後那快若閃電般的襲擊,蕭炎地心,頓時如處冰窖,通體生寒,自嘲的搖了搖頭,喃喃道:「果然還是出手了啊

輕嘆了一口氣,蕭炎竟然是緩緩閉上了眼睛,手掌輕摸著袖子,他心中清楚,若是雲韻執意要殺他,憑現在的他,根本沒有半點反抗地能力,也唯有吞天蟒,能夠將之阻攔一下了。

勁氣眨眼時間,便是臨近蕭炎身體,然而就在他即將準備將吞天蟒釋放而出時,那勁氣卻是驟然轉變成一股柔力,輕飄飄的擊打在蕭炎後背上,頓時,後者地身體,便是被輕輕的推了出去。

漫天繁星下,青年略微有些愕然地睜開眼睛,在先前那股勁氣擊中身體后,蕭炎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雲山所遺留在體內的那道能量痕,竟然是悄然被融化了去。

轉過身來,蕭炎望著那全身無力的靠在樹榦上的雲韻,喉嚨微微滾動了一下:「你是什麼意思?」

「走吧,離開加瑪帝國,日後不要回來了,不然的話,老師不會放過你,雲嵐宗也不會放過你。」雲韻揮了揮手,低低的聲音中有著難以掩飾的疲憊,夾雜在這雙方之中,實在是讓得她感到疲倦不堪。

蕭炎深深的看

那曲線優雅的女人,半晌后,輕聲道:「多謝了回來的,一定會的1

「你柳眉微豎,雲韻為蕭炎的冥頑不靈有些感到憤怒,忿然拂袖道:「下次見面,我定然不會再放水!是死是活,我懶得管你1

「下次見面,或許你會沒機會放水,因為我也不知道下次回來,將會是哪年哪月。」蕭炎聳了聳肩,望著雲韻那憤怒的俏臉,不知為何,那本已冰冷的心,竟然是再度泛起了許些溫度,或許,當年那個山洞中的「雲芝」,並沒有真正的消失。

想到這裡,蕭炎心中忽然多了一抹難以言明的情緒,轉身回走了幾步,站在雲韻面前,兩目對視。

「你還不走?」被那對漆黑眸子緊緊盯住,雲韻目光有所不由自主的躲閃了起來,薄怒道,此刻她地心情,幾乎是猶如那理不開的亂麻一般,理智告訴她,以她的身份所具備的義務與權力,應該立刻將面前這個敢於挑戰雲嵐宗的傢伙抓回去,然而某種奇異的情感,卻是將理智所阻攔,因此,先前那一掌,方才會中途改變。

「我相信,現在的你,才是當年那個山洞中的雲芝。」凝視著那張本來布滿高貴雍容,此刻卻是有些小女孩般慌亂的美麗臉頰,蕭炎忽然響起當年山洞中那段旖旎而溫馨的日子,原本冷漠地聲音,變得輕柔了許多。

聞言,雲韻一怔,旋即心頭一陣急促的跳動,強忍著內心的一股小鹿亂撞般地感覺,故作淡然的道:「雲韻便是雲芝,雲芝便是雲韻,這你應該早便知道,而且在雲嵐山時,你不是說,從此後,不管雲韻雲芝,都與你沒有任何關係了么?」

「我對雲嵐宗的宗主雲韻沒好感,可對雲芝,卻是好感大大的有,當年山洞地那些日子,蕭炎至死不會忘炎輕笑了一聲,忽然伸出雙臂,在雲韻那滿臉錯愕的表情中,緩緩摟住那在宗主錦袍的包裹下,顯得不足一握的蠻腰。

被蕭炎摟住,雲韻的臉頰,霎那間便是變得猶如那火燒雲一般,甚至是連嬌嫩的耳尖,都是變得通紅了起來,以她地實力,其實只要稍稍釋放點氣勢,那蕭炎便是會被震得吐血而退,然而此時,她卻是渾身酥麻,提不起半點鬥氣,猶如一個被情人摟進懷中的初戀女孩般,茫然而又貪婪的吸取著那份陌生且讓人心暢的特殊感覺。

雖然溫香軟玉在懷,可蕭炎眼中卻沒有半點**,漆黑的眸子中,清澈如幽泉,摟著雲韻半分鐘后,他鬆開手,緩緩後退。

「其實我挺後悔,後悔當年在那山洞中,為什麼要強忍著去做無欲無求地聖人,我想,如果那時候幹了點什麼退後時,蕭炎忽然笑了笑,笑容中有些戲謔。

「那你會被我當場殺了,那樣的話,也省得今日這般大麻煩。」隨著蕭炎的退後,雲韻臉頰上地緋紅也是緩緩褪去,而聽得前者這話,她美目頓時一橫,嗔道。

「呵呵,告別儀式完畢

笑了一聲,蕭炎輕嘆了一口氣,對著雲韻拱了拱手,道:「我轉告雲山,我蕭炎,還會回來的!到時,今日地帳,一筆筆的嘗還於他1

說完這話,蕭炎終於是不再有所停留,豁然轉身,大步對著遠處行去,半晌之後,緩緩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立在原地,雲韻望著那逐漸消失的背影,臉頰上的那一抹笑容緩緩消散,一抹苦澀,攀爬上臉頰,低聲喃喃道:「雖然心裡泛疼,可我倒還是希望你不要再回來,時間,會沖淡一切的仇恨,只不過,或許真得按老師所說,我得孤獨一身了氨

「不過既然你已經離開,那麼那個為了你方才存在的雲芝身份,便是要徹底消失了啊,以後的我,將會是雲嵐宗宗主雲韻,那些私情,似乎本就該屬於我,這一次,就當是任性了一回吧

抬起頭,目光仰望著那浩瀚蒼穹,雲韻幽幽的嘆了一口氣,臉頰上的柔弱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掌控加瑪帝國最大勢力的冷傲與威嚴,身體微微晃動,旋即猶如鬼魅般,緩緩消失

「小傢伙,記住我的話,既然離開了,那就真的不要再回來了」幽幽聲音,在森林之中,悄然徘徊,久久不散。